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4章 楚家寿宴

    苏晴的手脚被坚韧的尼龙绳绑住,嘴上也被贴了一张黄色的封口胶,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陆轩,立即奋力挣扎了起来,水汪汪的眼睛里面浮现请求的味道。

    陆轩走过去帮她解开尼龙绳,然后慢慢撕开贴在她嘴巴上的封口胶。

    “谢谢!”苏晴感激的看着陆轩,连声感谢道。

    可没等陆轩询问事情的经过,就见到苏晴突然站了起来,快速朝着那个为首的男人冲去。

    大腿上传来的剧痛让那个男人无法动弹,任由苏晴在他身上翻找着什么东西。

    很快,苏晴从男人的裤兜里掏出一件东西,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

    陆轩好奇的瞟了一眼,发现那是一块翠绿色的玉佩,玉佩的外型奇异,玉面上还雕琢着两条首尾相连的鱼。

    “真的很谢谢你。”苏晴把玉佩收好,回头再次感谢陆轩,然后匆匆朝着门外走去。

    “那这些人怎么办?”陆轩见苏晴走出屋子,连忙追上去问道。

    “不用理会,我现在赶时间救人。”苏晴摇摇头,步伐有些踉跄的走下楼梯。

    陆轩这才发现,苏晴的小腿刮了一道伤口,还在流血,皱着眉毛说道:“你受伤了!”

    “没事。”苏晴连连摇头,人已经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只剩下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

    陆轩目送苏晴拦了一辆正好经过的出租车离开,转身却发现那三个男人互相搀扶着,准备趁夜离开,便立即凑上去,抓住为首那个男人的衣领,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关我们的事啊,是有人给了这里的地址,让我们哥三个来抢一块玉,我们就是帮人跑腿的而已,饶了我们吧。”为首的男人用悲戚的声音哀求道。

    陆轩眼神眯起,凌厉的精芒如同利箭扎入那男人的眼眸,吓得他后退两步。

    “你们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三个男人猛摇头。

    “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们!”陆轩摆摆手,三个男人如获大赦,屁滚尿流飞速逃离。

    “大半夜神秘兮兮的,这女人真是奇怪!”陆轩挠了挠后脑勺,也没空再理会,收拾好东西后返回酒店,

    翌日。

    折腾了一整夜的陆轩直到正午才悠悠醒来,洗簌之后换上了那套黑色的西装,准备去参加楚爷爷的寿宴。

    洛熏儿则是一早就离开了,给陆轩留了张便条,说是陪陈建阳和卢小雨去看房子了。

    事实上,洛熏儿知道今天是楚老爷子的寿宴,不过她现在的身份是楚落雁的内应,一旦去参加寿宴,被那些有过交集的人给认出来,那身份也就暴露了。

    为了楚大美女的婚姻大事,洛熏儿必须继续潜伏,摸清陆轩的性格和底细,所以只能陪着卢小雨和陈建阳去看房子。

    根据昨天电话里楚巍然提供的地址,陆轩乘出租车抵达宁海市郊区一座田园风格的别墅。

    别墅的院子停了好几辆黑色奥迪,还有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

    门口站着四个保镖,表情冷峻。

    “您好,请出示请柬。”陆轩走过去,当即被拦下。

    “不好意思,我没请柬,可以帮我进去通报一下吗,就说是陆轩来了。”陆轩笑着说道。

    这时,从别墅里面走出来一个老者,上下端详着陆轩,然后问道:“你就是小轩?”

    “是我。”陆轩点头说道。

    老者的头发浓密,却已经全部发白梳到脑后,脸部微长,小眼睛,长鼻子,面颊的两边有些凹陷,露出高高颧骨,这样的面相在普通老人脸上或许会觉得阴沉,但在老者脸上却是有一股莫名的慈祥,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领口处打着一块黑色蝴蝶结。

    老者微微一笑,亲切说道:“跟我进来吧。”

    陆轩跟在老者的后面走进了别墅。

    陆轩本来以为宾客会很多,结果发现都是楚家的人。

    几个端着酒杯谈趣风生的中年人见到老者身后的陆轩时,脸色纷纷变得复杂起来,沉下手中的酒杯,朝着陆轩走去。

    “你就是陆轩?”说话的正是楚落雁的父亲,整个楚家里头脾气最为温顺的人。

    他打量着陆轩,又问了几个问题后,转过身跟其他人引荐陆轩。

    “听说你是一名特种兵,不知道归属于哪个番号?”

    “楚叔叔,我目前已经退役了。”陆轩应答道,事实上他最后待的特种兵队伍根本没有番号。

    “退役了……那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有需要的话叔叔可以帮你通通关系。”

    “谢谢楚叔叔,暂时还没考虑好。”

    “行,楚家跟陆家一向是世交,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随时可以来找!”

    “好的,一定!”

    楚家共有四个兄弟,楚落雁的父亲楚天雄排第一,接下来依次是楚镇雄、楚英雄、楚豪雄。从简短的寒暄中,陆轩能感觉到这几位的态度还算友好。

    不远处,是一群二十岁出头,年纪和陆轩相仿的年轻人,有男有女,不过陆轩很快的就把视线停留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女人很漂亮,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就是楚落雁。

    楚落雁也好似有预感般,迎着陆轩的视线看去。

    眼神相撞。

    也不知怎么,楚落雁竟不自觉的笑了笑。

    陆轩也礼貌的回应一个微笑。

    旁边,楚落雁的堂妹楚笑笑捕捉到楚落雁和陆轩之间的笑意,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啧啧,堂姐,这就是你未婚夫啊。看上去挺老实的,长得还不赖。”楚笑笑古灵精怪的说道。

    楚落雁黛眉微蹙,剐了楚笑笑一眼。

    “我说的是实话嘛。堂姐,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就下手了。”楚笑笑双眼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不过楚落雁很清楚,整个楚家最为调皮捣蛋的,非这丫头莫属。

    这时候,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走到楚落雁的身边。

    男人相貌极佳,气质不凡,笑起来的温润清爽对女人杀伤力极大,穿着一身银色修身的西装,没有领带,却是别着一个领结。

    男人的名字叫做慕白,是楚落雁的追求者之一,从他能参加楚家的家庭盛宴上可以看出来,他在这个‘之一’中,排名非常靠前,而且他很受楚落雁几个叔伯的青睐。

    陆轩观察到,当慕白靠近楚落雁时,楚落雁的眼神中有一丝厌烦,但被她掩饰得很好,这一丝厌烦稍纵即逝。

    总体来说,楚家的人似乎都很冷酷,陆轩大概认得出,楚落雁的几个叔伯都是军人出身,唯独她的父亲不是,就是那个声称可以帮陆轩转业通关系的男人。

    正在陆轩在角落里休息的时候,楚巍然走过来,亲切地拉着陆轩的手将他带到几个老战友的跟前,引荐道:“瞧瞧,老陆的孙子!”

    “像,还真像,像极了老陆年轻的时候。”一个老人睁大眼睛瞧了陆轩半天,随后爽朗的笑道。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面对几个老人的夸赞,陆轩谦虚回应着,很快和几个老人有说有笑起来,几个老人兴头一起,就要带着陆轩去泡茶下棋。

    楚落雁收回放在陆轩身上的目光,低头打开洛熏儿发来的消息:“楚大美女,见到陆轩了吧?”

    “见到了!”楚落雁回复。

    “搭上话没?对他感觉怎么样?”电话那头的洛熏儿饶有兴趣的回复。

    “还没,感觉普普通通。”

    “绝对不普通!”洛熏儿着急回复。

    “也许吧,我感觉他显得有点儿神秘。”

    “是吧,我也觉得陆轩很神秘,对于他为什么会突然退役,姐现在很感兴趣!”

    “那洛洛你继续潜伏,一定要把他调查清楚。”楚落雁给洛熏儿回了一条消息,然后又把目光放到陆轩的身上。

    电话那头,洛熏儿见到楚落雁回复的信息,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角落里,一道阴沉的眼神正窥视着楚落雁,发现她一直凝望着那个新来的小子后,这道阴沉的眼神似乎燃起了怒火。

    慕白抓紧拳头,突然想起来楚落雁似乎有一个叫做陆轩的未婚夫,看着正在和几个老人小心翼翼下棋的小子,慕白皱起眉头,心想该不会就是他吧。

    慕白很早就认定楚落雁是他夹到碗里的食物,陆轩的出现无异于把筷子插到他的碗里要把这块好肉抢走,这是慕白绝不允许的。

    他眼中闪过一道厉色,朝陆轩和几个老人走过去。

    “楚爷爷,今天不请自来,真是冒昧了,在这里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希望楚爷爷能够笑纳。”慕白朝着楚巍然拜一拜之后,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包装的盒子,双手奉上。

    楚巍然的眼里闪过一丝寒意,不过很快就被他掩盖下去,接过盒子说道:“好好,慕白你有心了,”

    见有人送贺礼,周围的人都围过来。

    只见楚巍然慢慢打开盒盖子,一尊弥勒佛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大小和成年人的拇指一般,其质地纯净无暇,光泽温润,通体翠绿浓郁,仿佛一块透明的晶体。

    “好漂亮!”

    “这是帝王绿?”

    不少人见到后都惊呼出声。

    “这尊弥勒佛是从今年缅甸公盘上那块最好的石头上解下来的玉雕琢的吧,没想到被你小子给标到了,就这么一块,少说也得几百万吧。”旁边,楚落雁的三叔楚英雄惊讶的喊出来。

    听到这话,慕白笑的很得意,解释道:“玉的确是那块原石上解出来的,不过竞标的人太多,我到最后也才弄到这么一点,不过话说回来,主要还是给楚爷爷的心意,钱花多少倒不是最重要的。”

    慕白露出挑衅的眼神,故意落在陆轩身上,那眼神分明想压迫陆轩。

    不远处,楚落雁也在关注着,她知道慕白是想等着陆轩拿出礼物的时候用那块玉和陆轩的礼物做对比,然后让陆轩出丑,眼中不由闪过出现一抹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