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5章 旧年戒指

    楚巍然面露喜色,眼神围绕着那尊弥勒佛看个不停,他本来就喜欢把玩一些古董玉石,慕白送的这尊帝王绿弥勒佛直接送到了他的心坎。

    “这色儿真緑,绿得流油呀。”

    “晶莹剔透,浑然天成,好玉好玉!”几个楚巍然的老战友纷纷出言赞叹,嘴里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楚巍然听到这些老友的话十分受用,不由得更加高兴。

    慕白把楚老爷子的脸色看在眼里,表面上温文而雅很是谦虚,可实际上心里得意极了。

    “翡翠弥勒佛代表吉祥如意,大度宽容解忧愁,笑口常开扫霉运,慕白这孩子也算有心了。”一旁的楚英雄露出欣慰的表情,对慕白不时的点点头,眼中充满赞许。

    “父亲,年初的时候您不是还在抱怨没能前往缅甸竞标那块原石,现在好了,慕白一片孝心,都雕好给您送来了。”楚家排行老四的楚豪雄摇摇头,唏嘘说道。

    这时候,楚落雁的父亲楚天雄把目光落在陆轩的身上,毕竟比起慕白,这位才是老爷子钦点的未来孙女婿,若是空着手又或是送来的寿礼比那尊弥勒佛差太多,那陆轩可就该丢脸了。

    而楚落雁不知为何,心里竟担心起陆轩,好像害怕他在这里出丑。

    就在慕白送完寿礼之后,楚家几个兄弟依次为楚老爷子送上准备好的寿礼。

    老大楚天雄送了一枚元代的玉扳指,色泽浅绿,玉面上一条条斑驳的纹络,据卖家介绍,这枚玉扳指曾经属于一位元代的远征大将,扳指玉面上斑驳的纹络就是大将搭弓拉弦时留下的痕迹。

    老二楚镇雄的寿礼是一支秦朝的刀币,是秦朝时期的流通货币,青铜所铸,外型像一把缩小无数倍的大砍刀,表面上有一层厚厚的锈斑,流传至今已有千年。

    老三楚英雄献给楚老爷子一幅题字,是当年民国时期袁元帅复辟帝制后所题,上面有‘国强民重’四个大字,下笔浓墨重染,笔锋锐利苍劲,可惜袁元帅称帝不到三个月就退位了,但尤是如此,这幅题字依然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老四楚豪雄的寿礼是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极品鸡血石,是制作印章最顶级的石料,这么小一块,就花了六七十万。

    均是价值不菲,就连楚落雁也奉上一幅郑板桥的《幽院别竹图》,郑板桥擅长画竹,将竹的不屈不折跃然于纸上,超凡脱俗,是近代最为出色的画匠之一,其作品现世就必遭竞拍哄抢。

    不过楚落雁能得到一幅郑板桥的画作,更证明了她不输于男人的卓越能力。

    楚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连连收了好几件价值不菲,收藏价值极高的寿礼,双颊上浮现一抹激动的潮红。

    看到这些东西,陆轩心头一动,想说这楚家果然是豪门家族,送给楚老爷子的每一件寿礼都是价格高昂。

    慕白站在旁边心里暗暗得意,因为不管楚家这些人送的是古董还是名画,价值都比不上他的那尊弥勒佛,而且最重要的是,楚家一些小辈此时也已经向楚老爷子送上寿礼,现场就还没献礼的,就只剩下陆轩了。

    他就是为看陆轩出丑的,所以故意说道:“不知道陆先生给楚爷爷准备了什么寿礼,可否拿出来让大伙儿瞧瞧。”

    慕白的话让所有人把视线投向陆轩,也饶有兴致的期待着陆轩会送什么东西。

    楚笑笑落在人后,目光中闪过异彩,狡黠的笑道:“陆轩肯定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你看他的穿戴,明显没钱!”

    这摆明是准备让陆轩难堪,旁边的楚落雁也没有反驳,她知道楚笑笑调皮捣蛋的性格,这话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不过她也想看看陆轩到底准备拿什么东西送给爷爷。

    对于慕白挑衅的眼神和咄咄逼人的语气,陆轩丝毫不予理会,跳梁小丑罢了,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的走到楚老爷子面前,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枚戒指。

    戒指是一枚银戒指,外表粗糙劣质,像是农村镇上的银器店所卖的廉价货。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等看清戒指的模样后,便马上有人发出嗤笑声。

    “陆轩你太不像话了,既然是贺礼,就该下点功夫包装一下,这样成何体统!”楚家老四楚豪雄故作惊讶的斥责道。

    “陆轩啊,就像慕白说的,这份寿礼主要还是心意,钱花多少不是最重要的,但你也不能随便用枚不知道谁戴过的戒指来凑数吧?”楚英雄摇摇头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鄙夷。

    一时间,大多数人开始窃窃私议,把话锋的矛头都指向陆轩,看向那枚戒指的眼神均是不屑和鄙夷。

    站在后面的楚笑笑捂着嘴笑道:“这陆轩也太有意思了吧,怎么拿那东西出来?哈哈哈…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呀。”

    楚落雁听到楚笑笑的笑声,心头同样疑惑。

    楚家老大楚天雄眉头一皱,见形势不对便连忙走上前,用手扶着陆轩的肩膀,环顾着所有人说道:“陆轩刚刚从部队退役不久,想来应该没什么时间准备寿礼。”

    说完,楚天雄在陆轩的旁边小声说道:“陆轩,老爷子的寿礼稍后叔叔帮你准备,快把这东西收起来。”

    “大伙儿先别忙着说话,人家戒指的主人可都还没开过口呢,当初苏富比拍卖行那支两千万拍卖掉的银钗也是破破烂烂的,可那还不是慈禧老太后戴过的,说不定这枚戒指也大有来历呢?”慕白冷笑着说道。

    听到慕白的话,在场的明白人心里冷笑,他这是在捧杀陆轩。

    捧得越高,陆轩就会摔得越惨!

    “通通给我闭嘴!”楚巍然怒眉一挑,大声呵斥道。

    所有冷嘲热讽的人马上识趣的闭上嘴巴,连慕白也不敢继续造次,场面骤然一静,

    看到戒指的一瞬间,楚巍然像被一道闪电击到,身体仿佛一块久久不能动弹的石雕,甚至连面色也凝固了。

    陆轩把戒指送到楚巍然的手里,笑着说道:“楚爷爷,四十年前你留给我爷爷的戒指,现在该物归原主了!”

    楚老爷子的面色凝固许久,双手颤颤巍巍的接过陆轩递来的银戒指,最后脸颊上升起红润的光泽,激动的哈哈大笑起来,声音洪亮的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枚戒指最后还是回来了!这才是最珍贵的一枚戒指,这可是我当年跟老伴的结婚戒指啊!”

    楚巍然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傻眼了。

    戒指竟然是楚老爷子的结婚戒指!

    慕白刚才还说戒指说不定大有来历,结果被他一语成真。

    这哪是什么大有来历,对于楚老爷子来说这枚戒指简直就是无价之宝,比慈禧老太后戴过的银钗要珍贵百倍千倍。

    对楚老爷子这种自艰苦时期就白手起家的人来说,结婚戒指,一生又岂会有第二枚。

    慕白脸都白了,站在楚老爷子的旁边脸色难看得像只小丑。

    “当年在边疆打仗的时候,炮火连天的,这枚戒指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掉在尸体堆里,我当时也没敢回头去找,毕竟随时都有可能被炮火炸死。”楚老爷子越说越激动。

    “没想到老陆硬是要帮我找,也就是那一战让我们俩分开了,他进入了丛林打游击,而我却随着大部队撤退到华夏边境。”

    “如今,他居然真的找回来了!”楚老爷子的眼眶微微湿润。

    说着,楚老爷子戴上戒指,长长舒了一口气,又说道:“这下我就安心了,哪怕下了阴曹地府,也能跟老伴交代了!”

    楚巍然说完,刚刚嗤笑过陆轩的人,此时全都神色尴尬,木纳的站着,生怕因为刚才说过的话会遭受到楚老爷子的责备。

    楚天雄等几个楚家兄弟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陆轩,因为陆轩送的这枚戒指,对于他们楚家来说绝对算得上意义重大。

    楚英雄和楚豪雄想起刚刚自己所说过的话,脸色尴尬,心情像是生吞苍蝇般的难受。

    楚天雄很清楚地感受到了老爷子的欣然喜悦,转头对陆轩诚恳的说道:“陆轩,感谢你为我们楚家带回这至关重要的东西。”

    “不用谢,这是我爷爷吩咐我做的。”陆轩摆摆手对楚天雄客气的说道。

    看来是白担心了,楚落雁心想着,一双灵动的眼眸悄悄停留在陆轩身上,脸上露出淡淡迷人的笑容。

    “姐,没想到这陆轩还挺有心计的嘛,懂得打感情牌,你看爷爷现在的样子,比刚刚收到弥勒佛的时候还要激动。”楚笑笑站在楚落雁的旁边,用手肘碰碰楚落雁的胳膊轻声说道。

    陆轩知道自己猜对了,楚爷爷果然很看中这枚戒指,正得意的时候,楚老爷子就拉过他的手,亲切的说道:“来,随我到书房,我也有件东西要交给你!”

    边上,慕白脸色铁青,一双鹰鹫般阴狠的眼神瞪向陆轩随着楚巍然离开的背影,悄悄咬紧牙关,额头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