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6章 血红玉佩

    楚老爷子把陆轩领到位于别墅二楼的书房。

    这是一间充满檀香书气的屋子,桌椅书柜都是由暗色檀木打造,装饰简洁而不奢华,书柜里装满厚厚的书籍,墙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瓶铜陶马,至少以陆轩的鉴赏能力来看,那些瓶铜陶马肯定是价值不菲的古董。

    陆轩唏嘘不已,这间书房里的东西,论价值已经胜过这一整栋别墅了。

    墙上挂着许多墨宝字画,铁笔银钩,苍劲有力,陆轩环顾一圈,发现这些字多出自同一人的手笔,便好奇的问道:“楚爷爷,这些字都是您写的吧?”

    “小轩也懂字?”楚老爷子笑了笑,走到书柜边,用一把钥匙打开镶嵌在书柜里的抽屉。

    “不懂,但楚爷爷的字写得好,就是那幅袁元帅的题字也策马不及。”陆轩笑着说道。

    “哈哈。”陆轩拍马屁拍到楚老爷子的心坎里,楚老爷子大笑两声,打开抽屉后从里面取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是一枚血红色的玉佩,说道:“陆轩,这是你爷爷当年留下的,你收好!”

    玉佩入手,陆轩便感觉到掌心触碰到一股温热,旋即感应到这枚血红色玉佩竟然有煞气溢出,一丝丝煞气沿着他的掌心钻入皮肤,被他吸收了,这一丝丝煞气经由他的身体,最后贮藏在丹田内。

    陆轩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然后问道:“这是?”

    “这是你爷爷当年随身携戴的玉佩,每杀死一个敌人,他就会用鲜血浸泡这枚玉佩,久而久之就形成血色。”楚老爷子坐在书桌后,似乎回忆起了往昔的峥嵘岁月,有些惆怅的说道。

    “原来如此,谢谢楚爷爷!”陆轩笑了笑说道,心里却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或许这枚玉佩对我恢复实力很有作用。”

    把玉佩收好,陆轩随楚老爷子出了书房,就见到楚笑笑朝他走来,笑眯眯的说道:“爷爷,你们事儿说好了吗?”

    “你这丫头,还管起爷爷了。”楚老爷子笑着摇摇头,说道:“说吧,要干嘛?”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陆轩陪我们几个玩扑克牌而已。”楚笑笑吐了吐舌头,嬉皮笑脸的说道。

    楚老爷子拍拍陆轩的肩膀说道:“小轩,这丫头叫楚笑笑,落雁的堂妹,反正你陪着我们几个老头子也会无聊,干脆就让笑笑带你去玩吧。”

    俗话三年一代沟,让他陪着一群隔着几十道代沟的老人还真会不自在,于是,陆轩没有犹豫便答应下来。

    “你们玩什么?”陆轩走在楚笑笑旁边问道。

    “斗地主!”楚笑笑嘻嘻一笑,带着陆轩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很大,天花板上吊着一顶巨大的水晶灯,水晶灯的下面,是一张椭圆形的豪华牌桌,此刻楚落雁和慕白坐在牌桌边,朝着门口看去。

    楚落雁见到陆轩,心里立即产生一股异常,对着他礼貌的笑了笑,笑容清冷如仙。

    慕白则是一脸阴沉,暗暗咬牙的模样似乎要把陆轩给生吞了。

    “斗地主不是只能三人玩吗?”陆轩看着房间里的楚落雁和慕白说道,加上楚笑笑,那不刚好是三个人。

    “你玩呗,我在旁边看着。”楚笑笑找到位置坐下来。

    “那还是算了吧。”陆轩不是瞎子,慕白在旁边阴阳怪气他自然看得见,虽说他完全可以不去理会,但打牌的时候身旁这么个人始终会让他觉得不自在。

    楚笑笑立即想劝,可还没等她开口,慕白一脸冷笑的挑衅道:“你该不会是怕输吧?”

    价值数百万的翡翠弥勒佛到最后竟成了一枚破戒指陪衬,慕白虽然不缺这点钱,但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你说的没错。”陆轩点点头,说道:“的确是怕输,我身上没钱,万一输了付不起账可就不好了。”

    “哼!孬种!”慕白本来还以为陆轩会狡辩一番,谁知道他这么爽快的承认了,顿时让慕白本来已经构思好的‘狠话’失去了作用,不由更加恼火。

    “我有钱,我借给你啊!”楚笑笑似乎嗅到了火药味,唯恐天下不乱的跳起来说道。

    “好!”即使泥人也有三分火气,面对慕白的一再挑衅,陆轩想都没想的答应了。

    慕白旋即一喜,看向陆轩的目光中布满狞笑。

    三个人原本玩得并不大,一番也有几百块钱,可在陆轩加入牌局后,慕白眼中闪过一道狠厉,说道:“斗地主格局太小,再怎么玩也玩不出风浪,既然是要玩,有种咱们玩大的!”

    “我无所谓。”陆轩耸了耸肩看向楚笑笑。

    “我没问题啊!”楚笑笑的嘴角勾勒着一丝坏笑说道。

    “那就以一百万作为筹码,用梭哈决输赢,怎么样?”慕白眼中的狠厉之色更胜,脑海中似乎看见了陆轩输得一穷二白被楚笑笑追债的画面,心想着看你到时候拿什么跟我争楚落雁!

    陆轩同意以后,马上有仆人送来一些五颜六色的圆形筹码,高高叠在一起,黄的一百,绿的五百,蓝的一千,红的五千,黑的一万,加起来正好一百万。

    梭哈对决的消息也不胫而走,立即吸引来一大帮参加寿宴的客人和楚家的年轻人,房间立刻站满了人。

    发牌的荷官由一名牌技不错的楚家保镖担任。

    楚笑笑作为陆轩的金主,自告奋勇的在旁边当起了裁判,杜绝一切老千骗术。

    楚落雁不打算参与,双手环胸站在边上安静的看着,她觉得很奇怪,按理来说陆轩的筹码都是和楚笑笑借的,面对气势逼人的慕白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底气不足才对,怎么陆轩反倒像个公园遛鸟的大爷,露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难道是装的?楚落雁着实感到好奇。

    梭哈又称沙蟹,是扑克牌中一种最简单又最刺激的玩法,简单在于规则通俗,只要看过几遍就能下手了,刺激则在于这种玩法容易激发玩家之间的火气,让玩家手头上的筹码快速耗光。

    也正因为如此,一系列的赌王赌圣电影才都会用梭哈作为最后的压轴好戏。

    陆轩和慕白分坐在椭圆形牌桌的两边,牌局开始。

    荷官打开一副崭新的扑克牌,抽掉A、K、Q、J、10、9、8之外的所有牌,只剩下二十八张扑克牌后开始洗牌,花哨的洗牌动作顿时让所有人觉得眼花缭乱。

    荷官分四次发牌,玩家一共会获得五张牌,牌面的大小决定玩家是否跟注,或者放弃,根据牌面组合成如同花大顺、同花顺、四条、顺子等等牌组,若玩家的牌组相同,则比较牌面大小,最大的是A,往下依次是K、Q、J、10、9、8。

    慕白的目光锐利,灼灼盯住那副上下翻动的扑克牌,似乎要凭借记忆把所有牌都记住一般,等到荷官洗牌结束之后,慕白才把目光收回来,面色俨然,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荷官发牌,第一张牌是盖在牌桌上的底牌,只有玩家自己能看见,第二张牌,慕白分到的是一张红桃J,陆轩分到的是一张方块8。

    陆轩小心翼翼把底牌抓在手心,淡淡看了一眼,是一张红心10。

    “红桃J说话。”这个担任荷官的保镖面无表情,非常专业。

    牌面大的玩家先押注,慕白用挑衅的目光盯着陆轩,随手掷出一枚黑色筹码到牌桌上。

    慕白押注一万。

    “跟。”陆轩也取出一枚黑色筹码,丢到牌桌上。

    荷官继续发第三张牌,慕白是一张黑桃A,陆轩是一张红心K,依旧是慕白占了上风。

    “黑桃A说话。”荷官面无表情的说道。

    “继续一万。”慕白押注。

    陆轩跟一万。

    第四张牌,慕白分到一张方块J,手上已经有红桃J、黑桃A和方块J三张牌加上一张底牌,已经算是组合出‘对子’了。

    陆轩第四张牌是黑桃10,加上他的底牌红心10也算是一副‘对子’,但10比J小,现在还是他落后。

    第五张牌是决胜牌,决定了牌面的最终组合,如果没有信心就放弃,有信心就继续跟注,甚至梭哈,梭哈的意思就是筹码全下,对方如果不放弃,就得跟着你梭哈的筹码押注。

    慕白再次分到一张草花A,陆轩则分到一张草花10。

    慕白冷冷一笑,又丢出几枚黑色筹码。

    “开牌。”陆轩跟注说道。

    底牌掀开,周围响起一阵惊呼,慕白的底牌是一张红桃A,加上他原有的黑桃A和草花A,三条A胜过了陆轩的三条10。

    这局陆轩输了,一百万筹码出去十万,还剩下九十万,高高堆起的筹码立即比慕白矮了一截。

    “敢不敢继续!”慕白赢下一局,笑容满面,目光挑衅的望着陆轩说道。

    “继续。”陆轩说着,表情有些浓重,眼睛却微微一眯,谁也没有发现他眼里的那丝狡黠。

    第二局还是陆轩输了,十万块钱的筹码打水飘走,现在他只剩八十万,用手抓了抓脑袋,似乎有些不耐烦,把手里的牌都丢到那个担任荷官的保镖身上。

    “着急了?”慕白把陆轩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得意,脑海里那一幅陆轩因为欠楚笑笑钱被楚家所有人鄙夷的画面愈来愈清晰了,他迫不及待开始第三局,心中狠厉的想道:“这只是开始而已!”

    似乎是陆轩的运气不太好,第三局一开始,慕白就分到了几张好牌,在牌面是稳压陆轩一头,直到荷官发完第五张牌,慕白猛的站起来,一把将身前堆起来的八十捆钞票往前拍。

    “梭哈!”慕白狞笑着叫起来。

    所有人都被慕白震住了,纷纷看向慕白的牌面,红桃A,草花A,黑桃A,黑桃J还有一张底牌。

    “难道那张底牌是……”有人惊呼出来。

    “四张A,慕白的运气也太好了!”有人羡慕不已,即使在最顶级的牌桌上,四条A同时出现的场面也是少见。

    就这么三把,慕白已经拿了七八张A了,运气爆棚,反观陆轩,一张A也没有。

    可就在所有人对慕白唏嘘羡慕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让他们全都愣住了。

    “梭哈!”

    在慕白的正对面,陆轩也站起来,双手把剩下的八十万筹码慢慢的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