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7章 四张方块

    “啥?我没听错吧,他要梭哈?”一个参加寿宴的客人瞅着陆轩的牌面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八十万也不是小钱了,这一推说没就没了。”有人摇摇头,叹气说道。

    楚落雁安静的站在一旁,难以理解陆轩突然的举动,在她看来,按照慕白的性格,如果他的底牌不是A的话,他是不会梭哈的,陆轩也跟着梭哈,那么很大的可能是陆轩自认为他的牌,比慕白大。

    可能吗?楚落雁眉头轻蹙。

    “陆轩你别冲动!”楚笑笑作为裁判,听到陆轩要梭哈,立马翻了个白眼,原本脸上的嬉皮笑脸转瞬间变成凝眉担忧,开口说道:“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梭哈就是梭哈了,哪还有什么反悔的。”一个站在慕白旁边的楚家年轻人立马还嘴道。

    “老娘是裁判!”楚笑笑眼睛一瞪,顿时把那个楚家年轻人瞪得连连低头不敢还嘴。

    “我已经赢了,为什么要反悔,要反悔的也应该是慕少吧!”这时候,陆轩咧嘴笑起来,轻松自如的说道:“慕少,如果你要反悔我是完全没意见的,毕竟今天是楚爷爷的七十大寿,我们赌这么大影响还是挺不好的。”

    陆轩的声音不大,但房间里有大半的人都听到,他们用怀疑的目光盯着陆轩,再把目光转移到陆轩的牌面上。

    方块10,方块J,方块Q,方块K,四张方块加上一张未知的底牌。

    有些人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怔在原地,思索着一个很小的可能性。

    同花顺!

    同花顺指的是五张牌的花色一致,都是黑桃,或者都是红心,并且连成一个顺子。

    同花顺的牌面比四条大,只是,陆轩的牌会是同花顺吗?

    那张底牌,会是方块9吗?

    楚笑笑表情一滞,瞬间也想到这个可能性,目光中浮现出一道异彩,随即得意的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眼睛弯成了月牙。

    慕白瞳孔一缩,连忙把身子朝前一探,牌桌很长,他蹬着腿急切的想看清对面的五张牌。

    他看见了四张方块,如果那张覆盖在下面的底牌是方块9,那么他就输了。

    四条A输给同花顺,这他娘的是在演电影吗!

    “不可能不可能……”慕白心里咆哮。

    慕白心里发虚,虽然这一百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输了这一百万,就等于输了面子。

    可反悔呢?面子直接就没了!

    慕白这时候把眼睛看向荷官,片刻后把眼睛收了回来,心里已有判断。

    周围的人全都窃窃私语,对这局梭哈的结果表现出万分期待的神色。

    “怎么样,两个人都不反悔吗?”楚笑笑询问道。

    陆轩摇摇头,表示不反悔。

    慕白‘啪’的一声把手拍在牌桌上,狞笑道:“陆轩你别装了,你的底牌根本就不是方块9,今天你输定了,开牌!”

    要开牌了,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陆轩的那张底牌。

    “其实我有些好奇,慕少你怎么就自信我没有方块9呢?”

    其实陆轩早在荷官发牌的时候,就已经知晓慕白的底牌,一张黑色的方块A仿若一道淡淡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甚至连荷官手里的那副牌会发出什么花色什么点数的牌都在脑海中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陆轩的能力,更确切的说,这是一种异于常人的感知力,他能够清楚的感知隐藏在障碍物后面的场景画面,清晰地印刻在脑海中。

    扑克牌本身就是障碍物,想看见底牌的花色和点数对陆轩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陆轩嘴角高高扬起,将他的那张底牌缓缓掀开。

    黑色的方块9!

    “方块9!真的是方块9!我的天呐!”有人失声尖叫了出来。

    “陆轩赢了!”楚笑笑兴奋的笑了起来,然后看向牌桌边上的楚落雁,发现楚落雁的脸上竟带着淡淡的微笑。

    慕白双目圆睁,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双腿一软向后倒在椅子上,抓起自己的底牌一看,那张方块A就像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四条A又怎么样!人家是同花顺!

    慕白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把揉烂那张方块A,咬牙低吼了一声,甩手把牌桌上的筹码全都打翻在地,快步朝走出房间。

    看着慕白夺门而出,陆轩摇摇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没过多久,一位楚家的仆人送来一张银行卡,告知了陆轩银行卡密码,里面有一百万,正是慕白输掉的钱。

    “这个,给你……”陆轩接过那张‘沉重’的银行卡,朝着楚笑笑递过去。

    “你赢的钱干嘛给我?”楚笑笑吃了一惊。

    陆轩沉吟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钱来得太快,我心里不踏实,先放在你那边,就当是替我保管吧。”

    闻言,楚笑笑盯着陆轩,片刻后才露齿一笑,接过银行卡。

    十分钟后。

    楚家别墅外的一条幽静小道上,慕白满面狰狞,提着一个男人的衣服领口,把男人靠在一面长满爬山虎的墙壁上,狠狠质问道:“你跟老子保证一定会让老子赢!结果呢?给了人家一个同花顺!”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赫然就是不久之前在牌桌上担任荷官的保镖,此时神色畏缩不敢和慕白的眼神对视,着急辩解道:“慕少,冤枉啊!那小子邪门得很啊!”

    “你现在和老子说这种话!你怎么不去死!”慕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温文尔雅,现在的他更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连额头上都冒出青筋。

    “我知道了!那小子一定是第二局结束的时候把手里的牌丢进我要洗的那副牌里,这才会让我搞混了发牌顺序,一定是这样错不了!”男人突然想通了什么,眼睛瞬间睁得浑圆的说道。

    ‘啪’一声脆响,男人的脸上被打出一道掌印,立即红肿一片,慕白说道:“搞混了发牌顺序还能让我拿四条A,你编的瞎话可以再离谱一点!”

    “慕少你饶了我吧,我说的都是真的啊!这种伎俩虽难,可还是有高手可以做到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男人拼命辩解着。

    慕白的眼神闪烁,沉声自语道:“难道陆轩是高手?”

    当晚,陆轩本来准备要走,可楚老爷子非要他留宿一晚。

    “听说你今天的运气不错,拿了到一把同花顺。”楚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

    “要不是第二把自己留了心眼,把手上的丢进荷官将要洗的牌中,第三把就要被四条A坑惨了。”

    陆轩心里暗呼好险,脸上则笑着说道:“楚爷爷,今天是您的寿宴,我这也是沾了您的喜运呀。”

    “哈哈哈小轩真会说话,今晚就别走了,留这住下吧,也好陪我老人家聊聊天。”楚老爷子爽朗的说道。

    陆轩想了想,陈建阳那边刚结婚,自己凑过当电灯泡也不好,索性就答应楚老爷子住了下来。

    晚饭前,陆轩给洛熏儿打了一个电话,得知他们在市中心挑选了一套不错的房子,当场签了下来,不用多久就能住进去了。

    吃过晚饭后,朦胧的月色仿佛被披上一层薄薄的轻纱,别墅的花园中微风徐徐,清爽拂面。

    “这里的空气真不错,有钱人就是会享受!”陆轩漫步在花园中,莫名生出感慨。

    不远处,一道婆娑身影缓缓走来,等陆轩看清来人后,不由得眼前一亮。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楚落雁身姿款款,立体精致的脸蛋上不施半点妆容,耳颈腕上的首饰也尽数摘下,穿着一套简约的休闲装,多了一分知性慵懒的迷人气质,少了一分下午身穿职业装时的铿锵干练。

    此时的楚落雁,无疑是最接近陆轩的,无论是从装扮上,还是距离上。

    可惜当两人眼神相遇的时候,楚落雁的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旋即侧脸旁观,连招呼都没有打。

    两人虽然自幼订亲,可他们对彼此根本不曾有过了解。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比路上见到陌生人打招呼还要尴尬。

    不过陆轩还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朝着楚落雁点头微微一笑,化解了一丝尴尬。

    这时候,楚落雁的父亲楚天雄正巧走出别墅,眼看自己的女儿和陆轩擦肩而过的画面,不由摇摇头,朝着陆轩走来。

    “小轩,有没有时间,叔叔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楚天雄笑着对陆轩说道。

    “好啊。”陆轩礼貌的点头回应道,对于楚天雄,他还是有几分好感的,在自己从口袋里掏出戒指后所有人一片哗然的情况下,楚天雄还肯站出来帮他化解尴尬,实属不易。

    两人来到花园中一座假山石雕旁,山水涓流,从假山上顺势而下,传出‘哗啦啦’的清脆声音,那有一面石桌,四张石凳。

    凉风舒爽,两人随意坐下。

    “小轩,叔叔说句实在话,在这个家里,还是有不少人反对你和落雁的婚事的,只是碍于老爷子的脾气他们不敢公然反对而已。”

    楚天雄说着,叹了口气,见陆轩面色淡然,便继续说道:“事实上,他们想借着落雁和其他的顶级家族结成连襟,让楚家的实力更加强盛,而你的出现却推翻了他们全部的设想,根本原因还是你的身份和楚家相差太大。”

    陆轩点点头,心头感慨,楚天雄的话虽然有些伤人,但说的也都是实情,一个刚从部队退役的军人,一个豪门家族的富家千金,怎么配都配不成一对。

    “作为一名父亲,叔叔自然想要看见女儿快乐幸福,而不是沦为家族之间连襟的工具,以今天的情形来看,落雁对你并不反感,所以只要她愿意接纳你,叔叔便会全力支持你,加上老爷子的脾气,楚家就再没有人敢反对这门婚事。”

    “所以,叔叔希望你加入落雁的公司,和她一起工作,一方面可以培养你们之间的好感,另一方面也能够增加你的身份地位,至少在外人看来,你和落雁是般配的。”楚天雄说完,目光灼灼的看向陆轩,等待着陆轩的答复。

    陆轩听完楚天雄的话,面色有些怪异,抬眼看着楚天雄,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说道:“楚叔叔,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告知楚爷爷,可还没找到机会说”

    “什么事情?”楚天雄眉毛一挑,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陆轩顿了顿,旋即开口道:“楚叔叔,说出来您可千万不要生气,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我可能没办法完成和楚小姐的婚事。”

    “所以我这次来,除了参加楚爷爷的寿宴还,也准备把这门婚事和楚爷爷说清楚。”陆轩很艰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