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19章 杀手线索

    枪击事件依旧没能得出结论,关于杀手的线索好像突然间全都断了,仿佛凭空生出来的一样。

    如果到最后还是想不出这个杀手是从哪里来的,那么楚家就只能借住公安系统展开调查。

    陆轩沉吟了一下。

    “虽然我判断杀手近期内会藏匿起来,但指不定他什么时候会再次动手,所以还是希望各位叔叔做好警戒工作。”

    楚老爷子对他很不错,俨然把他当成自己的孙子一样看待,所以陆轩并不希望楚家出事。

    楚巍然坐在主位上,点头说道:“小轩说的没错,楚家的确是应该加强戒备,特别是天雄,落雁,笑笑你们几个一天到晚都在外面,一定要多加小心,从明天开始,身边的安保人员翻倍,出行就寝都必须由他们负责!”

    楚家大部分人平日里都是在部队,警戒措施自然不用楚巍然担心,可楚天雄几个人就不一样了,楚氏内外都需要他们打理,洽谈合作喝酒应酬都有可能会是杀手偷袭的时机,所以楚巍然不得不多为他们考虑。

    “唉!一天到晚后面跟着条尾巴,好烦啊!”楚笑笑把脑袋耸拉在桌面上,郁闷不已。

    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陆轩在楚家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他的房间。

    房间是欧式装修,风格典雅,地上是一层柔软舒适的地毯,中央的床架高高挂起,一帘红棕色的轻纱落下,软绵绵的大床上铺镶着华容雍容的红棕色被褥。

    “有钱人家里就是不一样,连客房都这么精贵!”

    陆轩摇头感叹,左右参观几眼就进入浴室洗澡,洗完后换上了一身白色浴袍,整个人显得干净清爽起来。

    咚咚咚!

    就在陆轩准备睡下的时候,外面响起敲门声。

    “谁?”

    “小轩,是我。”门外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陆轩眼珠子一转,才听出来敲门的是楚落雁的父亲楚天雄。

    “楚叔叔,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陆轩拉开房门微笑道。

    “刚才听到小轩你的推论,我心里对杀手的来历就已经有了一个猜测,只是之前人多叔叔不方便讲,现在可以和你聊聊吗?”

    来人正是楚天雄,说话的时候脸上有一抹难以掩饰的疲惫。

    “楚叔叔请进。”陆轩礼貌的邀请楚天雄进门。

    房间的落地窗旁边就是书桌和木椅,两人坐下以后,陆轩给楚天雄倒了一杯水,楚天雄吐了口气,撑出一丝笑容说道:“小轩你知道吗,叔叔年轻的时候曾服役于暴熊特种部队。”

    “暴熊特种部队!”陆轩有些诧异,暴熊特种部队简直太出名了,在军中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支特种部队曾完成多次斩首、护卫、侦察行动,部队执行力可以说是国家特种部队之最。

    没想到楚天雄曾是暴熊特种部队的一员。

    “是的,不过后来因为母亲的强烈反对,加上其他人都在部队任职,楚家的女人都没人照顾,叔叔只能退役回国,这个杀手,或许就和叔叔退役之前的一次行动任务有关。”

    楚天雄脸上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深深看了眼陆轩,开始解释起来。

    “事情还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叔叔所在的营队接到委派,奉命前往缅国歼灭一个大毒枭,那个大毒枭躲藏在一个偏僻的村庄中,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制毒工厂。”

    当时营部一共挑选了三十名精英特种战士前往缅国执行任务,楚天雄就是其中之一。

    小队搭乘军机到达缅国,几天的艰苦行军后终于到达了大毒枭所躲藏的偏僻村庄。

    精英小队在村外安营,用望远镜观察这个村庄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庄,生活着大约有八十几户人家,三百多人的人口,而原本用来种植水稻的水田却被用来种植罂粟花,所有的村民竟然成为了制毒工厂的劳动力,这让楚天雄等三十名特种战士感到异常愤怒。

    很快,负责侦察的特种战士已经找到了制毒工厂的位置,并且确定了大毒枭的藏匿的地方。

    制毒工厂位于村庄中地势最高的小山里面。

    夜凉无水,天地间寂寥一片,只剩下草丛中蚂蚱和蟾蜍的叫声。

    当天晚上,精英小队趁着夜色悄悄摸进了村庄。

    在小队队长的率领下,三十名特种战士从山脚登上山腰,便发现了制毒工厂的入口,可入口处那个把守还一副困顿的模样打着瞌睡,瞬间被一把装上了消音器的手枪给解决了。

    不费吹飞之力,精英小队就打开了那道铁门,进入了制毒工厂内部,靠着占有优势的装备势如破竹,将大毒枭手底下的武装分子全都歼灭。

    最后找到大毒枭的时候,他居然还在床上和一个长相并不算好看的的女人翻云覆雨。

    大毒枭当场被擒,而那个女人惊叫过后,瞪圆了眼睛撒腿就跑了。

    任务圆满完成,精英小队将工厂仓库中的‘存货’全部收缴后,便准备撤退,返回军用机场。

    让楚天雄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他们走出制毒工厂没多久,就被包围了,所有人兴高采烈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制毒工厂外,黑压压全是人头,高举着火把,饥瘦的脸上被橙黄色的火焰映出阴沉的脸色,面无表情的盯着精英小队,呆滞的目光中眼白多过眼黑,一副行尸走肉般的样子。

    月黑风高杀人夜,死一样的寂静缭绕在所有特种战士的心头。

    这些人赫然是村子的村民。

    精英小队的队长震惊过后,迅速冷静了下来,找来小队中兼任缅国语翻译的战士过来,让他和村民解释他们的来历。

    翻译战士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一道尖锐的嚎叫声打断了,发出嚎叫声的,是一个长相并不算漂亮的女人。

    她指着精英小队的所有人激动得颤起了身子,开口嚷叫出一些让人听不懂的音节。

    精英小队的队长拧着眉毛,正想询问翻译战士的时候,却见到翻译战士双眸中的瞳孔猛地扩散,脸上溢出惊慌,大叫了出来:“队长!撤!快撤!他们要杀了我们!”

    翻译战士的话让精英小队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转瞬之间,他们就看见了这些犹如行尸走肉的村民,举起了原本藏在身后的农具,有镰刀,有锄头,有铁锤,面露狰狞的向他们冲了过来。

    “快!退回工厂!”精英小队的队长眼睛圆瞪,让所有人退回到制毒工厂内,至少那里还有道铁门可以阻挡住这些‘可怕’的村民。

    但村民的人数实在太多了,几乎是全村三百多人都出动了,顷刻间就有落在后面的特种战士被缠上。

    特种战士极力挣脱,拳、肘、膝盖都成了他挣脱反击的杀器,面对训练有素的特种战士,几个饥瘦的村民马上被打倒在地。

    “撤退!不许向普通人动手!”精英小队的队长声音覆上了一层寒霜。

    然后,悲剧发生,一个正在挣脱村民纠缠的特种战士淬不及防,脑袋被一把挥舞而下的锄头重重砸到,鲜红的血液迸射,身体瞬间脱力,被紧随气候的各种农具袭击致死。

    楚天雄和其他的特种战士眼睛一下就红了,看到那个特种战士淹没在人群里的身影,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空白一片。

    村民的低沉的吼声震天,仿佛一股洪流向精英小队剩下的人冲来。

    “撤!”楚天雄咬碎了牙齿,脸色憋的通红,从口里迸出一个艰难的字眼。

    一个身材魁梧的村民见到精英小队不敌败退,立马踩上了一个石墩,站在石墩上挥舞这手中的锄头,大叫着,嘴里喊出让人听不懂的音节。

    从村民动手到牺牲一名特种战士,时间不过短短的三四秒,可对于楚天雄来说,却像过了恒久般的漫长。

    又是一名特种战士被失去理智的村民拖住了双腿,一柄铁锤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嘭!惨叫的声音和猩红的血液在这片异国他乡中充满了讽刺。

    楚天雄额头上的青筋如同弯曲的虬龙一般暴起,满脸狰狞,转过身端起了他手中的机枪。

    “天雄,你疯了吗!把枪放下!”精英小队的队长眼见楚天雄反身用枪瞄准了站在石墩上的魁梧村民,立即厉声制止。

    “队长!浩子和李峰死了!这些村民已经疯了!”楚天雄对着队长憋红了脸咆哮起来。

    “这些村民都是无辜的!”精英小队的队长厉声呵斥。

    “无辜?他们吸毒!他们帮贩毒集团种植原材料!这些原材料制作出来的毒品流向华夏西南地区,会害得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他们曾经或许是无辜的,但现在……”

    楚天雄的嘴角夸张的咧了起来,满目狰狞:“我忘不了战友的命!”

    “别忘了我们的身份!”

    楚天雄最终没有把手中的机枪放下。

    精英小队的队长脸色剧变,可他来不及阻止了。

    砰!

    那个站在石墩上魁梧的男人胸口中弹,发黄的白色背心立即被胸口中迸射出的血液染红,整个人被子弹的冲击力打下石墩。

    所有村民都为之一愣,脚步都顿了下来,看向那个被打下石墩的村民。

    “撤退!”精英小队的队长浑身发抖,怒瞪着楚天雄,用最快的速度撤回制毒工厂中,关上了工厂的铁门。

    “楚叔叔杀了他?”陆轩神色有些怪异。

    “没办法,当时很多精英小队的战士都要被那些村民自杀性的攻击缠上了,擒贼先擒王,我必须把那个男人干掉,才能为其他人争取撤退的时间。”楚天雄的眼中露出一道狠厉。

    陆轩点了点头:“制毒工厂为了让这些村民为他们种植罂粟花,应该给他们吸毒了吧!”

    “没错,全村的人,都成了瘾君子,所以我们歼灭了大毒枭,歼灭了贩毒集团的所有人,他们才会暴怒围攻我们。”

    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楚天雄的脸上还是暴露出了一抹凶戾。

    “后来呢?”

    “后来我们牢牢守住制毒工厂的那道铁门,撑到了缅国方面救援部队到达,控制住那些村民,把我们救了出去,出去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男人,叫做哥刚,是村子的村长,还有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儿子,在我们离村的时候,那个孩子拼命的瞪着我,那不是一个小孩应该有的眼神!”

    “等等,楚叔叔说的那个大毒枭叫什么?”陆轩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眉问道。

    “多塞耶。”楚天雄回忆道。

    陆轩理清了思路,说道:“那就对了,多塞耶我早前也听说过,他的家族是金三角地区最大的军火走私集团,如果杀手真的是二十几年前那个被杀村民的小孩的话,使用一支M98半自动狙击枪就不奇怪了!”

    楚天雄身子靠在椅背上,重重叹了一口气:“我去查查当年那个小孩目前的背景,应该就能确认杀手的身份了。”

    陆轩点点头,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这个杀手如今肯定还在宁海市的某个地方,准备着下一次的袭击,楚叔叔如果想要今后安宁的生活,就必须才用引蛇出洞的办法把他引出来,以绝后患!”

    陆轩说完,看了看楚天雄,叹口气说道:“不过这个办法对楚叔叔来说,非常的冒险。”

    “就用这个办法吧!”

    陆轩一愣,没想到就在自己刚说完的时候,楚天雄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