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27章 最后一米

    “穆秋叶失手了!”陆轩举起手中的红外线夜视望远镜,入眼所见到处是绿油油的一片,视线紧紧盯着吊脚楼二层外的走廊。

    距离陆轩和穆秋叶对吊脚楼发动进攻其实不过短短的十来分钟,可现在因为穆秋叶被俘,无论是暗杀计划还是撤退计划,通通都被打乱了。

    陆轩的脸色冰冷,目光顺着山道往山脚下看,数不清的手电筒发出的灯光交织缭乱,那些贩毒分子此刻正拼命的往这里赶,而且越来越近了!

    陆轩的心跳愈加沉重。

    现在怎么办?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一闪即逝,能怎么办,救人呗,难道能眼睁睁看着穆秋叶死在这里。

    “拼了!”

    他的双眸爆射出一道精光,感知能力将周围覆盖,紧抓着突击步枪往吊脚楼冲去。

    他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绝对要赶在那些贩毒分子上山之前把穆秋叶救出来。

    山腰上轻风阵阵,到处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几十道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死状狰狞。

    吊脚楼二层外的院子里,穆秋叶神情冰冷盯着薛堂,鼻息间哼了一下:“畜生不如的家伙,有能耐你就赶紧杀了我!”

    薛堂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诡谲微笑,“好大的气概,哈哈哈,不过你可是诱饵,诱饵一般要发挥作用后才能死!”

    “无耻!”

    穆秋叶又冷喝一声,想起薛堂曾经所做过的一切。

    薛堂,五年前华夏特种部队里最耀眼的精英,以勤奋著称。除了日常的训练外,他每天还给自己制定加练的项目,无论是射击打靶、敌情侦察还是野外行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被诸位首长特别看好。

    成为特种兵不到一年,某位首长便委任他前往华夏西南地区参与剿除贩毒组织的领导工作,军衔提升得非常快。

    一次次的剿除行动中,薛堂屡屡发挥关键性的作用,替剿除贩毒组织的行动获得最后的胜利,为此薛堂时常受到军区首长的嘉奖,成了西南军区中的红人。

    可就在大家都以为薛堂能够步步生莲一路积累军功高升的时候,薛堂却在一次任务中,故意放跑了一个臭名昭彰的大毒枭。

    他被腐蚀了,在金钱和美女的双重诱惑下,逐渐堕落成为贩毒组织的内线,在一次次行动中提前送出战略情报,好让贩毒组织在部队来之前能够及时撤离。

    到后来,薛堂甚至把西南地区一些缉毒特警的身份信息提供给贩毒组织,导致那些缉毒特警遭到贩毒组织的恶性报复。

    数不清的缉毒特警牺牲了。

    一直到半年以后,薛堂暗中所做的一切,才被人发现举报,整个西南地区的军区都被震动。

    一颗在部队中冉冉升起的新星,却成为贩毒组织的内线,间接害死那么多的缉毒特警,让这些缉毒特警的家庭支离破碎。

    军区首长大发雷霆,当即下达命令,要将薛堂送上军事法庭,告慰那些牺牲的烈士。

    当时薛堂正跟战友在外执行任务,上级命令很快就下来了,战友们虽然震惊,但还是劝他回去自首,却不料,满心不甘的薛堂为了潜逃出国,他将这些人全部击毙,最终彻底的背叛了国家,逃往国外。

    这样的人,让穆秋叶恨之入骨,可她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上这个薛堂,并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仇恨的怒火在穆秋叶的眼中燃烧,她死死盯着薛堂。

    “怎样?想把我杀掉?哈哈哈!”薛堂冷笑着说道:“那也要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

    “畜牲!”

    “是,我是畜牲,你们都是英雄!可我就不明白了,当兵有什么好的,辛辛苦苦的训练,执行任务的时候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到头来换到的是什么,工资?还是奖金?”

    薛堂说着,脸色变得阴毒,低沉着声音说道:“都不是,是领导的嘉奖,那东西有什么用,论起工资我们连一个普通流水线上的工人还不如,却要我们保家卫国,笑死我了!”

    “比起我,部队里的那些领导,贪得无厌的人多了去了!”

    穆秋叶瞪着眼睛,额头上泛起青筋,冰冷冷的反驳道:“别把所有的军人想的都和你一样,只有丧心病狂的疯子才会靠着杀害战友来收敛钱财,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清楚有多少人会死在贩毒组织的手里?他们死了,他们的家庭该怎么办?”

    薛堂无所谓的说道:“只要能赚到钱,这些人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赚钱!你很缺钱吗?一定要用别人的命来换吗?”

    穆秋叶的双眼布满血丝,看上去双眼通红。

    薛堂笑了起来:“缺钱?你说对了,从小我就缺钱,买不起衣服,身上穿的都是从别人家的帆布上剪下来的,我上不起学读不起书,连吃饭都吃不起,所以我才会参军,人命?人命有自己的命重要吗?”

    “我只知道赚钱,赚到足够的钱我就移民,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房子车子票子我要什么有什么,岂不是逍遥快活!”

    就在薛堂说话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吊脚楼的九点钟方向,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借住峭壁上凸起的部分掩护自己前进。

    黑影正是陆轩。

    遍地的荒草丛在陆轩快速窜过的时候发出‘唦唦唦’的摩擦声。

    “还没听到枪声,说明穆秋叶现在还是安全的。”不过陆轩整颗心都悬着,他知道时间不多了。

    果然,就在他谨慎前进的时候,吊脚楼上传来一道阴沉突兀的声音。

    “快给老子滚出来!否则我可就要对你这位美女同伴下手了!”坤西龇牙咧嘴的喊道。

    随即,穆秋叶的声音也响起来:“快走!别管我!回去报告上级薛堂这个叛徒在这里!”

    啪!响声清脆,穆秋叶被气急败坏的薛堂狠狠的甩了一耳光。

    穆秋叶的脸颊顿时浮肿通红,火辣辣的痛楚却让她不怒反笑,咧嘴对着坤西大吼道:“哈哈哈,杀了我!快杀了我!有种就杀了我啊!”

    她的内心决绝,即便是死也不想死在薛堂这样的叛徒手里。

    此刻陆轩已经接近到吊脚楼三十米外的距离,听见穆秋叶的叫声,心头一震,对穆秋叶不惧死亡的赴死觉悟感到佩服。

    但这又给了陆轩一个不得不救她的理由。

    “这样的女人,可不能牺牲在这个地方。”

    现在的问题是,吊脚楼外三十米的范围内是没有任何遮蔽物的,只要自己一露头,就有极大的可能被吊脚楼上的坤西等人发现。

    “三十米,就差一点点了!”

    三十米的距离,如果放在运动会的赛场上,运动员所花的时间也就两秒近三秒,现在让陆轩来跑,甚至能把时间缩短到两秒出头。

    而且是带着一身装备的情况下。

    但这点时间,成了陆轩眼下最大的难题。

    他举起望远镜朝着三十米外的院子里瞭望,坤西的手里没有枪,身后站着四个手下,似乎很放心当下的局面。

    一个表情阴狠的男人站在穆秋叶的身侧,用他手中的手枪顶在穆秋叶的太阳穴上,锐利阴沉的目光时不时扫过吊脚楼的周围,仿佛一只老鹰恶狠狠地搜寻着丛林中的野兔。

    陆轩并不知道这是一个叛变的华夏特种兵,但他从薛堂的身上察觉到从容不迫。

    “这是一个高手!”

    匍匐在灌木丛中,陆轩的嘴里发涩,脸上的汗水顺着鼻尖,顺着脖颈不断往下滴落,周围的杂草撩得让人身上发痒。

    不过陆轩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平稳住呼吸,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将感知能力释放到极限。

    23米!

    可距离吊脚楼,还有七米。

    陆轩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双眼瞪得老大,他有预感,只要他的感知能力能覆盖到三十米外,渗透进吊脚楼,那么他出手才有比较大的把握。

    额头上的汗珠越冒越多,陆轩整张脸也憋成猪肝色。

    24米!

    已经是极限了!

    “不够!还不够!”陆轩拼命咬牙,还有六米,无论如何也要越过去。

    24米!陆轩忍不住几乎要吼出来。

    陆轩的脸上透着一股疯狂,骤然运行起《轩辕决》

    “极限,给我破!”陆轩浑身颤抖,心里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25米!不够……26米!不够!

    体内的小周天急速运转,带起丹田中一道道精纯的灵力渗入陆轩的四肢百骸中,甚至是每一道经脉,每一个穴道,都充满了纯净的灵力。

    陆轩的身体就像一座巨大的工厂,此时已然爆发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作业量,每一个工人都红着眼睛激发出自己的潜能,每一台机器都开足马力轰鸣运转。

    28米!

    29米!

    还差最后一米。

    陆轩的血脉贲张,额头脖颈手臂冒出虬龙般的青筋,仿佛一头陷入疯狂的野兽,紧紧攥着拳头,仰向天空无声嘶吼:“极限!突破啊!我不想在这里放弃啊!”

    此时陆轩的体内就好像台风正中央的风暴圈,灵力转变成的灵气正在他的体内肆虐,几乎把每一条经脉每一个穴道给撑爆。

    陆轩全身浮现出一抹极不自然的暗红,仿佛刚刚从血池中捞出的魔神。

    爆豆般‘噼噼啪啪’响声从他的体内发出。

    嘴角,一抹鲜红的血迹冒出。

    就在这个瞬间,陆轩的眼中迸发出耀眼的精光。

    3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