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28章 暗处埋伏

    这个时候的陆轩凶悍得好像恒古猛兽,面孔狰狞,全身发红,可目光中却有一抹深邃和清澈,望向吊脚楼的方向。

    吊脚楼的院子里,坤西加上阴毒男人,还有四个手持AK47的手下,六个人是陆轩感知突破极限之前所看到的。

    可当陆轩把感知渗透入吊脚楼后,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缅国的建筑风格多种多样,吊脚楼却无疑是最适合缅国气候的建筑,因为缅国气候潮湿所以房屋容易受潮,加上本地的蛇虫鼠蚁繁多,所以吊脚楼的最下层一般都是四根石柱或者木桩,避免受潮的同时还能避免出没的野兽和蛇虫鼠蚁跑进屋中。

    华夏西南地区也有许多这样的建筑,而为了节省空间,普通人家也把牛羊鸡圈设置在吊脚楼的最下面,用四面篱笆围起来。

    坤西这座吊脚楼虽然没有养猪养鸡,最下面却有一间占地不大的小木屋。

    陆轩脸色怪异的原因是,此时小木屋中竟然藏着四个狙击手。

    这才是对付我的最终力量吧!陆轩不明白,就对付他一个人而已坤西怎么就紧张成这样。

    四个狙击手卧躺在木屋中的茅草堆上,反射着凄冷寒光的黑黝枪口从木屋设置好的枪洞中伸出,架在一副三角架上,他们屹然不动,就算是脖颈上爬上使人瘙痒的蚂蚁,也没有做出任何动静。

    “老手!”陆轩心里惊讶,只有专注于瞄准镜的狙击老手才会有这样的素质,自己刚刚若是贸贸然冲出的话,毫不夸张的说,他肯定会被几个狙击手打成筛子。

    现在的好消息有两个。

    一个是陆轩已经知道吊脚楼内的人员布置,不至于冲进去两眼一抹黑被当成糊涂蛋给干掉。

    还有一个,四个狙击手瞄准的位置,陆轩压根不在那。

    于是,陆轩迅速在脑海中构建出一个作战方案。

    吊脚楼外,山风轻拂,苍松古树的树影婆娑,灌木丛中的杂草随风摇曳,两盏强光探照灯不断在灌木丛中回旋照射,但什么都没有发现,别说是穆秋叶的同伙,连鬼影也看不到。

    那些人到底躲在哪里?薛堂表面上咧嘴谑笑,心里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着急起来,家里进了老鼠,而且不只一只,任谁也高兴不起来,尤其是这些老鼠还拥有杀伤力,更是让人窝火。

    薛堂只能借着穆秋叶这只鼠王把其他老鼠引出来,可谁知道这些老鼠这么狡猾,连影子都找不到。

    “华夏的特种兵不是一直很讲究战友情谊吗?怎么尽是些缩头乌龟。”薛堂张狂大笑:“赶紧出来,否则你们这位娇滴滴的美女战友马上就要成为我的枪下亡魂!”

    坤西在旁边淫笑道:“薛先生先别动手,先弄断她的手脚就行,这么娇滴滴的美人,我可得先尝尝,不然太可惜了!”说着,坤西就忍不住用手摸向穆秋叶的娇嫩的下巴。

    “龇!”穆秋叶宛如被激怒的野兽,对坤西龇牙咧嘴,只要坤西的手敢伸过来,她拼死也会咬掉坤西几块肉。

    穆秋叶满脸决绝,只希望陆轩千万别出现,这两个畜牲明显是要把他引出来干掉。

    坤西哂笑,把手收了回来,目光投向吊脚楼外的灌木丛中,他不相信这些话说完对方还能无动于衷。

    如果真是那样……

    坤西满脸淫光,他不介意在这里来场真人秀。

    至始至终,坤西和薛堂都以为能把二十多个手下被杀得一个不剩,穆秋叶的同伙一定有很多人,所以才把穆秋叶押到吊脚楼的院子里,为的是吸引出她的同伙,然后靠躲在暗处的狙击手一举击毙。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吊脚楼倚靠的峭壁上,一道如同壁虎般的人影,快速朝着吊脚楼落下。

    “终于接近吊脚楼了!”陆轩的脸色发白,嘴唇干涩开裂,手脚依附在峭壁上不断往下爬,淋漓的大汗已经沾湿黑色迷彩服下的内衬,黏糊糊的让人难受。

    距离地面越来越近,陆轩的双脚仿佛猫爪垫子,穿着一双黑色的厚底军靴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抹掉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陆轩把发挥到极限的感知缓缓收回体内,把感知能力维持在能够覆盖住吊脚楼的范围大小,猫着腰,抽出藏在军靴中的匕首,反握着朝最下面的木屋走去。

    四个狙击手必须死!

    对于现在的陆轩来说,先解决四个狙击手绝对是最划算的,尤其是四个进入状态的狙击老手,当他们全神贯注盯着狙击枪瞄准镜的时候,眼睛能看见的只有瞄准镜中的景象,另一只眼完全是紧闭的。

    换句话说,只要陆轩的动作够轻,轻得跟鬼魂似的,那么他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就是四个瞎子而已。

    不能怪这些狙击手太轻敌,只能说谁也没想到陆轩如此逆天,能提前察觉到他们的埋伏。

    陆轩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中,四个狙击手依然动也不动,仿佛四尊假人。

    距离木屋已经不足三米了,伸手就能推开木屋虚掩着的木门,陆轩小心谨慎地悄然接近,连脑门上豆大的汗珠也不敢去檫,生怕发出半点声响。

    终于,陆轩的手触摸到小木屋的木门,轻缓的往里推开。

    咯吱!微微异响。

    这门这么破!陆轩表情凝固,后背马上惊一片冷汗,只要有一个人察觉到声响回头,他就会马上动手。

    “呼……”没人察觉,陆轩松了口气。

    这道异响被吊脚楼上坤西的张狂肆笑掩盖,没有惊动任何人。

    把门继续往里推,一寸,两寸,三寸……

    一尺,一尺半,陆轩面色一喜,侧身没入木屋之中。

    凛冽的寒光在匕首上闪现,扎在一个狙击手后颈上,血液咕咕涌现,被捂住嘴巴的狙击手瞳孔猛的扩大,发不出半点声音,随后黯然卧躺在茅草推上,再没有声响。

    两秒挂掉一个狙击手,还有三个!

    陆轩如法炮制,第二个狙击手咽气身亡。

    陆轩面容严肃,鬼魅般的身影窜到最后两个狙击手的背后,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已经咽气的狙击手口中突然冒出一口血液。

    “呕!”

    一道声音,两个狙击手耳朵一动,朝发出异响的位置看去,结果就看到同伴呕血的场景,一丝寒气瞬间从他们的尾椎骨直冲头顶,就想吼出‘敌袭’调转枪口。

    但他们没机会了,只觉得后颈骤然一疼,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巴猛烈往肺里吸气。

    “唔唔……呃!”

    两个狙击手的心跳几秒后骤停。

    相对于用匕首割开敌人的喉咙,陆轩还是比较喜欢掐断敌人颈椎的手法,残忍但不血腥。

    吊脚楼的院子里,细碎的烟蒂随风飘走,坤西这已经是第四根烟了,还没抽到底就往地上一掷,抬脚狠狠踩灭,喝道一声:“等不了了,薛先生你把这娘们手脚折断,老子要亲自上场表演一场真人秀!”

    穆秋叶此时虽然狼狈,但眉宇间视死如归的英气依旧让坤西的目露淫光,小腹灼热,裤裆早已高高隆起。

    一道狠厉在薛堂的眼中闪过,让人把穆秋叶按在地上拉直手臂,抬起脚就要往手肘上踩。

    这脚踩实,穆秋叶手臂就会断成两截。

    穆秋叶手臂被坤西两个手下紧紧按住,瞪大眼睛看着薛堂往下踩的脚:“杀了我,有种就杀了我!”

    穆秋叶疯狂的咆哮起来。

    砰!

    一道突兀的枪声响起,灌木丛中野雀纷飞。

    “终于肯出来了吗!”薛堂脸上露出笑容,环视着吊脚楼周围,依旧没发现半个人影,皱眉一皱,偏头看向坤西,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凝滞。

    坤西还是泛着淫笑,但笑得非常僵硬,眼中的瞳孔逐渐涣散,他的后脑勺上,赫然被开了一个血洞。

    一代毒枭就这么死去,连半句遗言都没机会留下,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的真实。

    薛堂仅仅片刻就反应过来,迅速收回脚把穆秋叶提起来护在身前,大喊道:“是谁,给我滚出来!”

    坤西死了!四个坤西的手下依旧陷在呆滞状态,听到薛堂的话才醒悟过来,端着AK47就想往身后扫射。

    可他们还是慢了,陆轩的突击步枪已经对准他们扣下的扳机。

    火舌倾吐,‘哒哒哒’的枪声响彻凌晨的夜幕。

    无数血花飞舞绽放。

    坤西的四个手下浑身弹孔,死得不能再死,陆轩此时从二楼的楼梯走上来,看着把穆秋叶揽在身前的男人,心里暗骂一声‘该死的’。

    这个男人反应太快!在陆轩射出子弹的瞬间就把穆秋叶当成挡箭牌护在身前,让陆轩不能继续动手。

    陆轩缓缓走来,端着突击步枪与薛堂迎面对峙。

    “你是谁?特种兵?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薛堂当年在特种兵队伍里混得还不错,认识的人很多,却记不起这么一号人。

    不过他显然不知道,陆轩可不是他们那类的普通特种兵。

    “放开她我就告诉你。”陆轩沉声道。

    “你现在可没资格和我讲条件!”薛堂把枪口用力顶在穆秋叶的脑袋上,威胁道:“把枪放下,否则我毙了她!”

    见到穆秋叶脸上一闪而逝的痛楚,陆轩眼睛渐渐眯起来,犹豫片刻后,把武器往地上一丢:“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放人?”薛堂摇摇头,四顾瞭望,没见到其他人,便挪动枪口对准陆轩,篾笑道:“你真傻,把她放了之后我怎么办!”

    “趴下!”陆轩清晰见到薛堂扣下扳机的手指,在时间的空隙中对穆秋叶猛喊道。

    手枪‘砰’一声响起,薛堂开枪,可就在这时,薛堂的心里瞬间冒出一个惊疑的想法。

    “怎么有叠声?”

    穆秋叶霎那间仿佛明白了什么,遽然蹲下。

    陆轩左脚膝盖微微一曲,骤然爆发出最大的力道使他的身子扑向右侧,肩头刺痛,被一颗子弹擦过,在肩头的衣料上留下一抹血渍。

    陆轩躲开薛堂的子弹,可薛堂就没那么好运了,被一颗自下而上的子弹击穿颈部大动脉,并且这颗子弹顺着他的颈部,只登头顶,使得薛堂满头鲜血迸射。

    薛堂瞪大眼睛,双手推开穆秋叶,死死捂住颈部被子弹击穿的豁口,满手鲜血想要阻止血液流出的速度,张大嘴巴说不出半句话。

    陆轩松了口气,心里庆幸的想道:“还好击中了!”

    薛堂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他开枪的那一瞬间,某个阴暗的位置里一把狙击枪抢先射出子弹,那道叠声,也是这把狙击枪发出来的。

    直至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薛堂的双眼依旧圆瞪着,以为开枪的是其他的同伙。

    看见薛堂倒地,穆秋叶更加惊讶,心道陆轩就在眼前,那开枪的是谁?

    不过当穆秋叶见到陆轩手中牵引的一道似乎透明的丝线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丝线陆轩的手心,一直顺延到二楼的楼梯,直到她看不见的地方。

    陆轩笑了,相对于普通人眼前能够看到的二维场景画面,他的感知能力就像一台作弊器,能够帮他在脑海里感应到三维场景的画面。

    简单来说,二维是一张平面图,能看到正面就不能看到背面,三维则是一个整体,任何东西都是具体出现的,上下左右陆轩都能感知得清清楚楚。

    就在薛堂扣在扳机前的那一刻,陆轩骤然拉动手中的透明丝线,丝线的另一头系在狙击枪的扳机上,而狙击枪的枪头对准着薛堂所站的位置。

    当陆轩从楼梯口走出的时候,其实透明丝线就已经在慢慢拉升,直到陆轩走到薛堂对面与他对峙的时候,这道透明丝线才真正绷紧。

    原本陆轩设计了好几种办法让薛堂走到预定的位置上,可让他惊喜的是,薛堂因为手上有人质所以太自信了,连位置都不换,直接被一枪致命。

    算起来这种方法非常依靠侥幸,失败的风险非常大,整个过程中陆轩都是小心翼翼。

    当然,如果薛堂不会走到那个位置上,陆轩就会放弃手上的绳索,换其他的方式救下穆秋叶。

    能带着这条透明丝线也是运气,透明丝线原先的作用是在攀登大山的时候用来收取膨胀钉的,不过因为穆秋叶路上随手就帮他收了,所以透明丝线也就没派上用场,想不到最后却能发挥奇效。

    但在这个时候,陆轩可没时间和穆秋叶解释这些,掏出匕首割断穆秋叶身上的麻绳后,拉着穆秋叶就往外跑。

    穆秋叶眼神间透着感激,整个人的精神都松弛下来。

    “谢谢!谢谢你杀了这个叛徒!”比起自己的命,穆秋叶显然更看中铲除叛徒这件事。

    “啊?难道不是应该感谢我救了你吗?”陆轩有些摸不着头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呢,随即说道:“现在没时间说这些了,坤西设置在村子里的增援赶来了,我们快走!”

    离开前,穆秋叶往吊脚楼下的小木屋点了一把火,因为里面全是易燃的茅草堆,所以在他们没跑多远的时候就熊熊燃烧起来。

    陆轩回头望见燃烧的火光,心里暗暗咂舌:“千万不要惹女人。”

    两个人原路返回,从大山的半山腰登上顶峰,再从顶峰徐徐往下抵达山脚。

    陆轩因为激发出感知能力的极限,本来体力就消耗颇大,这时候又玩上一回攀岩,下到山脚的时候脸色马上就垮了。

    倒是穆秋叶除了身上挨了顿揍,体力基本没什么损耗,笑道:“呵呵,轩辕战队队长。”

    陆轩嘴角一抽:“你的推荐信没指望了!”

    穆秋叶马上就着急了,连忙好声好气的道歉。

    下山后,两人并不急着回酒店,而是选择了一处河流,将所有装备的武器扔掉,再换上提前准备好的衣服,等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回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