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30章 车内旖旎

    陆轩往三人一瞥,只见他们脸上挂着冷冷嗤笑,尤其是金发男,他倾着脑袋斜视,伴随着双肩的微微抖动,十足的不可一世。

    楚落雁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为这么生气,平日里的温柔和文雅全然不见了。

    侍者快步走来,敬声问道:“不好意思,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帮我们换个位置。”

    “好的,您这边请。”侍者作了个邀请的手势。

    楚落雁和陆轩离开位置,金发男脸色阴晴不定,盯着两个人越走越远。

    “豹哥!要不要干他们一顿!”一个小弟恶狠狠的说道。

    “要!但不是现在,等他们吃完再干。”金发男嘴角抽动,冷哼一声:“臭娘们不识抬举!”

    很快,另一张餐桌被整理干净,铺上简约色调的桌布,点燃插着三根蜡烛的烛台,侍者端着陆轩还没吃完的牛排送到陆轩的面前。

    “两位先生小姐请慢用。”侍者礼貌说完离开。

    楚落雁落座后,脸上的冰霜未化,陆轩劝道:“你说的没错,都是些畜牲罢了,何必跟畜牲计较。”

    楚落雁摇头,淡淡开口:“没事,吃饭吧。”然后接过陆轩的餐盘,继续帮他切牛排。

    “这里的东西很不错。”

    “是吗。”楚落雁脸色一喜,说道:“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家餐厅,有时间我都会过来。”

    两人边吃边聊,随着悠悠的琴声,楚落雁和陆轩吃完东西付钱准备离开。

    两个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是晚上9点,市中心繁多矗立的摩天大楼恢宏的霓虹炫彩,街道上车水马龙,鸣笛声不断,路边商店林丽,穿着时髦的行人熙熙攘攘快步朝前走去。

    “乡巴佬,牛排很好吃吧,那一块可要五百八,要不是这娘们付钱,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吃吧,哈哈!”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阴沉的声音响起,餐厅门外以金发男为首的三个男人迈着八字步嚣张的朝他们走来。

    楚落雁眉头一蹙。

    陆轩冷冷看着三个人,心中隐有火气窜动。

    “豹哥,这小子浑身上下也没一件有牌子的,估计是哪个城乡结合部出来的。”

    “哈哈哈,绝对是,不过这娘们倒是挺标致的,难道是图乡巴佬活好?”

    两个小弟叫嚷着,肆无忌惮的眼神在陆轩和楚落雁身上扫来扫去,挡住去路。

    “让开!”楚落雁冷冷开口,神情不悦。

    “哈哈,着急啦,我们就不让了你想怎么样,哎呦,还是奔驰呢,果然是有钱人,该不会是被人包养的小情人吧?”

    见楚落雁按响开锁器,路边一辆奔驰黄灯一闪,金发男脸上挂着怪笑拦在楚落雁的前面调笑道。

    “嘴巴真臭。”

    陆轩不说二话,抬起手朝着金发男甩去。

    被人骂乡巴佬他能忍,但楚落雁还算是他名份上的未婚妻,被说成是谁的小情人,等于无端给他戴上一定绿帽,这陆轩就忍不了了。

    啪!

    清脆的掌声让不少马路边上的行人纷纷侧目。

    金发男不敢置信的捂着脸,瞪着陆轩的眼睛就像吃人的怪物。

    “啊!乡巴佬你居然敢动手!老子让你长长记性!”金发男呵斥一声,猛的伸出巴掌也要挥到陆轩的脸上。

    金发男最看不惯吃闲饭的小白脸,尤其是这娘们长得跟仙似的,小白脸却是个连他都不如的乡巴佬。

    说白了,金发男在嫉妒,只是说两句而已,自己还没动手却被乡巴佬赏了一巴掌,金发男当场怒了。

    楚落雁神情淡然,眉宇间隐现一股怒气,但她没有动,因为她知道陆轩既然可以解决掉坤西,对上金发男这样的人肯定也是小菜一碟罢了。

    金发男的巴掌扇出劲风,势沉力大,耳朵里仿佛已经听见掌心和乡巴佬的脸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可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金发男身后的小弟陷入错愕,金发男的手腕,被那个乡巴佬牢牢箍住了。

    金发男只觉得手腕上一阵巨力传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被人紧紧揪住。

    陆轩邪邪一笑,揪着金发男头发的那只手猛的往下一拉,金发男整个脑袋便不由自主的往地上坠。

    膝盖骤然往上提起,和金发男的脸颊进行了一次最亲密的接触。

    嘭!

    骤然提起的膝盖仿佛地对空射出的导弹,碰撞到金发男脸上的那一刻,连陆轩的牙齿都酸了,这该会有多疼啊。

    揪着人家头发的手一撒,金发男倒飞出去两米,躺在地上断断续续吸着凉气。

    两个小弟刚想动手,就见到自己的老大被人打飞了,连忙跑过去蹲下,摇着金发男的肩膀。“豹哥!豹哥你怎么样?”

    金发男鼻子全淤青了,鼻血像是忘记拧上的水龙头,‘哗哗哗’冒个不停,一下子就把整个嘴巴都染红了。

    “乡巴佬你……你有种别走,我们叫人!”一个小弟到现在还不忘威胁陆轩。

    周围的行人见到打架,立即聚拢过来。

    “走吧。”陆轩带着楚落雁走出人群,正要拉开车门钻进驾驶座,后边的楚落雁说道:“我载你吧。”

    “好啊。”陆轩跑到另一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面色狐疑,楚家大小姐会开车?

    此时,倒在路边的金发男终于缓上气,从地上坐了起来,整个鼻子痛得他龇牙咧嘴,只是用指尖轻轻触碰而已,就像被一道雷电打在上面,疼得金发男的眼睛都湿润了。

    “豹哥,咱们去医院吧!”小弟很忠心。

    “去……哎呦!”金发男一说话,鼻子里冒出的血更多了,叫唤一声后才把声音减小,说道:“去什么医院,乡巴佬呢?跑哪里去了!老子要干死他!”

    小弟立即指着陆轩离去的方向:“乡巴佬往那走了,上了一辆车。”

    咔嚓咔嚓!不少围观的人开着闪光灯拍照,闹市街头流氓惹事被暴打在地,这可是茶前饭后和家人同事聊天的好话题。

    “都他么别拍了!”金发男眼睛都快被闪瞎了,厉喝一声后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冲两个小弟叫道:“给我追!”

    两个小弟上了一辆蓝色的大众车,低底盘、大口径轮胎还装有一架定风翼,这是一辆改装车。

    金发男则是拉开一辆宝马车的车门,钻进驾驶座,这辆宝马通体哑光黑,车身酷炫,整部车子的地盘被改装得极低,车尾上有一架黑色的定风翼。

    宝马车启动,车轮框亮起晶蓝色的炫光,引来众多行人的侧目。

    引擎轰鸣,金发男猛拉档位,踩死油门朝陆轩的方向追出。

    耿耿耿!改装大众和黑色宝马像是两头爆发的猛兽,猛烈窜出。

    闹市区车辆狭挤,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悠闲跑在前面,黑色宝马和改装大众在后面仿佛疯狗一般冲了上来,沿途刮擦许多车辆,改装大众的车头几个眨眼间已经坑坑洼洼车漆脱落。

    陆轩刚把椅背调整到一个舒适的角度,耳朵一尖听到后面轰鸣的引擎声,回头一望,发现是一辆黑色宝马和一辆改装大众

    “嗑药了?”陆轩仔细一看,透过黑色宝马的前挡风镜看到一脸嘴边都是血迹的男人,一头金发。

    “怎么了?”楚落雁见陆轩回头张望,不由好奇问道。

    “我想你应该开快点。”

    “我那些叔叔给你准备的接风宴可还没撤掉,你确定要怎么早回去?”

    “不是因为这个。”陆轩苦笑。

    “那是什么?”楚落雁不解,耳边的引擎轰鸣声却越来越响,连忙朝后视镜看去。

    就在陆轩和楚落雁说话的时候,改装大众连超数辆车,已经窜到了黑色奔驰的后面。

    黑色宝马内,金发男头上的金发和嘴边的血迹实在太扎眼了,楚落雁只是稍稍扫了一眼,就知道陆轩为什么叫她开快点了。

    “他们追上来了,怎么办?”楚落雁显得有些焦急。

    “靠边停车吧。”

    陆轩叹气,决定下车让后面几个人吃点永生难忘的教训。

    楚落雁点头,把油门一松,准备靠边停车。

    哐当!

    突然间,楚落雁的黑色奔驰吃了一记猛撞,车里的两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向前跌去。

    “啊……”楚落雁惊叫一声。

    陆轩身手替楚落雁稳住方向盘,眉头拧成一团,眼里冒火。

    这要是没系安全带,刚才两个人都得出事。

    耿耿耿!蓝色的改装大众轰鸣声更响了,似乎不太满意刚刚那一撞,准备开足马力再接着来一次。

    “王八蛋!”陆轩心里暗骂,对着惊慌未定的楚落雁肃声说道:“对方是准备咬定我们不让我们停车了!走环城高架,那边车少,我来解决他们!”

    “好!”楚落雁毕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只是稍微惊措,马上恢复了镇定,听见陆轩的话后身上也激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楚落雁加紧油门,方向盘变成陆轩在把控,在狭挤的马路上找出一条行车道,走8字圈不断闪避着黑色宝马和改装大众的撞击。

    “给老子撞准一点,撞烂那辆车!”金发男用车内的通讯器大叫道。

    道路两边的绿化树飞快地往后消逝,避开一辆辆型号各异的轿车,楚落雁只管踩紧油门,飞快蹿升的速度不仅没让她感到害怕,耳边呼啸的劲风声反而让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激动的潮红。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歪着身子,两只手把在方向盘上,全神贯注的模样让楚落雁微微有些失神。

    “前面红绿色稍微减速,我们要拐弯了。”

    黑色奔驰是自动档,但油门踩到底速度也是极快,陆轩自我感觉车技不错,但这时候也不敢全速过弯,要出事的。

    这时候,他突然有些怀念司机大哥。

    红绿灯往右,永远是绿灯,黑色奔驰一松油门,朝着环城高架的入口驶去。

    蓝色改装大众内,两个小弟激动不已,用车上的通讯联络器兴奋的说道:“豹哥厉害啊!撞死他们!”

    “放心吧!还没人敢和老子走高架路!”金发男嘴角咧起一道冷笑,飚车时的快感让他忽略了鼻子上的剧痛,跟在那辆黑色奔驰车的后面,拐向环城高架。

    路边橙黄色的路灯璀璨,黑色奔驰顺着环城高架的入口快速往上,正式驶上高架桥,道路一下子空旷起来。

    “我们换位置!”陆轩‘咔’的一声,解开安全带。

    “啊!这里?”楚落雁睁大眼睛,皓齿轻咬着妖艳欲滴的下唇,显得有些犹豫。

    “没事,方向盘我把着,你将身体移过来,然后我从你身后坐过去就行了。”

    后面的改装大众像只狰狞的猛兽,陆轩语速不由加快几分,脸上勉强撑出一丝微笑。

    楚落雁只是犹豫片刻,右手已然解开了安全带。

    两个人换位置,楚落雁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先伸到副驾驶座上,整个人就要移过来。

    楚落雁今天穿的是一条素色长裙,此时长裙因为移动座位时的磨蹭,裙角被掀了起来,两条洁白无暇的美腿完全暴露。

    楚落雁‘噌’的一下脸色通红,这时她才记起来,今天穿的是裙子,并且因为裙摆够长,她并没有穿安全裤,她顿时大惊失色,把长裙掀起的裙角压下去。

    “他没看到吧?”楚落雁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陆轩。

    楚落雁换到副驾驶座的同时,陆轩半个人也坐到驾驶座上了,右脚与油门贴合,一种与车子如臂挥使的感觉油然而生。

    哐当!

    正在陆轩准备大展神威的时候,改装大众再次撞上车尾,车厢内猛的一挫。

    “不好!”

    安全带还没来得及系上,楚落雁有危险!

    陆轩一手抵在方向盘上,另一手毅然搂过楚落雁的肩膀,化作护住楚落雁猛烈前倾的身子。

    楚落雁此时的姿势怪异,整个人趴在陆轩的下身,一等撞击力道过去便端坐回副驾驶座,神情有些尴尬,耳朵发烫。

    “谢谢。”

    楚落雁的声音很细很小声,陆轩脸色尴尬,他可以对天发誓他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