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33章 冤家路窄

    清晨,温和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陆轩起床打开房门,餐桌上飘来一阵培根肉和煎蛋的香味,陆轩食指大动。

    “准备得挺不错的。”陆轩夸着洛熏儿,走进卫生间刷牙洗脸,然后坐到餐桌上。

    洛熏儿坐在对面,嘴巴嘟嘟的,也不吃东西,好像有点儿气恼。

    “丫头你怎么了?”陆轩很快察觉到洛熏儿的异样,把手里头的东西放下连忙问道。

    “没事。”洛熏儿摇摇头。

    陆轩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也不再多问,继续吃早餐。女人的心事,他可没兴趣猜测。

    此时,在这幢楼的楼下,小区的花园中,几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排成一排,后车厢通通开着,里面是一捧一捧数不清的玫瑰花瓣,几个人正在往后车厢里把玫瑰花瓣弄出来摆在花园里的一块空地上。

    这些豪车的边上,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把头发梳得乌黑油亮,五官俊朗,属于那种站在街上都会有女人主动搭讪的钻石男,此时正督导着这些人把玫瑰花瓣摆弄成一个爱心的形状。

    小区的花园里,围观的小区住户越来越多,一些正赶着上班的上班族不由顿下脚步,驻足观看,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浪漫的告白仪式,到底是小区里哪个女孩如此幸运,能够得到豪车旁那位英俊潇洒的帅哥的青睐。

    方浩脸上带着笑意,很喜欢受人注目的感觉,抬眼望着十几层楼高的一面窗户。

    “你们把这些围观都人都散散,被来个眼瞎的坏了这些布置!”方浩指挥着手底下的保镖做事。

    楼上,陆轩吃完早餐,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站起身来,说道:“丫头我准备出去一趟。”

    “恩。”洛熏儿点头:“如果不远的话,就骑车去吧,小区外面不好拦车。”

    小区位于市中心,现在是上班早高峰,公交晚点,出租车也不好拦,洛熏儿想得很周到,把一把自行车的钥匙交到陆轩的手上。

    “自行车吗?我都十几年没骑过了。”这点倒不是陆轩夸张,从小就很少骑车的他,进入部队以后,最差也是开军用摩托,哪有机会接触得到自行车,自嘲一笑,便接过钥匙就出门了。

    小区楼下停着一辆粉红色的女士自行车,把手是弯把,陆轩眨了眨眼,难不成就是这辆。

    眼睛看看周围也没其他车,陆轩叹了一声只能骑上。

    陆轩是歪歪斜斜把车骑出小区的,还时不时把脚垫一点地,然后继续歪歪斜斜的扭着车把手,可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前面居然堵了一大堆人。

    干嘛的陆轩不管,关键是他现在对这辆粉红色公主车失去把控了!

    陆轩额头上冷汗马上‘哗哗哗’就下来了。

    刹车呢?

    “糟了!来不及了!”陆轩睁大眼睛,见周围围着一群人,连忙喊道:“大家快躲开!”

    围观的人群一听后面有寒声,立马回头,却见到一辆自行车横冲直撞过来,吓得连忙闪避。

    陆轩见人纷纷躲开,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让他没能想到的是,眼前出现一片玫红。

    前面的地上是一片直径十米的用玫瑰花瓣铺成的心形图案,而且不是简单扑上去就完事了,还得用浇水把玫瑰花瓣一层一层叠高,塑造出心形图案的立体感。

    叠起来的玫瑰花瓣都有半米高了,一辆粉红色的公主车突然横冲直撞的扑过去,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惊了,一些早已经准备迟到的上班族女人更是用手捂住嘴巴,眉目中尽是讶异和惜叹。

    而心形图案的正对面,方浩把嘴巴张成O型,眼睁睁看着起了一大早辛辛苦苦摆出来就要大功告成的心形图案被毁坏一空,中间直接被压出一道车轮印和诸多脚印。

    可方浩的惊讶还没结束,那辆粉红色的公主车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径直朝他撞了过来。

    “停车!艹你妈的快停车。”方浩瞪眼叫道。

    可惜他没想到的是,自行车上的男人动作慌乱,根本停不下来。

    砰。

    粉红色的公主车把方浩撞了个趔趄摔倒,然后连人带车扑入心形花瓣之中。

    陆轩满头黑线,心想骑车坏事了,要让他开坦克直升机都不会搞成这样,看这阵仗,估计是什么人要告白求婚,看样子是被自己给毁了。

    方浩猛的低头一看,笔直的西装裤上竟然被轧出一道乌黑难看的车轮印,而且这还是他最后躲开的结果,否则那辆自行车的车轮就会直接能命中裤裆正中央的命根子。

    顿时方浩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不长眼的东西,把他拉出来揍一顿!”

    几个负责摆弄花瓣的保镖立马往心形花瓣边上围了过去。

    “该死的!”方浩拍着裤腿上的灰尘,却怎么也干净不了,一抬眼,就看到一个人影从花瓣里面站起来,瞬间表情就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

    陆轩一脸歉意,起身后正想道歉,就发现眼前的帅气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卢小雨原本订婚的主角,鼎盛集团的大少,方浩。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方浩上回和卢小雨的订婚仪式就是被这个人给破坏的,离开之后几天事情更是传遍宁海市,成了许多人茶前饭后的笑料,方浩发誓要报复,却没料到在这能遇上陆轩。

    上次他是忌讳郭团长和那一列列荷枪实弹的士兵,这次对方就自己一个人,方浩手下好几个保镖都在场,方浩心里万分得意,想着报复的机会来了。

    “你们上,把他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方浩恶狠狠的叫嚣道。

    陆轩环顾一周,旁边是四个保镖,体格都挺结实,但听到方浩的命令却有些愣愣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看来这个歉是不用道了。

    四个保镖一起上,或拳或脚,居然还打出了配合,有的从正面踹向陆轩的肚子,有的从侧面用拳头砸向陆轩的脑袋,甚至有一个比较狠的,准备在后面对陆轩下黑手。

    陆轩眉毛一挑,早就感知到四个保镖的动作轨迹,背后那个下黑手的保镖尤其让他火大,身子后撤一步,主动迎上身后的保镖,向右一闪,躲过一记黑拳,让黑拳捣空在陆轩的咯吱窝下面。

    陆轩嘴里低喝一声,双手按住那记黑拳,把身后的保镖像拖被子似的强拖到跟前。

    这时候,那道向他踹来的腿也到了,这个被陆轩拉到身前的保镖结结实实挨了一脚,踹在背后,气都差点喘不上来。

    冷冷一笑,陆轩双拳齐发,一个箭步冲到一个保镖身前,照脸就打,根本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四去其二,剩下的两个保镖目光凝重,却还是选择硬上,结果毫无意外被陆轩打得人仰马翻。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一个打四个都能这么轻松,这是在拍武侠电影吗!

    短短的功夫,四个保镖居然全被收拾了,方浩眼睛都直了,看到陆轩打完人拍拍手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连忙打开车门躲进车里,霎那背后生凉。

    “那些保镖可都是以一敌二的好手,这陆轩的还是人吗?”方浩吞了下口水,却见到陆轩打完人似乎不想理会他,抬起那辆粉红色的公主车骑走了,摇摇晃晃的模样好像随时要摔倒似的。

    陆轩走了,毁掉方浩一大早辛辛苦苦摆好的玫瑰花瓣走了,方浩怒极了,一把推开车门下车揪起一个受伤不算严重的保镖,狠狠说道:“别给我装死,赶紧起来去跟着那个人。”

    保镖跌撞着站起身,开车朝陆轩追出去。

    “毁了老子的东西!打了老子的人!还抢了老子的未婚妻!别想就这么算了!”方浩阴沉着脸,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老徐我是方浩,就不废话了,有人把我给惹了,我想给他一个永远都忘不了的教训,你那有什么人可以推荐……嗯,越厉害越好,最好是那几个狠人……对,通通找来,我出五十万!”

    方浩就不信没人治得了陆轩了,他打电话的人外号老徐,是组织地下黑拳的蛇头,打地下黑拳的什么狠人没有,陆轩再厉害还能和那些狠人比。

    没过多久,老徐的电话就打回来了,笑声连连:“方少,运气不错,三个老手听说有钱分,马上就答应了,方少看现在有没有时间,咱们聚缘茶馆见见?”

    “好,二十分钟准时到。”方浩嘴角勾起冷笑,三个打黑拳的老手,任你陆轩再怎么厉害也要被我搞成废人!

    聚缘茶馆,座落在宁海市中心的繁华地段,环境雅致,茶香悠悠,深受一些爱好品茗的人的喜爱,格调颇高,也是一些有钱人家的聚会之地。

    十几分钟后,方浩准备出现,发现已经有四个人在等他了,一个中年发福满脸笑容的胖子,三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浑身肌肉的似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方少来啦,快请坐快请坐。”中年胖子正是老徐,在见到方浩出现后就立即起身迎上去。

    “不必了,事情越快越好,这些人能不能行?”

    方浩的声音不小,茶位上的三个男人听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头上刺青的光头轻蔑的站起来,指着方浩身后三个黑衣保镖说道:“这种废物,来十个我都不怕。”

    三个保镖听见这样的话顿时脸色一变,但感受到光头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威势,又讪讪不说话了。

    “好!太好了!”方浩立即打电话,询问那个跟踪出去的保镖问说陆轩在哪里,保镖回答陆轩在一家地址偏僻的药馆内。

    方浩冷笑:“可真会挑地方,这种偏僻的小巷子就算出了人命警察都没法找线索!收拾陆轩最合适不过!”

    老徐闻言不由乐滋滋的眯起了眼睛,五十万呐,他光是水费就能抽二十万走,这个方浩没得说,有钱任性!

    离开小区后,陆轩骑着自行车在老城区一带绕了好久,最后终于在某条小巷子找到了那家“妙手药房“。

    今天他打算拿几贴中药,因为里头有不少稀罕的药材,所以也只有妙手药房才有。

    可刚出来没多久,巷子口便堵了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是光头,头上还纹着刺青,脸上表情很嚣张,另外两个留着板寸头,脸上同样是一副凶狠的模样。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条不长不宽的青砖小巷中,三个人把陆轩团团围住,不外分由说就朝陆轩冲去。

    陆轩表情一变,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便直接把骑在胯下的自行车甩出去。

    整辆自行车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击落在那个光头男人的光头上,光头男瞬间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