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34章 以一敌三

    光头男人双手护脸,一个箭步冲到陆轩身前,最标准的拳击近身术,铁铜色的勾拳猛的挥出,带起一阵劲风。

    陆轩目光一凝,只听劲风声也清楚这拳不轻,被打在脸上即使没事也要淤青大片。

    不能接,也不想接,陆轩一个后跳,闪过光头男人的勾拳。

    光头男人勾拳不中,却也没有停下攻势,一套组合拳连续击出,按着地下无差别拳击赛的路数,拳,腕,肘,膝盖,甚至是那颗光溜溜的铁铜色光头,都成了光头男人最可怕的伤人利器。

    陆轩连连闪避,看似轻松,实则步步为营。

    “好强!”陆轩心里惊叹,这样的人放在以前在他手里连三招都走不过,但现在他的实力受损,碰上这样的人反倒有些棘手。

    而且,对方不止一人,而是三人,陆轩的脸上变得认真严肃。

    这时候,另外两个板寸头男人也加入战局,陆轩双拳化掌,或推或移化解着三人的攻势。

    墙砖角落里长出的小野花被拳风轻轻拂动,青砖小巷中呼喝声大作,拳脚频频出击,身影来回穿梭。

    陆轩的动作敏捷得像一只戏弄棕熊的猴子,尽管三只棕熊力量巨大,却很难触碰到猴子的皮毛。

    “这小子有点本事!”一个板寸头男人手上的组合拳打完,一点成效都不见,顿时有些惊讶,要知道黑赛上他这套拳打完,能继续站在擂台上的,就已经算是高手了。

    “哼!光会躲有什么用,找机会揪住他的手脚,到时他插翅难躲!”光头男人冷喝一声。

    两个板寸头男人目光狠厉,双手连抓,不过几秒的时间,便有一人抓住了陆轩的衣角,大叫着:“看你往哪躲!”

    另外两个狠人见势,脸上泛起冷笑,拳脚齐上,如同狂风暴雨般朝着陆轩倾泻出去 。

    “不能躲,那就不躲!”陆轩腋下的衣角被紧紧拽住,脸上露出一丝嘲笑,手肘迅如闪电,狠狠劈在那个抓住衣角的男人脖颈上。

    那个男人双眼暴突,嘴里发出‘呃呃’的艰难叫声,手上一松不自觉倒退几步,一脸惊乱的看着陆轩,他想不到的是,陆轩会还击,而且还那么狠。

    板寸头男人的的脖子被陆轩的肘击劈到,仿佛断裂,连后退几步都感觉到火烧般的剧痛。

    三人废一人,陆轩出手的速度让另外两个狠人措手不及,神情震怒。

    一力降十会,陆轩虽然一直躲避,但比起力量,他绝对不会输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

    接下来,陆轩硬接光头男和板寸头男人的连续击打,‘砰砰’声响不断,就像是火炉里面爆米花。

    嗙!一记炮拳,直臂捣在另一个板寸头男人的胸口上,倒飞出去后脑袋与地面相撞,发出脆裂的闷响,就再一动不动了。

    光男人脸色发狠,额头汗如雨下,手臂上青筋隆起,短时间的高强度爆发让他喘着粗气。

    “怎么可能!”几十秒的时间过去,见对方一人完全没有溃败的模样反而越战越勇,光头男人憋得整个脑袋通红。

    三个人都不能拿陆轩怎么样,现在就剩光头男一个人,还被陆轩恐怖的身手给震住了,陆轩一记过堂腿轻松扫在光头男的脑袋上,眼珠子都差点要爆出来。

    光头男砸在青砖墙上,青砖墙一颤,墙灰簌簌往下掉落,洒了光头男一脑袋墙灰,配合着嘴角溢出的血迹,显得滑稽无比。

    “还打不打?”陆轩笑呵呵的问道。

    地上,一个瘫在地上脖子坚硬动也不敢动,一个捂着胸口侧躺在地,咧嘴嘴巴吸凉气,还有一个光头男人靠在墙根上,抱着脑袋浑身狼狈。

    “我们认输!”光头男人吃了陆轩一记过堂腿,脑袋轰轰作响,耳朵一阵嗡鸣,目光中满是忌惮,还打?要出人命了!

    “早认输可就不用吃这些苦头了!说吧,谁让你们来的?”陆轩直勾勾盯着光头男人的眼睛。

    “老徐。”

    “老徐是谁?”陆轩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这么一个人了。

    “老徐收了一个富二代五十万,让我们哥三儿来教训你。”光头男人说着,心里暗暗发恼,这一架打完起码得躺三个月,老徐这时坑他们呢!

    “富二代?”陆轩想想,今早不就刚得罪一个富二代吗,鼎盛集团的方浩,于是说道:“算了,也不关你们的事,走吧走吧。”

    光头男脸色很复杂,不敢相信陆轩就这么轻易放他们走了,不过见陆轩神情自然,光头男便和另外两个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陆轩从地上捡起刚刚打落在地的一沓药材,昨晚两股熊能量在他体内打架,把他搞的吐血,体内的经脉更是豕分蛇断,,这些药材可都是修补经脉的好东西,还能让经脉更加坚韧。

    洛熏儿的自行车也没什么事,陆轩扶起来只来就骑着走了。

    陆轩离开没多久,聚缘茶馆的包厢内,老徐接完一个电话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叫道:“什么!你们失手了?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很能打吗?怎么一到外面就孬了……你们这些废物!”

    老徐听见手下三个狠人失手的消息,整个人脸都黑了,吼完之后挂掉电话,眼神看都不敢向对面的方浩。

    “失败了?”方浩沉声问道。

    老徐点头,唯唯诺诺的说道:“方少,这三个家伙绝对是我这最狠的人,只是连他们也失手了,这个惹恼方少的人肯定不简单。”

    铿啪!一只茶杯被方浩狠狠摔在地上。

    “妈的!”方浩彻底恼了,起了个大早跑到洛熏儿家楼下献殷勤,殷勤还没献呢就让陆轩给坏了好事,这人还打了自己的保镖,打了自己派去的人,简直嚣张到天上去了!

    这口气方浩绝对咽不下去,抓着外套就气冲冲的跑出茶馆,留下一脸愕然的老徐坐在茶座上郁闷不已。

    东边的太阳缓缓升起,温和的阳光照耀高楼马路,已经过了上班早高峰,路上的车辆少了许多,也不似昨晚那般拥堵,空气清新,一辆粉红色的公主车怡然驶在行人道上。

    陆轩的动作还有些生疏,不过起码不用骑几下就用脚蹬几下马路了。

    离洛熏儿租住的小区还有大半路程,陆轩蹬着脚踏板,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

    方浩摆那么多玫瑰花瓣肯定是想追求什么人,联想到洛熏儿早上闷闷不乐的模样,陆轩心想该不会心形花瓣是摆给洛熏儿看的吧。

    方浩认识洛熏儿?

    陆轩想想,应该不认识,当初闹人家订婚仪式的时候洛熏儿也是跟着一起去的,难道方浩是那时候看上洛熏儿的?

    “很有可能!”陆轩脸色马上就阴下来,他,陈建阳从方浩身边把卢小雨夺走,洛熏儿还当上卢小雨的伴娘,方浩想追求洛熏儿,动机一定有鬼!

    正在陆轩思索着的时候,他的眉尖突然一跳,心头涌现出一股强烈的警惕感,犹如本能般的在一瞬间将感知能力释放。

    “不好!”

    右后方,一辆奔驰跑车驶离汽车道径直朝他冲撞而来。

    陆轩的感知能力只有三十五米的范围,但对于一辆高速朝他撞来的奔驰车来说,驶过三十五的距离连两秒都不需要,普通人甚至连反应都很难反应过来。

    可陆轩不一样,那股强烈的警惕感救了他一命。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陆轩双脚力量爆发,猛的往自行车的脚踏板借力,跃上半空。

    砰!轰隆隆!

    横冲直撞的奔驰车撞上陆轩的自行车,把车远远撞飞出去,砸在马路上的护栏上,零件散落一地,整辆自行车支离破碎。

    陆轩心跳加快,‘嘭’的一身,稳稳落在马路上。

    陆轩脸色阴沉,朝着奔驰驶离的方向奔窜而出,车玻璃上贴着防透视车膜,但陆轩的感知能力确确实实感知到了车内的景象。

    “方浩!”陆轩脚下飞快,仿佛一只狩猎中的猎豹,很快就拉近和奔驰车的距离。

    一脸失望的方浩端坐车内:“靠,这都撞不死他。”

    “再撞一次!”方浩手把着方向盘,刚想掉头,却发现一道凶蛮的身影快速朝他追上来,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陆轩,方浩背后拔凉,心知这家伙连三个狠人联手都打不过,被他追上肯定要出事。

    于是,方浩油门一踩,车子速度拔高,很快就和陆轩拉开了举了。

    “和汽车比速度,这个陆轩脑子有坑!”方浩得意,下一刻却发现前面就是红灯,万一停车被追上怎么办,方浩思量了一下,决定闯红灯,毕竟违规扣分什么的,对他来说简直不是事儿。

    奔驰车仍以极快的速度往前行驶,喇叭猛按。

    嘟嘟嘟!

    正在路口等着绿灯的行人纷纷吓了一跳,只见到一辆奔驰快速朝着十字路口冲来,可这个时候,一辆载货的小货车刚要通过。

    车祸!行人们目瞪口呆。

    奔驰车内,方浩瞪大眼睛,猛的把脚踩在刹车上,滋滋!刹车声惊彻十字路口,在距离小货车不足一米的地方刹下车来。

    方浩气得头发炸起,按下车窗把头探出去大骂:“艹你妈的有没有长耳朵,没听见我按喇叭啊!”

    小货车司机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一听见方浩的话脸色马上就垮了,支支吾吾的说道:“是你…你闯的红灯。”

    “艹你妈我就闯了!你快把车开走,挡了老子的道老子让你好看!”方浩大骂着,却瞬间想起了什么,脸色剧变,按着升窗按钮,把窗户升起来。

    砰!

    下一刻,车窗破碎,被一只凶猛的拳头砸成碎渣,方浩侧脸被喷了一大片玻璃渣子,脸色惊悚凝固,只感觉头皮一疼,被人揪住头发,整个人从车里被拖出去。

    自从在青砖小巷揍了三个人一顿,陆轩心里就隐隐有股火气,没想到方浩还敢开车撞人,陆轩想也没想,把这些火气全部撒在方浩的身上。

    一头浓密的头发愣是被陆轩揪起大片,头皮被陆轩连根掀起。

    方浩身子被拖出一半,整个人横在车门上,圆瞪的眼睛只觉得陆轩下半身的膝盖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嘭’的一声闷响,陆轩一记膝撞,撞在方浩的鼻梁上,比昨晚撞金发男那记更猛,闷响中带着一声脆响,方浩的鼻梁彻底断了,鲜血喷射,地上顿时被染上猩红。

    但这只是陆轩请方浩吃的开胃菜而已,膝撞结束后,陆轩收腿,反身弓背,借住腰腹的力量把方浩瞬间从车里拉了出来。

    过肩摔!

    周围的路人全都傻了,耳朵里面听见一道剧烈的闷声,见看到那个开奔驰的男人像一条死狗似的被摔在地上,手脚抽搐。

    在那一刹那,他们似乎感受到地面一颤,夸张无比。

    “如果以后还敢在我背后做小动作,你的下场会比现在更惨!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陆轩缓缓蹲下,在方浩的耳边沉沉说道。

    方浩两条腿不断抽搐,胸口像是堵着一块巨石,连呼吸都困难无比,眼神涣散仿佛砧板上的死鱼眼睛。

    陆轩正要走,想起什么,又说道:“哦,对了,不要骚扰洛熏儿,不然你以后别想再和女人逍遥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