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35章 病房商讨

    宁海市医院特护病房。

    方浩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盖着厚厚的床单,脸部的中央被贴着一块纱布,正好遮住鼻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在病床边记录着方浩的身体状况,不一会儿就离开病房。

    “医生!我儿子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一个中年美女抓住医生的胳膊,焦急的摇晃着。

    中年美妇名叫杜春月,年过四十,却因为保养有佳看起来就像刚过三十的女人,皮肤白皙红润,穿着一件雍容华贵的墨绿连身裙,脚下是一双镶嵌着绿水晶的高跟鞋,晶光闪烁。

    在场的还有其他的人,一听到方浩出事就马上赶了过来,有方浩的姐姐方琼,还有方家的管家。

    中年医生说道:“贵公子并无大碍,只是鼻梁骨轻微断裂,全身软组织挫伤而已。”

    杜春月脸色一变,急吼道:“鼻子都断了!还全身挫伤!你和我说而已!你到底是不是医生!”

    “方夫人不要着急,贵公子真的只受到轻伤,休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我告诉你!你要是……”

    杜春月脸上的雍容彻底不见,阴沉着脸色还没说完,就被方云天打断,缓缓说道:“够了春月,医生说的也是实话,小浩只是轻伤而已,别为难人家。”

    方云天面相威严,一身西装笔直挺立,一开口说话杜春月的脸色便缓和了下来,对着医生说道:“那这段时间小浩就麻烦康医生了!”

    医生答应后离开,杜春月马上说道:“老公,咱们绝对不能放过那么打人的家伙,资料背景都都让找人查清楚了,陆轩,刚退伍的兵憨子。”

    杜春月声音刚落下,一旁方浩的姐姐方琼立即皱起眉头:“刚退伍,一没钱二没势,我就想不懂他怎么就敢对咱们家小浩下手,还是下这么重的手,老爸,不能让这个人好过,严惩,一定要严惩!”

    方琼的丈夫是宁海市一个手握重权的高官,平时在一些下属干部面前作威作福惯了,此时说起话来也有着一股霸道的气势,仿佛真要将陆轩给生剥了。

    杜春月和方琼义愤填膺的说着,方浩的父亲方云天却低沉着脸色,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然后说道:“你们先别说了,中午我已经看过那段路面监控,的确是小浩的过,他开的车去撞陆轩。”

    话音刚落,几个人浑然一怔,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威严护短的方云天今天怎么帮起外人说话了,是谁的过很重要吗?重要的是现在小浩受伤了,打伤他的那个人就要付出代价!

    方云天也不想这么说,但这个陆轩给他的感觉很邪门,于是解释道:“你查到的资料就只有陆轩刚退伍,是个兵憨子,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人凭什么能毁了小浩的订婚仪式,又凭什么让卢振声父子俩甘愿把女儿嫁给那个陈建阳,你动动脑子啊!如果是普通人,卢振声那只老狐狸早就把他给处理了,还能有今天这事?”

    杜春月一愣,自言自语:“陆轩?上次抢亲的那个人也叫陆轩!”

    “是同一个人!”杜春月声音顿时尖锐起来。

    “这个陆轩绝对是蓄意报复!”方琼也怒了。

    方云天眉头一皱,顿时严肃起来。

    “都给我闭嘴,陆轩不是普通人,在我查明他的真正背景以前,你们谁也不许私自动手,否则给方家招来什么祸害,谁也承担不起。”

    方云天是一家之主,平时在家都是说一不二,谁也不敢忤逆,但现在方浩就躺在特护病房里面,虽然医生说是轻伤,但到现在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杜春月这个做母亲的心里像被刀刮似的,只能喃喃说话:“小浩真是命苦啊,被人打成这样都没能帮他报仇。”

    方琼和弟弟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也小声嘟囔着:“爸,难道这个哑巴亏就只能自己吞了?”

    “除非你有完全的计划,既能把陆轩搞掉,事情又能和方家撇清关系,那我举双手赞成你去,要不然别再动歪脑筋!”

    方云天咬牙,方浩是他儿子,是以后要给方家传宗接代的人,现在方浩被人打了,莫名其妙就躺在医院里,而且打人那个还抢走了方浩的未婚妻。

    方云天说不气是不可能的,换做其他人他早就动手了,可陆轩不行,身份太迷,在没调查清楚对方的真实背景以前,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

    求稳,一向是方云天在生意场上的不二法则。

    角落的位置上,方家的管家走过来,这是一个五六十岁早已谢顶的老人,脸上戴着一副厚厚的银边眼睛,穿着一身考究的管家服饰,恭敬的说道:“先生,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哦?管家你说说看。”

    听到老管家开口,方云天眼前一亮,这是方家的管家,伺候着他的父辈一直到现在,虽不是方家人,却比方家人更值得信赖,而且一旦方家遇事不决,方家人去询问这个管家的看法总能得到不错的解决办法。

    “这个陆轩的确很厉害,连三个打地下黑拳的拳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可他再能打,和古武者比起来估计连提鞋都不配,华夏传承千年,这些古武者才是真正深得精髓的修行之人,我们干脆就请古武者出手,把这笔债要回来!”管家慢条斯理的说道。

    方云天自顾自点点头,马上就认可了这个办法,就如同管家所说,一石二鸟的同时,还能摸清陆轩的底细,若他真能打败古武者,那打伤方浩的这件事情,就算方家自己吃亏。

    但如果打不赢,就绝对不能让陆轩好过了!

    古武者三个字出现,杜春月和方琼都面露惊讶,传言古武者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也不为金钱权势所动,而且以古武者的能力,强大如厮,即使是一百个人团团围困也能被古武者轻松击败,甚至有的古武者连枪子炮弹都不惧怕,简直强得不像人类。

    如果有这样的人能出售帮忙,那么陆轩必死无疑,想到这里,杜春月天霜风韵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残忍。

    方云天连忙问道:“管家,你认识古武者。”

    管家点头,淡笑道:“曾经机缘巧合遇过一位。”

    “太好了,那就按管家说的办,只要能让古武者出手,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并且事成之后,我方家还另有重谢!”

    方云天心想,如此一来,既能给方浩报仇,又能结识一位古武者,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得利的都是方家。

    到这里,众人皆露出冷笑。

    月眉初上,天边的火红余光仍然释放着最后的一丝光亮,宁海市微风徐徐,让人浑身舒适,傍晚,绝对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市中心一间品质高雅的咖啡馆,四面修饰着四面透明的落地玻璃,桌椅摆设另类却给人耳目一新的舒适感,灯光昏黄雅致,当陆轩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有两个人在等他了。

    一个肩膀缠着绷带的中年人,一个气质高贵却穿着素雅的女人。

    中年人是楚天雄,女人是楚落雁。

    陆轩一脸歉意,说道:“不好意思,迟到了。”

    陆轩就座,其实半小时前楚落雁便打来电话,称楚天雄已经能下地走路了,无论如何也要当面感谢他以表诚意,所以约他出门见个面。

    地点是楚落雁选的,离小区只有几公里的路程,并不算太远,但傍晚的道路总是会比较拥挤,陆轩担心迟到所以选择搭出租车,谁想还是迟了半分钟。

    “没事,做吧,喝点什么?”楚天雄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看到陆轩人以后,脸上露出亲切的笑意。

    而楚落雁在看到陆轩的那一刻,隐隐觉得有什么改变,细细察觉又察觉不出来,眼中浮现异彩,不过又很快被她掩饰下去。

    “随便。”陆轩笑了笑。

    于是楚落雁便让服务生送来一杯蓝山。

    “这次去缅国,坤西应该很难对付吧?”楚天雄问。

    “恩,是啊。”陆轩应声,心里倒是觉得最后那个阴毒的男人要难对付一点,然后问道:“对了,楚叔叔现这时候出现在外面,难道死神雇佣军的杀手都撤走了?”

    陆轩有些疑惑,今天距离他离开缅国还不到两天,死神雇佣军那么快就已经得到坤西死亡的消息了?

    “是的,境外的一些老友把死神雇佣军离开国内的消息告诉我,现在安全了,不过楚家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死神雇佣军的,英雄和豪雄正想办法通过华夏军队,跟金三角几个国家的首脑领导会面,商议将死神雇佣军彻底驱除出金三角,甚至是……歼灭!”

    楚天雄最后的话中,声音带上一丝狠厉。

    陆轩明白,两次都差点丧命,早已把这个看似温和宽厚,实则骨子里还流淌着楚家男儿热血的人彻底激怒了。

    三人有说有笑,到最后,楚天雄为了饿表示感谢,从怀里取出两件物品,一张卡,一把车钥匙,递给陆轩道:“不外乎其他,就算是叔叔的一点心意。”

    陆轩摇头:“不行,楚爷爷待我不薄,这些我不能要。”说完,他并没有去街那张卡和那串钥匙。

    楚落雁淡淡一笑,接过楚天雄手中的东西,亲自放到陆轩的手上。

    “我爸还受着伤呢,你难道想让他失望,况且我知道你自己还有一些事要做,有辆车,有点钱总是好的,别推辞了。”

    “那就谢谢楚叔叔了。”有人相劝,陆轩想了想,也就不再拒绝。

    “好了,你们俩接着聊,医生还催着我换药呢,我先走了,小轩有时间就家里坐坐。”楚天雄站起,笑呵呵的说道。

    “恩,一定。”陆轩笑着回应。

    楚天雄离开了,位置上就剩下陆轩和楚落雁两个人,对视一眼,气氛突然就变得尴尬沉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