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37章 百万订金

    宁海市的南郊,一栋奢侈豪华的别墅里,方家的老管家态度恭敬的把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请进别墅大门。

    男人一头短发,国字脸塌鼻子,嘴巴斜长宽大,看来十分普通,但男人的双目炯炯有神仿佛深藏宝韵,另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男人一身简单的夹克长裤,让人搞不清楚为什么身份斐然的方家管家会对他那么恭敬。

    大厅里,方云天、杜春月和方琼一脸期待,见到刚刚进门的眼生的男人,立即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一同迎上去的,还有鼻子上贴着厚厚的纱布,脸色阴沉的方浩,在傍晚的时候他就醒过来了,浑身疼痛,鼻子更是像被火烧似的巨疼,不过在听到家里人说会有古武者出手教训陆轩的时候,他便忍不住兴奋,也要一起回家见见古武者。

    “先生,夫人,小姐,少爷,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位就是陈扬陈师傅,陈师傅,这位是我家主人方云天,这位是夫人杜春月,还有小姐方琼和少爷方浩,咱们里面请吧。”

    “陈师傅久仰久仰。”方云天抱拳拱手说道。

    管家在介绍完方家众人后,手比着邀请的手势,将陈扬邀请入大厅。

    忍着疼痛,方浩见到陈扬,表情一怔,他心想这个人外表普通貌不惊人,难道就是爸妈还有姐姐口中推崇备至的古武者。

    方浩皱眉,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

    “张师傅远道而来,快快请坐,尝尝方某这泡茶如何。”方云天说着,方家众人与陈扬就坐,茶桌上白烟袅袅,方云天为了招待张扬,拿出他珍藏的茶叶泡了一壶好茶。

    “方先生客气了。”张扬笑着说道。

    杜春月掩嘴笑着说道:“陈师傅气度不凡走路生风一看就是世外高人。”

    “陈师傅,小妹好奇,不知您师承何人,是哪家门派?”方琼笑吟吟的问道。

    “师承少林!”陈扬声音一沉,说起少林二字时颇为郑重。

    陈扬修习的是少林内家功夫,受传于南北少林中的南少林分支,虽然南少林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覆灭,他这一脉的师祖在南少林覆灭时侥幸取得藏经阁中的古武典籍,逃过劫难,后来在华夏沿海一座城市隐姓埋名。

    方家等人虽然客客气气,笑容满面,但实则在说话间不断敲打着他的来历,这样陈扬微微恼火。

    大厅中的座椅不是皮质的沙发,而是红木所造的宽大椅凳,扶手靠背上,还镶嵌着一层花纹悦目的大理石。

    只见陈扬把手放在扶手上,说完话后嘴里一哼,身体浑然不动,再抬手时,扶手上的大理石已经裂成两半,断纹条理仿佛一道闪电。

    方家众人都愣住了,方云天瞬间反应过来,拍手叫道:“陈师傅好手段,不愧为鼎鼎大名的古武者!”

    杜春月和方琼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神中见到惊喜。

    但最惊喜的莫过于鼻子上贴着厚厚的纱布的方浩了。

    他浩傍晚苏醒过来时,只觉得浑身痛楚,陆轩的过肩摔似乎把他全身都摔散了,但这些并不是方浩最恼火的地方,就在他取过镜子看到镜中自己滑稽模样的时候,他几乎陷入疯狂。

    毁容了!方浩万念俱灰。

    这也是为什么当方浩得知父母要请古武者出手的时候拖着疼痛一也要回家的原因,陆轩,他无论如何也要铲除。

    而就在看见大理石崩裂后,方浩眼中绽放精光,陈扬这手太逆天了,轻轻松松拍裂大理石,拍在人身上还不直接崩死人。

    于是,方浩当即沉声说道:“还请陈师傅替我做主!”

    “不错,只要陈师傅为我儿出手,那么钱绝对不是问题。”方云天掷地有声的说道。

    “哦?”陈扬笑了笑,没有说话,饶有兴致的等待着方云天的下文。

    “弄残对方,一百万!让对方在世界上彻底消失,两百万!”

    “可以。”陈扬不动声色取出纸笔,在纸上写下一列号码:“但要先预付一半。”

    “这不是问题,请问陈师傅这一半是多少?”

    “一百万。”

    “快帮陈师傅的账户上转一百万。”方云天脸上露出喜色,当即叫来管家,这么说的话,陆轩是死定了。

    “不过,你们得追踪对方的位置,或许把他吸引到一个偏僻的位置,我才好动手。”

    “没问题。”方云天点头。

    “陆轩,你这次死定了!”方浩狠狠咬牙,可立马触动鼻梁上的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当晚,陆轩把汤玉在半道上丢下之后,试车的心情也没了,载着楚落雁回到楚家别墅,然后返回洛熏儿租住的小区,洗澡过后又是一轮修炼,玉佩散发出的红色能量有了佛珠的绿色能量的钳制,飞速加快着陆轩的实力恢复。

    翌日,还是洛熏儿准备的早餐和午餐,都十分的丰富,吃完饭后,洛熏儿才发现门口的置物柜上有一把车钥匙。

    洛熏儿顿时惊喜的叫道:“哇,陆哥哥你买车了?”

    陆轩摇摇头:“不是买的,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怎么就没人送我一辆。”洛熏儿嘟嚷一声,然后蹦蹦跳跳跑到陆轩的面前:“那咱们晚上出门兜风吧。”

    陆轩答应洛熏儿,陪着她玩闹一阵,‘铃铃铃’有电话声响起,陆轩看见来电显示后面露喜色,接通后说道:“兄弟回来啦?……恩在宁海市……晚上吃饭,好呀……对熏儿和我一起,一块去。”

    “是不是陈建阳回来了?”

    “没错,说晚上请咱们俩一起吃饭。”

    “算他有点良心。”洛熏儿还在气陈建阳刚结婚就把她丢下和卢小雨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的事情。

    下午,两个人悠闲的守着电视看节目,一直到日落西山,窗边的落日愈发红晕后洛熏儿才回房间准备。

    傍晚,宁海市金沙湾,面朝大海晚风习习,整条环海路上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家露天海鲜大排档,用作菜肴的海鲜都是当天从海里捕捞的鲜鱼鲜虾,许多游客就是慕名这些大排档才来宁海市旅游。

    一家规模不大,环境却格外干净清爽的大排档,陆轩、洛熏儿、陈建阳、卢小雨四人已经入座,好客的老板将一道道烧好的海鲜端上桌。

    两个女孩聊着马尔代夫,聊着蜜月,聊着一切女孩子能聊的话题,叽叽喳喳的还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卢小雨有机会还调侃洛熏儿是不是喜欢陆轩,喜欢就赶紧下手,陆轩可是个好男人等等,十足的媒婆范儿。

    而陆轩则是和陈建阳一杯一杯的喝酒,喝到微醺的时候,亮出腿上的假肢让陆轩看。

    陆轩摸了摸陈建阳的假肢,感触到极为真实的触感,仿佛真实的皮肉似的,啧啧称奇,原来陈建阳这趟不仅是度蜜月去了,还把假肢给安好了,笑道:“现在的医疗技术真是太发达了,怎么样,走起路来还好使吗?”

    “挺不错的,非常灵活。”陈建阳站起来转了两圈,丝毫不见生涩。

    陆轩欣然一笑,看来以后不用为陈建阳的行动担心了,倒了杯酒,举高大笑:“兄弟,再干一杯!”

    陈建阳一口一杯,非常豪爽,脸颊上也迅速升起两团潮红,激动的说道:“过阵子就要到郭团长的新兵营报道了,到时候又能回归热血激荡的军营!”

    卢小雨见到陈建阳那么激动,心中欣喜,也端起一杯酒敬向陆轩,说道:“陆轩,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杯我敬你。”

    陆轩于卢小雨轻轻碰杯,一饮而尽,笑着说道:“小雨你可不能喝高了,你看陈建阳这德行,待会估计还得辛苦你送回去。”

    卢小雨笑着点头,又说道:“我父亲现在已经转职成警员了,和哥哥两个人也都想通不敢再作恶了。”

    酒过三巡,陈建阳果真和陆轩说的一样,醉醺醺的被卢小雨搀扶走了,可陆轩也好不到哪去,脸色红得像猴子的屁股,脸上傻傻讪笑,头重脚轻的被洛熏儿送上出租车,他这模样是不能开车了。

    等回到住处,洛熏儿弄了一杯白开水帮陆轩醒酒,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她哪里伺候过别人,都是别人伺候的她,在给陆轩喝完水后,当即甩手走人。

    兴致一起,洛熏儿打电话给楚落雁,接通后笑呵呵的说道:“楚大美女,你们家男人喝得醉醺醺,姐忙上忙下快累死了,你自己快过来伺候着。”

    楚落雁听陆轩喝醉了,突然莫名有些紧张:“洛洛你先替我照顾着,我在外地开会抽不开身呢。”

    “行,那你记得欠姐一份人情哦。”洛熏儿鬼灵精似的说道。

    房间中,陆轩脸颊潮红,眉头却锁得紧紧,他听到洛熏儿的电话,对面那头的楚大美女应该就是楚落雁,洛熏儿和楚落雁认识?

    陆轩疑惑,那么洛熏儿一直留在他身边是为了什么?

    这时,洛熏儿在厨房里洗干净一些葡萄,回房间坐在陆轩床铺的床头上,将葡萄剥皮之后打算给陆轩喂下。

    “葡萄能醒酒,应该多少有些作用吧。”洛熏儿的指头宛如素面葱白,白皙剔透,举着剥好皮的葡萄送到陆轩的嘴边,感受到陆轩从鼻中呼出的浑厚气息,洛熏儿的脸色立即染上一层绯红。

    洛熏儿有些紧张,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抓住她的手腕,洛熏儿吓得差点尖叫出来。

    陆轩猛的睁开双眼,双眉拧起,眼神里爆射出凌厉之意,紧紧盯着洛熏儿:“是时候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