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42章 笑笑出事

    被陆轩砸到肩膀的青年立马坐在地上哀嚎,咬牙切齿的冲着陆轩叫道:“我艹你大爷!大伙儿揍他!”

    剩下五个青年喝得醉醺醺,直到此刻才彻底反应过来,拎着手上厚厚的洋酒瓶就要往陆轩脑袋上砸。

    一个青年抬脚朝着陆轩的小腹踹去。

    脚长手短,在四支洋酒瓶还没落下的时候,脚先到了,但是很遗憾,陆轩只是往后退了半步,就轻易躲开了这一脚,而且还牢牢握住了对方的脚踝,狠狠一拉,那个青年就像学舞蹈的时候练劈叉一样,两腿‘咔嚓’一声就在地上来了个前后一字马。

    撕拉!布料撕裂的声音,那个青年的裤裆裂开一个大洞。

    “啊!”青年霎时痛得尖叫,原本还算俊朗的五官扭在一起,身子马上撑在地上,两手连撑两下也是没能起来,最后在地上翻滚一圈这才把一字马给收回来,嘶吼道:“上啊!给我干死他!”

    青年手捂着裤裆,表情曲扭在一起,整个人宛如疯癫。

    两个青年在地上嚎叫的同时,陆轩躲避着连连朝他砸来的洋酒瓶,一脚踹向一个青年。

    这些青年喝得酒气熏天,神智早就没剩下多少,全靠着一股子蛮劲砸人,又仗着人多,根本没想过陆轩被四个人追着打还敢还手,所以根本没人防备。

    陆轩的这一脚很重,被踹到的那个青年直接被踹飞出去,撞到了后面的桌子上才落到地上,喝进肚子里面的酒全部‘噗’的一声吐出来,夹杂着一些恶心的菜渣肉羹,抱着肚子连叫也叫不出来。

    剩下的三个青年神情亢奋,依旧悍不畏死的朝着陆轩猛冲猛打。

    陆轩表情冰冷,手肘带着均雷之势落下,撞在一个青年的脖颈上,然后一个转身手肘再次借力落到另一个青年的脖子上,仿佛一颗带着巨大杀伤力的陀螺,只是一眨眼,剩下的三个青年也被他给放倒了。

    六个青年全被陆轩解决了,但陆轩根本没有因此而高兴起来,一个箭步奔向楚笑笑,把楚笑笑的娇躯放在怀里,查探起楚笑笑的情况。

    现场四个女生都已经陷入昏迷,时不时全身一颤呕出一声酒嗝,却什么也吐不出来,脸色渐渐从绯红转为青紫色。

    “不好。”陆轩眉头一拧,此时四个女生中就楚笑笑的情况要好一点,因为她是最后被灌酒的,可其中一个女生脸上的青紫色越来越浓,嘴角甚至冒出白沫。

    “光是喝酒不可能醉得这么严重,这些人肯定在酒里下了某些兴奋药物。”

    陆轩没有多加犹豫,楚笑笑的情况也非常危急,刻不容缓,他把楚笑笑整个人倒立起来,让脑袋朝下,然后用手心轻轻帮楚笑笑推背,使胃里的东西能够倒流吐出。

    不过几秒,楚笑笑立即从嘴里吐出一阵一阵琥珀色的液体。

    “这些人太狠了,给她们灌了多少酒。”陆轩的脸上覆上一层寒霜。

    楚笑笑吐得更厉害,地上立即多出一滩水渍,接着楚笑笑眼皮慢慢睁开,呼吸有些紊乱,嗡声说道:“未来姐夫,还…还好你赶来了。”

    “别说吧,尽量把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部吐出来。”陆轩说着,将楚笑笑抱起,放到旁边的沙发上,然后跑到包厢的洗手间中取出一些洗手液,放在瓶中与水摇匀变成泡沫水,让楚笑笑喝下。

    肥皂泡有催吐的作用,可以把楚笑笑胃里的烈酒清干净些,等楚笑笑终于好过些之后,陆轩立即窜到那个口吐白沫的女生旁边,开始帮女生催吐。

    只是片刻,那个女生‘哇’的一声,把肚子里的酒水吐出来,但一阵之后,人却未能清醒。

    陆轩知道事态严重,早就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尽力帮四个女生把肚子里的酒水吐出来,这可全都是四十多度的洋酒啊,一般人喝的时候都得掺苏打水或是纯净水的,这么猛灌下去,人命都有可能搞出来。

    陆轩带着步伐蹒跚的楚笑笑到包厢中的洗手间,用冷水帮她醒酒。

    楚笑笑一脸俏脸马上变得湿漉漉,全身乏力的攀在陆轩的身上,嘴里喃喃说道:“通知我姐。”

    陆轩没有犹豫,掏出手机拨出楚落雁的电话。

    “陆轩?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楚落雁还没说完,便被陆轩直接打断道:“笑笑出事了……”

    陆轩简要的说明情况,电话那头静得可怕,就在陆轩说完之后,楚落雁沉声问道:“你现在在哪?”

    “逍遥氧吧。”

    “不要报警,在那等着我。”楚落雁说完立即挂掉电话。

    陆轩将电话收回裤兜,转眼看向地上的六个青年,似乎他们也服用了某些兴奋药物,被他打倒在地之后,就干脆在地上起不来了,不断的翻滚着身体,脸上的表情曲扭,嘴里疯疯癫癫的叫骂。

    与此同时,逍遥氧吧的门口大街上,一辆红白相间的救护车闪烁蓝色警示灯,‘蹭’的一声刹下车,四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医护人员直奔会所内。

    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和现场经理都呆了,看着四个白大褂怔怔不出声,心想难道是里面有人出事了?现场经理立马回过神,帮四个白大褂带路,他可不希望有人在这里出事。

    201包厢,一推开门,浓烈的酒气喷薄而出。

    四个白大褂在陆轩的招呼下,很快带走了除楚笑笑之外的三个昏迷的女生,护士让楚笑笑也跟着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可楚笑笑不愿意,神智恢复大半的她此刻怒视着在地上翻滚的六个青年,要不是体弱无力,她非得冲上去把他们踹死。

    不过一会的时间,救护车拉响警报声离去,现场经理这才松下一口气,这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大气的奔驰轿车以超快的速度在逍遥氧吧的大门口刹车,传出一阵‘滋滋’作响的刹车声。

    一男一女从车上跑下来。

    楚落雁到了,和她一起来的是一个脸庞如刀削斧劈般棱角分明的男人,长相英俊,五官和楚落雁和楚笑笑有些相似,陆轩想起来,这个男人叫做楚凌,是楚英雄的儿子,比楚落雁大上几个月,是楚落雁和楚笑笑的堂哥。

    “笑笑你没事吧?”楚落雁一进门就跑到楚笑笑的身边,目光担忧的询问起来。

    而楚凌见到楚笑笑并无大碍后,走向正在地上发癫的六个青年,脸色凝重无比:“他们吸食了K12,这东西比摇头丸药效还要大,笑笑你没事吧。”

    楚笑笑轻轻摇头,说道:“我没碰那东西。”

    “那就好。”楚凌和楚落雁这才稍稍放心,又询问楚笑笑一些情况,得知是陆轩所救之后,两人纷纷向陆轩表示感谢。

    陆轩摆摆手,问道:“这些人要怎么处理?”

    楚落雁看向楚凌,楚凌登时满脸肃杀之气,厉声说道:“楚家的人岂能被欺负,这些该死的王八犊子!”

    楚凌拨出一通电话,几分钟后,四个身穿便装的警卫员冲进包厢,拿着麻绳将六个青年捆得结结实实,一个接一个被抬出去。

    “想我楚家男儿各个为国守边疆,如今居然有人敢动我妹妹,真是找死!”楚凌显然是动了真怒,今晚要不是陆轩及时赶到的话,楚笑笑岂不是被那些畜牲……楚凌根本不敢往下想,神情震怒无比,回头望向楚落雁。

    “落雁,马上让这片辖区的警察局局长给我滚过来,我要知道这六个畜牲到底是什么来路!”

    楚落雁马上打电话,电话铃声却先一步响了,是楚天雄打来的电话,楚凌摇摇头示意,楚落雁懂得楚凌的意思,不想让楚家的长辈担心,楚落雁聊了几句后便挂断电话。

    地上是一滩一滩的呕吐物,包厢里酒气熏天,一片狼藉,楚凌、楚落雁和陆轩相继离开。

    十五分钟后,宁海市沧江大桥。

    午夜的沧江大桥上车辆罕见,有也是装载着货物的大货车轰鸣而过,六个青年脚上绑着麻绳,头下脚上被悬挂在桥栏之上,麻绳的另一头被几个身材壮实的警卫员抓在手上。

    沧江大桥是八十年代修建的桥梁,桥柱本就不高,加上后来沧江的水位上涨,这个时候桥面距离江水的距离不过三四米。

    在六个青年面前旁边,楚凌、楚落雁和陆轩三人并排站着,再是四名警卫员,表情肃穆,动作整齐划一。

    此时,六个青年鼻青脸肿,有的嘴巴裂开,有的鼻孔流血,有的眼睛发肿,看上去狼狈不堪。

    “靠……你们他么是谁啊!”一个卷发青年不断挣扎着,眼睛怒视着身前的楚凌一行人。

    “我艹你祖宗,赶紧给老子松开,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一个年轻脸颊上一片淤青,右眼红肿,显然是被揍得不轻。

    “喂,你们几个,有没有听到!快把老子放下来,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六个青年态度嚣张不断叫嚷着,楚凌却似乎双耳不闻,一脸冰冷,旁边的四个警卫员抓着麻绳,眼神却时时关注着楚凌的动作。

    忽然间,楚凌手一挥,嘴里喊出一声“放下去”,警卫员立即领命,将绳索一头绑在桥面的桥栏上,接着如同老鹰抓小鸡般提起其中某个青年的身子,双手一抛,就把这个青年往桥下丢去。

    “噗通!”

    响亮的声音,余下那五个青年的脸上顿时吓得煞白。

    他们的身体开始发颤,转过头看着那警卫员缓缓拉起绳子,紧接便听到同伴的讨饶声。

    “几位大哥,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那个青年浑身湿透,说话间嘴里不断徜出白水。

    可警卫员根本没打算把那青年提起来,而是突然又松了手,接着又是‘噗通’一声。

    冰冷拔凉的江水猛的灌入青年的眼耳口鼻中,他拼命的挣扎扑腾,顿时像极了砧板上还没死掉的活鱼。

    再次被拉起的时候,这个青年脸色铁青,拼命的咳嗽,不断有液体从他的嘴巴鼻子里面喷出,看上去非常悲惨。

    余下的五个青年看着胆颤心惊,嘴皮子哆嗦,就连小腿肚子都不自觉的打起鼓来,可就在他们暗暗庆幸被丢下江里的人不是自己的时候,耳边听到一声厉喝,让他们几乎吓晕过去。

    “全都给我丢下去。”楚凌的声音冷冽,手一挥,四个警卫员立即把六个青年全部抛到沧江里面。

    四个警卫员,六个被抛到江里的青年,所以每次时间一到,四个警卫员拉起麻绳,就肯定会剩下两个青年在冰冷的水里挣扎。

    警卫员面无表情,只是时刻关注着楚凌的动作,楚凌说抛就抛,说拉就拉,重复几次,六个青年总会轮到两人在水里挣扎。

    被拉上来四个青年脸色惨白,口鼻中不停渗出液体,却依旧大口大口喘着气,呼吸着水上的新鲜空气,可还等他们喘完气,四个警卫员就把他们继续往水里抛。

    六个青年全慌了,他们都是身家殷实的富二代,因为背后有人罩着,所以什么坏事都敢做,但现在他们才真正体会到死亡是如此的贴近。

    原来,真的有人敢杀他们!

    这辈子他们的内心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打从心眼里生出的惊恐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