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43章 大桥冲突

    六个青年被从水里拉出来以后,跪在地上,身子蜷缩成一团,瑟瑟打抖着求饶着。

    “几位大哥,饶了我吧,你们要什么我都给,我赔钱,赔多少多没问题,我爸爸有钱。”

    六个青年战战兢兢,其中有一个甚至都快昏厥了。

    而听到赔钱,楚凌跟楚落雁的嘴角升起一丝讥诮,楚家作为宁海市顶级家族,怎么会缺这点钱。

    “掌嘴。”楚凌下令道。

    四个警卫员听令,揪起青年的领口就开始扇大耳刮子。

    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声比一声清脆,一掌比一掌响亮,不多时,六个青年的脸颊通红浮肿,整张脸不见人形。

    楚凌沉下气,让四个警卫员停手,所幸楚笑笑也没有出事,毕竟六个青年还只是学生罢了,狠狠吓唬教训一番,就已经足够让他们颤栗的。

    正在这个时候,沧江大桥的另外一头突然传来警笛声,两辆闪烁着红蓝警灯的警车飞啸而至,停在楚凌陆轩一行人所在的位置边。

    排头的警车上下来三个穿着蓝色制服的警察,为首的是一个腆着肚子的中年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头上没有戴警帽,头发秃了大半,眉毛和眼角微微下垂,脸面松弛,显得有些老气。

    后面的警车下来四个警察,加起来一共七个警察,下车后立即走向桥栏的位置。

    中年警察见到现场一阵混乱,大桥的人行过道上东倒西歪的跪着六个年纪不大的青年,旁边站着六男一女,地上还有一退浸水的麻绳,当即问道。

    “这谁报的警。”

    “是我。”楚落雁淡淡说道。

    “你?”中年警察多看楚落雁几眼,只觉得这个女人长得好看,可他的眼神扫过其余的人,均没有发现一张熟面孔,心里顿时冒上一股火气。

    中年警察名叫梁广成,是春江路公安分局局长,平时局里接到报案电话,除非是特大要案,否则一般都是民警或是协警出警,但就在刚刚,这起报案居然点名他梁广成到场。

    梁广成是可以拒绝的,但他生性多疑,宁海市知道他名字的人虽然多,但敢指名道姓要他到场办案的人却少得很,因为这些人一般都是有钱有势的官商巨贾,得是他阿谀巴结的大人物,所以梁广成心有怀疑,便没有拒绝选择随同普通警员一起出警。

    可到现场一看,报案的人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他不认识,梁广成当即火大,半夜三更本该是进入美梦的时候,却被人点名出警,脸色马上不悦起来。

    梁广成沉沉问道:“这怎么回事?”

    既然到了,梁广成也不可能不办案就回去,立刻询问起案情。

    楚落雁指着跪在地上的六个青年。

    “这六个人是宁海市理工大学的学生,聚众吸食毒品,还逼迫另外的四个女生一起吸食,导致四个女人昏迷不醒,现在四个女生已经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就包括我的妹妹。”

    在开车前往沧江大桥的时候,楚笑笑的神智虽然清醒,但脑袋昏沉的情况越愈加严重,正好路上经过市医院,就让人把楚笑笑送到医院检查。

    楚笑笑虽然想要报复六个青年一番,但楚凌、楚落雁和陆轩安人均不同意,楚笑笑只能乖乖待在医院接受检查。

    六个青年此时把脑袋压得很低,都快低到地板上了。

    梁广成听完,眉头一拧,把目光望向乱七八糟跪在地上的六个青年,如果女人说的是实情,那么这起案件就算是大案了。

    首先六个青年吸毒,向谁购买毒品,警方必须揪出源头,否则吸毒受害者将会越来越多,再来是逼迫他人吸毒,使他人被送往医院救治,这是对他人身心造成伤害,如果六个青年已经成年的话,那么就能够判刑。

    六个青年身子蜷缩,头抬也不抬,低垂着脑袋。

    “都把头给抬起来。”梁广成喝道。

    六个青年浑身瑟瑟发抖,这才把头给抬起来,就在这时候,六个青年中的两个人目光一滞,旋即脱口而出道:“梁叔叔!”

    “嗯?”梁广成一愣,盯着两个脸颊彤红浮肿的青年,过三秒后才嘀咕道:“这不是齐大福的儿子齐勋和广同地产的老板的儿子周云赟吗,怎么会是他们。”

    “楚叔叔,是我啊,我爸是齐大福,常和您一起喝酒的。”齐勋只是滞了一会,当即一脸振奋,又因为扯动到脸上的伤口,所以痛得龇牙咧嘴。

    “是啊是啊,我上个月还和梁叔叔一起吃饭的。”周云赟同样面露惊喜。

    他们本来以为小命都要葬送到沧江里去了,结果警察出现了,这说明他们终于能保住小命,但警察来了之后他们又想起自己喝醉时所犯下的事情,当即把心都提到嗓门上,可在看眼前的人居然是警察局长梁广成时,他们只感觉天降惊喜。

    其余的四个青年一看同伴遇见熟人,顿时也纷纷自报家门,某家4S店的老板儿子,某个连锁饭点的儿子……

    “梁叔叔救命啊,这些人想把我们淹死在沧江里面。”周云赟扒开自己的上衣,指着身上和脸上的伤口和红肿哭丧道:“还有这些,都是他们打出来的。”

    梁广成微微愠怒,虽说和他们这几个青年认识,但他们这样直呼名讳,让梁广成很难继续办案,不过站在他私人的立场上,他也知道这几个富二代平日里肯定免不了做出一些嚣张跋扈的事情。

    吸毒,人身伤害,罪名都不小,但梁广成听几个青年的话,似乎这些人还动了私刑。

    这才梁广成顿时琢磨起来。

    没有继续询问楚落雁,梁广成对着两个认识的青年问道:“你们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梁叔叔,我们是冤枉的,当时我们正在喝酒,这群人就闯进来把我们都绑到这才来,还用麻绳把我们捆着丢到沧江里面,他们肯定是想杀了我们,梁叔叔,一定要把他们抓起来啊。”

    “梁叔叔,可以麻烦你打电话给我爸妈吗,一整晚没回去,他们一定很担心。”齐勋可怜当当的说着,他是想要父母过来把他带走,他的手机浸水不能用了,只好把主意打到梁广成的手机上。

    其余的青年也纷纷朝着另外的警员借手机通报家里。

    梁广成点头,把手机递过给齐勋。

    楚落雁见到梁广成递出手机,清丽的神情凝固,变得冰冷冷的。

    “梁局长,这可是我们报的警,希望你先把他们六个带回警局审问。”

    楚凌一脸愤然,连同陆轩和四个警卫员都没有想到这个局长和其中两个青年竟然还很熟悉的样子。

    梁广成脸色一沉。

    “你们急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有罪,我自然会把他们带回去,不过在事情还没完全搞清楚之前,一切都还得调查。”

    楚凌的怒气当即涌上心头,冲着梁广成冷冷说道:“梁局长,我希望你赶紧公事公办,别拖延时间,这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楚凌的话如同下达命令的上级领导。

    梁广成不由一怔,当即心生不爽,他好歹是个警察局长,这个男人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他说话,心里恼火:“这他么是个什么玩意!这么嚣张,”

    但是现在还不是和这群人撕破脸的时候,梁广成说道:“这些都还只是学生,我希望等他们的监护人到场之后再谈。”

    这时候,六个青年也都打完电话。

    七八分钟后,一辆豪车来到,下来一个穿得体面的中年男人接近,神情匆忙,立即就发现了自家的宝贝儿子,看见他们脸上的淤青和伤痕,中年男人目光震怒。

    事实上他们也找一晚上人了,电话一直打不通,直到不久前他们才知道出事了,便火急火燎的赶向沧江大桥。

    “小兔崽子,你们又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齐大福先是对着自家儿子呵斥一声,随即把目光看向梁广成,笑着说道:“我们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平时被家里人给宠坏了,这次真是劳烦梁局长费心了。”

    “要不是梁局长,这回小兔崽子就麻烦了。”齐大福说着,很是激动的握住梁广成的手。

    梁广成见齐大福越说与激动,接着就抓着他的手,眉头一皱,却感觉到对方在自己的手心里塞了一张卡。

    “哪里哪里。”梁广成连忙客气说道,不动声色的将手心里的卡收进口袋。

    齐大福感谢完梁广成后,这才到一边查看起自己儿子齐勋的伤势。

    齐勋恶狠狠的沉声道:“老爸,绝不能让他们好过。”

    齐大福点点头,朝着梁广成郑重说道:“梁局长,我儿子被人欺负成这样,还请你主持公道,不能让这些凶手逍遥法外。”

    接下来,又有几辆价值百万的豪车相继来到,当这些为人父母的中年男女看见自己儿子的伤势时,纷纷大怒,有的一靠近桥栏就抱住儿子,有的则是目光阴沉的瞪着楚凌陆轩一行人,在背后对梁广成作出贿赂的动作。

    “梁局长,我们的小孩哪个不是经过高等教育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一定是那些人瞎掰的。”

    “是呀,把我们家宝贝打得遍体鳞伤,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人职责着楚凌陆轩等人,神情恼怒的不断叫嚣。

    梁广成手托着下巴,点点头作出一副沉吟的样子,转过身,面对着楚凌陆轩等人,说道:“这些青年的监护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几位就请配合跟我回局里调查。”

    “梁局长,一定要把他们铐起来,否则人跑了怎么办?”一个女人叫道。

    “一定得铐起来。”

    六个青年的家长还在叫骂。

    梁广成只是想想,便对四个关注着他的警员点点头。

    六个民警得令,从腰上取出银质手铐,朝着楚凌、楚落雁和陆轩等人走去。

    而此时,楚凌的脸上早已覆上一层冰冷的寒霜,嘴角狠狠抽动,就在民警拿着手铐朝他的手腕拷来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