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44章 大桥战斗

    楚凌嘴角抽动,手腕朝上,把两只手伸出去,瞪眼厉喝道:“你试试看!”

    拿着手铐的警员白了楚凌一眼,就要把手铐往楚凌手上铐住。

    楚凌怒火中烧,楚家男儿代代从军,为国家保卫边疆,称之为义胆忠家也不为过,可现在却因为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颠倒是非,要把他铐住送往警局。

    忠心守卫的国家存在着这么一批驻米虫,这是楚凌所不能忍的。

    就在这个民警要把手铐架到手腕上的那一刻,就见到对方迅雷般的把手挪开。

    这个人想干嘛?拒捕?

    民警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里冒出,耳朵里便是一声轰鸣炸响。

    ‘啪’的一声,一记打耳光抽在民警的脸上。

    民警不可思议的愣住了,用手捂住脸,一双目光露出怨毒。

    局长梁广成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这几个人居然敢拒捕,居然敢袭警,他们这么做,无疑把这整件事情的性质转变了。

    原来只是故意伤害罪,并没有危及人的性命,到局里面一是多赔些钱和这些青年的家长达成和解,就可以走人,二是这些青年的家长不同意和解,硬是要把他们送到看守所,那也顶多是主犯一到三个月的服刑期罢了。

    可现在呢,袭警,这么重的一巴掌,能判他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自己派出去的人被打了,这巴掌无疑也是扇在他的脸上,梁广成顿时火了,手一挥,喝道:“把他们都给我拿下。”

    本来还在叫嚣的一群中年男女懵了,这些人太虎了,连警察也敢动手,一些正准备叫骂的话还没出口就噎在喉咙里不敢说出口了。

    那个被扇了一耳光的民警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嗡’的声音,瞬间变了脸色,刚好这时候后边的梁广成发话,要把这些人全部拿下,这么民警马上就把满心的愤怒化作力量。

    这个民警也是老油条了,窑子扫黄,街头斗殴,每个人见了他那都是卑着躬屈着膝,偶尔有嫌疑犯为了让自己在局子里好过一点,也会给他点油水,所以他当警察到现在都是滋滋润润的,哪能想象今天会被扇了一大耳光,一只耳朵都被震聋了。

    把手铐捏在拳头上,威力和指虎也不相上下,冲着楚凌的脸就揍上去。

    可这个民警的拳头还没有触到楚凌的脸上,就被旁边一个身穿便装的警卫员给架住了。

    楚凌脸色冰冷。

    “滚!”

    楚凌厉喝,紧接着一脚踏出,径直朝着梁广成走去。

    民警见到楚凌根本没有理会他,怒火升腾,叫喝道:“艹你全家,大伙儿一起上,把这个人摁倒。”

    摁倒之后,还愁没有下黑手的机会?

    只是片刻,另外五个民警也明白事件的严重性,马上朝着楚凌奔去。

    四个警卫员面无表情,早在四个民警动身的一瞬间便已经出现在楚凌的身边。

    六个民警和四个警卫员当即站成一团,民警从腰带上解下警棍,‘嗖’的一声伸长,每一次挥舞都能带出一股子劲风。

    警棍‘嗖嗖’作响,可让所有人惊讶的是,那四个面无表情的刚毅男人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和手持警棍的民警肉搏,警棍每砸一下,都能听到‘啪’的声音,听得所有人头发发麻,可那四个表无表情的男人就这么一棍一棍的挡了下来,并且用他们的拳头还击着,只是一小会,便有一个民警被拳头砸到胸口,倒退几步摔在地上。

    而这个时候,楚凌也已经走到梁广成的面前,边走边用冰冷的声音说道:“如果不能维持社会的秩序,不能保护人民的安全,那么,就把这身皮脱了吧!”

    只为金钱和权势的警察,是必须受人唾弃的。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我保证你下半生就只待在牢……”

    砰!

    梁广成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双小眼睛目光凝固,紧接着小腹传来一道剧痛,整个人的意识便已然到了半空。

    ‘嘭’的一声,梁广成肥胖的身躯被砸在桥栏上,嘴里倒吸着凉气,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堂堂公安分局局长梁广成被人踹飞了,所有人都呆住了。

    楚落雁清冷,美丽不可方物,嘴角扬起一丝不易被发觉的笑容。

    楚凌的行为,代表了楚家的底气,也代表了楚家的傲气,绝不是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局长可以挑衅的。

    陆轩心里啧啧赞叹,楚家上下老少都是血性男儿,楚凌也不例外,只是他意料不到楚凌会这么生猛,直接把梁广成给踹飞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梁广成因为强忍着小腹的痛苦,一张脸憋得铁青,脸颊上的肌肉抽搐着,手指着楚凌,气得嘴皮子直颤。

    六个民警和四个警卫员的战斗十分激烈,啪啪嗙嗙的声音不绝于耳,棍棍到肉,拳拳生风,只不过一小会的时间,就已经有两个民警被砸飞出战团。

    这群平时都是坐在执勤室的警察,就算多出两个人,也不是四个训练有素的士兵警卫员的对手。

    两个被砸飞的民警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到怒意和惊惧,毕竟能徒手接警棍的猛人可不多。、

    两个民警年纪也不小,大约三十岁出头,这个时候已经感到后怕,不愿再加入战团。

    但梁广成就在那边看着,似乎还吃了不小的亏,两个民警不能就赖在地上休息。

    这时,一个民警眼角的余光看到后边还有一男一女,女的的模样素雅,站在那就像云中仙子一般,男的身高普通,身材却有些瘦弱。

    “先把那个女的给收拾了。”

    两个人一看就是好欺负的类型,两个民警当即决定先把这两个人拿下,拿下之后也容易让其他的人停手,到时候,他们不但不用再参与和这几个猛人的恶战,而且还能成为制服这些人的功臣。

    两个民警一拍即合,忍着伤口的痛楚快步跑向楚落雁和陆轩的方向。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陆轩才是这群人里面最能打的一个,连坤西的二三十个手下都不是陆轩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两个老油条民警。

    两个民警拽着警棍像狼一样猛的扑向两人。

    楚落雁面上波澜不惊,仿佛水汪汪的一双清眸根本见不到这两个民警一般,然后就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出现在她的身前。

    凌晨两点,气温远比傍晚的时候低得多,连微拂的清风都带上一股冷意,似乎是要降温了,可楚落雁的心里却是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一股暖意。

    陆轩目光平静,向一条腿侧向抬起,利用扭转腰部和支撑腿产生的惯性力,快速踢出,宛如程咬金势大力沉的三板斧,朝着两个民警横扫而去。

    ‘啪’的一声,陆轩的的鞭腿砸在一个民警的腰腹上,使那个民警被砸飞往反方向,撞到另外一个民警,然后两个民警就一起摔倒在地上。

    他们懵了,彻底的呆滞了,和那四个猛人打,他们还能在四个猛人的身上砸几棍,但想要拿下这一男一女,却连靠近都还没靠近,就被一腿踢飞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两个民警都快哭了,如果早知道的话,就算被扣光奖金,今天晚上也绝对回请假回家。

    陆轩收腿,心想应该再没有人敢往自己这边冲了吧,正要放松的时候,耳朵一动,立即捕捉到身后不远处窸窸窣窣的声音。

    六个青年悄悄摸到了陆轩和楚落雁的身后,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轻轻的一步一步靠近陆轩。

    他们忘不了,就是这个男人,先是暴打了他们一顿,然后叫来了其余的人,他们才会落得被丢进沧江的下场。

    他们刚才有多么恐惧,此时就有多么愤怒,他们恨不得把陆轩给吃了。

    尽管手上没有武器,但六个人觉得只要他们拿出一股子狠劲,把陆轩缠上,那么搞死他的机会就会大了。

    现在这些人公然袭警,下令把他们丢水里的那个人甚至敢踹飞梁广成,他们搞死陆轩,顶多也只能算是击毙匪徒同党而已。

    此时六个青年距离陆轩已经不到五米了,连楚落雁都还没来得及回头,他们便已经扑上去了。

    陆轩眼眸中涌现一抹狠历,就在那瞬间,他回头转身,一步跨出挡在楚落雁的身后,双手连挥两下,拨档几道野蛮的攻击,然后腿脚连上,像台大功率收割机似的,把六个青年一个接一个击退。

    陆轩这边的情况顿时惊起七八个家长的注意,纷纷变掉脸色,有人喝道:“快住手!”

    可惜,陆轩的动作更快,六个青年被陆轩一个人全收拾了,躺在地上挣扎不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血渍斑斑,看上去十分的凄惨。

    “你……你!”周大福咬呀怒视着陆轩,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陆轩冷眼以对,几步走到刚刚被他踢飞的两个民警旁边,如迅雷般出手在两个民警的腰间摸索出两把黑色的手枪,在两个民警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把两支手枪收入自己的裤兜中,裤兜当即鼓出一大块。

    四个民警对四个警卫员的战斗也相继结束,一对一的情况下四个民警根本不是四个警卫员的对手,连用警棍击到对方的身上都难,通通被制服在地,手被扣在背后,腰带上一阵异动,上面的手枪被人摸走了。

    而这个时候,楚凌也教训了梁广成一顿,把梁广成揍得满脸乌青,然后从梁广成的腰带上把他的配枪拿走。

    “你……你死定了!”梁广成的嘴皮子哆嗦,说话遏制不住的结巴起来,目露惊骇的看着夺走自己配枪的楚凌。

    他们到底想干嘛,夺警枪,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吗!

    七八个家长全都惊呆了。

    陆轩暗暗皱眉,心想事情好像变得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