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45章 严惩不贷

    楚凌在夺走梁广成的配枪后,便把那把黑色的手枪仿佛玩具般丢给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警卫员。

    梁广成面色惊惧,在地上挣扎着退后,拿着手机拨打电话,急切的要求分局增派支援。

    “梁局长,您可一定要为我儿子做主啊,不能白白让这些人给跑了。”一个中年女人见到楚凌陆轩等人夺走所有警察的配枪,以为他们会抛掉,立即急匆匆的找梁广成说道。

    “是啊,梁局长,他们不但袭警,而且还抢枪,这得是死刑了吧,对这种暴徒绝不能姑息。”

    “没错,放走一个,就会给社会埋下隐患。”

    所有家长站成一排,离楚凌陆轩等人远远的,在梁广成的耳边叽叽喳喳不断叫嚷着。

    “够了!”梁广成忍受着伤口的痛楚,吼道:“你们的这些小孩是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都给我闭嘴吧。”

    梁广成当了二十多年的警察,经手的大案要案无数,从小警员一路升迁至分局局长,可谓是顺风顺水,今天晚上居然被这些人为首的男人暴打一顿,这是他从警二十多年来不曾有过的,以至于他现在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梁广成向局里调派增援,等增援的警员到了,他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好过。

    陆轩裤兜里揣得鼓鼓,斜靠在大桥的桥栏杆上,眺望着远处的一座灯塔,夜半时还探射着一道光亮。

    这件事虽然麻烦了许多,但陆轩可不会生出本分担心,毕竟楚家几代从军,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其根已在军部中生长蔓延,如果连一个**的分局局长都收拾不了,那也太让人看笑话了。

    陆轩瞥了一眼楚凌那冰冷的面庞,毫不把这局长放在眼里,他知道那是楚家的底气。

    解决好这件事情,陆轩相信楚凌没有太大压力。

    也正如陆轩猜想,楚凌虽然愤怒,但他只关心楚笑笑,压根没把这件事情放在眼里,转身走回,拨通一个电话。

    “你好,是周局长吧,我是楚家楚凌,沧江大桥这边出了点事情,麻烦你尽快过来一下。”

    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思忖了两秒,回道:”好的,十五分钟能够赶到!“

    就在梁广成打完求援电话后不久,楚凌也挂掉了电话,可此时梁广成压根不会知道,整个宁海市公安系统里的第一人,在楚凌面前,态度竟然会是如此。

    六个青年被陆轩狠狠揍了一顿,揍得连吭都不敢吭,被他们的家长迅速拖走,拖到那些受伤的民警后面。

    局面僵持着,梁广成和六个民警挡在六个青年和一群家长的前面,小心翼翼的看着陆轩和楚凌,生怕他们突然掏枪射击。

    楚凌和陆轩对视一眼,都把枪丢在地上。

    梁广成神情一松,两拨人就这么无声的对峙着,远方,是沧江上货轮得为船笛。

    呜!笛声嘹亮。

    与此同时,宁海市警察局通往沧江大桥的青岚主干道上,两辆黑色的奥迪车一前一后,飞驰在凌晨的道路上。

    “周局,这么晚了,咱们这是去哪?”

    前面的奥迪车中,赫然是不久前还和楚凌通过电话的周晓峰,身材拔高,短发国字脸,面庞坚毅,一双眼眸炯炯有神,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警服,肩上花纹繁琐。

    此时他坐在后座上,前面的驾驶座和副驾驶座,是他在局里的得力部下。

    “去沧江大桥办件事,记住,待会做事的时候态度端正些,别耍你们那套油滑的作风,还有,要看我的眼色行事。”周晓峰郑重的说明。

    “周局,这次是哪个领导的子女的事情?还能劳烦你出面解决。”开车的部下唏嘘道。

    “心里有数就行,不该问的别多问。”

    周晓峰说完,两个部下顿时都暗暗猜测起来,职务达到他们这个阶段,已经不用再处理一些琐碎的案子了,而是在一些领导亲戚有麻烦的时候出个面就行了,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不过今天却是周局亲自动身,这领导该是个什么大人物呀。

    是市委的?还是省委的?

    这时候,一个部下突然说道:“嗯?沧江大桥,我记得刚刚报案中心已经打记录了,下属分局的局长梁广成已经出警了。”

    “梁广成?”周晓峰面色一凝,当即询问起部下梁广成出警的时间,得到回复后,和楚凌打电话给自己的时间一对比,周晓峰就知道要坏了。

    “你赶紧问问报案中心是怎么回事?”

    部下很快与报案中心取得联系,迅速挂掉电话后,面色古怪的说道:“梁广成打电话回分局求援,求援理由是抓捕夺枪歹徒。”

    夺枪歹徒?楚凌!

    周晓峰脸色马上变了,不敢有丝毫犹豫,一通电话调动特警队,让特警队火速赶往沧江大桥支援楚凌。

    特警队离沧江大桥不远,周晓峰只希望自己的人能快一分钟赶到就快一分钟赶到,梁广成那个白痴可千万不要做什么浑事。

    另一辆奥迪车里是宁海市警察局的两位副局长,开车的是刑警大队队长。

    此时两辆车的速度更快了,一路上挂在车厢上的警笛长鸣,响彻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绿灯通行,红灯照闯,风驰电掣的赶往沧江大桥。

    十几分钟后,沧江大桥的尽头一阵红蓝色警灯闪烁,紧接着就听到引擎‘轰轰’的轰鸣声,一辆黑色的武装特警车逐渐在两方人员的眼中清晰起来。

    梁广成神色大喜,支援到了,这下对面这些人死定了,不过他所疑惑的是,他增调的支援明明是局里的刑警,来的怎么会是特警车。

    两辆黑色的武装警车外型比普通的小货车要大上一圈,四面镶装着防弹玻璃,玻璃外还有防暴铁网,看起来威武霸气,简直像是一座移动火力堡垒。

    两辆武装警车速度很快,在两方人员的不远处刹车,后车厢门打开,下来的是一列列整齐有序的特警,头戴钢盔身披防弹衣,武装荷枪实弹,一共有三十几人,迅速形成包围圈,将所有人围拢住。

    梁广成高兴坏了,手指头对着楚凌叫道:“就是这些人,小心点,他们抢了我们的配枪。”

    就在梁广成话音刚落的时候,远处又是一阵汽车奔驰的声音,两辆闪烁警灯的奥迪车一前一后赶到现场。

    梁广成忍不住几乎要笑出来,一通电话却能召来这么多人,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此时得以无比,一看两辆奥迪车的车牌号,似乎还是市警察局的牌。

    梁广成的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这时,奥迪车的车门打开,梁广成的脸色越来越惊讶。

    首先下车的是周晓峰,宁海市警察局局长,宁海市公安系统内的第一人,后面,是宁海市警察局两个身穿白色警服的副局长,市刑警大队队长。

    这排场快把梁广成吓住了。

    周晓峰一下车,锋锐的目光就认出了人群中的楚落雁和楚凌一行人,正在和对面的七个警察对峙着,周晓峰一见情形,脸色立即就阴沉下来,走入特警的包围圈,快步朝着梁广成走去。

    梁广成虽然也是局长,但只是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整个宁海市的分局局长连他在内一共有十几个呢,而周晓峰可是宁海市警察局唯一的局长,论级别至少高梁广成两三级。

    梁广成看到周晓峰朝他冲来,隐约有些讶异,马上迎上去,但当距离一近,梁广成看到周晓峰脸上阴沉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可他猜不透周晓峰为何会出现,只能摆出一张谄媚的讪笑,说道:“周局大驾……”

    可没等梁广成说完,周晓峰就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蠢货,你是用屁股在办案的吗。”

    周晓峰双眼怒瞪,恼怒的字眼从紧咬的牙缝中一字一顿的蹦出。

    梁广成闻言,身体怔怔不动,仿佛被雷劈到一样,此时他彻底想通了,为什么特警在听到的话之后毫无动作,为什么这么晚市警察局局长周晓峰会出现在这,一切都是因为对面站着的那些人。

    而且从周晓峰的反应上来看,他就明白,那些人的能量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要不然堂堂的市警察局局长也不会如此匆忙……

    梁广成一张脸写满了错愕与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呆滞的站着,说不出半句话。

    果然,周晓峰在怒喝完梁广成之后,马上转身朝楚凌和楚落雁快步走去,期间还仔细打量着两人身边站着的陆轩,并点头微笑。

    见周晓峰上去,其他的副局、队长等人也都纷纷上前,脸上作出明媚的笑容,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但从周晓峰对待这群人的态度上就能看出一切,他们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差不了。

    梁广成双眼死灰,心中仅剩的一丝侥幸被狠狠击碎成粉末,他绝望的想着,这辈子他的仕途估计就只能走到今天了。

    六个青年和他们的家长因为担心楚凌陆轩一行人突然持枪暴走,所以一直待在很后面的地方,此时见到三十几个特警还有为首的市警察局局长周晓峰,当即心中大定跑了上来对着梁广成阿谀道:“梁局长我对你真是佩服得没话说了,连周局都这么给你面子,三更半夜都亲自赶过来。”

    不断有家长满脸得意的跑来:“梁局长,连周局也来了,看来这些人绝对跑不掉。”

    “不错,敢把我儿子伤成这样,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这般目无法制,肯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梁广成耳边嗡鸣不断,心里却已然崩溃,几乎站立不稳。

    此时对面,周晓峰摇头叹气,满脸苦笑。

    “楚少,楚小姐,抱歉,公安系统人多混杂,难免会出现一些败类瑕疵,等回去后周某一定将他们严惩不贷。”

    周晓峰的话说完,楚凌和楚落雁的脸色才有所好转,楚落雁将事情简要说明。

    “我妹妹现在人还在医院,另外还有其他三个女生,她们的情况更加严重。”楚落雁冷冷说道。

    当周晓峰了解情况后,脸上顿时涌现出愤怒,回头狠狠剐向不远处的六个青年,大手一挥,对着周围的特警下令:“把这些人都给我抓起来。”

    周晓峰口中的这些人,不单单是那六个青年,还有这些青年颠倒是非黑白的家长,和庇护着这些人的警察。

    不过一会,六个青年和他们的家长,还有六个民警和分局局长梁广成,都已经被押送上车。

    六个青年的年纪毕竟不大,被人连番痛揍,以为有梁广成帮忙能逃过此劫,没想到最后被市警察局的局长一锅端了,一起一落间,他们终于承受不住崩溃了,被全副武装的特警扣住肩膀,放声的大哭起来。

    他们的家长,更是错愕不已,直到押上警车的那一刻,还有人不断叫嚣着。

    而梁广成,一路目光呆滞,脸上一片死灰。

    两辆武装特警车开走,楚凌的脸色终于有所好转,与周晓峰一起前往市局配合他们的调查。

    楚落雁则是和陆轩一起前往医院,途中楚笑笑打来电话,问那些青年是什么下场,楚落雁照实说道,其间的曲折离奇听得楚笑笑义愤填膺,不过在知道最后这些人都被周晓峰收拾了之后,这才开心起来。

    楚笑笑被送到医院后洗胃后,情况已经有所改善,说道:“两个女生已经没事了,人也醒了,但是还有一个女生处在深度睡眠的状态。”

    看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