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50章 再赌一局

    看着朝这边逐渐走来的慕白,楚落雁眉头轻蹙,再回头看看陆轩,却发现他正把一块肥美的羊排塞进嘴里,似乎觉得烫嘴,还往嘴里吸了两下凉气,一副毫无所谓的模样。

    “落雁,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慕白风度翩翩的说着,然后用眼角瞥一眼陆轩,才继续说道:“哦,还有陆先生。”

    “恩。”楚落雁淡淡的应声,就算是和慕白打过招呼了。

    陆轩还在吃东西,仿佛没见到旁边多出一个大活人似的。

    两个人对自己爱理不理,慕白顿时有些尴尬,更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个餐厅都是情侣座位,一张桌子就配两张椅子,他只能摆出一个还算潇洒的姿势站旁边。

    慕白没多犹豫,立即从旁边的空桌上拉过一张椅子,就坐在楚落雁和陆轩的旁边:“两位不介意吧。”

    楚落雁摇摇头,表示不介意,但微蹙的眉头出卖了她对慕白这一举动的反感。

    “陆轩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慕白似笑非笑的问道。

    “是啊第一次。”陆轩点点头说道,这个地方他的确第一次来。

    “怪不得你会点羊排,啧啧……”慕白摇摇头,打了个响指,立马有一个服务生走来。

    “今天的主厨推荐是什么?”

    “莳萝佐三文鱼沙拉,蒲酥蛋汤,还有今天从澳洲空运过来的澳牛……”服务生礼貌的介绍着。

    “都帮我上一份。”

    “好的,请您稍等。”

    服务生离开,慕白说道:“这家餐厅每天的菜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能看着菜单点菜,那样是绝对点不到好东西的,不过陆轩你第一次来,不懂这些也是正常。”

    “呵呵。”陆轩笑了笑,说道:“可我就喜欢吃这东西,能饱。”

    果然是乡巴佬,慕白暗暗鄙夷,脸上的笑容却是更胜,拍着陆轩的肩膀:“原来陆轩你是想吃饱,那没问题啊,改天本少带你去大酒店吃自助餐,管饱。”

    慕白的声音刚落,楚落雁的脸上马上露出不悦,自助餐?这个词在他们的圈子里是说给粗鄙的暴发户听的,暗指他们没品位没文化,立即说道:“我知道城都大酒店的自助餐不错,改天我们一起去。”

    慕白一怔,面露错愕,楚落雁这话是对着陆轩说的,明显是在护着这个乡巴佬。

    看到楚落雁因为陆轩的关系,态度改变这么多,慕白顿时不爽起来,楚家是宁海市顶级家族,人脉遍布军政两届,如果他能靠着楚落雁依附上这条大船,那么他们慕家也会因此飞黄腾达。

    有婚约又怎么样,楚家要是想悔婚,陆轩能说什么。

    但慕白想不通的是,楚老爷子和楚落雁怎么就看上陆轩这个乡巴佬了,就连那些原本持反对态度的几个楚家人也不再反对。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那盘菜要被别人夹光光,慕白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在回想起陆轩上一次装傻坑掉他一百万,慕白心头的那股无名火烧得更盛。

    慕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两位到时要去的话,记得通知我一声,想想我也好几年没吃过自助餐了。”

    楚落雁没有说话,陆轩斜瞥一眼,让慕白坐在旁边更加尴尬。

    “陆轩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慕白继续找话题打压陆轩,从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陆轩退伍后就一直没有工作,天天游手好闲,还开着一辆以楚天雄的名义订购的凯迪拉克。

    “什么也没做。”陆轩知道慕白话里有话,却也不生气,淡淡的回答道。

    “这怎么能行呢,一个男人总不能天天没事做吧,这样,我身边还缺一个助理,干脆你来帮我。”慕白心里冷笑。

    故意在楚落雁面前问陆轩这样的问题,要么陆轩答应,以后的时间他有的是办法搞陆轩,要么陆轩不答应,那么你这个小白脸也当得太明显了,当楚家是白痴吗?慕白认为要是楚落雁不傻的话,尽早就会踢掉陆轩这个小白脸。

    楚落雁一脸愠怒,刚要说些什么,却听到对面的陆轩说出一句让慕白差点吐血的话。

    “没关系没关系,上次那一百万我能花好长一段时间呢,现在不急找工作。”陆轩淡淡的说道。

    慕白一股气涌上喉咙,却仿佛被人扼住脖子,忍住要掀桌的冲动,阴沉沉的说道:“看来你现在也是百万富翁了,想不想和我再赌一局。”

    “好啊。”陆轩眼睛一亮:“还是梭哈吗?”

    “不,咱们赌拳,可比梭哈刺激多了。今晚的黑鲨擂台上会有两个成名已久的拳手首次对决,我们各押一人,你押的人要是赢了,我再给你一百万。”

    “要是我押错了,也要给你一百万是吗?”

    “没错。”慕白冷冷笑道。

    “行。”陆轩没多考虑,欣然点头答应下慕白的邀赌。

    陆轩答应得这么痛快,在慕白看来,这个乡巴佬肯定是以为能赢他慕白一次,就肯定能赢他慕白第二次,慕白心里冷笑,他早就收到消息了,两个地下拳赛的拳手前阵子意外受伤,其中一个已经几乎恢复了,另外一个身上还带着伤。

    慕白只要事先押好那个伤好的拳手就行,等到慕白的菜上来,慕白也不吃了,急着想要带陆轩前往地下黑拳的拳馆一雪前耻。

    慕白的车是一款暗红色的法拉利,驱车领在前面,陆轩载着楚落雁跟在后面,二十分钟后,两辆车来到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选择在地下一层停车。

    三人下车后,有两个瘦高个从远远的地方走过来,向他们打招呼:“是慕少吗?”

    慕白点头:“是我慕白,这两位是我带来的人。”

    两个瘦高个多打量陆轩和楚落雁几眼,说道:“走吧,我带你们进入。”

    三人便跟在两个瘦高个的后面,随着他们下到负二层,才发现这个停车场别有洞天,穿过一扇厚重的大铁门,耳边霎时响起许多人沸腾咆哮的声音。

    “打死他……打死他……”

    咆哮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楚落雁眉头紧皱,陆轩放眼观察起这个名叫黑鲨的地下拳馆。

    昏暗的灯光,贲张的血脉,挥舞的拳头,横飞的血肉,在场地中央有一座四四方方的擂台,顶端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擂台的上面,将擂台映成一片刺眼夺目的焦点,两名肌肉发达的壮汉在擂台上,已经浑身是血,其中一个壮汉一个勾拳把另一个壮汉狂呼在地,不断痛殴,把对放打得满嘴血沫。

    擂台的四周,挤满观众,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皆是华贵,看起来都是很有钱的人,不断的呼喊咆哮着。

    他们这里,就必须要下注,押注金额一万到百万不等,拳场的收入多靠投入,除了正常的赔付外,拳场还会收取少许的手续费,这些手续费是支付给拳手的费用,打一个晚上下来,拳场和拳手的收入都不低。

    可以说,拳手能为拳场带来生意,越好的生意就能让拳手赚得越多,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拳手的性命之上,就陆轩所知道的,地下拳赛多会死人,但因为早签下生死状,谁也无法多说什么,而且能到这的都只有熟客,比如慕白这样的,所以这里俨然就成了一个地下世界。

    不一会儿,擂台上分出胜负,其中一个拳手赢了,不少人为他欢呼,也迎来不少人的怒骂,接着擂台上的两个拳手都因为重伤被抬了下去。

    场边的主持人趁着现场观众气势的高涨,立即跳上擂台,手持话筒大叫道:“刚刚的比赛精不精彩!刺不刺激!好不好看!”

    下面的观中又是一阵狂呼,听得陆轩和楚落雁心脏狂跳,似乎也想跟着一起吼两声。

    “那么接下来,就是今天的重点压轴了,坦克对战狂豹,这绝对是一场终极对战,两人都是黑鲨久负盛名百战百胜的狠人,但到底是谁更厉害一些呢,就请大家开始下注吧,十分钟后,结果就将开始揭晓。”

    主持人激昂的大声说道,说完后,从拳场的两边分别走出两个精瘦的男人,皮肤黝黑,身上疤痕无数,都只穿着一条短裤,走到擂台边一个夸张的跳跃,两人一起跳上擂台。

    穿着红色短裤的男人叫做坦克,腹上八块疙瘩壮的肌肉十分显眼,走到擂台边摆出臂膀,露出结实的肱二头肌,顿时引起边上观众的一阵欢呼。

    擂台的斜对面是狂豹,穿着蓝色的短裤,小腹的肌肉不如坦克明显,但浑身的肌肉都十分流畅,仿佛随便一动都充满了狂烈的爆发力。

    坦克和狂暴相同的地方,就是两个人都理着一张板寸头,当陆轩看到这两个板寸头的时候,当即愣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有些意外,这两个人不就是当初他买完药从小巷里走出来的时候拦住他的三人其中两人吗,原来是打黑拳的,怪不得出手招式那么狠。

    慕白见到两个人,嘴角马上扬起一道自信的笑容,说道:“我押红方。”

    陆轩眉头一皱,看看押注台上面的下注趋势,下注红方的观众要比下注蓝方的观众要多上一倍,显然是红方的坦克比较受人看好。

    犹豫片刻,陆轩指着蓝方的狂豹说道:“那我就押他。”

    “好。”慕白大叫一声,心里已经十拿九稳了,蓝方的狂豹虽然看上去也很强,但是受伤后的恢复情况要比红方的坦克差,这一局他赢定了。

    慕白、陆轩和楚落雁三人并没有和其他的观众一样靠到擂台边狂呼,而是找了位置坐下,坐下后陆轩借口上厕所,来到擂台边,喊住穿着蓝色短裤的狂豹。

    狂豹只听一声厉喝,回头一看,差点魂都给吓掉了:“你……你怎么在这。”

    “看比赛啊。”陆轩淡淡一笑。

    狂豹心脏狂跳,他是地下拳场的狠人,但他知道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狠人,一脚就能把他踹到墙上起不来,上次的伤就是拜他所赐,到现在都还没好利索,听到这个狠人只是来看比赛的,狂暴当即松了一口气,要是来打擂的,他绝对第一个退赛。

    狂豹脸上撑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话。

    “你过来。”陆轩手掌向上,朝着狂豹勾了勾。

    狂豹的心脏再次加快跳起,不知道这个狠人想要干嘛,但也只能朝陆轩靠近。

    “我知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但我在你身上押了一百万,这场比赛你一定要赢下来。”

    狂豹看着陆轩的目光立即诧异起来,他能够出赛,也是因为这场比赛的佣金是他经历过的比赛里最高的,但能不能赢下坦克,说实话他心里也没有把握,现在被陆轩一语点破,狂豹开始担心起来。

    陆轩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关系,我既然押你赢,就肯定有办法让你赢,你记好……”

    陆轩和坦克打过一场,自然知道坦克的优势在哪,坦克的拳劲大且沉,狂豹要是中他一拳,没能及时想出对策反应的话,那接下来肯定就要被坦克的一套连环拳暴打在地。

    但坦克的劣势也有,那就是坦克的速度慢,在擂台上的灵活机动性远不如狂豹,于是,陆轩便将坦克身上的其他几个弱点告诉狂豹,他就不信狂豹在知道这些的情况下还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