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51章 拳赛开始

    慕白没有发现陆轩的小动作,因为在他看来,他才是楚落雁的真命天子,也只有他能配得上楚落雁的身份,陆轩只是个刚退伍没钱没势的乡巴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个巨亮无比的电灯泡,此时陆轩走开了,他肯定得找话题和楚落雁聊天。

    可惜楚落雁的清冷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尽管慕白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让楚落雁在他的话题中多开一次口。

    很快,陆轩回来了,脸上还是那副淡淡的微笑。

    “让你笑,待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慕白心里冷笑。

    狂豹和坦克的身高都差不多,有一米七接近一米八的高度,随着擂台边上清脆的钟声响起,两个人均从擂台的角落站起来,挥臂膀扭脖子,朝着擂台的中央靠去。

    “打!”

    “打!”

    “打死他!”

    这时候,擂台外的观众再次爆发出咆哮的吼声,霎那间震耳欲聋,这些观众在这场坦克对战狂豹的比赛上投入重金,表情纷纷亢奋涨红。

    噔噔。连续的清脆钟声响起,这场龙虎之战正式开始,坦克和狂豹刹那间撞到一起。

    地下拳赛为什么被叫做黑拳,为什么被法律所禁止而要隐秘的举行,就是因为地下拳赛的比赛杀伤力太大。

    正规的拳赛中,双方选手都会佩戴拳套,越大的拳套减伤数就越大,撞在对方脸上的力道远比赤手空拳往对方脸上砸的力道要轻得多,所以在正规拳赛中,拳套也算是护具的一种。

    并且正规比赛中,场上会有一名裁判,裁判会根据比赛的规则判定什么时候停击,什么时候再次开始。

    但地下拳赛这两点都不具备,没有拳套,是赤手空拳,没有裁判,是无差别比赛,在无差别比赛中,没有正规比赛中计分用的点数,更没有正规比赛上的点到为止,双方拳手之间所进行的,是真正的生与死的较量,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失去行动能力,甚至是失去性命。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拳打脚踢或是头撞牙咬,只要是能够给对手带来伤害的,一切手段都不会被制止。

    无差别比赛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没有电影中那些华丽的招式,坦克和狂豹的硕大拳头都死命的朝着对方的头部、腰部甚至是裆部以及全身各部位关节不停的发动攻击。

    嘭嘭嘭!

    没有佩戴拳击手套,拳头实打实打在肉上的闷响听得擂台外的观众热血沸腾,吼叫声不绝于耳。

    “坦克……坦克……”

    “狂豹!狂豹!”

    两个人都有支持者,但坦克这边的支持者明显要高过狂豹这边的支持者一截,不过片刻的时间,擂台边上的观众俨然分成两个阵营,齐齐为支持的拳手鼓劲纳威。

    陆轩眉头皱起,他知道坦克和狂豹现在的厮打只是想摸清楚对方大致的实力而已,但很明显,狂豹在这次的厮打中败走下风。

    坦克的拳劲实在太大了,攻击力很猛,动作大开大合使得狂豹的出拳速度开始迟缓起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多吃了坦克三拳。

    三拳听起来似乎不多,但换成是普通被坦克打三拳,内脏都能给你爆掉。

    拳场边缘的看台座位上,慕白摇摇头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个蓝色方似乎不怎么样啊,只是一个回合就开始气喘吁吁了,陆轩,看来你的眼光不行呀。”

    “慕少也说了,只是一回合而已,结果怎么样还不知道呢。”陆轩笑了笑说道。

    “是吗,那咱们等着瞧。”慕白嘴角勾起冷笑,他原本对坦克和狂豹受伤后恢复的情况还抱有怀疑,现在这一回合打下来,直接就消除掉他心里的疑虑,心想着陆轩这次肯定得栽了。

    狂豹双腿连蹬,瞬间脱离开坦克的击打范围,脸颊上有一道乌黑的淤青伤痕,高高肿起。

    此时的狂豹不准备再和坦克打近身战,脑海中浮现出陆轩告诉他的几个致胜进攻点,旋即望向坦克的目光凶悍狰狞。

    只是厮打片刻,擂台上的两个人身上已经染上一片光泽,那是身上渗出的汗渍。

    坦克乘胜追击,一套凶猛刚毅的组合拳挥舞着纹丝不漏,虎虎生威,拳风仿佛一台人形绞肉机一般的向狂豹砸去。

    可惜又一个回合下来,狂豹的迅捷的身影在擂台上四处窜动,宛如真是一头猎豹,任坦克的拳劲再大,也不能把他压缩到擂台的角落,但饶是如此,狂豹在闪避坦克的时候,还是被坦克的拳头砸了好几拳,嘴角已经溢出血迹。

    “该死的……狂豹上啊,和他拼命,打死他!”

    “他娘的怂蛋,快给老子贴上去肉搏!”

    “干,又躲开了!”擂台蓝色方的边上,一大群观众怨声不断,叫骂声不断,看着狂豹露出颓势,纷纷嚷叫着。

    一个好的拳手,他的防守永远胜过他的攻击,坦克的身手不弱于狂豹,进攻的同时也时刻警惕着狂豹的反扑。

    狂豹在躲,也是在找还手的机会,同时更是降低着坦克的警惕性,满脑子都是陆轩交待过的话。

    电光火石之间,狂豹的双眸一凝,脚下一挫,双条粗壮的大腿猛然发力,在距离坦克只有两米的地方骤然暴走,像枚炮弹一般撞向坦克的后腰。

    此刻,坦克正处于出完拳的那一刻,还没来得及把拳头收回来,就感觉背后‘嗖’的一声飙出凉风。

    “糟糕!”坦克目露惊光。

    狂豹反扑!

    这一刹那,拳场内的一切吼声似乎都消失了,所有观众张大嘴巴看见狂豹以一种巨大的惯性撞向坦克,一拳捣在坦克后膝上。

    啪嗒!坦克的身体失去平衡,后膝上剧烈的撕扯感在一瞬间让他跪倒在地。

    但狂豹的攻势并没有就此结束。

    趁他病要他命,狂豹一脚撑地,另一条腿扫过一百八十度的鞭腿,鞭向坦克的脑门,擂台上顿时响着剧烈的劲风声。

    砰!

    狂豹的鞭腿结结实实的踢中坦克,但是并没有直接踢中坦克的脑袋,被坦克突然护在脑门上的掌心卸下一层力道。

    坦克被狂豹的鞭腿踢飞,擂台蓝色方边上的观众瞬间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起来啊废物,快起来,别让老子输钱!”

    “只是一腿而已,坦克你他么都砸了狂豹好多拳了!他不照样好好的!快给我起来!”

    坦克的支持着马上跟着大吼。

    见到坦克倒飞出去,慕白的脸色一变,嘴角不断抽动,心里暗骂:“这个坦克真他么的废物。”

    不过慕白此时无比的希望坦克能站起来,只要站起来,他就不信翻不了盘。

    而坐在陆轩旁边的楚落雁从头到尾都在一旁看着,她似乎有预感陆轩选择的蓝色方一定会赢,再看陆轩,脸上也一直是副有肆无恐的淡淡笑容,显得特别的神秘,好像慕白这次的出现,又是为了来给他送钱的。

    可惜到最后,无论是慕白或是支持坦克的那么观众怎么叫骂,坦克还是没能起来,因为狂豹根本没有给坦克再站起来的机会,冲上去狠狠一跪,残忍地将坚硬的膝盖骨撞击在坦克的头颅上,一声闷响,让坦克的眼耳口鼻似乎都渗出血迹。

    狂豹的这一动作立即让现场的观众发出尖叫,拍手叫好,呼声沸腾。

    主持人见到坦克再也起不来了,这才冲到台上,把狂豹的手抓过头顶,持着话筒大声叫道:“狂豹赢了!让我们一起恭喜狂豹!”

    “吼!”狂豹高举双手,嘴里发出兽吼一般的嚎叫,赤红的目光激动的看向拳场边缘的位置,那个狠人坐在位置上一脸淡淡的笑容。

    有人欢喜有人愁,因为押注狂豹的人是比押注坦克的人少的,所以狂豹的赔率也比坦克要高出许多,押注狂豹的人自然是满脸欢喜,押注坦克的人则是一脸郁闷。

    慕白自然也是郁闷的,上次赌桌上输掉的一百万让他颜面尽失,这次更是好不到哪去,原本必赢的局又输给了陆轩。

    “给我个卡号,一百万我马上转给你。”慕白冷冷说道。

    陆轩立刻报出自己的银行卡号,心想这个慕白讨厌归讨厌,给人送钱的时候倒也一点不拖拉。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陆轩的手机响起提示音,是一条银行转账的短信,一开头的七位数,陆轩喜滋滋的表示感谢,气得慕白差点从位置上跳起来。

    不远处,一个胖子看见陆轩赢下慕白的全过程。

    他感觉很惊奇,那位拳手只是被陆轩随意指点了几句,立马在扭转了事先并不被看好的战局,这一场他的命运跟慕白一样,也是输了,足足输了五百万,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心情,他反倒微笑着朝陆轩走过去。

    “哥们,我叫杨奇,杨树的杨,奇的奇,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胖子朝陆轩伸出手。

    陆轩有些迷糊,抬眼看去,胖子生得白白胖胖,皮肤白皙透亮,脸上是弥勒佛般的笑容,嘴角两边敞着两个酒窝,穿着一身名牌,腰上扣着阿玛尼Logo的大腰带,看起来满是喜感。

    立即伸手和胖子握了握手,陆轩回道:“你好,我叫陆轩。”

    看到杨奇,慕白的脸色一阵变幻,撑出一丝勉强的笑脸也和杨奇打起了招呼。

    杨奇对慕白只是客套的回应,回应完立即对着楚落雁笑道:“楚小姐对地下拳赛也有兴趣呀?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来这种场合。”

    “没兴趣,只是陪人一起来看看。”楚落雁淡淡的说道。

    陪人来的,陪谁……慕白?杨奇只是想想就觉得不可能,慕白和楚落雁比起来只是个小角色,依楚落雁的性子也不会陪慕白来这种场合,那么唯一剩下的人就是陆轩了,杨奇的小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陆轩也对杨奇进行着猜测,从杨奇认识慕白和楚落雁并且语气平淡舒缓的情况来看,这家伙恐怕也是哪家的富家子弟,而且从他回应慕白问好时的敷衍,陆轩隐约觉得慕白似乎有些忌讳杨奇。

    果不其然,只是聊了两句,慕白就借口家里有事先行离开了。

    看着慕白匆忙离去的背影,杨奇哈哈大笑:“这混犊子,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经常胡作非为,前阵子就被我一哥们教训过,现在见着我估计心里还横着根刺。”

    陆轩也露出笑容,看来杨奇和慕白并不对付,刚好他和慕白也不怎么对眼,于是当杨奇邀请他一起看比赛的时候,陆轩便欣然同意了。

    此刻,擂台上又出现两名拳手,体格和身高都不是刚刚坦克和狂豹那一个层次的,但也显得有些凶悍,属于打普通人一个能打五个的那种。

    “兄弟,你觉得这场谁会赢。”杨奇‘嘿嘿’一笑,盯着擂台上两个人的小眼睛泛着精光。

    “不大清楚。”陆轩摇摇头,坦克和狂豹和他动过手,所以他了解坦克和狂豹的实力,但眼下的两个拳手他并不熟悉。

    杨奇听到陆轩的话,隐隐有些失望,不过杨奇的失望很快就消失了,因为陆轩不过一会的时间,就已经从两个拳手的细节上判断出了优劣,辨明之后,陆轩在两个拳手中体型较小的一个拳手上押注五万块钱。

    看到陆轩押注,杨奇的小眼睛更亮了,挥挥手招来一个拳场的负责人,那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一见到杨奇就立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搓着手询问杨少有什么吩咐。

    杨奇指着擂台上个子比较矮的拳手,一押注就是五百万。

    陆轩侧目,暗暗咂舌,自己这押注就五万,人家杨奇一押就是自己的百倍,顿时哭笑不得,说道:“你这手笔也太大了,万一我看错了呢?”

    杨奇笑得跟弥勒佛似的,一把揽过陆轩的肩膀。

    “没事,我相信你的判断力,赢了咱俩平分,输了算我的。”

    陆轩心道这胖子真阔气,但也有些疑惑这胖子到底是什么人,因为自己一句话就舍得挥出五百万?正在这时陆轩和楚落雁的目光相对,楚落雁对着陆轩眨了一下眼睛。

    陆轩马上就看懂楚落雁的意思,便答应杨奇的话。

    拳场的那个络腮胡子负责人很快就回到擂台边帮杨奇和陆轩下注了,钟敲三下,擂台上的战斗随即开始。

    两个拳手瞬间厮打在一起,拳头实打实的在肉上砸出‘嘭嘭嘭’的声音,另擂台边的观众又是一阵狂呼,而矮个子的拳手下盘极稳,就像一块坚固的磐石一般,时而防守,时而出击,拳头迅猛如风。

    战斗很快就进入到白热化,两个拳手的身上都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在擂台上挥洒如雨,两人的体力都有所削减,可就在两个人的攻击频率应该缓下来的时候,矮个子拳手脚下一绊,瞬间将对方绊倒,借此机会一脚踩住对方的喉咙,几乎把对方的眼珠子都给踩出来。

    这一场战斗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性,矮个子拳手非常狠,把对方按在地上暴打,直到对方彻底昏迷过去这才停手。

    在拳场边缘的位置上,杨奇的一双小眼睛精光连连,都已经能够泛出闪烁的小星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