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52章 观海阁楼

    “厉害啊兄弟,又被你猜对了。”

    杨奇揽着陆轩的肩膀摇晃着,再次把那个络腮胡子负责人招呼来:“你把我赢的一半直接划到我兄弟户头上。”

    络腮胡子谄媚的快速点点头,因为两个拳手的支持率五五开,所以两者的赔率也相差无几,陆轩本身投了五万进去,翻一番赢了五万,而杨奇的手笔就比较大了,翻一番后就是五百万,分给陆轩一半就是二百五十万。

    陆轩没有犹豫,当即推辞。

    “我那一半就算了吧,擂台上的变数很多,我这次只是运气好选对人罢了。”

    “唉话可不是这么说,要不是兄弟你的眼力好,我本来是准备押那大高个的,要真押了,那万百万可就打水漂喽。”杨奇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信守承若是我们杨家的祖训,这些钱说什么你都要收下。”

    “那我就不客气了。”

    既然杨奇这么热切,陆轩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便不再推辞,没过一会,楚天雄当时赠予他的那张银行卡上,又多出二百五十万,算上原来卡里的五十万和慕白给自己送来的一百万,这张银行卡上已经有四百万,增长速度之快让陆轩觉得慕白就是个散财童子,每次出现都会给他带来不菲的财运。

    接下来还有几场拳赛,但由于之前坦克和狂豹的压轴使得这些拳赛的兴奋点越来越低,已经有部分观众离开了拳场。

    陆轩看楚落雁的兴致不高,便也没有了兴趣,打算离开。

    “兄弟,待会一起吃个饭吧。”正当陆轩和楚落雁要与杨奇告别的时候,杨奇开口说道。

    “好啊,落雁你也一起去吗?”

    楚落雁摇摇头,没有说话。

    陆轩想了想,考虑到楚落雁这两天因为研究室的事情有些劳累,傍晚又主持了一场法务会议,此时已经面露倦容,便说道:“那我先把楚小姐送回家,再去找你。”

    杨奇答应下来,驱车离开。

    陆轩则送楚落雁回家。

    路上,陆轩开口询问道:“杨奇是什么人?”

    “杨家是做珠宝生意的,洋开泰你听过吧。”楚落雁淡淡的说道。

    洋开泰,主销黄金玉饰,是一家连锁珠宝行,分店遍布华夏南北,实力不容小视,陆轩在街上长看到这家珠宝行的招牌,所以并不陌生,轻轻点头。

    “杨胖子是个很怪的人,贪玩又好赌,但并不是逢赌必输,这些年在这个赌字上还赚了一大笔钱,为人也没什么好挑剔的,大方爽快,是个自来熟,所以本身的人脉极广,在外面不少人都会给他面子。”

    楚落雁顿了顿,在副驾驶座上偏头看了陆轩一眼,继续说道:“只是杨胖子有点好色,闲着没事就喜欢开他那辆保时捷去大学城勾搭女学生。”

    陆轩十分惊奇,杨胖子喜欢学生妹。

    “总的来说,这个人还算不错,所以他和你套近乎不是什么坏事。”

    自从上次的响尾蛇袭击事件后,楚家别墅的戒备等级直线提高,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花园外或是别墅周边都会有保镖牢牢守护,毕竟上次要不是陆轩出现,楚家的四兄弟或许就剩下三兄弟了。

    正因为如此,每次陆轩的车子驶进楚家别墅,一群黑衣保镖一看车上的人是陆轩,就会直接放行。

    陆轩将楚落雁送到门口道别后,便根据杨奇说的位置,驱车来到一家火锅店。

    火锅店的位置在宁海市环海路的尽头,那里有一座人工修建的观海台,观海台上建有一座阁楼,生鲜阁,外饰红墙角木,入夜后灯火阑珊,面朝大海,令人眼目一亮。

    陆轩把车停在一辆保时捷4S的旁边,这是杨奇的座驾,杨奇此刻就等在保时捷旁边,见到陆轩的车后眼睛一亮,等陆轩下车后两人就直奔观海台。

    海风徐徐,陆轩向观海台上望去,有白烟袅袅,一些在生鲜阁的客人直接把餐桌摆在观海台上吃火锅。

    生鲜阁绝对是宁海市饮食界的一大特色,能够在海边直接建起一座阁楼开火锅店,这手笔少有人做的到,虽说价格贵是贵了点,但材料绝度新鲜,都是附近的渔民当日捕捞上岸的海鲜和市场上最新屠宰的猪牛羊肉。

    很多前来宁海市旅游的人,除了环海路的海鲜排档一条街,生鲜阁也是必去之地。

    顺着几十层大理石台阶登上观海台,陆轩跟随杨奇进入生鲜阁,门口有两个迎宾小姐,模样生得好看可人,声音甜美,见到杨奇纷纷恭敬的候声喊道:“杨少。”

    杨奇嘻哈一笑,多看了两个美丽的迎宾小姐几眼,等两人进入杨奇早就预定好的包房,已经有人为他们准备好热气腾腾的火锅汤底,汤锅的两边是整齐摆盘的肉片和海鲜,还有一些菇类蔬菜。

    包间朝海的一面,是一块巨大的纱纸木窗,推开后,清凉的海风徐徐灌入包间中,顿时令人神清气爽。

    “咱兄弟俩也别客气,该吃吃,该喝喝,我都快饿坏了。”

    杨奇果真如楚落雁讲的那样是个自来熟,一进包间也不废话,大屁股往椅子上一座,支起筷子夹起一片肥牛肉就往红油滚滚的汤锅里放。

    陆轩嘴角扬起一道笑容,杨奇的行为倒是合他胃口,生鲜阁闻名宁海市,陆轩早就想来尝尝,可惜一直没机会,这次终于能一饱口福。

    两人霎时吃得津津有味,开酒碰杯,聊天说话也聊得开怀。

    “看兄弟你也是练过的吧,不然眼睛怎么能看得那么准。”杨奇满嘴油光,笑呵呵的问道。

    “在部队待过一段时间。”

    杨奇眼睛一亮:“这个我知道,部队里练的是军体拳吧,据我所知,南方的军区练的是腿打式,北边的军区练骨架子,反正都特别厉害,在部队里好好练个两年,出来后用军体拳就可以打败一些老师傅,兄弟你是南边的还是北边的。”

    “都待过。”陆轩笑着回应道,心想这杨胖子不仅是个自来熟,还是个话痨子,不过人品不错,丝毫没有像慕白方浩身上的那股纨绔作风。

    “那岂不是更厉害。”杨奇笑起来脸上露出两个酒窝,心里对陆轩更好奇了,看摸样很年轻,应该刚从部队里出来不久,又和楚落雁有些亲密,连狂追楚落雁的慕白都只能在旁待着,眼力很毒,甚至能够指导一方拳手赢下拳赛,这个陆轩很不简单。

    火锅吃到一半,包间外有人敲门,接着门被人推开,四个身姿卓越的高挑女人缓缓走进。

    陆轩正吃着东西,就见到四个面容姣好的女人有两个立即围靠在杨奇的旁边,一个帮他捏起肩膀,一个在旁边坐下,把杨奇的一条腿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轻轻按了起来。

    陆轩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下一刻就见到另外的两个女人朝他走进,手就要放到他的肩上,刚一碰到陆轩的肩膀,陆轩浑身一颤,马上蹦了起来,面露尴尬。

    “不用不用,你们在旁边一起吃吧。”陆轩连连摆手。

    两个女人看到陆轩的模样,脸上立即有点儿惶恐,以为是陆轩不喜欢他们,于是两个女人垂着头怯生生把目光放到杨奇的身上。

    陆轩摇摇头,连忙跟杨奇说道:“不必如此,让她们一起吃东西吧。”

    杨奇嘿嘿笑起来:“看来兄弟你不好这一口呀。”于是便让四个女人一起坐下吃东西,反正一大桌子菜他们两个人也吃不完,一起吃还能凑点热闹。

    陆轩又吃了一会,觉得心足胃饱,见杨胖子和四个女人正谈到兴头上,便打算离开,杨奇也不阻拦,他并不是个懂得客套的人,给陆轩一张自己的名片,还要了陆轩的电话号码,声称有时间两人还约着一起吃饭。

    这顿火锅绝对是陆轩吃得最好的一次,面朝大海,凉风徐徐,让人大汗淋漓吃着火锅的同时还能感受到阵阵凉快。

    回到住处后,陆轩洗了个澡,走出浴室后头发还湿漉漉的,回到房间的床上盘腿一坐,便开始修炼。

    墙上的时钟秒针‘嘀哒嘀哒’的走过,陆轩闭着眼睛,一副沉静入定的模样,双手放在膝盖上,周围一圈圈朦胧的能量围拢在他的身边,飞快朝着陆轩的全身毛孔处钻入。

    自从陆轩的修为提高之后,修炼的速度比原先快了不少。

    午夜,陆轩睁开眼睛,释放出感知能力,已经能够覆盖四十米范围内的一切。

    范围又增加了,陆轩本该高兴才对,但他的眉头却是紧紧拧着。从衣服口袋里取出血红色玉佩,再把手腕上的佛珠手串摘下来,放在眼前细细察看。

    这次包括上两次的修炼,红色和蓝色的能量都没有出现,仿佛消失了一般,陆轩心想难不成这两件宝贝里面的灵气都已经被他吸光了?

    这两件宝贝带给他的收获是巨大的,如果失效,就好像要一个吃了几天山珍海味的人继续回去吃他原本吃的粗茶淡饭。

    真是那样的话,陆轩舍不得啊。

    但就在陆轩目露不舍细细观察的时候,血红玉佩和佛珠手串竟然悄然贴合在一起,等到陆轩发觉后想把它们分开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两件宝贝如同磁铁般吸附在一起。

    “怎么回事?”陆轩的目光凝结,把注意力全部放到血红玉佩和佛珠手串上面。

    紧接着,血红玉佩的表面浮现出红色的芒光,将相隔不远的陆轩脸颊映成一片赤红,刹那间佛珠手串也不甘示弱,九颗佛珠内纷纷涌出丝丝绿色能量。

    红绿两股能量就像干柴遇上烈火,势头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交缠着,只是顷刻间,陆轩的房间内连同角落处都充斥着浓郁的灵气。

    “糟糕,这两个大爷难道又想打架。”陆轩惊疑未定,上次这两个鬼东西就在他的身体里面打架,把他体内的经脉毁得一塌糊涂,要不是及时熬药修复,他的身体怕是会留下病根,以后的修为要想再进一步,便是难如登天。

    这次它们居然想在外面打架,陆轩的眼睛气的瞪得老大。

    但接下来的发展又似乎偏离了陆轩的设想,血红玉佩和佛珠手串上涌现出的能量虽然巨大,但却十分的温和,红色能量中的一道道狂躁之气被绿色能量中的清凉之气同化,瞬间两股能量都变得纯粹起来。

    陆轩感受着这股庞大而又纯粹的能量,眼睛亮得像黑夜中盯紧猎物的幽狼,目露精光,心想要是把这股巨大的能量转化成灵力,那么自身的实力肯定能获得巨大的恢复。

    当即,陆轩闭上眼睛准备继续修炼。

    可就在陆轩闭眼的刹那,他感受到房间内的浓郁能量仿佛潮水般的褪去,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房间内的能量就已经十不存一。

    能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