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67章 龙泉宝剑

    陆轩下了楼,叮嘱小武自主修炼,他要到外面去办点事。

    小武点点头,经过敲打一番后,他终于明白基础的重要性。就算刚才陆轩上楼,他也咬牙坚持没有偷懒半分。

    这点,陆轩从他脸上痛苦之色就可以看得出来。

    交代完,陆轩便朝着大门走去。

    出了门,他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就朝老城区赶了过去。

    老城区是宁海市建国初期就建设起来的第一批楼房,是旧时代的市中心,街道小贩和各式各样的店铺满目玲琅,是宁海本地家喻户晓的购物中心。

    改革开放后,宁海市高楼大厦增多,各式各样的大型超市入驻,街道各类商铺也多了起来。人们也不用跑这么远购物,老城区人流量自然消减了起来。

    到最后,这里逐渐演变成只卖古玩的区域。一家家古玩店取代原本的杂货店,吸引众多古玩爱好者,瞬间又火爆了起来,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小哥到了,一共五十块。”车子到达老城区后,司机将车子靠路边停了下来,对着陆轩说道。

    陆轩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五十块递给了司机,便打开车门走下了车子。

    他抬起眼往街边的商铺一看,密密麻麻满目玲琅都是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物品。

    陆轩走了许久,很快就找到两家连在一起的古玩店,这两家店卖的都是武器,刀枪棍棒剑等古代用的武器应有尽有。

    因为华夏国是禁止贩卖武器的,武器大多是以收藏品来贩卖,所以想要找件趁手的兵器,只能来古玩店寻找。

    陆轩一看就来了兴趣,朝了一家比较大的店铺走了过去。

    “欢迎光临。”

    陆轩一进门,就有两个身材窈窕穿着旗袍露出一大片修长美腿的礼仪美女,对他面露微笑弯腰相迎了起来。

    随后,其中一个美女离开位置,到旁边取了个一次性纸杯,端着茶壶倒了一杯茶递过来给陆轩,声音很是温婉地说道:“先生,请用茶!”

    “谢谢。”陆轩接过纸杯,客气地说了一声。

    他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接着四处张望查看起了店铺内的情况。

    店铺内,摆放着七八个货架,货架上挂着各式各样款式繁多的武器,刀枪棍棒矛箭应有尽有。

    除了陆轩和老板以外,店铺内并没有其他客人。毕竟古玩店不是超市,一般都是贩卖给古玩爱好者,且古玩爱好者又是一个较小的群体。

    店老板是个三十四岁左右的中年人,身体微微发福,挺着一个小小的啤酒肚,留着精练干爽的短发,脖子上挂着一串108粒檀香念珠。

    店老板见陆轩进来,立马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开始胡乱打量了起来。见他着装不错,立即迈步走了过来。

    “帅哥,要买点什么?我给你推荐推荐。”老板来到陆轩面前,笑着开口招呼道。

    陆轩想了想,还是觉得让老板推荐一下比较好,毕竟人家是专业人,便点点头开口说:“我想买一件趁手的武器,”

    “这样啊。”老板点了点,然后重新将陆轩由上至下再打量一番,最后缓缓地开口说道:“先生,我觉得以您的气质,有几件宝贝倒是和你很般配。”

    “哦,拿来看看。”陆轩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

    老板转过身子,在货架上取出一把宝剑递了过来,对陆轩说:“这是龙泉宝剑,国内知名公司龙泉剑厂制造而成,是华夏国十大知名宝剑之一。传说是由欧冶子大剑师所铸。欧冶子为铸此剑,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故名此剑曰“七星龙渊”,简称龙渊剑。唐朝时因避高祖李渊讳,便把“渊”字改成“泉”字,曰“七星龙泉”,简称龙泉剑。”

    “哦,拿来给我看看。”一听是龙泉剑,陆轩顿时来了兴趣,因为他也听说过龙泉宝剑的名头。

    据考古学家研究表明,龙泉剑是最早起源于春秋时期吴国大夫伍子胥的佩剑,此人精忠报国。吴国被越国侵入期间,他被越兵追杀至一条河前,恰好出现一渔翁驾船救了他。

    伍子胥为感谢渔翁脱下自己天价佩剑龙泉赠与渔翁,让他替自己保守行踪。

    渔翁称救了伍子胥是因为他对国家非常忠诚,没想到他竟然不相信自己,随后拿龙泉剑抹脖子自杀以示清白。

    伍子胥非常后悔,龙泉剑因此闻名。

    又有人说,龙泉剑是某位高人锻造给汉高祖刘邦的佩剑,可斩天下一切邪物,称宝剑只送给未来当皇帝的人。

    最终,汉高祖刘邦凭借此剑成为皇帝,成就一个大汉王朝。

    “你看,这剑刃多么锋利,还有剑身上面雕刻的花纹也是极具美感的。虽然是高仿的龙泉剑,但收藏价值还是不错的,只要一万五。”老板又介绍了一番,随后将宝剑递了过来。

    陆轩接过来一看确实挺漂亮的,剑身上刻有七星标志和飞龙图案。在剑身上刻花,也是龙泉剑的一项绝技。剑工们一不用彩笔,二不照图样,只用一把钢凿在宽不盈寸的剑身上刻凿,刻好后浇上铜水,经铲平加磨,飞龙图案,生动自然,永不消失。

    陆轩拿起宝剑思忖了一下,心里暗暗的说道:“这龙泉剑好看是好看,但总不能每天都背着。”

    “太长了,给我换别的看看吧!”陆轩摇摇头,就把龙泉宝剑递给了老板。

    “行。”老板收回龙泉剑,又从别的货柜上取下一把武士刀,对陆轩介绍说:“这把刀可有价值了。是明朝倭寇浪人经常侵犯东海沿海,但是被戚继光打得落花流水。这是当时的战利品之一,售价四万五,绝对有收藏价值。”

    陆轩知道明朝倭寇大多都是岛国人,直接摇摇头就给拒绝了,“岛国人用过的东西,有什么好的,换下一个吧。”

    “好吧。”老板轻轻应了声,就把武士刀收了回去。接着转身,走到另外一个柜子上,拿下一个盒子,接着打开取出一把三棱军刺,笑着对陆轩说:“那么这把军刺你一定会喜欢,它是华夏特总兵兵王刘玉栋的曾经用过的武器,我好不容易才收藏到的。你要买的话便宜点给你,只要十五万。”

    “呵。”听了老板的话,陆轩心里不由嗤笑了起来。

    陆轩正好认识老板口中的刘玉栋,事实上这个人的确是特总兵界的老前辈。但是,他根本没有使用三棱军刺的习惯,这老板纯粹是唬人的。

    “换一个吧,我不太喜欢三棱军刺。”陆轩笑了笑,又婉拒了老板。

    “好!”老板语气略微有些失望的说道,但还是乖乖的把三棱军刺放回去看。

    过了一会,他又从货架上取出一把短刃,信心满满对陆轩说:“这绝对是一把好刀了,样式非常精美刀刃十分锋利,可以随身携带很方便。不过价格有些贵,要五万八。”

    看到这把短刃,陆轩眼睛不由咪了一下,这的确是他想要的款式。

    “我看看。”陆轩接过来看了看,发现这把短刃分量太轻了,而且没什么锋利劲儿,就把匕首递还给了老板,轻笑着说:“分量太轻了,我还是自己找找看吧。”

    “好的。”老板失望的回应道。

    随后,陆轩自己环绕着货架查看了起来。可是走了一个又一个货架,把店铺里面的刀枪棍棒箭矛都看了一遍,都没发现一个满意的兵器。

    这个时候,在一旁的老板嘴角也渐渐勾起淡淡的嗤笑,有点而不耐烦了。

    他开始觉得陆轩根本就没钱买,说不定是来蹭空调的。

    陆轩看完了整个店铺的东西都没找到满意的,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在一张茶几桌下发现一抹黑光。

    他凑近一看,是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刃时,陆轩脸色微微诧异,扭过头询问身后的老板道:“老板,能否拿起茶几,把这个短刃拿出来给我看看。”

    “先生,这东西没用的,只是垫桌脚。你要好刀好剑的话,货柜上这么多。”老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很没好气地说道。

    他陪陆轩转了一个小时,这小子什么没买,分明买不起来蹭空调消遣自己,心里十分的不爽。

    “放心,我有钱。”陆轩听得出对方口气里的味道,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

    很不巧的是,上回这卡是楚天雄帮忙办理的,是金卡VIP客户。也就是说,能办这种卡的人,都是银行认定的高端人士。

    老板一见到那张金色的银行卡,立马迅速堆出满脸微笑,然后转过身子对那两个迎宾礼仪美女说:“快过来帮忙把桌子挪开,然后取出那把短刃。”

    短刃取出来,陆轩拿在手里掂了掂,分量挺沉的也是他中意的款式。虽然因为生锈不是很锋利,但拿回去磨一磨还是不错的。

    突然!

    陆轩体内的蓝色晶石微微颤动,一股红色的血煞之气溢了出来。紧接,短刃上面,也散发出红色煞气,两股煞气融合在一起交织了起来。

    陆轩没想到,这把不起眼的匕首竟然与蓝色晶石内的那股煞气产生共鸣,且还是这么的激烈。

    陆轩知道血红色玉佩是爷爷当年杀了无数人才凝聚出来的这股煞气,可短刃却也有这种效果,恐怕也不简单啊!

    “嘶!”陆轩深吸了口气,用灵力强行镇压住这股煞气,切断与匕首上煞气的联系。他现在在外面,不方面修炼。

    “就它了,多少钱!”陆轩心中暗喜,但还是不动声色对老板淡淡询问道。

    “这东西也没多大用处,也就一个垫桌脚的。你乐意的话,两千块拿走。”老板没想到陆轩真看上这个垫脚的废品,愣了一下,旋即随意的说道。

    陆轩一听如此宝贝,竟然这么低的价格不由皱了下眉头。

    老板见他皱眉以为价格嫌贵,又开口说道:“你要真想要,一千五也可以。”

    老板想反正是个垫桌脚的废品,放着以后只能当废铁卖。有人给一千五也不错,至少比卖废铁强多了,这几乎是纯利润啊!

    “五千块,我买下了。”陆轩不喜欢占人便宜,知道这宝贝不止这个价,从怀里掏出五千块大钞,直接放到老板茶几桌上淡淡的说道。

    “啊!”老板一见到五千块顿时发愣了起来。

    老板原本都打算好,要是陆轩觉得还贵,再给他减个几百都没问题,没想到他竟然主动加钱。

    见老板发愣,陆轩咧开嘴淡淡笑着说道:“谢谢你刚才那么费劲的介绍,和陪我逛了这么久,多出来的钱就当请你买罐好茶润润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