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69章 煞气共鸣

    陆轩不相信杀手有异能,再次改变方位挥动短刃刺了过去。

    “铛!”凌厉一击被杀手抵挡了下来,他嘴角仍旧挂着轻挑的微笑。

    “怎么可能?难道他真的有异能?”陆轩再次退了回来,心里无比惊讶的疑惑着。

    陆轩是出刀人,只有他明白刚才出刀的角度有多么刁钻,甚至快到杀手身上的时候,还故意下压了十公分,目的就是让对手产生误判。

    没想到,杀手竟挡下来了!

    连续两次偷袭被挡下,让陆轩不得不起了疑心。

    “哼,小鬼,以为耍点小聪明就可以了吗?继续放马过来吧,不管你耍什么手段,都逃不了你被我抹杀的命运。”杀手闭着眼睛,面色狰狞很是狂妄的冷笑道。

    陆轩不信邪,趁现在还浓烟滚滚的时候,又偷袭刺过去一刀,没想到还是被挡住了。

    “咦?”就在陆轩疑惑的时候忽然发现,自从割破石灰袋子以后由始至终都是他在攻击,杀手在防御,没主动攻击过。

    以杀手使用双刀绞杀的威力,一直都是压制着陆轩打的,如果他真有异能察觉陆轩的存在,不可能不主动攻击掌控节奏。

    发现这一问题,陆轩明白这个杀手并没有异能,而是拥有一种几乎是本能的敏锐度。这种敏锐度是经过无数次训练和厮杀,才培养出来的。

    “一定是这样的。”陆轩心里无比肯定地说道。

    知晓杀手情况后他不在犹豫,紧握短刃就就冲了出去。

    现在空气中还弥漫着石灰,陆轩打算趁杀手只能被动防御的情况下,把主动权找回来。

    幸运的话,他或许还能给杀手一些伤害。

    “铛铛铛”双方厮打在一起,发出阵阵利刃相互碰撞的声音。

    杀手果然如陆轩所意料的一样,只是靠本能来防御。

    不过使用双刀刃的杀手确实非常厉害,在视力受影响被迫防御的情况下,也没弱多少下风。

    双方几乎不相上下僵持了起来。

    “砰砰砰”双方动作越大越大,发出的声音愈来愈响。惊动了一旁宿舍楼的员工,一些窗户上亮起了灯光。

    宿舍楼下,有几个工人拿着手电照射了过来,发现两个人影在拳脚相接对碰在了一起。但是由于交战地漫天灰雾,他们没看清正在打架的究竟是何人。

    “谁啊?大半夜吵吵闹闹的,还让不让睡觉啊?”这个时候,带头的一个工人不满的嚷了一声。

    接着,那名工人走了过来,口中继续嚷嚷道:“都给老子回去睡觉,有什么问题不能留到明天再解决吗?”

    “不好!”见到那名误以为工人在吵架,想要过来劝架的工人走过来,陆轩心头不由大急,对着他大喝道:“快,赶紧走开!”

    “呵!”这个时候闭着眼睛的残刃冷笑一声,身影忽然迂回闪避,径直朝那工人扑了过去。

    “快躲开!”陆轩再次怒吼一声,拔腿就跟着冲了过来,想要在杀手出手前将他拦截下来。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

    身为淬体六重的杀手速度非常快,短短二十米的距离不过是一秒多钟时间。在工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残刃一刀抹了脖子,连叫都没能叫出来。

    鲜血如柱喷溅而出,工人瞪大了眼睛,满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杀人了!”

    “快跑啊!”

    其余的工人被这场面吓到了,怕殃及池鱼四散逃窜惊慌的叫嚷了起来,其中还有人喊赶紧报警,不过再也没有手电敢乱射过来。

    喷溅出来的鲜血溅到了陆轩的短刃上,顷刻间刀身微微泛红,妖异无比。

    短刃发生异变后,轩辕决第二式如同醍醐灌顶,在陆轩脑袋中演练了起来。

    丹田内,蓝色的灵力不知不觉逐渐泛红,渐渐变成了煞气,煞气跟短刃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这……”感觉到自身发生的变化,和突然领悟轩辕决第二式,让陆轩微微有些吃惊了起来。

    不过,他还是没有多想,直接沉寂在其中认真感悟了起来。

    此刻,杀手已经脱离了石灰带来的伤害。他之所以杀了这个工人,就是想引陆轩过来,脱离那个满是石灰弥漫的地方。

    他知道这场战斗持续了一段的时间,再拖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因此想恢复眼睛速战速决。

    杀手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陆轩呆愣在原地满脸陶醉不知道沉寂在什么事情里面,露出了全身的破绽。

    “哼,在这种关键时候还敢分心。”杀手在心里冷笑不已,被陆轩纠缠了这么久他心里也起来一些怒气。

    旋即,杀手握着残刃双眼冒出仇恨,电射般扑杀了过来。

    只是等他扑到身前挥刀准备结束目标生命的时候,陆轩的眼眸猛地张开,抬起手闪电般快速的一刀,直接从杀手手腕上划过。

    杀手反应也很快,见陆轩挥舞短刃的袭来的刹那心里大惊,迅速向后倒退,不过还是被划伤,流出了殷红色的鲜血。

    就在这时,陆轩手中沾了杀手鲜血的短刃,泛着红色光芒更盛了几分,红光流连增添了几分诡异。

    陆轩没理会短刃上的异变,而是趁胜追击朝杀手扑了过去。

    “找死!”杀手见手腕被陆轩划开一条血痕,不由暴怒一声,提着残刃就杀了过来。

    但是这一次,陆轩并没有后退,也没有躲闪,提着短刃和他厮杀了起来。

    铛

    铛

    铛

    双方打得飞快,无数金属碰撞声响起。

    陆轩几乎掌控了战斗的局势,对着杀手一路穷追猛打,把对方一个淬体六重的杀手,打得节节败退。

    他的动作和原先比起来,有了很大的改变,出手的招式也不像是轩辕决第一式,而是像一只野兽。

    他时而如虎豹扑咬,时而像鹰隼犀利,身法如灵狐一样矫健,一点也没有轩辕决第一式的半点影子,但手中的短刃却有模有样的攻击着。

    这就是轩辕第二式,和轩辕决第一式类似剑法的武技截然不同。

    “这……这是什么招式?”杀手和陆轩打了一阵子,越打下去脸色就更冷峻了一分,到最后不由在心里吃惊了起来。

    这种打法是他闻所未闻的战斗方式,招式千奇百怪根本让人预测不了下一步动作,也找不到任何破绽,打得非常的吃力。

    杀手也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家伙顶多淬体五重,自己比他高了一重,竟被压制得这么辛苦。

    “不行,非得想个办法才行。”杀手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鸟,现在情况发生异变,他还是保持镇定。

    他眼神犀利的在观察着,希望能看破一丝破绽,然后就像隐藏在暗处的毒蛇,突然冒出来给予致命一击。

    “啊!”就在这个时候,像灵狐一样矫健的陆轩,趁着杀手挥刀出去惯性而来不及收手,直接一刀刺进肩膀,让他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陆轩手中短刃再次沾上杀手的血液,刀身上的红光更加璀璨了几分。

    “这是?”杀手见到陆轩手中短刃泛着淡淡红光,心头不由疑惑。

    不容杀手多想,陆轩已经提着短刃杀到面前,对着他劈头盖脸般疯狂攻击了起来。

    “铛铛铛”杀手握着握着残刃,更加疯狂快速的抵挡了起来,因为他另外一只肩膀被陆轩刺中现在无法出力,只能用一只手来抵挡。

    但,仅仅只有一只手的他,根本不是陆轩的对手。

    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后,杀手一个不注意,陆轩又一刀插进他的肋下。

    “啊”杀手惨叫一声,面色痛苦了起来。

    不过他贵为职业杀手,抗疼痛能力异于常人,一个皱眉的功夫立马反应过来,忍着剧痛拿刀朝陆轩砍了过来。

    杀手知道他挨了两刀很难再胜,可是作为一个无数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他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生存的机会。

    “啊”然而陆轩却不给他任何一丁点机会,趁杀手因为疼痛反应变得迟钝,防御能力降低,直接一刀砍断了他正握着短刃的右手,令他撕心裂肺惨叫了起来。

    杀手右手被砍断,滚烫的鲜血像水柱一样猛地喷射了出来。

    陆轩躲闪不及,身上被鲜血溅了一些,手中的短刃因为再次喷血光芒大盛了起来。

    此时,杀手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痛苦倒地惨叫了起来。

    眼睛却没有闭上,死死瞪着陆轩,里面充满了怨恨愤怒和不甘!

    “死吧!”陆轩看了旁边工人的尸体一眼,眼神一冷语气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冷冷道。

    接着,他手中短刃一挥,以杀手杀掉工人的同样方式,结束了这个杀手的生命。

    做完这些后,陆轩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翻墙离开了工厂。

    因为陆轩知道宿舍楼一些被惊醒的人,已经报了警,他不喜欢麻烦。

    出了工厂,陆轩找到杀手用的那部报废桑塔纳,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用利刃割破开钥匙孔外面的胶壳,割断红黑两条线对接,车子瞬间着火启动。

    他打算出去换一身衣服后,再绕过大门重新回来。

    将车子开出去后,陆轩拿起手机给楚天雄打电话,告诉他第二个杀手已经解决掉,让他派人来处理后事。

    楚天雄表示他知道了,立马会通知市公安局和医院过来收尸,至于杀手的尸体他会处理掉的。

    又打电话给楚落雁报了一个平安,告诉她今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至于枉死的那个工人,楚落雁说会给他们家人弥补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