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74章 美女求助

    夜幕降临,街道上灯火通明。

    今晚天空十分明亮,没有乌云遮蔽,一眼望去深蓝一片,星星密密麻麻遍布点缀,一轮明月悬挂上空照耀大地。

    像这种明朗的夜晚,即使没有灯火的黑暗处,也被月光照耀得清晰可辨,至少人在黑夜中行走不会迷失方向。

    吃完晚饭,陆轩便外出散步,绕着小区走了一大圈,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检查对陈建阳老房子有危险的狙击点、隐藏点、偷袭点等。

    陆轩知道死神雇佣军一定会前仆后继派人过来暗杀,除非是自己被杀或者雇佣军被灭,不然这种状况将会一直延续下去。

    而且杀手会越来越强,所以他必须万分的警惕。

    走着走着,陆轩便来到一个小公园里面。

    这个小公园是附近住宅小区开发商共同出钱建造的一个人工公园,提供在附近购房居住的居民一个饭后休闲娱乐场所,也因为多了一个热闹的公园房子会变得更好卖一些。

    “咦?”这个时候陆轩前面走来一个略微眼熟的漂亮女人,他不由挑眉在脑海里想了一下。

    可是,他又想不起来在哪个地方见过这个女人,记忆里面很是模糊。

    两人擦肩而过,陆轩又打量了一下这个漂亮的女人,五官精致,柳眉凤眼,肌肤细腻白皙,瓜子脸的下巴非常圆润,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露出修长的脖颈。

    由于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一字领连衣裙,肩膀没有被领口遮掩,性感迷人的锁骨便显现了出来。

    不过,陆轩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有点儿失魂落魄的,一双水灵灵如宝石般明亮的眼眸,里面竟没有半点神采。

    然而两个人刚擦肩而过的刹那,或许感应到有人打量,漂亮女人抬头看了一眼。当见到陆轩后,她微微愣了下,原本无精打采的脸上涌出惊喜。

    “你好,你还记得我吗?上次是你救了我!”女人转过身子,快速来到陆轩的面前,微笑着开口打招呼,声音里还透露出一丝丝喜悦。

    见漂亮女孩主动打招呼,陆轩定睛仔细一看,这才想起她来。

    前阵子陈建阳结婚的那天晚上,陆轩想到第二天要给楚老爷子拜寿,把礼物放在老房子里,便当夜从酒店赶回来取。

    他准备到陈建阳家路过一个普通民宅小区旁的时候,听到呼救声,便顺着声源追寻干掉那三个绑匪,解救这个女人。

    陆轩记得,当时三个劫匪是收人钱财来抢这个女孩子身上一块玉佩。女孩子获救后急忙忙找回玉佩,急忙忙和他道个谢,连名字都没说就心急如焚急匆匆赶去救人。

    陆轩当时见她衣着不菲却住在普通民宅小区还有些疑惑,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神秘。只不过后来事情实在太多,他和这个女人也不熟,就渐渐淡忘了。

    “是你!”陆轩想起来了她的身份,有些诧异的笑着回应道。

    “你想起来了?”苏晴嫣然一笑,随后满是感激对陆轩道谢说:“谢谢你救了我,不然那时候我就没命了。”

    “没事,我当时恰巧路过那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这种小事不足挂齿。”陆轩摆摆手,毫不在意的淡淡说。

    “说实话,如果当时没有你出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真是太谢谢你了。”见陆轩不是很在意,苏晴又出声感激道。

    陆轩微微一笑,淡淡说:“不用客气,我也只是顺手而为。”

    “不好意思,那晚因为有紧急事情要处理。没来得和你道谢,甚至询问名字,就匆匆离开了。我并不是故意要做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道完谢以后,苏晴又开口解释当晚离开的原因。

    对此,陆轩还是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在乎这种知恩图报的事情,只是好奇问了一句:“对了,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会绑架你呢?”

    “没什么,因为朋友出了点事情急着赶过去。那几名绑匪,可能见我玉佩值钱想绑架我抢夺。绑架过程中不小心被我看到脸怕暴露,所以才想杀人灭口。”面对陆轩提问那晚的事情,苏晴面色不变,很是含糊的回答道。

    陆轩知道苏晴不想告诉他,也理解两人没什么关系和陌生人差不多,对方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把秘密说出来,就没在多问。

    “对了,我叫苏晴,不知怎么称呼你。”见陆轩始终一副云淡风轻没有显露什么表情,可能怕他多想或继续追问,苏晴话锋一挑就转变了话题。

    “陆轩。”陆轩也礼貌告知自己的姓名。

    得知救命恩人名字后,苏晴笑着开口询问道:“陆先生,你是在附近居住还是上班呢?”

    “居住。苏小姐也是住在着附近的吗?”陆轩笑了笑轻声回应着,并开口反问道。

    “嗯,不过换了个地方,不在原来那里居住了。”苏晴点了点头回应道,接着话语一转又对陆轩询问了起来:“不知陆先生现在在哪里高就呢?以前学过武术吗?”

    听到这里陆轩就明白了,苏晴是想了解下他的底子。

    他也没在意,只是咧开嘴微微一笑,答:“暂时没工作,我刚从部队退役回来,所以会点功夫。”

    “难怪你当时轻而易举就收拾那三个绑匪。”听闻陆轩是退伍军人,苏晴恍然大悟地说道。

    陆轩揉了揉鼻子,不动声色问了一句:“苏小姐,那你又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

    “我啊,在一家公司当会计的。”苏晴扬起嘴笑靥如花的回答道。

    “哦。”对于这个回答,陆轩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并不是太满意。

    从那天晚上见到她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包括现在身上穿的这件黑色一字领连衣裙都不是普通服装,加上她气质出众,根本不是一个小会计所有的。

    但陆轩知道,这是苏晴自己的事情,不想说他也懒得刨根问底。

    “对了陆先生,为了感谢你救了我,我请你去吃个饭吧!”两人交谈一番后,苏晴突然对陆轩提出了共进晚餐的要求。

    陆轩摆摆手,开口拒绝道:“不用了,我刚刚吃饱才出来散步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

    “那我请你喝杯酒当做报答吧!”见吃饭被拒绝,苏晴又开口提议道。

    “不用这么麻烦吧,就举手之劳而已。”刚和小武喝了点小酒,陆轩也没什么兴趣去喝酒,再次婉拒道。

    “不行,一定要感谢你才行,不然我心始终不能安。”见陆轩又拒绝,苏晴连忙出声再次相邀。

    见她一脸诚恳,陆轩也不好意思再次拒绝,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应道:“好吧,不过我要先回家办点事,很快就下来。”

    “行,正好我也要回去拿车,十分钟后我在公园门口等你。”苏晴低了低头,很是爽快的回答道。

    与苏晴分别后,陆轩走回家里面,告诫小武晚上不要乱跑,乖乖呆在房间里面反锁好门,除了自己不能随便给人乱开门。

    叮嘱好小武以后,就朝和苏晴相约的公园门口走去,只见她已经站在哪里等。

    在苏晴旁边还有一部黑色的大众辉腾汽车,样子极其像帕萨特。如果对车不是很了解的人,第一眼看到这车就误以为是二三十万的帕萨特。

    实际上这款车相当豪华,市场价200万以上,但外形又相当的低调,不仔细看都不会知道那是一部上百万的豪车。

    辉腾这款车被人称为低调的奢华,是一些追求高品质生活又不想太高调显眼人士的首选。

    陆轩单单看这款车,就知道苏晴绝不是普通一个小会计这么简单。

    “上车!”见到了陆轩,苏晴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随即率先打开车门上车。

    陆轩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就缓缓行驶向前。

    半个时辰后,车子停在一家名为PUB的酒吧门口。

    这家酒吧服务非常周到,一下车就有服务员过来帮忙泊车。酒吧风格都是以欧洲格调装饰,包括服务员的服装和装扮上都尽显欧洲风格,在里面随处一扫都可以感觉到浓浓的欧洲风情。

    进入这里消费的客人,大多衣着鲜亮价值不菲,一看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最少也要白领层次以上。

    苏晴好像对这家酒吧很熟悉,进门都不用服务员指引就自己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

    “两位,要喝点什么?”见苏晴二人坐下以后,服务员连忙将菜单递了过来,微笑着出声询问道。

    “来杯蓝色珊瑚礁!”苏晴将单子移到陆轩面前,自己看也不看就很熟练点了酒,又问:“你呢,看看要喝点什么?”

    陆轩看了下,随便点了一款酒:“就那个深海之星吧!”

    “好的。”服务员点点头就退了下去。

    不一会,两杯颜色各异的鸡尾酒端了上来,还有一碟用来送酒用的开心果。

    等服务员退去后,苏晴端起酒杯对陆轩敬酒道:“陆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敬你。”

    “不用这么客气。”陆轩回了一句,也礼貌的端起酒杯跟着喝了一口。

    放下酒杯,苏晴又提起酒杯敬酒道:“陆先生,为庆祝能在遇见你,我在敬你。”

    陆轩没办法,又跟着喝了起来,双方杯中的鸡尾酒都只剩下三分之一。

    刚放下酒杯,苏晴又举杯向敬:“陆先生,我之所以能再活在世上都是托你的福,我再敬你。”

    说完,苏晴率先一饮而尽,大大的一杯鸡尾酒被她分三次喝完了。

    无奈,陆轩只能学她喝完,并告诫她说:“好了,不用这么麻烦在敬酒了,我们慢慢喝就好了,等会你还开车呢!。”

    “嗯。”苏晴点了点头说道,旋即又叫服务员重新送酒过来。

    第二杯久,苏晴果然没像上一杯一样快速的喝了,而是慢慢的品味着,一边喝酒一边和陆轩闲聊着。

    “听陆先生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吧?”聊了一会后,苏晴轻轻抿了一口,有些好奇的对陆轩询问道。

    陆轩倒没隐瞒,随口回答道:“是的,我有个战友在这边,因此就过来投靠他了!”

    “那陆先生,你身手这么厉害,最少八年兵役以上吧?可是我看你这么年轻,又不像服过这么多年兵役啊!”苏晴眨着大眼睛直勾勾看着陆轩,很是好奇的询问着。

    “呵呵,苏小姐说笑了,我就服了几年兵役而已。”陆轩笑了笑,随口回答着。

    同样,他也不喜欢对陌生人露底。

    “不会吧?我认识一些三五年的退伍军人,他们身手都没你敏捷厉害,那你一定在特殊部队之类服役吧?”苏晴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询问着。

    陆轩察觉到苏晴这是明显旁敲侧击,想追问关于他更多的情况。

    不过,他也只是简简单单,不骄不躁的回答着:“哪有,可能是我刚退役又坚持天天锻炼,所以身手才退步吧!”

    紧接着,苏晴又问了一些问题,表面看起来都是漫无边际的聊,其目的还是像打探陆轩的底细。

    但,陆轩均是用最简单的答案滴水不漏回应着, 始终不露底半分.

    慢慢的,苏晴似乎感觉跟陆轩关系进展不错,突然改变一直以来的交谈话题,转而开口道:“陆先生,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听了她的话,陆轩心里淡笑:她不就是想求人帮忙嘛,何必绕来绕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