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嚣张兵王 可乐炖鸡翅

第086章 大师弟子

    “哈哈,萧大少。”

    “真的是萧大少啊!”

    暴发户说完了以后,他身旁的几个年轻男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哄了起来,仿佛见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萧杰在这一刻,脸色更加阴沉了起来。突然出现的这几个人显然他是认识的人。

    一旁的陆轩也看出来了,这群人和萧杰有些不太对头。

    “萧大少,怎么今天来江南会所啊?有没有弄出什么宝贝来?”那个暴发户形象的男人左搂右抱的朝萧杰走过来,一脸玩味的调侃道。

    萧杰脸颊抽了抽,深吸了口气,然后盯着暴发户冷冷地问道:“刘子玉,你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是见萧大少突然出现在江南会所,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叫刘子玉的爆发勾起嘴角,一脸坏笑地说道:“萧大少,前几年你玩赌石在上面砸了几个亿,毛都不见回来一根,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江南会所啊?”

    萧杰阴着脸没有说话,刘子玉又在一旁挪揄了起来:“萧大少,我猜你肯定是来回本的吧?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和你几年不见想必赌石技术也精进了吧?跟我说说,今天开得了什么宝贝?是帝皇玉,玻璃冰种,还是祖母绿?”

    刘子玉话音一落,他身旁的几个年轻人,也跟着阴阳怪气附和了起来。

    “哈哈,是啊萧大少,给我看看呗。”

    “我们也想知道萧大少得到的是什么宝贝,要是得个帝皇玉或者玻璃冰种,那前阵子亏的钱全部都回来了。”

    “哈哈,是啊萧大少,我们这些人都见识少,还没见过什么玻璃种祖母绿呢?”

    听闻这些人的冷嘲暗讽,萧杰脸色拧得都快抽搐了,他嘴巴微微蠕动了下,瞪着刘子玉冷冷道:“刘子玉我可没惹你,你别欺人太甚!”

    “哟,萧大少,你可别这么说,我只是想见见你今天掏到的宝贝而已。”刘子玉嘴角挑起一抹诡异,眼睛微咪,嬉笑着问:“怎么萧大少不肯拿出来啊?是不舍得让我们看,还是根本拿不出手呢?”

    说到最后一句,刘子玉声音骤然增加了几分,带着一股调笑的腔调,很明显拿萧杰打趣的样子。

    “萧大少,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你赌石技术一点都没有长进,买到一堆破石头了吧?”刘子玉身后,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人出声疑问道。

    他问完了以后,身旁一个漂亮的女伴,立马装作一脸好奇,声音嗲嗲地说道:“大少,这个家伙是谁啊?”

    白色西装的年轻人听了以后,很是不屑地说道:“他啊,就一个傻叉,整天懂得烧钱的败家子,前几年玩石头,花了几个亿,开出来的石头却连一千万都不到。”

    “是真够败家的,还是大少精明,跟着刘少怎么都不会赔本,运气好还能大赚一笔。”漂亮女伴听了以后,眨着妖媚的眼睛娇嗔说了一句。

    听了刘子玉身后白色西装男和他女伴明目张胆的嘲讽,萧杰瞪大了眼珠,很是生气地怒喝道:“你们玩你们的石头,我做我的生意两不相干,别欺人太甚了!”

    见萧杰生气了,刘子玉哈哈一笑,道:“萧大少别这么说?我们哪有欺负你啊?只是实话实说有错吗?难道你曾经不是花了几个亿,买来一堆破石头?”

    刘子玉说到这里,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思索一两秒后,恍然大悟般的说道:“我记得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花了五千万买了两百多个缅甸老坑出产的原石,结果开出来就只有几块垃圾玉石,两百万都不到不是吗?”

    “而且,当时你开出来以后,一怒之下还把那两百多万的垃圾玉石给砸碎了。算起来,你一毛钱都没赚到,真是可怜啊!”刘子玉摇着头,故意叹了一口气,很是惋惜的样子。

    刘子玉说到这里,他左手搂着的那个女人就摆出一副很同情的模样,接腔道:“大少,那他真是可怜啊!你玩了这么久的石头,从来都没有亏过这么大,相反还赚了不少。”

    “是啊大少,今天你要开中玻璃种,记得给我们姐妹两一人买一部跑车啊!”左边的女人说完,右边的女人又接腔变相的嘲讽道。

    陆轩看到这里,用手推了推汤玉,压低声音对着她轻声询问了一句:“汤玉,这个暴发户的是什么来头?”

    汤玉听了陆轩的询问后,立即将对刘子玉所了解的东西,一五一十讲解了出来,“他啊,是一代赌石大师穆天翔的亲传弟子之一刘子玉,家里涉及了几个非常赚钱的产业实力雄厚,是萧少家族的死对头。刘子玉从小就和萧少敌对,仗着学了几手鉴别石头的功夫后,在赌石场经常嘲笑挪揄萧少。”

    “前些年萧少也酷爱玩赌石,就是被刘子玉抨击多了,才狠心戒掉赌石。要不是今天为了考验你,他平时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谁知道一下就碰到了刘子玉,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汤玉说到这里,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知晓刘子玉的大概情况,陆轩眉头一挑,轻轻的出声接着问,“那刘子玉赌石水平很高吗?看他那嚣张模样,好像经常开出好宝贝一样。”

    “赌石大师的弟子当然很高,他玩了这么久几乎很少亏本。去年,好像听人说他还开出一块玻璃种紫翡翠,好像价值过亿,轰动了宁海赌石圈一阵子。”汤玉不假思索,立马将对刘子玉了解到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紧接,她柳眉一弯,似乎想到了什么,补充开口道:“不过好像就那次开出玻璃种以外,他就没有出过玻璃种了。都是普通玉石翡翠,和上千万的冰种。”

    “这样啊,那我知道了!”陆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就扭过头继续看着萧杰他们,不在说话。

    而此刻,萧大少已经拳头紧握,有种随时暴走的感觉!

    “怎么萧大少?瞧你那模样,还想动手打架啊?”见萧杰双手握了起来,刘子玉丝毫不惧,冷笑着反问了一句。

    萧杰涨红着脸,指甲都陷入皮肉里面,很是恼火的吼了一句:“刘子玉你别惹我,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哟,威胁我啊?”刘子玉听了之后丝毫不惧,相反还嬉笑着调侃道:“打我啊?有本事你打我啊?你不会忘记江南会所不能动武规矩了吧?你以为你们江家强大到可以抗衡江南会所的地步了吗?”

    “你!”听了如此狂妄的叫嚣,萧杰再也控制不住挥拳打出去,可是打到一半听见刘子玉后面部分的话,又停顿住了。

    刘子玉的话就像一把无形的剑,插得萧杰遍体鳞伤,令他喘不过气了。

    “你什么你?有本事你打我啊?”见萧大少的手悬挂在半空,刘子玉撇着嘴角嘲讽叫嚣道:“比权势我刘家不怕你,比钱财我刘家也不怕你,我就不信你敢动我一根毫毛。再论比赌石,我甩你十条街,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的?”

    他说完了以后,身后的那群小弟们,也跟着嘲讽了起来。

    “没错,有什么资格和刘少叫嚣的?”

    “我告诉你萧大少,论赌石别说刘少,就是我经过他指点一二后,也能把你爆出翔来。”

    “哈哈,萧大少,你也别生气,还是回去多学几年吧!”

    萧杰此刻的脸蛋仿若都能挤出血来,很是恼火的样子,握着拳头的手青筋都爆了起来。

    不止是他,就连在一旁观看的陆轩,也觉得刘子玉实在是太过分了。

    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日后好相见。可这刘子玉,分明是撕破脸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不过,这是大神们在战斗,陆轩和汤玉这两个小人物,完全掺和不进去,哪怕两个人心里都憋了一肚子的火。

    “我们走!”恼羞成怒的萧杰已经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直接大手一挥冷冷地喝道。

    说完,他转身就走进停车场,想来是要去拿车子。

    陆轩和汤玉见状,也迈步跟了上去。

    刘子玉见萧杰气急败坏的离开,立即在身后大声的嚷叫了一声:“萧大少别走啊,这有些年没见你,不知道你赌石技术进步了没,我还想和你切磋一把呢!”

    刘子玉大声嘲讽了以后,他身后的小弟们也跟着落井下石了起来。

    “是啊萧少你别走啊?我们也想见识萧少到底进步了多少。”

    “萧大少,你这么一走,传出去别人可是会说你怕我们刘少呢!”

    走了几步的陆轩听到这句话,当即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轻对萧杰说:“萧少,跟他们玩,我有信心让你赢。”

    等了这么久,陆轩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帮萧杰出气的机会。

    不管怎么说,萧杰都是他恩人,不可能白白看着被人欺负的。

    “这?”听了陆轩的话萧少脚步停了下来,扭过头来一脸的不解。

    陆轩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面色严肃语气坚定地说道:“相信我!”

    刘子玉见走了没几步的萧杰突然停下脚步,以为被他们嘲讽得受不了,当即又肆无忌惮的嚷嚷道:“萧大少,我是真的想和你切磋一把,你要是走了的话,正如他们说的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你怕了我呢!萧大少,好歹你也是个少爷,怎么连陪我玩几把石头都没有胆量了吗?”

    “好!我答应你!”萧大少刚听陆轩的话还没来得及仔细斟酌,立即被刘子玉激,当即转过身子,咬咬牙很是气恼地说道。

    事到临头,他也豁出去,选择再相信陆轩一次了。

    憋了这么久,萧杰早就忍无可忍,既然陆轩怂恿他接战,刘子玉又调训,他已经忍无可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