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者诡道 不否

第659章 给我搓搓后背

    健身结束到隔壁的咖啡厅喝咖啡,由于知道唐糖在这里工作,薛飞进门时特意找了一下唐糖,但是没有看到。

    薛飞都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来时点的是什么咖啡了,可焦怡鸥还记得,她说是蓝山咖啡,还说薛飞最后并没有喝完。

    “中医真的有那么神奇吗?”焦怡鸥忽然问道。

    薛飞想了一下说道:“怎么说呢,中医在治疗一些疾病方面,确实有它的独到之处,这一点西医是比不了的。可有些疾病就得用西医的方式去治疗,比如说急性阑尾炎,用喝汤药的方式去治疗也不现实。所以神奇与否,主要还得看是什么疾病。”

    “那比如说要是……要是不孕不育方面的问题,中医能治疗吗?”焦怡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薛飞问道。

    听到焦怡鸥的问题,薛飞马上就想起了上次给焦怡鸥号脉的事情。

    “造成不孕不育的原因有很多种,有些情况是可以医治的,而且只有中医有办法,西医无可奈何。而有些不可逆的原因,中西医全都无能为力。所以得看是那种原因造成的。”薛飞问道:“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了?”

    焦怡鸥低下头说道:“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薛飞眼珠转了转问道:“你结婚了吗?”

    焦怡鸥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回道:“还没有。”

    忽然,她抬起头笑着又说道:“我是个独身主义者。”

    为了感谢焦怡鸥,薛飞本打算晚上请她吃饭的,可焦怡鸥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有急事,就先走了。不过焦怡鸥提醒薛飞,下次健身一定不能再放她鸽子了。

    焦怡鸥走了没多久,薛飞起身也离开了咖啡厅。

    来到一楼,薛飞一眼就看到了唐糖,唐糖也发现了薛飞,两个人四目相对。

    唐糖其实一直在咖啡厅,只是薛飞来的时候她没有在门口做迎宾工作,而是在里面忙别的事情。

    薛飞从唐糖的身边走过,没有说话。唐糖作为服务员,顾客离开自然不能视而不见,就说了声“欢迎下次光临”。

    薛飞上了车,拿出手机给唐糖打了一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下班,叫她下班去自己的住处做晚饭,做一次顶一百块钱。

    薛飞回到住处不久,唐糖就去了。

    唐糖问薛飞想吃什么,薛飞说随便做一点就可以,然后就上楼去了。

    薛飞多少有点累,本想躺在床上小憩一会儿,结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唐糖做好饭后,喊薛飞吃饭,喊了两声见一点反应都没有,唐糖就上楼去了。

    来到卧室门口,看到薛飞睡着了,就又叫了一声,可薛飞还是没有反应,唐糖就进屋了。

    “饭做好了,下楼吃饭吧。”

    唐糖想把薛飞推醒,手刚一碰到薛飞的肩膀,薛飞突然伸手叼住唐糖的手腕,使劲一抡,唐糖整个人顿时腾空而起,重重的摔在了床上。随即,薛飞翻身骑在唐糖身上,附身双手死死的按住唐糖的胳膊。

    唐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那一瞬间她脑子一片空白,摔在床上半天才回过神来。好在床是柔软的,不然这一下她肯定会受伤的。

    “你干吗?”唐糖趴在床上紧锁眉头,眼神中满是慌乱,她尝试着动了动,发现根本就动不了。

    薛飞呆愣愣地看着唐糖,至少得有五秒钟之久,然后松开了唐糖的胳膊,但是没有起身,而是顺势趴在了唐糖的身上,脸颊大部分都贴到了唐糖的脸上,长长的舒了口气。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看到两个人如此姿态,一定会以为两个人刚做完某种“运动”。

    虽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也没有做任何的“运动”,但唐糖仍然面红耳赤。

    “你……你怎么了?”唐糖小声问道。

    薛飞睁着眼睛说道:“我做了个梦。”

    薛飞确实做了个梦,但他现在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了,不过他知道摔唐糖与梦有关。

    唐糖听了很气愤,心说你做你的梦,摔我干什么呀?

    薛飞如磐石一样,压得唐糖很难受:“你能不能下去,我……”

    薛飞打断道:“别说话,我想这么呆一会儿。”

    唐糖只好忍着,差不多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薛飞才起身,而唐糖半天都动弹不了。

    坐在饭桌前,两个人各自吃各自的,习惯性的没话。

    蓦然,薛飞开口问道:“你九月份就大四了吧?”

    唐糖“嗯”了一声,她看着薛飞,不知薛飞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应该找地方实习,考虑毕业以后的事情了,在咖啡厅打工,不觉得浪费时间吗?”薛飞与唐糖对视道。

    唐糖躲开薛飞的眼睛,低头看着饭碗说道:“我也想找地方实习,可我得先把下个学期的学费先挣出来。”

    “毕业后想去哪儿工作?”

    “当然是电视台。不过不是谁想去都能去的,我听说除了自身要优秀之外,还要靠关系,所以能不能去现在还不知道呢。我们学校的老师认识省台的人,他说到时会帮我。”

    “现在主持人太多了,我听说像京天传媒大学出来的学生,不是特别优秀的都很难找到工作。像你这种非名牌大学出来的,竞争力实在是有限。你当初为什么不考京天传媒大学呢?”薛飞有些好奇,因为唐糖非常有潜力,各方面条件也不差,按理说应该可以考上名校的。

    唐糖脸色一变,说道:“其实当年我是非京天传媒大学不考的,从上高中开始就做准备。可就在高考的前夕,我爸他……他过世了……”

    唐糖说到此处鼻子一酸,热泪夺眶而出:“我爸的离世对我的打击不小,所以我在高考的时候有些发挥失常。我妈想让我重读,可是我考虑重读一年还要花不少钱,就放弃了,就选了一个离家不是很远,学校也不是很差的南河大学。”

    薛飞把纸巾递给了唐糖:“你妈还以为咱们俩在一起?”

    唐糖擦了擦眼泪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基本上跟她没有任何联系,平时只是跟我弟弟打电话发信息。我问过我弟弟,但他说我妈在家从来不跟他提我的事情。”

    “我认为你应该我的名誉损害进行赔偿。”薛飞非常认真地看着唐糖。

    唐糖有点发蒙,她完全不知道薛飞这话从何谈起。

    “因为你,很多人都以为我这个省长生活作风有问题,这对我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和影响,而我又没法跟别人解释,所以我认为你得负责。”

    唐糖辩解道:“这怎么能赖我呢?我也是受害者啊。又不是我散播的谣言,要怪也只能怪侯政啊。”

    “那我不管,你必须得对我负责。”薛飞一副你不负责我就跟你没完的架势。

    唐糖眉头紧锁:“你想让我对你怎么负责?”

    唐糖感觉“负责”这两个字怪怪的,就好像她把薛飞怎么着了似的。

    “重新到我这儿来当保姆吧。”

    “那你打算一个月给我多少钱?”

    “我这是惩罚,没有钱。”

    “啊?”唐糖大吃一惊:“没有钱我生活费怎么办?我下学期的薛飞怎么办?”

    薛飞一脸冷漠:“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你的工作从明天开始,除了上学就在这儿呆着。”

    唐糖刚止住的眼泪如洪水一般又决堤了:“不带你这样的。你让我来工作可以,可是你不能不给我钱啊,明知道我现在缺钱你还这样,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薛飞无动于衷,一口吃掉碗里的饭,起身就离开了饭厅。

    唐糖怒不可遏:“你就会欺负我,我讨厌你!”

    薛飞听到唐糖的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马上又收了出去。

    唐糖哭完也没心情和胃口继续再吃下去了,就开始收拾碗筷。

    全部收拾完唐糖就朝房门走了过去,在客厅的薛飞见了问道:“你干吗去?”

    唐糖没吱声,蹲下身开始穿鞋。

    薛飞来到门口说道:“我跟你说话呢,你干吗去?”

    唐糖穿好鞋站起身冷冰冰地说道:“回学校,我明天早上有课。”

    薛飞伸手拉住唐糖的胳膊说道:“天都黑了,别回去了,明天早上我送你吧。”

    “不用了。”唐糖甩开薛飞的手就去开门。

    薛飞一把将唐糖拉回来,唐糖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便对薛飞怒目而视。

    “我不让你走,你听不懂我的话吗。”薛飞板起脸说道。

    “你不是说让我明天来上班吗,今天的时间是属于我的,我想自己支配。”

    唐糖再次试图挣脱,结果一下子被薛飞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薛飞在唐糖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想让你陪我。”

    薛飞的话就像是一颗麻醉子弹一样,正中唐糖的心脏。唐糖被击中后,心脏便快跳了起来,僵硬的身体瞬间变得软绵绵的,全身无力,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薛飞将唐糖抱起来就上楼去了。

    唐糖把头扭到一边,俏脸绯红。

    薛飞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然后把唐糖叫了过来。

    “干什么?”唐糖在门口问道。

    “门没锁,你进来吧。”薛飞说道。

    唐糖蹙眉问道:“进去干什么呀?”

    “给我搓搓后背,快点。”

    唐糖硬着头皮轻轻推开门,看到薛飞坐在浴缸里,后背对着她。唐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唐糖来到浴缸前,拿起澡巾在薛飞的后背上搓,心里非常复杂,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脸上发烫。

    唐糖正心神不宁搓着的时候,薛飞毫无征兆的忽然站了起来。唐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时就愣住了,薛飞光溜溜的背身他一览无余。

    “你干什么呀?”唐糖回过神后紧忙转过身嗔怒道。

    “我洗完了,你也洗洗吧。”薛飞从浴缸里出来,唐糖不得已又把身子转向了另一边。

    薛飞用浴巾把身体擦干后,一丝不挂的就出去了。

    睡觉的时候薛飞也什么都没穿,他像以往每次一样,从唐糖的身后搂着唐糖,手放在唐糖的肚子上。

    和薛飞同床共枕不是一次两次了,薛飞每次都这样,唐糖可以说已经习惯了。但今晚不同,由于薛飞什么都没穿,所以她感觉到了薛飞身体的异样,这让她非常紧张,非常不安,全身的神经始终是紧绷着的。一直到二胖响起薛飞均匀的呼吸声,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薛飞睡着了,她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