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者诡道 不否

第661章 农产品营销

    荣易就住在深蓝酒店。

    回到房间,荣易怒不可遏的将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吓得应冠军身体一颤,立马屏住了呼吸。

    南河搞经济结构调整以来,荣城集团便高度关注,因为荣易对全国每个省份的情况都非常了解,而荣城集团的投资就是按照每个身份的情况来决定的。在荣易看来,南河要么走原来的路子,小步往前挪,如果搞改革,一定是上面支持的,所以必然是大改革,一定商机无限。

    但容易一直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没有着急出手,因为他不确定南河搞经济机构调整能否成功,如果贸然的一头扎进去,很有可能会深陷泥潭,无法抽身,所以他一直在观察着南河的一举一动。

    荣易通过观察发现,南河这两年来发展的非常快,但快而不乱,各个产业布局的井然有序,科学合理。有些产业甚至已经开花结果了,这说明南河的改革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南河的投资安全系数已经达到了荣城集团所能承受的范围。

    就在荣易派人到南河考察项目之时,正州对外公布了全面打造正州一事,荣易得知后,当即决定全面进军正州,做多产业的商业布局。

    荣易从来不打无把握之战,为了能够在正州拿到更多的优质项目,荣易特意事先调查了一下南河省委省政府的人事情况。虽然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主导南河改革的不是费光荣而是薛飞,但荣易知道必须得拿下薛飞,因为在吾国做生意,是很难绕开政府的,尤其是做大生意,没有政府的关照,几乎寸步难行,这也是他调查的原因所在。

    于是就派应冠军去南河打前站。

    荣易对应冠军的指示是见机行事,可应冠军太急于求成了,便做出了初见就行贿的事情。荣易得知这件事后非常震怒,把应冠军大骂了一顿,真是差一点把应冠军给开了。

    之后荣城集团尝试着想去拿下几个看中的项目,结果在各个方面全都占优的情况下,却没有得偿所愿,荣易猜想一定是薛飞所为。

    难道吾国官场还真有两袖清风的大清官存在?

    为了避免再出现意外,荣易决定亲自出马,一举拿下薛飞。

    作为荣氏家族的掌门人,能让荣易亲力亲为的,无一例外都是大事,可见荣易对投资正州的重视程度。

    可令荣易没想到的是,薛飞根本不见他,这让他有种被人扇了嘴巴的感觉。但是想到之前应冠军干的事情,他认为也不能赖薛飞,应冠军确实可气。

    为了能够跟薛飞见一面,荣易可以说是煞费苦心,终于在深蓝酒店逮到了一次机会。

    荣易想的挺好的,只要见到了薛飞,把话说开了,之前的事情也就过去了。可薛飞的言词和态度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在走廊里等薛飞出来的那段时间,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但为了能够和薛飞拉上关系,荣易还是暂时忍住了满腹的火气,并且他还以为薛飞是在为之前的那件事而生气。

    可薛飞从包间出来后,以及薛飞在酒店门口说的那段话,他才发觉薛飞针对荣城集团根本就不是因为应冠军的事情,或者说应冠军的事情不是主要原因。

    应冠军行贿固然不对,可当时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事后应冠军出去也没有乱说,薛飞干吗要一直抓着这件事不放呢?完全没有理由。

    而荣城集团与薛飞又远日无怨,近日无仇,薛飞为什么要针对荣成集团呢?荣易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搞不定薛飞,就意味着在正州不可能得到任何一个项目,这可是急坏了荣易,这一晚荣易都没怎么睡,翻来覆去的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第二天早上,薛飞刚到办公室,龙一就敲门进来了。

    “这是应冠军送来的,说是荣易亲笔书写,要您亲启。”龙一将信封放在了办公桌上。

    薛飞从信封中拿出信纸,打开一看,上面写道:虽百思不知薛省长为何对荣城另眼相待,仍请薛省长三思。我乃真心到南河投资,与薛省长相识,无非希望关照一二。若相助是情谊,荣氏一门必将铭记于心。他日薛省长有马高蹬短之时,荣氏绝不袖手旁观。薛省长不助是本分,也无可厚非。但求薛省长官运亨通,永远顺遂。

    薛飞看过之后不屑的笑了笑,本就没将荣易的话放在心上,将信纸一团就扔进了垃圾桶里,起身就去了会议室。

    去年试种的农作物成功后,今年春天在南河多个地方进行了大面积的种植。这两天分管农业的副省长明亮和几个专家下去走了一圈,看到庄稼长势喜人,而此时距离秋收已不足百天,由此断定今年必将会是一个丰收之年。

    不过光丰收还不行,还得把东西卖出去,还要卖高价。

    今天开会,就是专门研究如何销售的问题,与会的除了薛飞、汤俊、明亮三位省政府的领导之外,还有一些农业部门的领导,以及几位专做农产品生意的老板。

    会上,薛飞让大家打开话匣子畅所欲言,有什么好的想法主意全都说出来,他说这种事情就需要集思广益。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但薛飞听下来,觉得还是几位做生意的老板说的话更靠谱,更实用,有参考借鉴的价值。

    老板莫逸伦说道:“去年试种的几种庄稼我都看过了,以我做了二十年的农产品生意来看,我认为咱们南河精心培育的这些农产品不仅要比现在市面上很多已知的品牌要好,甚至可以说一旦面世,将是最好的。但好的东西只放在咱们南河不行,必须得让更多的人知道,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做广告。不过我个人建议电视台的广告应该少投,网络上应该多投,因为现在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除非是比较火的综艺节目,否则年轻人基本都泡在网上。而在网上做广告,可要比电视台便宜多了。”

    老板占辰说道:“我认为定位一定要准确。既然确定要做高品质的农产品,那么在广告宣传上也要走高端的路线。人都是先入为主,当你不停的告诉他我们的产品是很贵很好的东西后,他甚至没品尝过就会下意识的认为产品一定是好的。与此同时,我认为还有一件事情必须重视起来,那就是质量与品牌保护问题。如何防止滥竽充数,让顾客不买到假的产品,我认为这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从一开始就无法杜绝,即便广告打的再响,最后也很难长久经营。”

    老板赵依娜说道:“我认为除了除了在档次上要定位准确,在消费人群中同样要定位准确。占总刚刚说人都是先入为主,我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好。南河的产品再好,但不见得一定能够让人接受。就拿我个人举例,我最喜欢吃的是薛省长家乡的大米,吃了十几二十年了,每次买米都是我亲自去,现在要是有个人跟我推荐,说一款新上市的大米比我吃了将近二十年的大米还好吃,我一定是会相信的。我相信像我这样四十多岁的,甚至比我年龄更大的人,绝大多数都会与我做同样的选择。年龄越大的人,接受新东西的能力越差,而真正去购买农产品的还恰恰是这一人群,想要让他们接受真不是一件荣易的事情。而如果定位在年轻人身上,家里的粮食又不是他们去买。所以人群定位很关键。”

    薛飞全程没怎么说话,一直在听大家的发言,然后把他认为重要的内容写在了一张纸上。

    会议尾声的时候,薛飞进行了总结发言,他把在营销上需要注意的几点特意提了出来,让农业厅的人围绕着这几点制定一个营销方案,期限是三天。

    三天后薛飞拿到了农业厅的营销方案,薛飞仔细地看了一下,非常不满意,批评做的不够用心,有敷衍之嫌,叫他们拿回去修改。

    两天后薛飞再看,还是不满意,就继续让他们修改。

    两次被省长退稿,农业厅的人感觉脸面上过不去,就特意找了营销方面的专家,让其根据薛飞提出的几个要点写营销方案,但薛飞看了以后还是不太满意。

    在方案审议会上,薛飞说道:“我是南河的省长,给南河的农产品代言,理所应当,合乎情理。这个主意看似很不错,实际上效果一定不会好。我自己家的东西,我能说他不好吗?何况一些老百姓本来就对政府官员有一定的抵触情绪,我再在广告说南河的农产品多么多么好,很难不给人留下自吹自擂的印象,这对农产品的宣传是非常不利的。依我看,干脆请娱乐明星。请明星不仅影响要比我大的多,同时还解决了消费人群定位的问题。”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满脸茫然,显然是没明白薛飞话中的意思。

    薛飞解释道:“这是一个娱乐至上,偶像至上的时代。在座的各位估计应该是没有追星的,但你们的孩子一定多数是追星的。娱乐明星对时下年轻人的影响力是任何东西都比不了的,我不评价它好或是不好,但这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明星的穿戴,所用的物品,是粉丝们最热衷于追随和效仿的。所以请明星做代言,影响力是最大的,同时也锁定了消费人群。”

    殳正权异议:“老百姓家里买大米,一定都是当爹妈的买,有几个追星的孩子会去买?”

    薛飞看着殳正权说道:“我接下来谈的就是这个问题。追星说到底就是一种不理智的盲目行为,如果十几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这么理智,那他们就不追星了。正是因为他们不理智,他们喜欢效仿明星,愿意听明星的话,所以他们才会去买他们本不太可能会去买的东西。买了之后拿回家,当爸妈又不管责备与否,大米总不可能像其他东西扔掉会闲置的,最终肯定是吃的。只要吃,以咱们南河生产的农产品质量,就不怕他们会不喜欢。”

    殳正权摇头道:“我认为这么做太投机取巧了,而且带有赌博的性质。”

    薛飞反驳道:“对于新产品,你有不赌博,还能让对它不了解的人马上接受的更好办法吗?”

    殳正权无言以对。

    薛飞转头看向其他人说道:“在质量和品牌保护方面,方案上写的是投入人力加大监督力度。太笼统,太不符合实际情况。全省几乎都种了新品种,得投入多少人力去监督?而且能监督收,储存怎么办?也要人一直呆在农村看着吗?我的想法是,监督收是没有错的,但收完之后马上就上秤量,量完记好重量,装袋后做好产地标记就拉到政府的粮食储备库储存。这个过程中,负责监督的人必须落实在人头上,如果一旦查出以真乱假等情况,就严厉的处置这个人。”

    明亮疑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政府替他们卖?”

    “你说对了,就是政府替他们卖。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一个月一结账,既省去了农民卖粮食的困扰,同时又解决了消费者买假货的担心。一举两得。”薛飞说道。

    “咱们怎么卖啊?”农业厅厅长冀德利不解。

    “现在不是特别流行电商吗,别人能搞,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呢?咱们可以搭建一个农产品的网络销售平台,谁想买南河的农产品,谁就到这个网站来下单。这个网站就挂在你们农业厅下面,官办电商,还是有一定公信力的。而且我们可以做出承诺,如果通过我们的网站买到了假货,我们十倍赔偿。接下来我们还要在正州搞一个世界最大的物流产业园,这对我们做电商也是非常有利的。最重要的是,做这个电商,线上线下会需要很多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又解决了一部分就业问题。”

    “那就是说货源我们牢牢控制着,一点都不给外人?”

    薛飞点头道:“没错。我们走的是高端路线,又是新品种,要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去销售,必死无疑。超市里一般的大米也就三五块钱一斤,咱们的卖二三十一斤,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薛飞将方案翻到最后一页看了看说道:“还有通过出口提高品牌影响力和价值的这个想法我也不认同。老外不是傻子,你的东西好,他才会愿意花高价钱去买。你的东西不好,人家是不会掏这个钱的。即使出口,新产品也不可能卖很高的价格。现在你便宜卖,将来再涨价,他会不认可的。有句话叫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前提必须是先民族的,然后才能是世界的。你本民族都没有认可,怎么可能让世界认可?所以我们必须得先打开国内的市场,形成好口碑,然后再去考虑国外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