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农家小生活 天香书院

第382章 身死之谜

    丁学昂的脑袋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他瞪大了眼睛,双瞳之中尽是充满了恐惧,他的跪倒在地,浑身开始抽搐起来,口吐白沫,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众人见得这丁学昂的样子,皆是吓得向后退了一步,那郑晴晴等人见得这丁学昂的状态,都是皱起了眉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郑阳施展降头的手段,像是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真的存在吗?

    “好厉害的降头。”童姬站在一边,心中不禁感叹道,若是换作自己,也是弄不出这样的降头,话说这郑阳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丁学昂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动作幅度越来越剧烈,所有人都是不敢说话了,他们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看着那郑阳,郑阳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谁还想找我们讨说法。”

    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群突然分开,一干武当子弟都是围了上来,分列两旁,但见得一个白衣翩翩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见得自己弟弟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脸色瞬间便是不好看了。

    “哥,救我,救我!”丁学昂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伸手喊道。

    那丁学首来到那郑阳的面前,说道:“闹出人命来就不好了吧。”

    郑阳淡淡的笑了笑,随即蹲在那丁学昂的面前,看着他,那丁学昂佝偻着身子,怀抱着自己,很是惊恐的看着那郑阳,双眸之中的光芒正在快速的消逝。

    “以后呢,长点心,别让人家当枪使了。”郑阳淡淡的笑道,随即便是拍了拍那丁学昂的肩膀,那丁学昂双眸瞬间便是恢复了精气神,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那丁学昂缓了一口气,随即便是站起身来,那丁学首冷哼了一声,那丁学昂随即便是站到那丁学首的身后去了。

    “郑阳是吧。”丁学首说道。

    郑阳淡淡一笑,说道:“正是在下,你应该就是丁学首了吧。”

    丁学首微微的眯起双眼,冷冷的看着那郑阳,说道:“郑先生,不管怎么样,你好歹是我武当请来的客人,你在我们的地界之上如此的放肆,这符合礼节吗?”

    郑阳很是无语的笑了笑,指了指那丁学首身后的那帮乌合之众,说道:“这符合待客之礼吗?”

    丁学首转过身去,看着那群人,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们跟孔家有着什么样的仇恨,现在是在我武当的地界之上,你们便是不得放肆,若是再来闹事,别怪我剑下无情。”

    说着,那丁学首猛地拔剑劈去,但见得一道剑气奔射而去,直接便是将一颗三人环抱的古树给劈断了。

    见得这手段,那群乌合之众立马便是散去了,那郑阳看着那丁学首,淡淡的笑着,这个家伙不愧是武当掌门,年纪不大,现在已经是宗师一转的实力,跟自己老爹都是有着一拼呀。

    想着,那郑阳便是拱手说道:“多谢丁掌门帮我们解围了。”

    丁学首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先是别急着谢我,咱们的事情还没完呢。”

    郑阳淡淡一笑,都说这丁学首的脾气古怪的很,现在见面了,倒是真的了,现如今这情况,双方各退一步,示个弱,算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这个家伙为何要紧逼不放。

    “哦,丁掌门打算怎么办?”郑阳淡淡的笑道。

    丁学昂冷哼了一声,说道:“很简单,咱们两个打一场,听说阴阳家的邹赫都不是你的对手,我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强。”

    说着,那丁学首身体内的气息开始蓬勃/起来,那郑阳见势,皱了皱眉头,就在这个时候,三个老头子冲来,为首的那个老头子大声的喊道:“丁学首,住手!”

    听得这喊声,那丁学首冷哼了一声,默然的说道:“算你的运气好。”

    但见得那三个老头子走到近前,朝着那郑阳拱手,那郑阳受宠若惊,弯腰还礼,眼前这个老头子名叫陈业周,可是自己爷爷见了都是要喊一声前辈的存在,是武当的大长老,实力深不可测,武当当年能够夺得无上道尊的头筹,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在他的身上。

    “老前辈,可别是折煞我。”郑阳很是恭敬的说道,随即眼睛便是看向那张仁安和徐白仓,怎么这两位长老也是来了,那张仁安不在后山看管那尸体,这徐白仓不在山门那接待客人了吗?

    陈业周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郑阳,不错,果然是有当年郑明理的风采,学首,你这是做什么。”

    “祖师爷爷,他!”丁学首愤愤的说道,随即很是无奈的看向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

    陈业周冷哼了一声,说道:“人家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学昂没有把命交在这里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技不如人就怨不得别人!”

    郑阳拱手说道:“老前辈言重了,是晚辈唐突了,两位,刚才是我下手重了,我在这里道歉。”

    见得这郑阳竟然主动道歉,那丁学首的脸色也是慢慢的变得平复起来,那丁学昂见得这郑阳道歉,也是不敢应声,刚才的那种濒临死亡的感受现在仍然萦绕在他的心头。

    陈业周看了一眼那丁学昂,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郑阳,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看得出来这孩子是被人当枪使了,你多多包涵。”

    郑阳淡淡一笑,说道:“自是,自然。”

    陈业周看了一眼那丁学首,冷冷的说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众人各自散了,那陈白仓又是走上前来,说道:“郑阳,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别是因为这些傻瓜坏了心情。”

    “多谢前辈。”郑阳淡淡的笑道。

    那张仁安不知道是看着郑阳还是看着那郑阳身后,双眸射出一阵的寒芒,随即又是看向那郑阳,郑阳看着那张仁安直视的双眸,淡淡的笑了笑。

    张仁安冷哼了一声,随即便是转身离去了,那徐白仓连忙追了上去,轻声好像是在说着什么。

    郑阳看着那些人都是离去了,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转身说道:“都是回去吧,该做自己什么事情就去做什么事情。”

    那诸葛骅看了一眼那郑阳,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黄半仙倒是赞许的笑了笑。

    郑晴晴走了上来,说道:“何人?”

    “无名前辈。”郑阳说道,“应该伤的不轻,三个老家伙一起出手,他应该招架不过来。”

    是夜,武当议事厅大殿,那陈业周坐在首座之上,不断的撵着自己手中珠子,那张仁安和徐白仓都是皱着眉毛,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消息。

    “禀告三位祖师爷,无上道尊的尸首已经转移到福寿洞了。”一个少年走了进来,跪倒说道。

    陈业周点了点头,说道:“好生看管,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了。”

    少年躬身称诺,随即便是退了下去,那张仁安很是不解的问道:“师兄,那个家伙明明就躲在郑家小子的院子里面,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搜查。”

    徐白仓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若是我们闯进去,你信不信那郑阳会对我们出手。”

    听得这徐白仓这样说,那张仁安冷哼了一声,说道:“他,就算是再怎么强,能够打得过我们这些老头子?”

    “话虽这样说,但你可是别忘了,佛宗也是派人来武当了。”徐白仓说道,“佛王虽然已经不理世俗事务,但是他手底下的僧兵可不是这般,不管怎么说,这郑阳都是那佛王的亲侄子!”

    张仁安听得这徐白仓这样说,直接便是哑口无言了,那群僧兵各个最低都是大师级的修为,宗师级别的实力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若是真的起了冲突,他们武当可能真的是吃不消呀。

    陈业周放下了珠子,睁开了眼,说道:“那个神秘人已经是四转的实力,与我只有一转的差距,就算是我三人联手都是被他跑了,足见这个人的实力不俗呀。“

    “师兄的意思是?”张仁安问道。

    陈业周沉思了一会,随即又是开口说道:“无上道尊的死因一直没有查清楚”

    听得这陈业周这样说,那张仁安和徐白仓脸色一白,随即那徐白仓说道:“我去处理这件事情。”

    说完,那徐白仓便是站起身来离去了,那陈业周又是拿起珠子,默念起口诀,那张仁安看着那门外的黑夜,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无名猛地吐了一口鲜血,郑阳连忙收针,又是运转生命之源,开始修复起那无名身体内的机能,那无名长舒了一口气,慢慢的收敛了气息。

    郑晴晴站在一边,递过去两条毛巾,那郑阳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道:“前辈,你知道不知道你差一点就交待了。”

    无名拿过那手巾,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淡淡的笑道:“不是有你嘛,倒是农家的医术竟然这样的神奇,我的内伤已经完全的好了。”

    郑阳很是无语的叹了一口气,若不是生命之源,这无名可真是要交待了。

    无名站起身来,身体内的气力又是雄浑了许多,他淡淡的笑道:“突破到五转,指日可待呀。”

    郑阳看着那无名,笑道:“看来你只有挨打了才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无名淡淡一笑,说道:“这是我独创的修炼方法,你要不要学?”

    郑阳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需要。”

    无名淡淡的笑了笑,随即便是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郑阳见得这东西,彻底的愣住了。

    “子弹?无名前辈,这样东西从哪里来的?”郑阳很是诧异的问道,随即便是接了过来。

    无名淡淡的笑了笑,硕大:“就在无上道尊的手中。”

    郑阳看着那颗子弹,上面刻画着十字图案,那无名很是诧异的问道:“我拿着这颗子弹的时候,身体内的气力竟然被压制,发挥不出一半的实力,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种能够压制古武者实力的物质,是东欧十字团研究出来的东西。”郑阳说道。

    “十字团?难道是那群家伙杀了无上道尊?”郑晴晴很是惊异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