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纯真年代 夏树

297、江影出事

    一秒钟后,我便确定,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因为其中一个脸上带刀疤的?西装我认识,是上次在白云山机场,被昱忆拉到厕所里暴打的那个“商务人士”的手下,

    我们跟商务人士的两次过节,都发生在机场,第一次是在省城的桃仙机场,但没有冲突起来,他装比,让昱忆跪下给他道歉,未免出意外情况,我们就大事化小了;第二次是在粤州的白云山机场,我们又遇到了他和他的手下,昱忆气不过,把他骗到洗手间,避开巡查的制服,一通暴打,直接打进了医院,不过那次,昱忆动手后,在粤州、省城两地机舱都遭到了围追堵截,幸亏她够聪明,藏在了行李箱里,才逃过一劫,足见那个商务人士实力不俗,至少在省城,能够兴风作雨,

    事后,我让昱忆去调查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历,过了几天昱忆给我打电话,随口说了一句,那个商务人士叫宋小枫,当时我手头有事,而且已经过去了,就没太在意,没想到今天又遇上了,

    可这两次冲突中,我都没有出面,也就是说,跟我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冲我来干嘛,

    思忖间,那几个?衣人已经把我们三人松散地包围,小花紧张地抓着我的胳膊:“哥,”

    “没事,”我拍拍小花的手,看着一个明显是他们头领的家伙,“几位,有何贵干,”

    “别装糊涂,我们得到线报,姓赵的就坐这班飞机来的,她躲哪儿去了,”头领沉声道,

    “哪个姓赵的,”我笑问,

    “赵倾城,”头领看了一眼小花说,

    “我是赵倾城,可我不认识你,”赵倾城平静地说,

    “你是赵倾城,”头领皱眉,摘下墨镜,仔细看看赵倾城,嘟囔了一句,“身高不对啊,”

    “你认错人了吧,”我说,

    头领疑惑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跟赵倾城的脸对比了一下,我微微踮脚偷看,照片上的人,正是赵昱忆,

    我大概明白了,他们许是查到“赵小姐”这个身份,顺藤摸瓜,去香枫县调查,结果把她们姐妹二人的名字弄错,以为“赵小姐”就是赵倾城,

    “没什么事儿我们走了,”我说,拉着行李箱要走,

    头领伸手拉拦我,低声道:“你们把身份证拿出来,”

    “呵,你有什么资格查我们的证件,”我冷声问,

    头领撇嘴,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在我眼前打开,厉害了,原来是省城的刑井,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给她看看好了,”我回头瞅瞅赵倾城和小花,赵倾城掏出自己身份证,小花没有身份证,把机票存根给了?衣人,那上面有她名字,

    “你的呢,”头领又问我,

    “我没带,西城,张东辰,你可以去查查,”我说,

    “张东辰,”头领皱眉,看他表情,似乎听过,又似乎没听过,这时,旁边一个?衣人凑近头领,耳语了两句,

    头领听完,脸色微微一变,把证件交还给赵倾城,又上下打量我一番,戴上墨镜:“收队,”

    呼啦啦,他们快步走向行李站方向,可能想再去碰碰运气,抓到另一个“赵倾城”,

    待他们走远,我马上掏出手机,打给张建国,就是香枫县制服的一把手,报了一串井号,还有一个“高峰”的名字,让张建国帮忙查查,省城井界是否有这个人,他们系统内部都能查,何况是张建国是省厅派下来的,人脉关系广,或许能直接命令省城的制服去查,

    张建国问我,呆着没事查他干啥,我便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怀疑那个制服是假冒伪劣,张建国说知道了,稍后给我回电,

    等我们三人出来,上了奔驰车,张建国打电话过来,说那个井号属于一个叫“李刚”的制服,省城刑井队只有一个叫高峰的,不过去年就到站退休了,

    “那人儿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肯定是假的,”我说,

    “嗯,你挺机灵啊,东辰,这事儿没擅自做主,跟我汇报,对劲儿,我已经让省城那边,命令桃仙机场井方开展调查了,”张建国说,

    “难得张叔夸我啊,”我笑道,

    “别整没用的,没事儿赶紧回来,”张建国恢复威严,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花被吓得不轻,赵倾城在后座安慰她,也没心情吃饭了,赶紧离开机场吧,去市区吃,

    开车离开桃仙机场,往市区开的路上,江影给我打电话,很开心地说她不仅舞蹈考过了八级,张小刚导演还说她比较有灵气,让她即兴表演了一段,然后告诉她,说回去等着,他拍新电影的时候,会给她一个试镜的机会,

    “那挺好,你好好准备,得珍惜这个机会啊,”我笑着说,看来,张小刚并没有告诉江影那五十万赞助费的事情,

    “你咋好像不高兴呢,”江影问,

    “没有,提高兴的,你在那儿等着我,一会儿我过去接你,”我说,

    “不啦,张导还要请我吃饭呢,估计得晚点回去,”江影说,

    我看看天,太阳西斜,等江影吃完晚饭,那得几点了,再喝点酒,自己坐火车回西城太危险,

    “哎,”我回头看向赵倾城和小花,“不想开夜车,咱们在省城住一晚再走吧,”

    “我刚要跟你说呢,现在回西城得九点多才能到家,住一晚再走,”赵倾城说,

    我点头,转回来又对电话那头说:“你吃完饭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嗯,那行,”

    之所以要留下,除了江影的因素外,还有个事儿没解决呢,

    开车到市区,找了家星级酒店入住,陪她俩去吃饭,吃完饭,我说得出去办的事儿,让她们在酒店等我,

    开车离开酒店,十五分钟后,来到省育才门口,把奔驰停在学校对面,五点多钟,学校里学生不少,应该可以混进去,

    我步行穿过马路,来到门卫亭,刚好又是那个张诚值班,上回我救走程小卷,因为完全避开了监控摄像头,从南墙跳进入,所以跟张诚没有直接的关系,校方没理由处罚他,

    “哎,是你啊,张、张总,”张诚眼神好,马上认出我,下意识地往校门里摄像头方向看了过去,我多尖啊,早就避开摄像头,站在监控死角里了,

    “你咋不给我打电话呢,”我笑问,

    “你、你不说下、下周么,我寻思周、周一给你打,”张诚憨厚地笑道,

    “家里都准备好了么,”我问,上次说过,要把张诚的母亲、妹妹都接到西城去,

    “已经准、准备好了,就差我妹的学、学籍问题,”张诚说,

    “抓紧办理,周一不用打电话,直接坐火车去西城,我派人去阿金火车站接你,阿金知道吗,”我问,西城三个火车站,阿金更靠近县城,就是上次我和江影去开房间的那个地方,

    “知、知道,”张诚说,

    我已经跟歆芸说过这件事,歆芸说会安排妥当,正好公司需要组建保安队伍,得有一个可靠的人做保安队长,作为集团董事长,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

    我把歆芸的电话给了张诚,让他周一直接跟宋经理联系,

    张诚记下电话之后,问我:“张、张总,你来有、有事吧,”

    “嗯,进去帮一个朋友拿玩偶,”我说,

    “是程、程小卷吧,”张诚笑了,估计已经听过了程小卷跟“网友”私奔的事情,

    “我进去拿不合适,你认识女寝的宿舍管理员吗,帮我去她宿舍拿出来,是个玩偶熊,”我说,

    “认、认识,交给我好、好了,”张诚啪地给我敬礼,“这、这就去办,”

    “那保安亭谁看着,”我问,

    “我找、找个人替、替我一会儿,”

    “我去对面等你,”我说,

    “好,”

    我转身去对面酒店里的茶座,捡个靠窗的位置,点了杯咖啡,边喝边看着育才门口,

    大概二十分钟后,张诚出现,腋下夹着一只挺大的玩具熊,

    我结账出去,拿了小熊,跟张诚再见,开车返回小花她们所在的酒店,

    酒店楼下有个鲜花店,我怕把小熊弄脏,花了五块钱,让他们帮我套上个带碎花图案的那种塑料袋子,包装好之后,装进奔驰的后备箱里,看着更像是一个崭新的礼物,

    从酒店停车场出来,我兜里没烟了,想去买烟,左右踅摸,没看见商店,却看见不远处有个加油站,里面应该有卖烟的,我记得奔驰好像没多少油了,索性去加点吧,免得明天还得加,想到这里,我回到停车场,把奔驰开出来,去加油站加满,买了包烟,又买了一瓶红牛,之所以买红牛,嘿嘿,三个绝品美女陪伴,谁知道今晚在酒店房间里,会不会有一场大战呢,得有体力才行,你懂的,

    加完油,开回酒店,习惯性地车头朝外停好,上楼回房间,之前开了两个房间,我没带房卡,敲开小花她们房间的门,赵倾城坐在床上看电视,洗手间的灯亮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估计小花在南方呆久,养成了每天洗澡的习惯,

    “回来啦,”赵倾城跟我打招呼,很快又把视线转向电视,正在播韩剧,

    我坐在椅子上陪她看了一会儿,赵倾城已经完全投入,边看边哭,我对韩剧可没兴趣,给江影发短信,让她尽量少喝酒,别一高兴喝的酩酊大醉,丢人,江影回复,说知道啦,只喝了一点红酒,一会儿饭局就该结束了,我说那我去接你,江影说不用,问我地址,她打车过来就行,免得我来回跑,我便没有勉强,被人看见我开奔驰去接她,可能不太好,

    不多时,小花裹着浴巾出来,头发扎成马尾,之前小花从来不扎马尾辫,因为脸上有胎记,头发都是披着,遮挡住半张脸,现在变漂亮了,人也自信起来,关键确实长得很美啊,再加上刚洗完澡,脸色白里透红,像一只娇艳欲滴的苹果,我看得都呆住了,

    “嘻嘻,你咋了,直勾勾的,没看过我呀,”小花笑道,

    “要不我去隔壁看电视吧,不耽误你们小两口叙旧,”赵倾城笑道(韩剧广告时间),“小别胜新婚嘛,”

    说完,赵倾城起身准备离开,我没有表态,小花却拉住赵倾城的胳膊:“哎,赵姐你别走,我跟他没什么的,”

    “别骗我,你忘了你跟我说过了,用……嘿嘿,”赵倾城用手做了个上下的动作,坏笑道,我脸一红,小花咋啥都跟赵倾城说啊,

    “哎呀,羞死了,反正你别走,”小花死死拉住的赵倾城的手不放,

    “一会儿不是还要来一位美女么,”赵倾城又笑,“你不让我走,那让你哥跟那个美女一起睡,”

    “那……”小花犹豫了一下,终于放手,“那可不行,”

    “东辰,悠着点,”赵倾城从桌上拿起另外一个房间的房卡,向我晃了晃,

    “等会,倾城,你这次回来还走么,”我随口问了一句,

    “不走了,歆芸让我回来给她帮忙,当外联部经理,怎么,她没告诉你吗,”赵倾城皱眉问,

    “外联部经理,”我点点头,“你蛮合适的,”

    之前歆芸自己认公司总经理兼外联部经理,分身乏术,而赵倾城在机关任过职,又是县城交际花,人脉很广,关键是结交人的能力与生俱来就很强,正好可以帮歆芸分担工作,

    “走啦,”赵倾城离开房间,轻轻关上门,

    小花羞涩地看着我,见我起身向她走,她还往后退了两步,我走到小花面前,勾起她的下巴,小花嘴角弯起,笑着,把眼睛紧紧闭上,

    “啧,想好好看看你,咋还把眼睛给闭上了,”我假装生气地说,

    “噢,”小花睁眼,不过就在她睁眼的时候,我突然亲了一下,小花吓一跳,被我亲的差点坐在地上,赶紧躲开,弯腰从我腋下逃走,跑到窗边去站着,依旧是一脸娇羞,

    我没有动强,毕竟分开了这么长时间,觉得不好意思也是正常的,

    “花儿,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坐在床边,拍拍床沿,小花挪步过来,坐在离我十厘米远的地方,看着她浴巾下并拢的腿,还有形状好看的脚丫,我差点再度冲动,但还是忍住,抬起目光看向电视,以分散精力,

    “啥事啊,”小花问,

    “嗯,”我一愣,“噢,没啥,你这次回来呆几天,”

    赵倾城是回来任职,但小花不行,那边她已经开始在孙大炮的公司上班了,将来是要接班的人,肯定不能回东北,

    “你想我呆几天,”小花歪着脑袋反问,

    “当然呆的越长越好了,”我说,

    “嗯……”小花抿着嘴想了想,“本来打算呆三天的,不过你这么说,那就呆一个礼拜吧,”

    “你爸肯给你那么长时间假,”我笑问,

    “他让我自己决定,”小花说,

    “那你就别走了,留下帮我呗,”我开玩笑道,

    “呃……”小花当真了,皱眉开始思索,

    “哈,逗你的啦,在东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让你留那边,常回来看看我就好,”我随手搂住小花的香肩笑道,

    “哎呀,你真坏,看把我急的,”小花撒娇,用粉拳捶我,结果一不小心,身上裹着的浴巾……玩闹了一阵儿,正要进入主题,突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东辰,快开门,”是赵倾城的声音,

    我赶紧从床上起来,拉过被子把小花盖子,抓过她的浴巾,一边往自己腰上裹,一边走向门口,赵倾城应该知道我和小花正在干啥,她这么急来敲门,肯定是有情况,

    “怎么了,”我开门问,

    “你那个女同学,是不是叫江影,”赵倾城呼吸急促地问,她也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似乎正在洗澡,

    “是啊,”我说,

    “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女孩刚进酒店大堂,就被跟进来的几个陌生人给拉走了,”赵倾城喘了口气,“女孩被抓走前喊了两句,408房,我叫江影,前台赶紧给408打电话,就是我那个房间,我刚洗完澡,接听,觉得是出事了,马上过来告诉你,”

    408房间是我告诉江影的,当时跟她发短信,告诉她地址,我瞥了一眼桌上的房卡号码,就发给她:红河大酒店,408房间,

    “回去穿衣服,跟我下楼,”我说,赵倾城点头,转身跑回自己房间,

    我关上门,回到床边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快速穿好,小花也在穿,她听见刚才我和赵倾城的对话了,

    “花儿,你留在这里,万一有个闪失,记得打电话叫人帮忙,你应该知道找谁,”我说,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小花点头,让我小心点,

    穿好衣服出来,赵倾城也出来了,我一边给江影手机打电话,一边和赵倾城往电梯间跑,手机响了几声,被人给按掉了,

    坐电梯下楼,跑到前台,没等我开口,里面的服务员就一脸着急地说:“快去门口,我们保安在拦他们的车呢,”

    我折身跑向门口,冲出来,只见右手边不远的停车场出口,三个保安手提警棍,在一台?色奥迪前面晃悠着,奥迪并未挂牌照,车膜很厚,看不清里面,它往前一蹿一蹿地吓唬保安,保安就慢慢后退,奥迪慢慢往前挪,

    我绕到和奥迪斜对着的方向,助跑,冲了过去,借着一个在侧面的保安的掩护,离着两米多远,飞起一脚,踹向驾驶室的玻璃,

    毕竟练过,我腿上功夫还行,玻璃碎成菊花,向里面凹陷,但是并没有彻底碎裂,我落地,抓住门把手,拽不开,从里面锁上了,我回身抢过保安手里的警棍,仔细一看,是橡胶的,软头,打人可以,砸车砸不动,扔了,把右拳缩回运动服的袖筒里保护起来,一拳一拳砸向菊花状的车窗玻璃,就在即将砸穿的时候,奥迪突然蹿了出去,前面挡道的那个保安赶紧跳开,但还是被带了一下,摔倒在地,幸亏没有被车轮压到,

    “他妈的,”我骂了一句,“帮我盯着它往哪儿拐,我去开车,”

    “好,”保安应了一声,这时赵倾城也跟了过来,我拉着她跑进停车场,快速启动奔驰,拉下车窗,一脚油门冲到停车场出口,

    “前面路口往右拐了,”保安赶紧告诉我,我没有刹车,直接追了过去,

    这家酒店的保安很负责任,敢于和恶势力作斗争,回头得给他们几个表示表示,

    很快到达路口,红灯,右边车道挡着两台车,我瞅瞅后视镜,确定没有自行车之后,让两个右侧车轮骑着马路牙子,从自行车道过去,后视镜撞到前面一台出租车了,他骂了我一句,我没理他,伸左手将奔驰后视镜掰回原位,右转,远远就看见一台没有牌子的奥迪在前面,距离我们大概一百米,被它前面的车给堵住了,正缓缓跟车,

    那台奥迪的车身很低,车轮明显地往外扩张了许多,应该是改装过,我怕暴露自己(敌人并未看见奔驰),没有着急,一边慢慢往前开,一边按下仪表盘上的一个按钮,

    “呀,车胎撒气了,”赵倾城惊讶地问,

    “可调悬架,”我说,上文说过,这台奔驰比较高级,悬架的高度可以调整,之前因为省道的路面情况不好,调成了最高,现在对付改装奥迪,得调低了才行,底盘地,重心低,惯量小,无论加速还是转弯,都能速度更快些,

    距离奥迪还有大概十米的时候,我终于看清,后座三个脑袋,中间明显是个女孩,正左右摇摆,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劫持江影干嘛,

    我踩下刹车,变换车道,滑停在奥迪车的侧后方,这样不容易引起它的注意,我后面的一台私家车则停在了奥迪身后,司机还瞅了我一眼,可能觉得我煞笔,为啥要变道到车多的那一边去,

    “不下车动手吗,”赵倾城问,

    “他们车锁着,下车也没用,先跟一段再说,你给酒店打电话,让他们别报井,我觉得自己能解决,”我淡定地说,从刚才奥迪怕撞保安,而不敢往前开的情况来看,这伙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残暴,

    “好,”赵倾城掏出手机,我左手控制方向盘,也掏出手机,直接拨号给浩哥,

    “喂,”浩哥很快接听,

    “哥,你在省城吗,”我问,印象中好像前天浩哥说这两天要去省城,准备龙天云遗留的那个房地产项目的复工工作,之前也是他一直负责这个项目,现在县城那边基本缕清头绪了,这个项目还得继续干下去,毕竟一个亿的利润,

    “在啊,怎么了,”浩哥问,

    我把这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并说了地址,

    “你先跟着,别冲动,我马上带人过去,”浩哥说,

    我正要说明白了,那台奥迪突然变道去了最右边,硬是从自行车道挤出一条路来,开始逃窜,难道是发现我了,我想变道,但是右边被刚才那台司机车挡住,赵倾城赶紧把头伸出去朝他喊:“快让地方,”

    那个司机车主瞥了我们一眼,才缓缓挂挡启动,往前蠕行,

    去你妈的,我直接甩车头撞了过去,把他的小轿车顶飞,后面的车都急刹车,不敢上前,我往后退了一下,调头去最右边车道,急速追逐奥迪,它已经跑出去一百来米,在路口右转,我看了眼路牌,上面有指示地图,右边是高架桥,通往环城高速的高架桥,

    呵,这是要跟我飙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