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纯真年代 夏树

299、公厕之战

    “啊,”赵队叼着烟,一脸懵逼地看着我,

    “小熊啊,黄蕊的那条狗,”我大声喊,余光瞥见,赵倾城已经开始在桌椅下面点浸了打火机油的白色棉袜,火苗不算大,在赵倾城的可控范围之内,

    “黄蕊是谁啊,”赵队下意识用手一扑,但是车窗面积太大,两车之间的距离又很近,不足一米,所以他没扑着,燃烧的袜子落在了奥迪的中控台上,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火苗忽地窜了起来,

    赵队马上刹车,奥迪向后溜去,我也刹车,向右变道,拐到奥迪前面,追了一晚上,终于超过它了,

    两车速度骤降,几秒钟之后,奥迪刹停在应急车道上,我没等奔驰彻底挺稳,就拉起手刹,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忽,一台大货车擦着我额前掠过,带起来的风,差点把我给卷到车底下去,

    待大货车经过,我从地上爬起,冲向后面,车里五个人都已经下来了,三个人在用衣服扑火,第四个黑衣人去后备箱,可能是要拿灭火器,我灵机一动,又跑回奔驰驾驶室,按下后备箱开关,跑过去打开,从里面掏出奔驰的车载灭火器跑了过去,

    赵队转头看我拿着灭火器,以为我是来帮忙的,便没有在意,继续用衣服扑火,我跑到赵队身边,喊了一声:“让我来,”

    赵队让开,我拔下插销,左手拿着灭火器喷头,右手压下手柄,但并不是去喷火,而是喷向了后座车门旁边的黑衣人,江影就在她身后,

    黑衣人猝不及防,眼睛被干粉喷的迷住了,双手在眼前直划拉,我没有继续攻击他,马上掉转灭火器,喷向赵队,但他反应很快,已经有了防备,举起一只胳膊挡住,挡住干粉有个前提,那就是自己的视线也被挡住,我松开右手,上前两步,飞起一脚踹向赵队的肚子,这次他没反应过来,被我结结实实地踹中,向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跑啊,”我对江影喊道,她身边已经没人了,江影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往前面奔驰那边跑去,奥迪另一侧的两个黑衣人想过来拦截,但我先行一步,手持灭火器,挡在了江影和他俩中间,

    “你使诈,”一个黑衣人捏着卡簧,冷声道,

    “兵不厌诈,”我笑了笑,听见江影脚步停止,继而传来奔驰的关门声,我这才举起灭火器,砸向黑衣人,趁他们躲闪的时候,我转身跑向奔驰,刚钻进驾驶室,就看见那俩黑衣人追了过来,我连忙按下中控锁,后车门才没被黑衣人拉开,

    咣,黑衣人用卡簧手柄砸奔驰的玻璃,砸裂了,没等他砸第二下,我已经松手刹挂挡起步,后视镜中,黑衣人追出来十几米,放弃,又跑回去救助赵队和另一个被喷了眼睛的黑衣人,

    我回头看江影,她并未被捆绑,只是嘴上贴着胶带,正在赵倾城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撕,刺啦,撕下来了,小嘴微微肿起,通红,

    “终于得救啦,可吓死我了,”江影长舒一口气,拍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赵倾城关切地问,

    “没有啊,就是把我挤在中间了,”江影疑惑地看着赵倾城,她们俩并不认识,

    “赵倾城,江影,”我简单地给她们相互介绍,

    “啊,你就是赵倾城呀,难怪这么漂亮,”江影惊讶道,

    “你也很漂亮啊,”

    我黑着脸,女人真是……闲的蛋疼,

    本以为已经通过测试,可以下高速回西城,没想到,刚离开车祸现场也就三分钟,还没看见下个出口,那台奥迪就追了上来,我赶紧踩油门,速度很快上到190,方向盘抖的厉害,可还是没能甩开奥迪,两车的距离在迫近,我怕把他们给逼急了,只好减速,奥迪从左边贴了过来,但没有超车,副驾驶的玻璃按了下来,我往那边瞥了一眼,副驾驶正用手示意我也按下玻璃,

    该不会是要往我车里扔袜子吧,

    龙组的人应该不会这么下作,看他的表情,像是有话要对我说的样子,

    我犹豫了几秒钟,拉下玻璃,并把左脚放到刹车踏板上,只要他们有异动,我就急刹车,让奥迪跑前面去,

    “张东辰,挺厉害啊,”副驾驶冲我笑着,大声喊,风噪太大,不大声喊听不见,

    我笑而不语,听听他还要说什么,

    “我们车中控烧坏了,跑不了多久,有种你别往西城跑,开车去小连,敢吗,”副驾驶扯着嗓子喊,

    我又笑笑,拉上车窗玻璃,右脚油门到底,超过奥迪,前面就是下高速的某个岔路口,我没下,直接过去,点了两下双闪,以此作为回应,后面的奥迪则打了转向灯,消失在那个岔路口,估计是下高速修车去了,

    “真要去小连啊,”赵倾城不解地问,

    “从这里下去,我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反正已经这么晚了,现在小连过一夜再说吧,”我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不能暴露张少忠的“绝密计划”,

    她俩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以为没事了,一前一后开始唠嗑,我减缓车速,保持在一百公里每小时左右,时刻注意路面的情况,开了大概二十分钟,前方路牌提示,两公里之外有个服务区,我决定休息一下,

    进了服务区,她俩去洗手间,我下车,靠着车门抽烟,夜晚的服务区,只有几台大货车和两台私家车停在这里休息,看似并无异常情况,我锁上车门,去超市买了包中华烟,还有一瓶功能性饮料,喝了提神,

    从超市出来,我又抽了一支烟,赵倾城和江影还是没有出来,我不觉心中疑惑,也不能俩人同时蹲大号吧,

    我解锁奔驰,从里面摸出手机打个赵倾城,没接,又打给江影,还是没接,

    不好,出事了,

    我赶紧跑进公共厕所,男左女右,女厕所上有半张白布门帘,

    “女厕所里面有人吗,”我在门帘后喊了一声,没听见回应,我撩帘儿进去,还没等把视线放出去看看女厕所里长啥样,忽然,右手边一道黑影袭来,我赶紧哈腰躲闪,是个人,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穿着黑色的披风,刚才撩我的黑影,就是她的披风,

    我摸了摸脸颊,见血了,披风的边缘应该是镶嵌了金属物件儿,

    “什么人,”我冷声道,看不见女人的手,怕有武器,所以我没有贸然出击,

    女人慢慢转头过来,握草,长得很漂亮嘛,属于冷艳型的,但两手空空,并没有家伙,

    “你抓了她们,”我又问,

    披风女微微一笑:“想救人,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话音未落,她扬起右手,披风又掀过来,这次我看见了,披风的内里边缘,挂着一排明晃晃的利刃,

    我赶紧向后躲闪,退出女厕所,地上传来尖利的摩擦声,局部有水,我穿的是防滑的篮球鞋,底儿是牛筋的,自然不怕这种光滑的地砖,但我注意到,披风女穿的是高跟皮靴,可能站不太稳,

    想到这里,我抹身跑向洗手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见那边的水池里戳着个拖布,应该可以跟她斗上一斗,

    披风女哒哒哒地追了过来,听脚步声,似乎并不比我跑得慢多少,我抓到拖布,马上回手轮了过去,再转身过来,披风女已经被我逼退,正一脸厌恶表情地用手擦脸颊上被拖布甩过去的水,

    “呵,你有洁癖啊,”我笑道,看来这个武器选对了,便抡起拖布,继续进攻,攻击她是其次,即便被拖布打到,也造成不了多少伤害,我的目的是把她逼到女厕所门口的角落里,因为那里戳着一个白色的塑料桶,里面有半桶水,

    抡了几下,披风女连连后退躲避,我步步紧逼,不过,拖布上的水很快就甩光了,披风女嘴角勾起,微微一笑,不再后退,等我的拖布再次抡过来的时候,她扬起手,披风袭来,咔嚓,居然直接将拖布头给切了下来,

    吓得我屁都凉了,用剩下的木棍往披风女胸前戳去,借着她后退,我一哈腰,从她身侧钻过去,跑到女厕门口,一脚踢翻,不对,没有踢翻,是直接把塑料水桶给踢了一个洞(公家的东西,质量堪忧),里面的水哗地流淌出来,在地砖上快速蔓延,我回过身来,披风女还没有意识到这是我的计策,潇洒地转了个身,又扑了过来,

    我被她堵在墙角,已经无路可退,只能坐以待毙,不是待自己毙命,而是待她出错,

    天可怜见,就在她抡圆披风,利刃要切到我的时候,披风女的高跟皮靴,终于踩水,打滑,瞬间失去重心,身体斜着向我扑了过来,披风的利刃,也扫到了地上,刺啦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如果是干燥的地面,估计能溅起不少火星子,

    我见机会出现,上去就是一脚,踹中披风女的肩膀,她一个趔趄,另一只脚也打滑,左腿在前,右腿在后,直接来了个劈叉,骑坐在地上,

    我踩住她的披风,防止她起来,披风女挣脱了一下,未果,伸手去脖颈处,可能是要解开披风的扣子,我还会等她挣脱束缚么,身体前压,从后面把她压倒在地,右臂顺势环住她的脖颈,勾在自己的左手臂弯处,形成了断头台,

    披风女被披风包裹,又被我压住,动弹不得,挣扎了几下,小脸儿憋得通红,只得用手猛拍地面,认输了,

    我知道她是龙组的人,不是真的敌人,便没有跟她较真,将胳膊放松一些,让她能呼吸,同时问道:“我的人在哪儿,”

    “里面,储物间,”披风女沙哑地指向女厕所说,

    “咱俩的战斗结束了,对吧,”我确认一下,披风女“嗯”了一声,我这才松开胳膊,熟料,披风女反手就钳住我的胳膊,用力将我从她肩膀上摔了过去,

    好大的力气,直接把我摔得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披风女依旧抓着我的胳膊,不过双腿已经剪了上来,一条压在我脖颈上,另一条从我腋下穿过,将我的手臂、头部完全控制了起来,

    喜儿对我使用过这招,从格斗术的角度来讲,这招没办法破解,但技术是死的,人是活的,我虽然上半身被控制,下半身也无法攻击到她,但刚才她摔了我一下,让我现在的双脚刚好贴着那只漏掉一半水的塑料桶,情急之下,我用双腿夹住塑料桶,利用腹部力量,将水桶“端”了起来,水桶口倾斜,里面剩余的水哗啦倒向躺在地上的披风女,

    “啊,”披风女尖叫,瞬间被淋成落汤鸡,手脚上的劲儿都松了不少,我甩开腿间的塑料桶,趁机翻身,但依然没能彻底摆脱披风女的钳制,不过转身过来之后,我能看见披风女了,惊讶地发现,她的黑色皮裤居然……哈,肯定是因为刚才劈叉太猛的缘故,

    “嘿,你裤子开线了,”我笑道,露出很窄的一条白色,也就一厘米宽,几乎算是可有可无,

    “啊,”皮衣女弓起身子看了看,马上把我放开,狼狈地爬起来,用披风遮挡住,

    我也从地上起来笑问:“呵呵,还打么,”

    披风女撩了一下额前湿发,恶狠狠地问:“你看见什么了,”

    我还是比较会做人的,耸耸肩膀说:“非礼勿视,我什么都没看见,”

    披风女咬了咬嘴唇,冷哼一声,转身夹着腿,跑向门口,

    我悄然跟在她身后,披风女出了公厕之后,钻进一台红色私家车的驾驶室,开走了,车牌一眼假,小连市的车牌,五个八,怎么可能放在这么一台普通的小轿车上,龙组就是这么嚣张,没人敢管,

    一个保洁大妈还有隔壁超市的员工,都躲得远远的看着这边,估计透过玻璃看见刚才的激烈战斗了,我没搭理她们,返身回到女厕,进去,找到设备间打开,江影和赵倾城手脚被捆绑,嘴上贴着胶带,蜷缩在里面,惊恐地看着我,

    我撕下她们嘴上的胶带,把她们拽出来,解开绳子,一手拉一个,往外面走,

    “哎,咋回事啊,”赵倾城问我,

    “先离开这里再说,”我说,

    这一关测试,应该算是通过了,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