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凌晨

第四百九十五章 我们是文明人

    江敏洛被三王爷吻得七荤八素的,哪里还听得清三王爷在说什么,她的一颗心狂跳着,就快跳出嗓子口了。

    这时,三王爷猛地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肢让她更加贴合自己,同时伸手开始撕扯江敏洛的衣服,江敏洛混沌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她猛地一掌打在了三王爷的后脖颈上,三王爷头一歪倒在了江敏洛的身上,火热的唇畔还贴着江敏洛的嘴唇,羞得江敏洛满脸通红。

    “你,你,你给我起开!”江敏洛用力地推着三王爷,推了好几下才将三王爷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她慌慌张张,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榻上掉到了地上,而后迅速地往桌子旁躲去,一张清秀的脸庞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

    她哆哆嗦嗦地躲在桌边等了好一阵,发现三王爷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她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她是偷穿了哥哥的太医服才顺利进了宫,现在太医服却被三王爷撕扯着掉了两颗纽扣,她该怎么和哥哥交代啊?

    江敏洛头痛地捂住了脑袋,同时将三王爷的祖宗十八代挨个不落地问候了一遍。

    “不行,必须找到扣子,否则被人发现官服有破损,是要满门抄斩的大罪啊!”江敏洛深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下衣服便开始找扣子。

    好巧不巧,其中一颗扣子正好压在了三王爷的脸下,另一颗则被他攥在手中。

    “真是该死!”江敏洛气恼地一巴掌拍在三王爷的后脑勺上,她粗鲁地取出两颗扣子,觉得还不解气,又朝着三王爷重重地踹了好几脚,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

    不知道是因为江敏洛打得太狠,还是三王爷本就没有怎么晕眩,江敏洛明显看到三王爷的睫毛动了两下,吓得她立即往后退了好几步。

    想到刚才那热情似火的一幕,江敏洛的脸立即如同火烧般滚烫了起来。

    不行,她不能和他见面,一见面岂不是要尴尬死?

    江敏洛扛起医药箱就飞奔到门口,她使出浑身力气拍打着门框:“快给本太医开门,本太医要出去,快点!”

    守在外面的侍卫们早就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这会儿又听到江敏洛焦急的声音,全都似懂非懂地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为难江敏洛,很快就将门打开了,门一开,侍卫们都愣在了原地。

    只见江敏洛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靠近脖颈处的衣料全开着,她的脸上也是绯红一片。

    “诊金我不要了,你们不要再来找我了!”江敏洛丢下这句话就飞也似的跑走了。

    此时三王爷清醒了过来,他恍惚中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背着一个特别大的医药箱跌跌撞撞地跑了。

    他皱眉,那是谁?

    侍卫们全都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大家心照不宣地朝房内看去,果然看到三王爷的衣服也打开了不少,顿时几人开始挤眉弄眼了起来。

    “看来三王爷艳福不浅啊!生着这么重的病还能将这么水嫩的太医弄到手,果然是厉害!”

    “嘘……就算三王爷不得势也是我们的主子,你不要命了,敢这么议论三王爷!此事不能再提,仔细你们的脑袋!”

    侍卫们重新锁好门,又安静地守在了门口。

    三王爷却晃了晃昏沉的脑袋,喃喃道:“太医?皇叔还会给本王请太医?莫非是晓晓帮本王请的?晓晓果然还记挂着本王……”

    他正要翻个身,却在榻旁边摸到了一根长长的头发,他捏起头发放在跟前看了看,而后毫不在意地将它丢在了地上,顾自翻身休息了。

    长长的秀发飘飘落落地掉在地上,最后落在了三王爷的鞋边,沾在了鞋面上。

    而这边,雨儿扶着我坐在椅子上,对面的范云谦恼怒地瞪着我,他想要冲过来,却被厚重的枷锁捆绑着,动一下就足够他受的了。

    “范大公子,这可是我专门让人帮你打造的枷锁,差不多五十斤,特别适合你们练武之人用,是不是很合适啊?”我接过雨儿递过来的茶盏,笑眯眯地喝了两口问道。

    范云谦的眸子里都快淬出毒来了,他气恼地低吼:“欧阳晓晓,你别落在我手上,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我掏了掏耳朵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本皇妃好像不是那条鱼,那块肉哦!”

    范云谦咬牙怒吼:“欧阳晓晓,只要我活着,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范云谦吼着吼着又要冲过来,一旁的金子慢悠悠地往他的枷锁上浇热水:“范大公子,着什么急啊,这茶还没喝,你怎么就急赶着说话呢,倒显得我们皇妃没有待客之道了,不是?”

    “啊!”范云谦痛苦大叫了起来,枷锁一碰到热水立即滚烫地灼烧着他的手腕,痛得他浑身抽筋,“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我盖上杯盖淡淡道:“我会不会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会不得好死!你害了那么多女孩子,午夜梦回的时候,你的良心就不会被谴责吗?”

    范云谦痛得脸色刷白,但一张脸还是狰狞地冲着我咆哮:“女人就是用来玩的,我不玩,有的是人会玩!你凭什么教训我,凭什么?莫非是因为我不玩你,所以你寂寞难耐了?哈哈哈哈……”

    范云谦夸张地笑着,厚重的枷锁拖在地上擦出噼里啪啦的火星子,范云谦怒瞪着我,眼中含着一股气:“欧阳晓晓,你就是个贱人,瑞天凌满足不了你,所以你要来找我欢度了是不是?你放心,我的技术很好,一定能将你这个浪蹄子伺候得舒舒服服,保管让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金子就往他嘴里结结实实地灌了一大勺的热水,立即就有一股焦灼的气息传来。

    金子冷冰冰地挥了挥手道:“皇妃,这么一张臭嘴留着也没用,不如咱们把他剪了?”

    我摆手道:“这怎么行?我们是明人,怎么能做那么粗鲁的事呢?我们应该安静优雅地茶,吃吃甜!”

    金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我朝雨儿使了个眼色,雨儿拿着一个棕色的罐子朝范云谦走去。

    范云谦本能地要往后退,雨儿一脚踩在他的枷锁上,她朝站在两旁的红影道:“姐妹们,帮帮忙!”

    红影们搓着手,一脸猥琐地走到了范云谦的面前,范云谦的嘴巴被热水烫到,里头全是一个个泡,痛得他龇牙咧嘴。

    他艰难地说话,声音极其嘶哑难听:“你,你,你们要做什么?不要过来,走开,都给我走开!”

    我看着范云谦明明是一只垂死挣扎的纸老虎却想要放大招的模样,不由微笑道:“动手!”

    雨儿让红影将范云谦压在地上,然后打开了棕色的罐子,朝他的嘴里和下面已经成一滩烂泥的小宝贝上倒了下去。

    金子嗅到了味道,惊奇道:“是蜂蜜!皇妃,您给范云谦喂蜂蜜做什么?”

    我勾起唇角,脸上的笑容更大:“当然是帮他美容养颜,改头换面啦!”

    “啊?”金子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不满道,“皇妃,您不会打算就这么轻易地饶了范云谦?”

    雨儿倒完蜂蜜重新盖好了罐子,然后朝大家挥了挥手道:“一会儿你们就能看到效果了,我家小姐在蜂蜜里加了好东西,等着瞧!”

    没多久,房间的角落就爬出了无数的小虫子,就连挂在墙角的蜘蛛也爬了过来。

    范云谦立即惊恐地大吼了起来:“欧阳晓晓,你疯了吗?”

    我冷笑道:“你不是喜欢用巫术吗?这是我为你量身打造的虫祭,你不是喜欢玩女人吗?我帮你在里头添加了不少公虫卵,相信你很快就会成为这些虫子的爱慕对象。你不必感谢我,这不过是举手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