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凌晨

第五百章 多谢你了,蠢货!

    黎小天昏倒后金子直接用腰带将他绑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浴血杀出重围,沈云汐连连拍着扶手大喝:“你们这群蠢货,快杀了她,快杀了她!她要是逃走了,我们都要完蛋!”

    越来越多的青衣人聚集过来,金子一抿嘴,磕破了藏在牙齿里的讯号弹。

    这是凌皇府的紧急求救信号,只有红影、黑影和黑骑的首领才有,一旦他们三人遇到了生命危险,黑玉就会有反应。

    我本来是躺在**榻上休息的,却一直感觉周围有什么东西在震动,我挣扎着看去,发现挂在屏风上的衣服在晃动,我吓得立即尖叫了起来。

    三皇叔连忙从外间走进来,我指着屏风,三皇叔上前查看,果然是黑玉在动。

    他看向自己身上的这块,动得更加厉害,不由脸色凝重地说道:“不好,金子出事了!”

    我立即焦急地从**榻上坐了起来,三皇叔按住我的肩膀道:“你不要着急,本皇去去就来,你和雨儿先躲进密室中!”

    雨儿连忙收拾了一下细软,又拉来了莫老和两位王爷,先躲进了密室。

    三皇叔将我抱进了密室道:“如果本皇没有猜错的话,大长老应该已经让人潜入皇宫来打探龙脉的信息,你记着,除非本皇亲自来,否则谁叫门都不要应声,明白吗?”

    我点了点头,三皇叔正要离开,我用力握住了他的手道:“小心一点!”

    三皇叔在我的额头落下一个吻,而后用力抱了抱我,快步走了出去。

    石门在三皇叔的目光中合上了,他再三检查过后,才放下了帷幔遮住了密室的入口。

    此时金子正奋力地厮杀着,她脚尖点地,身子朝后倾斜,险险地避开了一剑,但因为背着黎小天,重心不稳,所以摔在了地上。

    “当当当”

    青衣人的剑毫不手软地一齐朝下劈向了金子,金子举剑奋力抵抗着。

    这时,黎小天苏醒了过来,他挣扎着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被金子牢牢绑着,只能大喊:“放开我,我要去救我爹!”

    金子本来就已经快要应付不过来了,现在又碰上黎小天不配合,顿时气恼地大吼:“你爹已经死了,你要是也想送死就回去吧,也省得我完成你爹的临终托付!”

    黎小天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金子咬牙用力劈开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把剑,但却是躲不过另一把。

    只听“噗嗤”一声,本以为会有痛感传来,可是却没有,金子侧眸看去,发现是黎小天小小的身子挡在了自己的身侧。

    他咬牙道:“我不能死,我要为我爹报仇,我要报仇!你带我离开这里,我会为你挡剑的!”

    黎小天质朴的话让金子深深地感动着,金子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而后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摆脱青衣人。

    “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看我的!”范云谦提着剑冲了上去。

    范云谦虽然受了伤,但是他报仇心切,完全不顾别人的阻拦,定要上去戳金子两剑出气。

    可是范云谦的武功根本不敌金子的,他一出来,反而造成了青衣人的困扰。

    青衣人本来配合默契,已经将金子困在了剑法中,只要拖一拖,等金子耗费了大量的力气,他们就可以将金子拿下了。

    偏偏范云谦要冲出来耍威风,青衣人只能为他让地方,这倒是让金子找到了突破口,金子一剑刺在范云谦的大腿上,笑道:“多谢你了,蠢货!”

    范云谦痛得嗷嗷大叫,青衣人只能留下两人照料范云谦,其余的人都冲过去追金子。

    沈云汐气得直拍轿撵的扶手大骂道:“你这个傻比,你简直比搅屎棍还要没脑子!”

    范云谦身受重伤,又被金子刺了一剑,本来就有一肚子火,现在还要被沈云汐指着鼻子痛骂,顿时火冒三丈起来:“你个死骚蹄子,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沈云汐骂道:“要不是你,我早就拿下那个女人了,现在空有一个白城少主有什么用?要是被白城的人知道,我们还要惹来一大堆的麻烦!你除了会捣乱,会坏事,你还会什么?”

    范云谦厉声大骂:“臭婆娘,要不是你的计策垃圾,怎么会被那个女人跑掉?亏得我在欧阳晓晓那里受尽折磨,忍辱偷生,本来想着万无一失,却换来你的失败!你这个贱人倒好,将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来了,你还要不要脸了?哦……你早就没脸了,否则怎么会一直怀着这个野种呢?”

    “你说什么?”沈云汐怒瞪着双眸,她噌地一下从轿撵上站了起来。

    范云谦也不是吃素的,他提剑指着沈云汐道:“我说你是个人人都能上的**,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死贱种,怎么,我说错了吗?你到了北疆,怀着身孕还要伺候别的男人,爽了吗,啊?”

    “你再说一句试试!”沈云汐气得浑身发抖,脸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

    青衣人们全都默默地低头不去看他们两人狗咬狗。

    范云谦看沈云汐生气,更加来劲:“说就说,难道我还会怕你这个贱人不成?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云汐突然抬起手,三支冰冷的袖箭直直地朝着范云谦刺去。

    范云谦大腿受伤,本来就行动不便,一下子又射来三支冷箭,顿时呆在了原地。

    “噗嗤”一声,三支箭齐齐地扎进了他身上的几处大穴,更有一支箭直接扎进了他的两根锁骨中间。

    “你,你,你竟然,竟然敢,敢杀我……”范云谦又惊又怒地指着沈云汐,他的嘴里吐出鲜血,人已经歪着倒在了地上。

    沈云汐冷哼一声道:“杀你跟杀狗一样容易,我为什么不能杀你?”

    “你,你,你怎么敢,怎么敢!”范云谦一边捂着伤口,一边吐着血对沈云汐怒目而视。

    沈云汐大笑两声道:“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你一个孬种?老子不怕告诉你,我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利用价值的份上,你以为我稀罕帮你?哼,你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是个大累赘……”

    范云谦厉声打断沈云汐:“大长老不会放过你的,我会血巫之术,除了我,没人能够,能够控制欧阳,欧阳晓晓……”

    沈云汐抬手抚着自己的刘海,笑得妩媚:“我做的武器和你的血巫之术相比,哪个更有用?你所谓的血巫之术要是有用的话,欧阳晓晓早就死千万次了,大长老的身边还能有我的一席之地吗?蠢货!”

    范云谦大口大口喘着气,他还想再说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他两眼一闭,彻底昏死了过去。

    沈云汐身边的青衣人上前探了探范云谦的鼻息道:“他还有口气。沈姑娘,大长老很器重你,也很器重范云谦,他要是知道你杀了范云谦,恐怕会就此不信任你,因为大长老最讨厌的就是勾心斗角。”

    沈云汐抿了抿唇道:“那就把他拖到后山喂狼,大长老要是问起来,你们就说他今日没来,还在长寿殿里受刑,明白吗?”

    众人都是点头,沈云汐思索了一会儿道:“让人按照范云谦的笔记绘制一份地图送到大长老那儿去,就说他受不了酷刑画了图,却不肯来带路!”

    青衣人为沈云汐深沉的心机所折服,都有些忌惮地点了点头。

    这边,金子抱着黎小天躲在了茅草中,青衣人已经追到了这里,正在挨个盘查茅草堆。

    正盘查着,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凌厉至极的气势,金子抬眸看去,惊喜道:“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