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本高校生(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李童

第1917章 捡的

    回到家,李学浩从窗口返回房间,时间才过去不到半个小时。

    房子里明月结花和洋子公主都在,两人就在他的隔壁房间,那是明月结花住的主卧,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关系居然亲近到这个程度了,正在说一些悄悄话,时而还有娇笑声传出。

    李学浩没有细听,刚刚救出了女性恶魔,他有一肚子的疑惑。不过在放出她之前,先要在房间里布置一个阵法,以隔绝外面的世界。

    阵法随手布置好,他将储物戒指里的女性恶魔放了出来。

    房间中,形象为漂亮的白人女孩的恶魔出现在了地板上,因为此前她是坐着被收进储物戒指的,出来的时候,也是相同的动作。

    而陡然换了个空间,也令她震惊莫名,明明前一秒还在牢笼里面,下一秒怎么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她转头四顾,看到了房间中的人类少年,一愣之后,下意识地做出戒备和警惕的动作,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镣铐已经没有了。

    惊喜之余,刚要站起来,却不想身体一软,又栽倒在地上。

    “请放心,我没有恶意。”看出她的紧张和慌乱,李学浩主动开口说道,对方虽然获得了自由,但之前肯定被注射了什么药物,所以根本无力反抗,估计那药物非常霸道,以至于现在还在她身上发挥着作用。

    “是你?”听到他熟悉的声音,女性恶魔脸色一惊,接着就是一喜,“是你救了我?”

    “嗯。”李学浩点点头,看得出,她放松了不少。

    “这里是?”女性恶魔看了看四周,不确定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李学浩说道。

    “你家……太好了,我终于出来了,谢谢你救了我。”女性恶魔极其兴奋,显然离开了暗无天日的牢笼,无异于迎来了新生。

    她兴奋地四处看着,要不是身体软弱无力的话,恐怕都要到处抚摸一下。

    李学浩没有出声,安静地站在一旁。

    直到她不知想起什么,将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仔细打量片刻,惊疑中带着不解:“你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没有从你身上感受到任何力量,但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人类,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你不介绍下你自己?”李学浩看着她,眼前的女性恶魔更像一个人类,无论说话还是反应,都和一个正常的人类没有区别。

    “我叫塞缪尔。”女性恶魔自我介绍道,“你叫什么?”

    “lee。”李学浩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塞缪尔”这个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很奇怪的名字。”女性恶魔咂咂嘴,接着又换了上一副人类女孩特有的哀求姿态,“我答应过会给你丰厚的报酬,但我现在无法行动,我可以留在你这里吗?不需要多久,只要两天的时间,等我能恢复行动了,我就带你去找我藏起来的那些宝贝。”

    “不,这个不用急。”李学浩对她说的宝贝没什么兴趣,反而他想证实心中的一个猜测,“你认识巴布吗?巴布”是那只小恶魔的名字,它当时就是这么自称的。

    “巴布!你知道巴布!”自称是“塞缪尔”的女性恶魔忽然激动了起来,瞪大着眼睛看她,“巴布在哪里,快告诉我,告诉我……”

    从她激动的表情来看,显然很在意小恶魔巴布。

    李学浩微微一挥手,小恶魔被他从储物戒指里放了出来。

    甫一落地,小恶魔就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因为吃饱喝足的关系,加上在储物戒指里休养得很好,它的身体似乎又胖了一小圈,如果说,之前因为吃过灵载蘑菇的关系,让它看起来像个三四个岁的胖男童,现在都有五六岁大小了。

    “巴布!”塞缪尔见到它突然出现,也顾不上它是怎么出现的,惊喜地大叫了起来。

    “咕”巴布发出一个古怪的声音,惊喜也在它脸上出现,一把扑向了她,在她怀中欢欣雀跃地闹腾着。

    塞缪尔也紧紧地抱住它,有种失而复得的珍惜和溺爱。

    这似乎真的是一对母子?但李学浩总有种古怪的感觉,这一大一小,虽然气息类似,但是否真的母子还有待商榷。因为塞缪尔这个女性恶魔,实在太过人类化了,而小恶魔,则真的是一只纯粹的恶魔,甚至连人类语言都不会说。

    要是母子的话,这差别也太大了。

    “@#¥%amp;amp;*#¥¥*……”塞缪尔从嘴中冒出一连串古怪的词汇,小恶魔也以同样古怪的话语回应。

    李学浩完全听不懂,但知道,这是“恶魔之语”,独属于恶魔的语言。

    随着小恶魔巴布一边说话一边指着他,塞缪尔眼里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也化为了感激:“谢谢你,lee,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你不止救了我,还救了巴布,等我身体恢复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带你去找那些宝贝。”

    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强调她的宝贝了,似乎那真是了不得的东西,李学浩也由原先的不在意,产生了一些兴趣。

    “巴布,是你的孩子?”犹豫了下,他还是问了出来,她们是恶魔,血肉是“模拟”出来的,所以无法通过血脉来确定她们的关系,他对这一点实在太好奇了。

    “你说什么?”塞缪尔脸上居然像人类女孩一样升起了红晕,“你误会了,巴布是我捡到的,不过他好像把我当成他的母亲了。”

    “捡的?”李学浩听得微微一怔,竟然是捡到的?可是他在巴布的记忆中看到的那一幕,当时塞缪尔可是女性恶魔的形象,不过转而又想到,或许她是故意变化成那样的,目的是为了和巴布的形象相同,所以才被巴布当成了母亲?

    “巴布是最低等的恶魔,当时他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感受到了非常恐怖,所以就抱着他逃跑,一直跑到了这里。”塞缪尔回忆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心有余悸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