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随身带着女神皇 火中物

第八百五十三章 被遗忘的一亿七千万

    那边闷了好多秒,他才又回了条消息,“那我这就又买机票飞燕京吧。”

    陈光一乐,可怜的杨希小哥,给邓大胡子折腾得都快崩溃了。

    不过很快他又开心不起来了,因为他又收到另一条消息,是武彤发来的。

    “亲爱的弟弟你在学校吗?姐姐我回来啦!又回来当局长啦!姐姐刚下飞机呢!快来接驾!”

    得,好巧不巧武彤也是今天调回五京,大概和杨希是同一班的飞机。

    还说趁这几天不忙,去找武彤姐增进一下感情,聊一聊人生,顺便看能不能利用手头的权力帮她破点悬案什么的呢。

    结果可好,杨希错过了自己,自己又错过了武彤,这是报应啊!

    同样的话,他发给武彤时,心情就沉重得多,“唉,我今天飞燕京啊!我现在就在飞机上!不然我下飞机来找你?明天再去燕京也一样的!”

    陈光完全把正现买机票打算飞燕京的杨希忘得一干二净。

    “不碍事,反正我在五京等你,你是去办那什么世界语言大会的事吧?最近局里同事都在聊你这事,你可能折腾的,我都不好意思和人说认识你。”

    “嘿嘿嘿,不敢不敢,也不是什么多了不得的成就,无非就是多懂得一点外语而已。”

    “我知道你会土布拉姆鲁语这种土著语,再多会点别的语言也不奇怪,但你真和新闻里说的一样,掌握了所有种类的语言?”

    “啥?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所有语言了?”

    陈光心想,虽然这是事实,但我并没有吹出去过啊!

    到底是谁……

    走漏了风声!

    我说梦话了?

    “新闻里写了啊,我正看头条新闻呢,这新闻的标题就写着你的原话,我掌握所有语言,和别人的母语一样。这不是你说的?你被人断章取义了?”

    陈光大惊,卧槽,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嚣张了,居然还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小伙子,写这新闻的哥们儿是个人才啊!

    厉害了,和三狗子有得一拼。

    “那你是被人黑了吗?”

    见陈光半晌没动静,武彤又发来消息。

    陈光想了三秒钟,回道:“没有被黑,写那新闻的人知道得太多了,他说的是事实。”

    武彤:“……”

    你这脸有点大啊!

    如果装逼也是一种罪,那你罪无可恕!

    与武彤闲聊过一阵,其他乘客陆陆续续上了飞机,陈光关上手机,闭目装死。

    有人把他给认了出来,不过见他靠在座位上睡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也没怎么好上来和他搭话。

    其实他并没有睡,而是试着在体内感悟气感,提升内劲。

    说来也是丧气,自己主动去调息运气感悟内劲气感,修炼内劲的效果并不比全神贯注做别的事时自然增长内劲更好。

    虽然自己是绝世神才,但似乎还是要遵从文雯说的那句话。

    这修炼内劲,终究是个水磨工夫。

    哪怕自己这水磨用的石材比较高端,天生比较润滑,甚至时不时还能自己转,但还是一样得靠时间转。

    按照辛沁与巫苗婉的说法,自己大约是拥有了让骨劲巅峰的巫苗婉都感受到威胁的战斗力,但内劲却还停留在筋劲入门的程度。

    自己的肉身水平远远超越内劲,就像是性能强劲的大功率电机却只给供36v的汽车电一样,内外并不匹配,外在远远强过内在的境界。

    巫苗婉的话说得好听,自己这样的人,拥有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越级挑战能力。

    但话又说回来,我为什么要傻乎乎的去越级挑战?

    我要对付骨劲高手,显然自己也变成骨劲之后对付起来更轻松愉快啊!

    如果能皮劲欺负骨劲,岂不是更爽?

    就像文雯那样,拿着文宗境的修为大杀四方岂不惬意?

    我吃饱了才非得要像星矢一样化身打不死的小强去越级挑战,是个人就会更喜欢碾压好吗?

    算了,回头让辛沁试试看能不能通过光定总局的渠道弄点什么天山雪莲,万年何首乌,十万年长白老人参,再不然就是成了精的蛇王胆之类大补的东西来。

    人家武侠小说里都写了,多吃点这些大补,分分钟就几十年功力,百年功力到手的说。

    刚刚才义正言辞教训过辛沁的某肿菊长,思想觉悟上就这么不攻自破的松懈了,以权谋私,就是这么毫无负担。

    杨希终究是没买到和陈光同一班飞往燕京的飞机,只能等第二天早上了。

    陈光到燕京的时候,大约是凌晨十二点过。

    刚下飞机他便自己打车去了天光经纪几个中层领导下榻的酒店,他也没和这些人打招呼,美其名曰突击检查,实则是忘了自己还有三个小弟可用。

    他的运气不错,因为他是说走就走的仓促出行,并没有多少媒体记者收到风声他现在会出现在燕京,不然的话,这边的记者难保不会杀来机场给他一个惊喜。

    他到酒店的时候大约已经是晚上一点过,他心想这三人或许已经睡了,就没找他们。

    也没多想,他自己随便要了个房间住下。

    忘带电脑,他也只能玩手机,打开微博一看,却发现自己出现在燕京的消息还是给同机的人透露了出去。

    “来真的!陈光神秘空降燕京,疑似打算提前运作世语会。”

    我运作你一脸!

    我什么也不用运作!

    我直接就上去装逼!

    “该来的迟早会来,陈光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们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乖乖献上信仰值就好!

    “央视下水,据传央视文娱频道重金购入世语会竞赛环节电视直播权。”

    陈光暗暗点头,上次吉尼斯的事情和央视合作愉快,这次继续合作也没毛病。

    虽然央视的文娱频道正常情况下的收视率不如芒果卫视或者番茄卫视等这些市场化运作得不错的省级卫视,但那毕竟也是全国辐射的卫视节目。

    有自己亲自带队冲锋陷阵,铺天盖地完全不要脸皮的热炒,世语会并不缺关注度,到那时候央视文娱频道的收视率逆袭简直板上钉钉。

    自己就是关注度,重要的是覆盖率,电视台本身的收视率并不重要。

    “espn、天空体育、ab、b、hbo等电视台相关工作人员神秘出现。世语会海外电视直播版权将花落谁家?”

    卧槽!espn这些我就忍了,hbo是什么鬼?

    那不是拍大尺度美剧的电视台吗?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起码这说明自己现在越来越吃香了。

    一亿元的巨额奖金池砸出去,果然还是翻起了水泡的。

    以前这些外国的电视台对自己可没这么热乎。

    “油管与thih高管空降燕京,疑似为世语会海外网络直播权而来,全能超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

    陈光想起上次在世界掰手腕大赛上合作愉快的油管女主持人,他心想,如果双方开价接近,那就继续油管了,那妹子身材蛮火辣的。

    算了,身为公司*oss,本来就不该考虑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那么,我该考虑什么呢?

    如果是正常人,马上要到那么大的舞台上去参加世界级的赛事,大概应该忙于临阵磨枪吧?

    可我不需要啊!

    练功?

    好像又不是很有斗志。

    我居然又无聊起来了!

    陈光脑子里胡思乱想着,精神还很好,也睡不着,可又找不到特别想做的事。

    迷迷茫茫间,他倒是冷不丁想起琉璃曾经做过的一件事情,当初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一亿七千万的私人财产冻结,说是拿去买公司了。

    这一转眼,两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钱没回来,公司自己也没见着。

    她该不会是把钱拿去给我炒股套牢了吧?

    再不然就是给网上的骗子基金忽悠了,被人携款潜逃了?

    或者是“捐”给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会,让人拿去造互联网汽车了?

    不能吧?

    好歹琉璃也是堂堂神皇,不能这么蠢吧?

    好歹她也学了那么长时间的生意经,不能连那么简单的骗局都看不穿吧?

    等等!

    陈光猛然想起,当初琉璃说学生意经的时候,好像都在看什么《酒店风云》,《创世纪》、《大时代》、《流金岁月》之类的tvb电视剧!

    好像,琉璃被骗光底裤也并不是不可能呢?

    那么问题来了,被骗走的底裤并不是她的,是我的啊!

    我这条底裤价值一亿七千万!

    他开始慌了,狠狠一拍手掌,端起杯子就进了杯中界云城,结果没见着琉璃的人影。

    “找琉璃姐?”

    鹿鸣果第一时间问道。

    陈光:“没错!很要紧的事!”

    鹿鸣阴测测说道:“琉璃姐闭关之前托我给您带句话。”

    陈光:“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鹿鸣清咳两声,然后硕大的果子猛弯下来,在陈光面前晃来晃去,尖利的萝莉音从她的果子里传出来,用咆哮一样的语气吼道:“朕今日凤体微恙!你天大的事都是屁大的事!哪怕外星人入侵了,你也自个儿找个树洞躲起来,择日再议!”

    幸好这果子没有唾沫星子,陈光给她这莫名其妙的咆哮糊了一熊脸,“干嘛啊干嘛啊!你是要把我耳朵震聋啊?”

    鹿鸣嗯哼一声,“不是,当时琉璃姐托我带话时就是这个语气,并且特别和我强调,如果你想找她,就把原话用她的音调给你复述出来,我这也是受人之托。”

    陈光大惊,“难道……琉璃她抛弃我了吗?”

    鹿鸣呸了他一口,“我倒是早劝她干脆弄死你换个救赎者好了,哪怕再等个万万亿年也没问题,可她非是心软,非是不听呢。”

    “我总觉得你在骗我。”

    “没错,我是在骗你。不过你家神皇大人最近做的事情真的不能再分神了,你就耐着性子的等一等,到时候会给你惊喜的。”

    陈光总觉得,琉璃很可能是故意装不在线,怕自己问她钱的事,她心里有鬼!

    唉,好气,可我却毫无办法。

    讪讪的离开杯中界,他脑子里又揣摩起琉璃的“大计划”来。

    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东西。

    算了,睡觉!

    容我先调个闹钟,明儿早上八点起床把吕小梁几个都叫来,问问他们进度,自己这抄手掌柜偶尔也该装装样子。

    嗖!

    啥!

    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听到闹钟的声音?

    不对,早上闹钟响的时候我好像睁开过一下眼睛。

    当时我想的应该是,把闹钟按了,然后睡五分钟回笼觉就起来。

    可为什么我一睁眼就十二点了!

    我一定是遇到了时间大盗,我的时间被偷走了!

    好可怕!

    叫了早餐,一个人在房间里磨磨唧唧的吃着,他都忍不住吐槽起自己来。

    唉,我来早了。

    想不到我也会觉得无聊呢,找点书看?

    去去去,才刚补考完呢,身为磨枪王,哪有开学就看书的道理,这简直不符合我突击抽风学神的风采。

    打游戏?

    早知道该要至尊套房的,这破房间里的电脑配置指不定都不如我的爆米花手机,游戏打起来肯定就和幻灯片似的。

    更何况我打游戏怎么能不开直播骗钱?

    在京西购物上新买一台高性能游戏本?

    家里已经有一台了,这会儿只为用几天,又买一台会不会太奢侈铺张了?

    别和我说我的钱已经多到花不完了,老夫就是这么节约,钱要花在刀刃上!

    算了问问燕京这边的光定总局分局有没有预算,身为局长大人,用公款给自己配一台配gt1080显卡的外星人不过分吧?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白桦打来的。

    陈光下意识的就有点不想接,不过听吕小梁说能顺利赞助世语会,白桦帮了不少忙。

    现在就掐他电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过河拆桥了一点?

    那么,接了。

    如果他问陈月的事,我就立马装信号不好给他掐了!

    白桦:“陈光,我看新闻里说你现在已经到燕京了?”

    陈光:“是的呀,白桦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前两天的事谢谢你帮忙了。”

    “小事一桩,别客气。哎对了,陈月……”

    “喂……喂……白桦哥你现在在哪儿呢?你那儿信号好差啊!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喂?白桦哥……我听不见啊!断断续续的!”

    啪!

    电话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