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今夜有戏 壹夜成名

383 相见不相认

    我从医院离开,鲍雯没有追上我,大概是面对罩子的死亡,她此时也是焦头烂额吧,毕竟罩子现在是我那孪生兄弟的人,他看上去对鲍雯唯命是从,但主要目的应该是监视我,还是替我那孪生兄弟监视我,所以说他死了,鲍雯应该会没法跟那个人交代。

    而这也是我预料中的结果,在知道罩子认了那个人做主人之-,我想杀他的决心更甚了,就是因为我可以利用他破坏鲍雯和我那孪生兄弟的关系。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因为戴着面具,我一路收获了许多好奇的异样的目光,但我已经习惯了,所以也没觉得多不舒服-来,当我来到一处公园,明显感觉到背-有人在跟着我,我于是闪进公园的树林,找了根尖锐的树枝,然-就来到了一处躺椅上坐下,将树枝藏起来。

    口袋里的手机在响,不用看也知道是鲍雯打来的,我没打算接,太快原谅她,只会让她觉得我好像没有生气一样。手机响了几次,停了几次,又响。

    这时,我感觉到背-有人在靠近,我装作漫不经心抽的样子,默默数着那人靠近我还有几步,等感觉到那人还有一步就到我身——,我猛地转身,抽出藏在怀里的树枝就朝她攻去,一把迎面而来。

    当看到来人-,我手中的树枝顿时扭转了一个弧度,擦着她的脸颊冲到了一旁,而她手里的却是精准的贴在了我的脖颈上。

    我安静的望着她,她依然穿着那件色的宽大风衣,松松垮垮的衣摆遮住小腹,让人看不出来她已经怀有身孕。

    她就是原本应该离开的段青狐。

    段青狐看着我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她说着,目光落向我手里的树枝,说:“你早就发现有人跟着你,准备袭击那个人的时候,却发现跟着你的人是我,所以及时收手,也就是说,你对我没有丝毫的敌意,对么”

    在我提醒段青狐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她会怀疑我,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暗中跟着我。我将树枝丢到地上,说:“你想多了,我帮你,只是想借你之手将那个罩子收拾一番,也好为我出出气。”

    段青狐收起,皱眉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沉声道:“我很讨厌那个罩子,你看不出来吗他对我老婆有不好的企图,这么胆大包天的家伙,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说到这里,我望着她说:“而且,我知道你打了他之-是不会留下来的,这么轻松的赶走你的方式,我不用岂不是太浪费了。”

    段青狐皱眉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是故意利用这次机会挑拨离间,想让我离开你家”

    她说的家,应该就是那片树林里的小别墅。

    我大大方方承认,她看着我的眼神透出了几分冷意,我知道她信了我的话,就绕过她说:“不要再出现在我老婆面前,你的出现只会让她不开心。”

    身-,段青狐沉声道:“你敢揭下面具吗”

    我的心猛地一跳,缓缓攥住拳头,转过身去,故作轻佻的看着段青狐,说:“我当然敢,就怕你不敢看。”

    “我有什么好怕的”段青狐狐疑的反问道。

    我沉默片刻,缓缓将脸上的小丑面具揭下来,当看到我这张面目全非的脸时,段青狐的眼神中透着震惊,还有一丝惊慌,大概不管谁看到我这张脸都会有些害怕吧,毕竟它堪比所有恐怖片。

    心里特别的难受,我努力压下内心的伤痛,将面具重新戴上,故作自然的问道:“怎么吓到了”

    段青狐皱眉道:“你的脸怎么会这样”

    我不高兴的问她:“女人,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我们不熟,我也很讨厌你,关于我为什么毁了脸的事儿,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说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问题,我说道:“而且,你既然是我们组织的人,没道理不知道我的事情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是我们的死对头派过来的卧底吧”

    听到这话,段青狐望着我的目光里充满了探究,她说:“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是两个月前才加入这个组织的,但是在那之前,我甚至不知道鲍雯结婚了,更不知道你的存在,因为我们一直没有交流,我不知道你很正常,你怎么会不知道我难道作为鲍雯的老公,作为宋云海的义子,你不该对组织里的事情了如指掌么”

    原来段青狐是两个月前才加入饿狼的。那么,她知不知道我和鲍雯要去杀陈天,还是帮假陈名杀他的事儿若知道,她能否猜出假陈名和饿狼之间的猫腻呢

    一边想着这些,我一边说道:“我在一次任务中受了重伤,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失忆”段青狐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说:“难怪。”

    “难怪什么”我好奇的问道,漫不经心的抽着,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正大光明的欣赏着段青狐那张精致的毫无瑕疵的脸蛋。

    段青狐冷哼一声,望着我的目光里透着点同情,我知道她是觉得我以-肯定会被鲍雯抛弃,不由有些好笑,失望的想我变成这幅鬼样子,她果然认不出我来。

    只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否则她会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我不敢想。

    我对段青狐说:“不说就算了,阴阳怪气的,我走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嫌烦。”

    我说完转身离开,走了很久,我感觉背-没人跟着我,知道段青狐不再怀疑我,松了口气,出了公园,继续漫无目的的溜达。又溜达了约莫半个小时,一辆车停在我面前,然-,鲍雯从副驾驶上下来,她看着我,我哼了一声,抬脚朝前走,她赶紧过来拉我的手,柔声道:“老公,我错了。”

    “错了你错在哪里了”我愤怒的问道。

    如果轻易的原谅这女人,她一定会怀疑的,所以我要慢慢的,满慢慢的折磨她。

    鲍雯说:“我隐瞒了罩子的事儿,让你误会了,但你听我解释,我是有苦衷的。”

    我装出一副不想听的样子,甩开她的手朝前走,她跟在我的屁股-面,焦急的解释起来:“罩子是陈名的人,陈名是干爹最重要的合作人,所以他上次对付你的时候,我想杀了他,被干爹给阻止了,干爹的意思是,我们发现的及时,也没有什么损失,罩子又是陈名的爱将,所以干爹让我们陈名一个面子,这事儿是你自己答应下来的,只是你不记得了”

    说到这里,鲍雯的语气中满是委屈,要不是知道她在撒谎,我还真会觉得是自己误会了她,委屈了她呢。

    我停下来,转过身去,目光复杂的看向鲍雯,她抱住我,柔声道:“老公,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任由别人欺负你,却不给你报仇呢我比任何人都想罩子死,这次你杀了他,可能陈名会不高兴,但没关系,我会跟他解释的,这不怪你。”

    我沉声道:“你没骗我”

    鲍雯点了点头说:“嗯,我真的没骗你。”

    我低声道:“如果你没骗我,我岂不是误会了你”

    鲍雯摇摇头,搂着我的脖子,望着我说:“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我捧着她的脸颊,柔声道:“对不起,老婆,你对我那么好,我却唉,我真不是人。”

    鲍雯笑着说:“没事,我不怪你,是我没有和你解释清楚。”

    我说:“可是,罩子既然不是我们的人,为什么他那么听你的话,而且还非要杀我呢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他怎么会杀我”

    鲍雯露出一副纠结的样子,说:“这事儿怪我。”

    我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叹了口气,说:“陈名喜欢我,他一直都希望我能嫁给他,可是看到我那么喜欢你,怎么都拆不散我们,就想着消除你这个障碍,所以才兵行险招,想让罩子要你的命,也怪他权势太大,干爹不敢轻易动他,不然,干爹和我肯定会替你报仇的。”

    听到这话,要不是我演技精湛,我肯定会哈哈大笑。鲍雯现在说谎话,可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啊,而且往自己脸上贴金是一点都不含糊了,真把我当傻逼了压下心口的怒气,我说:“这事儿不怪你,那个陈名知道你有老公,却还妄图得到你,简直不要脸到极点。”

    说完,我捏了捏鲍雯的脸,柔声道:“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谁让我老婆这么漂亮这么有魅力呢,不然他那种身份的,要什么女人没有啊,非要去觊觎老子的女人。”

    鲍雯见我不生气,松了一口气,羞涩的问道:“讨厌,就你嘴巴最甜了。”

    我笑着说:“嘴巴甜,是因为你太甜。”

    我挑着鲍雯的下巴,她搂着我的腰,气氛有些**,她笑的眯起眼睛,一脸的幸福,暗示性的说道:“老公,我们该回家了。”

    “好。”我搂着鲍雯朝车子走去,心里头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但我已经习惯了伪装,无论是什么,只要是这个女人创作的剧本,我都会陪她好好玩下去。

    回到别墅,鲍雯牵着我的手回到卧室,刚关上门,她就将我抵到了墙上,吻上了我的唇瓣,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我想起来以前她嫌弃我的模样,没想到,区区几年的光景,一切都变了。

    鲍雯热烈的吻着我,我闭上眼睛,抛开杂念,什么也不想,热烈的回应着她。她很喜欢和我交融的那种感觉,我明白,她希望利用我对她身体的痴迷,来确定我疯狂的迷恋着她,因为她很清楚,以前的我明明很多次可以得到她,却排斥她,那是因为我真的一点都不爱她。

    和鲍雯酣战了一场,完事儿-,我躺在**上抽,她趴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胸口画着圈圈,我问道:“画啥呢”

    鲍雯冲我渣渣眼睛,很小孩子气的说:“你猜呀。”

    我挑了挑眉,说:“我们爱的纹身”

    “聪明。”鲍雯笑着说道,“我老公永远都那么聪明。”

    我低下头,主动吻上她的嘴唇,她热情的回应着我,一吻过-,我说:“再聪明,还不是要死在你这小妖精的肚皮上”

    鲍雯听到这话,幸福的大笑起来,我则起身,去洗了个澡,然-穿上衣服要出去。

    鲍雯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给你做晚饭,你刚才那么累,好好休息吧。”

    鲍雯没有拒绝我的提议,蜷缩在**上,就像是一只惬意的小猫。

    我离开房间-,径直朝厨房走去,我没有问鲍雯是怎么向上头交代的,更没有去问她我杀了罩子会有什么-果,因为这一切她都会处理好,而我,只需要做一个多疑,却又总是轻易信任她的丈夫,一个类似精神病患者的男人就好了,因为这样的我,既不会叫她觉得我太聪明,太危险,也不会叫她觉得我太蠢笨,太反常。

    来到厨房,保姆阿姨已经将晚上要做的菜给洗了出来,见我来,她赶紧尊敬的跟我打招呼,我没理她,而是来到水龙头那里,然-开始大吐起来。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厌恶一个女人厌恶到和她办完事儿-,竟然会有种反胃想吐的冲动,之前我没敢在房间里吐,就是怕鲍雯发现啥,现在好了,到了厨房,我终于可以将心口的憋屈一起吐出来了。

    吐完之-,保姆阿姨关切的问我怎么样了我摇摇头说:“我没事儿,今天早上不是不舒服么这应该是-遗症,没什么的,你别告诉我老婆,我怕她担心。”

    保姆阿姨点了点头,说道:“先生可真是爱夫人。”

    我知道这女人没表面上那么纯善,应该也是监视我的人之一,就笑着说:“我能不爱她吗现在的女人都是外貌协会的,可我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她却依然没离开我,这份深情厚谊,让我很感动,我不爱她都难。”

    保姆阿姨笑着说:“那是,夫人对您真的很好,您可要好好珍惜她呀。”

    “嗯,我会的。”我故作真诚的说道,“今天的菜交给我吧,我今天又惹她伤心了,想亲手做顿晚饭,给她道歉。”

    “好。”保姆阿姨笑着说道。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以为我对鲍雯很好,我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勾勒一抹冷笑,寻思哄女人,我最在行,想陪我玩简直找死

    晚上吃饭的时候,鲍雯很开心,吃过饭-,我俩去训练场上训练,因为医生的叮嘱,鲍雯没让我练体能训练,只是让我练习狙击,等我练习完了之-,她说:“老公,段青狐的事情,我已经跟干爹说了,干爹说你既然不喜欢那个女人做教练,就干脆派一个更厉害的人来教你。”

    “更厉害有多厉害”我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心里头却兴奋的不行。

    鲍雯半眯起眼睛,说:“我也不知道,但听说他当初是和特种兵里的兵王陈佛手齐名的东北虎王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