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今夜有戏 壹夜成名

388 一鸣惊人

    听到我说我从不会开始一场会输的赌局,向尚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并不反感我的年少轻狂,而杨光明被气得不轻,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个垃圾狂妄外地佬,老子告诉你,如果你输了,老子不光要你揭下面具,还要你下跪,喊我一声‘杨爷爷’,你敢赌吗?”

    看样子我的狂妄彻底激怒了杨光明。

    我淡淡道:“有什么不敢的?反正输的那个人肯定是你。”

    原本这些人都在嘲笑我的愚蠢,但看我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都收起了笑容,一个个满脸探究的看着我,似乎要把我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而我心急对付王俊,所以直接说道:“向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比赛,我已经等不及想听某个人喊我‘海哥’了。”

    此话一出,杨光明脸色铁青,上来就要揍我,但被几个人拦下来了,毕竟我们的赌局已经定下来了,现在私斗只会让人觉得他太莽撞没风度。

    向尚哈哈大笑起来,望着我的目光颇带了些赞赏,说:“好,那接下来我先说一下比赛的方式以及流程。大家应该或多或少了解过部队训练时的演习吧?今天我们要做的游戏呢,就相当于是‘实战演习’,规则很简单,在场的人分成两个小队,然后进行对决。我会给每个人发一把,里面装的是空包弹,打不死人的,这个大家放心。我已经在训练场画了两块位置,是你们两方的位置,你们谁先冲到对方的区域,并且‘杀死’或者降服对方,就是赢家。赢得人,我会送他一份大礼。”

    说到这里,向尚突然看了我一眼,虽然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但是我却感觉这个眼神意有所指。

    从向尚出现,我就感觉到他对我似乎颇有好感,联想到这次的计划少不了野外训练场的配合,不由兴奋的想到,难道他和陆晓峰是一伙的?只是就算是一伙的,他这么明显的给我眼神暗示,也不怕鲍雯发现?

    不等我想完这些,向尚就让人拿了衣服过来,是军绿色的迷彩服,迷彩服是丛林掩护的最好服装,没有它,我们很难在丛林里很好的掩护自己。除了迷彩服外,他还给我们发了和名牌。所谓的名牌,是贴在身上的一种标志。

    我换上衣服,看到杨光明没穿规定的服饰,只是将名牌给贴在了胸口,这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的,而且比我们对比赛更熟悉了解,应该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了,不仅如此,他们身上的迷彩服颜色要比我们更灰暗一下,甚至有点偏土黄,老实说现在是春寒料峭的时候,训练场上大半的野草还是枯黄的,他们的颜色能更好的找好隐藏地点。

    杨光明连服装都能准备的如此天衣无缝,说明一点,那就是他虽然脾气暴躁,但那是因为他优越惯了,不乐意被人小瞧,但这并不代表他好对付,只要他冷静下来,他一定是个难缠的角色,所以我一点都不敢轻敌。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杨光明抬起头看向我,眼神里透着汹涌的敌意,他冲我露出一个阴狠的笑意,转身望向向尚,说:“向叔,既然要分组,我们是自己分组呢,还是抽签决定呢?”

    向尚呵呵笑了笑,说:“抽签就没意思了,如果是抽签形成的队伍,大家如果彼此不了解,甚至互相反感的话,会影响小队团结,从而影响作战能力,所以,我提议你们自行组队,队伍里人多人少,那就凭你们自己的本事去争取了。”

    草,来的都是云楠的本地人,尽管他们从各个地方而来,但是人的潜意识里就有一种强烈的地域意识,加上杨光明刚才那么高调,向尚又直言他有多厉害,两人关系亲密,一看就知道背景非凡,大家就更想和他扯上关系了,这样一来,不说全部吧,绝大多数的人肯定会选择杨光明了,这个向尚,他真的不是在耍我?

    杨光明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样倒是挺刺激的,既然如此,朋友们,站队吧。”

    他说着,朝一块空地上站定,举起右手,说:“谁想跟我组队,就站在我的身后,放心,我会带你们取得胜利的,向叔的奖励一定非同一般,到时候,咱们共同分享,哪怕你在这个队伍里没怎么出力,这份荣誉都是大家共同的。”

    不得不说,杨光明的话很有煽动性,这份收买人心的手段还真是叫人对他刮目相看。很快,几乎大部分人都来到了杨光明身后,他得意的看着我,然后望向有些犹豫不定的六个人。这六个人是四男两女,那两个女孩相貌平平,但气质不错,从她们的神态气度来看,应该也是富贵人家出来的,至于那四个男人,身上有种军人的气息,因为我在军营里生活了挺久的,所以对这种气息很舒服。

    而这几个人看上去都挺傲气的,他们肯定是不想跟我同队,可能他们觉得我会拖他们后腿吧,但是他们又不想跟随杨光明,估计是不喜欢给人当小兵,而且看得出来,这六个人是以中间那个一米九的壮汉为首的,他们肯定不愿意服从任何人。

    杨光明也看出来了,他笑着说:“几位,你们看上去可是优秀人才,可别选错了队伍,败走西墙啊。”

    我没说话,直接将空包弹拉下保险,上了膛,然后,我直接将端起来,也没看瞄准镜,直接对着天上一只飞鸟打去。

    这只飞鸟是移动物体,而且距离我们有差不多一千米,一般的狙击手就算通过瞄准镜,也不一定能打中鸟,但我就这样看似随性的扣动扳机,空包弹顿时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直接击中鸟。尽管这空包弹伤不了人,但打在人身上还是很疼的,更别说打在鸟身上了。

    鸟直接跌落在地,这一幕让现场鸦雀无声,我看到所有人望着我的目光都变了,杨光明收起了刚才的骄傲,半眯起眼睛,神情有些凝重的望着我,他身后的那些队友则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这些人来参加这个节目,大多数还是玩票性质的,哪里见识过我这么彪悍的狙击技术?所以他们一时间被我给唬住了。至于那六个人,望着我的目光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几分发现宝贝的欣喜,尤其是那个为首的人,望着我的目光充满了赞赏。

    当然,这赞赏中还带着几分探究,我知道我露出这一手,他肯定会怀疑我的身份,毕竟一个寻常人怎么也不能如此厉害。但我丝毫不介意暴露自己的实力,更不介意被这些人盯上,因为如果真有人通过我,发现饿狼,给饿狼以沉重打击的话,我一定会欢欣鼓舞。

    谁也不知道我平静的外表下,想了多少东西。

    我收起,口朝下,淡淡道:“如果你们不乐意跟着我,我们可以先组成一个队,各玩各的,如果你们决定跟着我,就要以我为首。”

    我这话说的霸气,但他们谁也没不高兴,如果他们真的是军人的话,我想他们应该都是以强者,以实力为尊的,所以我说的话虽然有些傲气,但他们绝对不会介意,否则就是我高看了这群人的气度。

    让我高兴的是,我没有看错这些人,那六个人毫不犹豫的来到我的身后,为首那一个笑着说道:“这位兄弟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看向鲍雯,她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交这个朋友,我这才淡淡开口道:“我叫耳海,这位是我的老婆鲍雯。”

    他点了点头,伸出手和我握手,说:“我叫李永刚。”

    我和他握了下手,另外五个人也上来和我握手,都自我介绍了一番,说是介绍,其实也就是报个名字。

    等我们各自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我看了一眼杨光明,此时他的脸色沉黑,看得出来,他是很希望孤立我和鲍雯的,那样的话,能从心理上打击我作为男人的尊严,只可惜李永刚没让他这个想法如愿,所以小肚鸡肠的他,对李永刚他们怀恨在心。

    我清点了一下他们那边的人数,压低声音对李玉刚他们说:“对方总共有三十二个人,我们这边有八个,分下来每个人只需要对付四个人,而我猜测他们肯定会想对我们进行逐一突破的方案,所以我们也将计就计,分成四个小组,具体如何分组,你们商量一下,我反正跟谁在一起都可以。”

    说完,我看向鲍雯,她冲我点了点头,没有矫情的非要跟我在一个组不可,她的能力很强,我不希望浪费掉她,跟着我,她肯定没啥大作为,不值得。

    至于李永刚他们,我不熟悉他们的能力,所以由我来分组并不是妥善的办法,而他们对彼此的能力十分了解,自然也就能够做出最好的安排。

    而就在他们商讨的时候,向尚笑眯眯地说:“三十二对八?人数悬殊啊,耳海,你有信心吗?”

    我淡淡道:“战场上虽然人数也重要,但最主要的还是按实力说话,不然人数再多,也不过是来送人头的而已。”

    我这话彻底激怒了对方的人,而向尚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既然如此,开始吧,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准备,你们看到了吗?那两个山头插着两面旗子,西边山头是耳海队的,东边山头是杨光明队的,开始的时候,我会在下面用声给你们提醒,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们异口同声说道,谁也没浪费时间,直接就朝着山头跑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留意着四周的环境,一来想看看王俊究竟躲在了哪里,二来是想看看苏广厦躲在哪,但观察了一会儿,我是啥也没谈查到,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发现两人并不容易,所以也就暂时放弃了观察。

    没想到的是,我已经很小心的收敛目光了,站在我身侧的李永刚竟然察觉到了我的异常,问道:“耳海兄弟在找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