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木允锋

第四一零章 什么都是浮云

    巴哈杜尔沙当然不会屈服于杨丰的威胁。

    好歹人家那也是一国之君,奥朗则布大帝的儿子,孔雀王座的主人,光之山钻石的拥有者,他爷爷也是修了泰姬陵的,岂能受杨丰如此折辱?

    于是四十八小时最后通牒时间很快过去,库什蒂亚上游河岸的莫卧儿军丝毫没有后退迹象,相反前沿各处堡垒要塞壕沟内,那些为保卫家园而战的莫卧儿勇士们却全部进入战备状态,就连一直在后方的象兵和骑兵都开始向着前线紧急调动。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于是紧接着明军内河舰队便开始沿恒河逆流而上,这些吃水不过两三尺但却有着数百吨排水量的战舰,放到内河上已经足够称得上巨舰了,那火力虽然放到海上不值一提,但在内河上同样堪称恐怖,五十艘内河炮舰列队而上,用它们那一百门三寸炮,不断向岸边十里范围内所有值得轰击的目标,倾泻着一枚枚二十四斤重的炮弹。

    可怜的莫卧儿人!

    他们拿什么阻挡这样的敌人?

    就凭他们那些射程多说也就三四里的火炮?还是他们那些拿着滑膛枪的士兵?亦或他们那些实际上只能用来进行自杀式攻击的小木船?

    这支庞大的舰队,就像一头所向无敌的巨龙般,沿着恒河的河道逐渐向前,碾碎两旁一切敢于挑衅它威严的蝼蚁,一切在它面前也统统都是蝼蚁,莫卧儿人的炮台粉碎了,莫卧儿人的舰队粉碎了,莫卧儿人也同样勇气粉碎了,他们惊恐地望着那一头头喷吐黑烟射出火焰倾泻死亡的黑色巨兽,就像面对心底最深处的恶魔般颤抖着。

    这是机械时代的巨兽。

    这是农耕时代的恶魔。

    无边的明媚绿色中,黑色的魔龙缓慢游动,释放着死亡的黑雾。

    当然,这并不能令巴哈杜尔沙屈服,他又不是手下那些从没见过蒸汽船的不识字士兵,实际上这位皇帝陛下连明军的巡洋舰都见识过,这些内河小炮舰还真就震不住他,再说他早拿铁链子锁了上游的河道,明军舰队最多也就能走到帕吉勒提河与恒河的交汇口,当然就算能继续往上走明军也不会走的。

    他的二十万大军还在穆尔希达巴德呢!

    舰队过去有什么用?

    然而他错了。

    舰队过去当然有用。

    帕吉勒提河与恒河交汇口。

    从喜马拉雅山上倾泻而下,横贯整个北印度汇流而成的浩瀚大河,在这里分流出了一条支线,从这里向东是广袤的恒河三角洲,从这里向西是同样广袤的德干高原,从这里向北是富饶的平原,从这里向南可以顺流而下直达明军控制的玄策府。

    这里是南亚次大陆东部的十字路口。

    同样这里有莫卧儿人最大的要塞群,他们布置的拦江铁索就在这里,而且不仅仅是拦江的铁索,还有大量木桩也被打在恒河的河道上,甚至还沉下去了无数装满石头的巨大木笼,最主要的航道上还沉了几艘装满沙子的小型货船,实际上已经完全堵死了恒河向下游的水运,而巴哈杜尔沙的二十万大军,则通过依旧畅通无阻的恒河上游段和帕吉勒提河运输补给。

    毕竟他的大军每天也要消耗大量的物资。

    在两河之间的夹角和恒河中间的沙洲上,他修筑了三座品字型布置的城堡,完全仿照欧式棱堡建设,实际上就连负责施工的都是欧洲人,这三座五角的花状棱堡都有着完善而且复杂的防御体系,而且互相形成依托,那上面布置着从大明军火商手中购买的铸钢滑膛炮,甚至还有昂贵的铸钢开花弹,守军也是最精锐的阿拉伯雇佣军团,据说他们打仗之前喜欢用翻跟头来吓唬敌人……

    好吧,这样的景象估计会让杨皇帝生出淡淡的乡愁。

    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

    “我就喜欢用这个!”

    明军内河第一舰队统领刘锟看着正在装填du气炮弹的士兵得意地说道。

    的确,现在明军将领们都喜欢用这个,尤其是喜欢用这个来轰击欧式棱堡,而且这些年因为氯气在工业上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所以产能日益扩大,造价也不像之前那么高昂,包括兵部那帮官僚在武器采购上,也都喜欢买这种效率极高的武器,在明军开始大批量配备防毒面具后,那就更一发而不可收拾了,现在明军作战部队弹药配备中通常四分之一都是du气弹。

    内河第一舰队五十艘川江炮舰上一百门三寸炮,全部装填du气弹,紧接着就开始了对莫卧儿人城堡的狂轰。

    它们一直轰了半小时。

    这座可怜的城堡里落下了整整三千枚du气弹。

    “通知步兵登陆收尸。”

    看着远处几乎被黄绿色毒雾淹没的城堡,刘锟很随意地说道。

    “我越来越怀念当年血战沙场时候的感觉了,现在这仗打得越来越没有成就感了。”

    紧接着他又多少有些伤感地说道。

    舰队后面伴随的运兵船立刻上前,一个步兵营的明军步兵畅通无阻地登岸,然后像演习般迅速占领城堡,将莫卧儿帝国的旗帜扔出来,再将里面五千具已经死了的还有没死透的莫卧儿人尸体,统统抬出来扔进恒河里。然后他们接管城堡开始迅速在周围架设铁丝网,甚至用大象将那些三寸口径的重型野战炮拖进城堡架设起来,直接将炮口对准了另一边的帕吉勒提河,就像发出通知般一顿炮弹将六里外河道上,十几艘为巴哈杜尔沙运输物资的货船轰进了河底。

    而内河舰队继续前进。

    但很快刘锟就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他的前面横着一条巨大的锁链,都快赶上印度舞女腰粗的大明产铸钢锁链半沉在恒河的水面下不足一尺处,被最大限度拉紧,就像一条恐怖的巨蟒般隐藏在黄色的河中,一个个装满石头的巨大木笼缀在锁链上,还有无数同样的木笼散布在下游,而在这条锁链两端靠后之处则是两座莫卧儿人的棱堡,用交叉的火力覆盖整个河面。

    在棱堡后面,是帕吉勒提河与恒河交汇口。

    “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个!”

    刘锟鄙夷地说道。

    “最大仰角用du气弹和磷火弹轰击他们的堡垒!”

    紧接着他命令道。

    好吧,上一座棱堡的命运在这两座棱堡重演,这种棱堡在du气面前毫无任何意义,不大的封闭区域里,du气的威力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尤其是四周他们自己挖掘的壕沟,护墙,以及各种障碍物,更是阻挡住了他们自己的逃亡。可怜棱堡里那些从阿曼也门雇佣的阿拉伯勇士,根本来不及展现他们翻跟头的风采,就在一枚枚呼啸而至的炮弹爆炸声中,在那黄绿色的毒雾中被熏成了煮熟的大虾,蜷曲着身子抽搐等待死亡。

    “好了,不要再打了!”

    半个小时后,刘锟满意地说道。

    “换高爆弹,瞄准那些障碍物!”

    紧接着他指着河面说道。

    他身旁的炮兵立刻打开装满高爆弹的木箱,取出一枚枚装填湿棉火药的炮弹塞进炮膛,快速摇动手柄压低炮口,将一门门大炮直接对准了河面上阻塞航道的木笼和沉船,随着炮手拉动炮绳,一枚枚二十四斤重的炮弹呼啸飞出,然后瞬间撞在这些障碍物上,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将它们直接变成碎片。

    这些东西放到古代,的确算是阻塞航道的法宝。

    但可惜在三寸炮的湿棉火药高爆弹面前根本毫无意义,实际上只要是木制的在这东西面前都毫无意义,都进化到湿棉火药了,哪还是木头能够抵御?无论是那些一人多高装满石头的木笼,还是那些三四丈长装满沙子的木船,统统都是一枚炮弹砸上瞬间粉身碎骨,就像拿大锤砸核桃般,明军舰队轻松砸碎一个又一个障碍物很快就推进到了那根拦江铁索前面。

    “轰!”

    “轰!”

    ……

    雷鸣般的爆炸声密集响起,那道锁链附近的河面就像沸腾般,在短短几秒钟时间里,十几枚三寸炮弹同时打在锁链附近,炸得河底泥沙翻涌,无数鱼虾惨遭毒手。

    然而……

    “玛的,到底是武进钢铁厂出的,真他玛结实!”

    刘琨无语地看着那锁链惊叹。

    虽然承受了如此猛烈的炮火,但这根锁链依旧没断,当然并不是说它多么结实,而是这些炮弹都没直接命中,仅仅是爆炸的力量又被河水抵消一部分,这东西还不同于那些木笼,木笼被炮弹炸碎后,里面装的石头直接就被河水冲走了,但这东西就一根半悬着的铁链,如果不直接命中,真得很难炸断。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从两端下手直接炸毁两端固定的铁坨子,这样锁链自然就沉进江底了,但这根拦江索两端实际上是在水下的。实际上它是用多艘木船托着从上游放下来的,然后用数百头大象分左右拉紧,拉紧之后在两端用坩埚不断浇铜液,最终形成两个数十吨重的铜砣子,而浇筑地点外围预先筑坝挡住河水,浇筑完之后把坝一挖开,河水自然就把锁链端头淹没,现在露出来的只有两个铜砣子顶部而已。

    要想从两端下手,还是先得筑坝阻水,然后集中火力狂轰或者干脆弄套气焊切割。

    “或者给海军发报,让他们送一枚水雷过来!”

    他的参谋长提议。

    “用不着那么麻烦,上速射炮换穿甲弹!”

    刘锟说道。

    好吧,一艘内河炮舰立刻上前,几乎可以说驶到距离锁链不足十丈处,然后甲板上一门速射炮立刻大角度向下倾斜,紧接着开始向外喷射出火焰,一枚枚一寸多粗的炮弹以超过声音的速度喷射而出,合金铸造的实心穿甲弹带着巨大的动能瞬间刺破河面。至于是否直接命中,这个就没必要关心了,反正一枚不行十枚,十枚不行一百枚,一百枚不行就打一千枚,这炮打一千枚炮弹也用不了多久。

    实际上打了还没两百枚炮弹,这根锁链就被硬生生打断了。

    虽然那不到一尺的河水,对于穿甲弹也造成不小的动能损失,但终究还是无法让它免疫这东西的威力,它再结实也不过是民用软钢的,在合金穿甲弹面前就跟豆腐一样,一枚命中就能打出一道缺口,哪怕速射炮精度再差,二三十米距离打出两百发炮弹后也足够命中个三五枚了,只要有两枚命中这锁链就必然被打断。

    拦江索被打断后,明军舰队紧接着又轰开剩余障碍物,很快在莫卧儿人精心设计的拦截线上硬生生凿出一条通道,然后护卫着运兵船通过这片水域并且登陆占领剩余两座堡垒,这样一来恒河与帕吉勒提河交汇口就完全被明军控制,同样巴哈杜尔沙那二十万大军的后勤补给线也就直接被切断,那可是二十万大军啊,每天光吃饭就一个恐怖的数字,更何况那里还有十几万匹战马,一千多头各种用途的大象,可以说就像一个无底洞般等着填满。

    可别以为巴哈杜尔沙是在自己国土上,就不用担心后勤运输了。

    他一样得依靠恒河水运作为大动脉,通过陆路运输物资满足二十万步骑兵的消耗完全是扯淡,更何况他的物资实际上主要从德里一带运来,至于这附近那些总督们都巴不得他死呢,怎么可能会给他筹集粮食,而且就算筹集了也运不过来,南边另外一支明军舰队也在沿帕吉勒提河北上呢!

    可以说,这一下子就掐住他脖子了。

    “再去告诉他一声儿,就说朕不欺负他,朕给他一个机会,两军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决战,他也别躲在壕沟里当耗子,朕也不断粮困死他,给他十天时间做准备,这十天里他的运输船可以继续通过,十天后两军摆开阵势决战,一战定输赢,十天后如果他还不敢出战,那就别怪朕给他断粮了!”

    杨皇帝高傲地说道。

    好吧,这就是他的目的。

    最古老最高贵最令人热血沸腾的战阵对决。

    两万明军对二十万莫卧儿军。

    一战定输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