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木允锋

第四七六章 海晏河清

    “抗议?有本事就打,没本事就闭嘴,抗议是个什么玩意儿?”

    杨皇帝鄙夷地说。

    因为金州的白奴贸易,西班牙公使再次向大明外交部提出抗议,而且是强烈抗议。

    这些年来印第安人一共从抓了他们五千多人,然后全部在金山城的奴隶市场上被大明的奴隶贩子们买走,而出售奴隶的资金,又变成了更多军火,武装起更多印第安人快快乐乐地再去抓更多西班牙人,最终变成了一项红红火火的生意。更重要的是,这成了印第安人的动力,那些原本一盘散沙的印第安部落武士们,现在都知道抓白鬼卖钱比他们之间为了争夺哪个山谷自相残杀,得到的好处要多得多。于是一大堆原本忙于抢地盘的酋长们,一下子全都停下了内部混乱的厮杀,然后用热切的目光盯着白鬼们,甚至过去还算是友好的部落,这时候都开始蠢蠢欲动。

    毕竟这玩意儿太有诱惑力了。

    锋利的钢铁武器,五颜六色的花布,可以让他们的食物更美味的香料……

    无论哪一样都是他们喜欢的。

    以前单靠卖点兽皮换不来多少,大明商人最不缺的就是兽皮,北海的原始森林里要多少有多少,印第安人卖兽皮赚不了几个钱,可一个白鬼就能卖几十龙元,然后这些龙元就能给他们一下子换来足够半个部落女人穿的花布,或者换来半个部落勇士用的钢刀,这样的好生意简直令人疯狂,现在那些涌入他们领地的白鬼在印第安人看来就是会走的龙元,就是会走的钢刀花布香料。

    然后抢就行。

    可这样那些殖民者,尤其是首当其冲的西班牙人傻眼了。

    “陛下,法国公使也提过,他们在路易斯安那的移民也遭到印第安人袭击,据说最终的结果也是到了金山城的人市上,不过他不是正式的抗议。”

    梁诚说道。

    “这样吧,既然大家都是友好国家,也不能不有点表示,你就去告诉他们,奴隶贸易在大明是合法贸易,在督察院立法禁止并且得到贵族院通过然后由朕签署之前,是绝对不可能取消的,不仅仅是金山,大明各地现在就算是个普通县城,也一样是有人市存在的,这个政府无权干涉,无论那里出售的是白奴黑奴还是棕奴,只要不是大明国民,就算是卖作为债务奴隶的属民也是合法贸易。

    但朕慈悲为怀。

    如果那些欧洲友好国家的人被卖到了大明,他们的亲人可以来这里寻找,要是找到了的话可以原价赎回去。

    当然,前提是原主人得同意才行。”

    杨丰说道。

    好吧,他的确很仁慈。

    得到大明外交部转达的神皇陛下仁慈的旨意后,法国和西班牙两国公使都想一口唾沫喷杨丰脸上,不过他们也没办法,这种事情都是活该倒霉的,别说现在这种特殊时候,就是以前大明还不是如此强大到令人窒息时候,他们也不可能为此做什么,别说是杨丰了,奥斯曼帝国同样有使用白奴的习惯,而且也同样是白人yan奴,甚至比大明在这方面历史要悠久得多得多。

    他们不也无可奈何吗?

    这种事情只能自认倒霉,反正关键在印第安人,没有印第安人给大明奴隶贩子当爪牙,这种贸易也就不可能维持,而他们杀印第安人已经杀了一百多年,现在无非就是回去接着杀,把印第安人杀光不就行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大家一直在干的,以后再加强一下就行了。

    当然,路易十四怎么增兵美洲报复印第安人,这个就与杨丰没有什么关系了。

    杨皇帝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杀吧,互相杀吧!”

    他阴险地说道。

    印第安人和白鬼们互相残杀的结果,就是给他把美洲最大限度地清理干净,然后剩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样就该轮到大明殖民者登场了。

    不过这还不够,还必须让这种杀戮更血腥一点。

    接下来他的第二步也正在稳步进行当中,一支大明探险队正在翻越落基山,然后到原本历史上的内华达犹他等地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在这趟远征的旅程中发现很多好东西。比如说盐湖城旁边那个超级大坑,那里可是拥有采了快两百年都没采完的铜矿石,而且还有金银混合,再比如卡林金矿,那里可是一年能出几十吨黄金,当然还少不了美国西部那标志性的白银了,内华达可是就不缺白银。

    但欧洲人缺啊!

    路易缺啊,他是非常非常的渴望黄金白银,当然这个无论谁都渴望,不过路易的手比较近一些而已,路易斯安那现在可是法国的殖民地,一旦大明探险队发现这些东西肯定回来大肆宣传,然后吵得满世界都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了北美西部蛮荒的半荒漠里,拥有着不计其数的黄金白银,可大明的势力范围隔着一座落基山呢,这方面有天然的劣势,路易可是有着天然的优势,为了抢在大明前面控制这块宝地,他必须抢夺印第安人更多地盘。

    然后印第安人当然不愿意,那一带可全是印第安人的地盘,然后他们就互相杀呗!

    这就是他的第二步。

    他还有第三步,只是这一步比较麻烦一些,而且也不一定能成功,也就是挑动新英格兰的英国殖民者du立,然后让英国卷入殖民地战争。

    虽然现在比原本历史上早了半个世纪,但也并非没有可能。

    现在新英格兰是英国财政的主要支撑,原本英国有印度这块肥肉每年源源不断输入财富,另外他们还有棉纺工业上的近乎垄断地位,所以对殖民地的剥削并不是很残酷的,不论后世如何替美国那些开国元勋渲染英国的残酷剥削,但事实上新英格兰的农场主们生活可比伦敦东区那些工人同胞们幸福多了,他们只是单纯的就不想跟伦敦混了而已。

    但现在可不行了。

    新英格兰成了英国最主要的一头奶牛,英国政府的财政全指望从它身上挤出来呢,除了新英格兰他们也没别的财源了,英国政府挖空心思地把一种又一种匪夷所思的税收套在新英格兰的那些移民身上,以保证他们本土针对大明威胁的扩军。同样失去了在东方贸易上优势的东印度公司,在它身后那些贵族资本家们支持下,现在也把新英格兰当成了自己最后的钱袋子,用一项又一项贸易垄断权逼迫新英格兰的同胞,不断把沾满汗水的金币银币送到伦敦那些资本家的口袋里。

    新英格兰的人民早就忍耐到了极限。

    一百多年的繁衍生息,早就让新英格兰的英国移民对自己母国没了感情,同样他们也感受不到大明的威胁,无论从陆地还是海洋大明和他们都像两个世界,他们没兴趣管欧洲的君主们如何竭尽全力扩充力量,等待迎战踏上欧洲的明军,他们只知道那些君主们现在正越来越残酷压榨他们的血汗。

    杨丰期待他们发出自由的呐喊。

    然后这呐喊会席卷整个美洲大陆。

    “自由,平等,博爱!”

    他阴森森地接着喊道:“或者死亡!”

    他此时正坐在自己的飞艇豪华座舱内,后面床上还躺着皇后陛下,这些年随着年龄增长,杨皇帝在女色方面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夸张了,倒是和皇后陛下同床共枕的次数越来越多。实际上如果算年龄的话,他这时候已经四十五岁了,金龙虽然为他几乎免疫外部的一切伤害,包括病毒侵袭之类,但却并不能让他长生不老永葆青春,也就是说他终究还是会死的,最多寿命比普通人要长一些,估计活一百多岁没什么太大压力。

    “陛下,您该更衣了!”

    一名侍女小心翼翼地说。

    此时外面曙光初照,不过因为高度关系,地面上依旧是一片漆黑,然后随着飞艇在发动机的轻微响声中不断向前,阳光开始从东向西逐渐照亮了大地,一片葱茏的绿色在他脚下缓缓展开,蓦然间一片巨大的土黄色斑点在绿色中出现,这时候飞艇开始下降高度,那斑点越来越大,很快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工地,在工地正中是一座正在堆起的土山,一座方形就像是玛雅金字塔一样的土山。

    当然,要大得多。

    “更衣。”

    杨丰说道。

    说完他顺手拍了把皇后陛下露在外面的pi股。

    而在此时土山周围,已经有无数人跪拜在地,用膜拜神灵的目光看着天空,看着这艘长度接近一百丈,通体红色,两侧还描绘着两条六十丈长金龙,金龙周围缭绕着白色祥云,尾部带着巨大日月徽的空中巨舰。

    这是奉神宫的工地。

    陕北,或者说神域的居民已经全部迁走,一共向四川迁移了不到一百万人口,在清空这片区域的同时,也让四川人口突破了四百万,终于有点天府之国的样子了。而清空之后的陕北,在使用飞艇不断播撒耐旱固沙的草种和灌木之后,仅仅不到两年时间就已经变成了绿色,甚至就连下游的黄河水都明显没有以前那么浑浊,不少下游老人都喊出了圣人治世,海晏河清的口号。

    虽然离真正的黄河变清还有一段距离,但却终于展示出了这种可能。

    要知道这可是农耕时代中原百姓最大的梦想,逐渐变清的黄河水是盛世的最好象征,也是杨皇帝圣人身份的标志,甚至还是这座堪称劳民伤财的奉神宫最好的美化,在老百姓看来,就是因为杨皇帝修建奉神宫,所以才得到上天诸神的回报,让这黄河水变清的。

    这是神灵的恩赐。

    “那就建得再高一点!”

    站在巨大土山前的杨皇帝说道。

    这座土山实际上是利用一座原本的山丘进行修形,单纯堆这样一座土山的工程量可以很恐怖,因为担心滑塌所以坡度很小,这时候还依然在建设中,整个工程预期在五年内完成,那时候土山的外侧全部用长青的灌木和各种花卉覆盖起来,当然各种排水灌溉设施也必不可少,而在土山顶部同样弄成花园,花园内修建一座华丽的宫殿,以后杨皇帝就可以在这里招待仙界的朋友了。

    这实际上就是一座东方版的空中花园。

    “按照原计划应该是八十丈。”

    他身旁的总管说道。

    八十丈也就是二百五十六米的高度,原本这座山丘也就是两百六十米高,他们只是修形的工程量还不算太大,但如果再增高就只能继续往上面堆土了,但把土从下面堆到两百六十米高处可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哪怕他们有蒸汽动力的推土机也不行,更何况这还不是一点半点的土。

    “那就九十九丈!”

    杨丰豪迈地说。

    “一定要增加到九十九丈,不过你们没必要堆土山,把高台就按照这个高度堆,包括宫殿也按照原计划建,只是另外在上面建一座十九丈高塔,在塔上建观星台就可以。”

    紧接着他说道。

    “臣尊旨。”

    总管赶紧答应。

    这点工程量就无所谓了,才十九丈高的塔,还没应天大报恩寺塔高呢。

    “还有,传旨下去,以后咱们地图上的经度划分,就以奉神宫观星台为基准,这里就是经度零度,本初子午线,向东是东经,向西是西经,最终交汇点为日期变更线,另外再通知咱们那些邦交国,告诉他们以后都必须按照这个标准,如果不干就给朕小心着点。”

    紧接着杨丰又说道。

    这时候并没有本初子午线,正式的本初子午线是一八八四年确定的,不过法国始终坚持他们巴黎子午线,而这时候也是各国自己玩,尽管航海钟是从大明流传开的,但英国把格林尼治天文台定为本初子午线,法国把巴黎定为本初子午线,还有人把耶路撒冷定为本初子午线,甚至还有沿用托勒密地图把加那利群岛当本初子午线,而大明之前是以紫金山天文台为本初子午线,现在干脆也统一哈了,至于英法等国会不会同意……

    杨皇帝说了,不同意的话他们最好小心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