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青城道长 虫梦

第七十四章 道不尽

    话分两头,三十三天外,大罗天中,这一日,金童子帮大老爷炼完丹,正靠在八景宫门前打瞌睡,忽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拍,睡眼朦胧的抬头一看,立马惊醒,称呼道:“师兄。???”

    “金师弟有礼,此次前来,是为了拜见大老爷。”那人温和的道。

    “哦唔,我知道了,师兄稍等,”金童子不敢怠慢,连忙回殿中禀告,心里却在嘀咕,‘三老爷门下的这位师兄,怎会没事拜见老爷?’

    大概等了一炷香的时间,金童子复又归来,道:“师兄,大老爷说了,你的意思他已晓得,这只镯子借你,要你随机行事。”

    那人大喜道:明白了。”

    而在人间,杨仙君就未必有这么欢喜了,他已经差不多快被按在地面上摩擦了,‘轰’‘轰’‘轰’‘轰’的数声巨响,又有五座山头被轰塌,一道身影从废墟中射出,道冠碎裂,蓬头跣足,再也不复之前的威严,不过随即双手一张,做撑天状,上百张大符虚空自凝,每一张,都是上乘的降妖除魔符!

    天师这个职业,道行在七十二等仙家中,未必属于顶尖,但是轮到降妖除魔的本事,却绝对是还有谁、还有谁的水准,这虚空生符的本事,便是道家上下,炼就的人也不足十数。

    “元始化生,五雷威神。开天辟地,降伏威星。猛火万队,天官千群。四头八臂,巨口金睛。高天万丈,吞魔***呼吸风雨,叱吃雷霆。雷公霹雳,电母流金。风雷鼓动,天地冥昏。诛龙斩怪,日月无停。天神拱手,地祇奉迎。九天乾象,日月星辰。飞天神王,一一咸听。”

    “九地坤维,泉曲幽冥。北都罗酆,洞渊四溟。地司水府,明检鬼营。常行正道,养育群生。敢有作过,恼害生灵,符命所召,雷霆奉行。诛斩焚烧,化作微尘。威不可当,罪不可逃。救民济世,位列九天!”

    话音一落,他却看也不看天空中的符篆,制造出的种种异象,而是感应天地契机,冥冥之中,一道气势无穷的身影仿佛要从虚空中显出,可是一道洪亮到霸道的声音响起,“萨天师,你已是第十三次尝试着召来王灵官,怎么,还不死心吗?”

    空中忽然如礼花绽放,绽出的全都是黑线,而每一道黑线,都是由似龙非龙,似蛟非蛟的凶兽构成,这些生物一出,顿时天地间的气机全被吞噬,天机一隐,那王灵官就算有通天的能耐,那也是使不出了。

    “妖孽!”

    “道有至力,染易形神。形随道通,与神为一。形神合一,谓之神人。神性虚融,体无变灭。”

    “魔有**,百变异端,散一身为万法,混万法为一身,道、人、魔合一,非乃妖孽,实则神魔也!”

    “传闻之中,始皇帝**诸侯,一匡天下,以人道之法,混炼百家,创造出的祖龙神魔,与孤这黑龙相比,不知是谁高谁下!”

    满空的黑色凶兽往中一合,复又化作一道黑柱,所过之处,无论雷火凶兵、普天星相,纷纷一扫而空,声势之煊赫,仿佛要闹的天倾地覆一般。

    魔神最早指的是上古时代中,那最凶恶的一批真灵,后来范围渐渐扩大,像是蚩尤、刑天、旱魃这些桀骜不驯的上古人类,也曾冠以整个称号。

    后来天道运转,山海百族纷纷陨落,哪怕是人族,也不复以往的风光,神驾于人上,仙跳出秩序之外。

    然在天庭尚未建立,有一段短短的时间,便是炼气士、诸子百家的时代,不知是哪一家提出的设想,若是能以特殊的法子,模仿魔神的手段,岂不是能以人躯逆天,这便是‘神魔’的由来。

    只不过这法子实在是太过艰难,还要过得道成仙,所以就算在漫长的人道长河中,实践者也是寥寥,上一个成功者,便是祖龙,而拥有这份力量的,三苗独角也算是一份,而如今,却又多了个曹孟德,或者说是黑龙神魔!!

    眼看着那股无穷毁灭性的力量就要劈到自己的身上,道法仙光为之所摄,居然半点都动弹不得,杨仙君终是咬了咬牙,并指如刀,在两腕各划了一刀,血水直流,却是施展了与符咒截然相反的力量:“吸吸日月,太阳食血。阴阳劈破,天地崩裂。天魔如律令!”

    双手沾血,往下一劈,一股诡异的波动现出,虚空中却是诞生出一道血洞,连人带身投了进去,却是在这天地都被神魔拘禁的危险关头,硬生生劈出了一条生路来。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半空中的老王却是抚掌大笑:“以降妖除魔闻名的四大天师,居然精通魔咒,果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用之正则正,用之恶为恶,你这搅乱天下的妖人懂甚!”

    道士的本事,可不仅仅是治病救人,逢凶化吉,还有驱鬼驭神、咒杀强敌、镇魔招魂,对付这些妖魔鬼怪久了,学会些手段也是不足为奇,就好比偷偷摸摸去做大宝剑,虽不算甚伤天害理的大事,但是被爆出来就丢人丢大了。

    萨天师的转世之身,居然被逼的连这种手段都使出,窘迫可想而知;可是这一次,曹孟德看样子是不打算再放过对方,左手竖掌,右手掐道诀,即像是得道真人,又像是慈悲佛陀,然后背后忽然显出一座大日,黑色的大日!!

    而远在千百里外,道士的身边,那只师傅老头用来尸解的竹杖似乎有所感应,忽然化作一道青光,破空而去。

    中土大地的各个关帝庙中,所有贡烛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度烧着,仿佛香火都在被极度消耗着,而所有雕像上的冷艳据,无论铁制还是木制,都闪过一道寒光。

    东南沿海,波浪滔天,狂涛怒吼,几乎所有的渔民、海商、岛民,几乎跪了下来,瑟瑟抖,因为他们看到了,海浪上那一道高达万丈的身影,表情冰冷,妈祖娘娘一向以和蔼温善而著名,所以一旦怒,更是让人害怕。

    黑日显化,天空中顿时并作二日,一黑一红,齐放光辉,而在虚空之中,一只只足有数丈大的龙眼显现出,密密麻麻,到处扫来扫去,终于在百里外的某一个地方,扫到了某一个身影,长啸一声,虚空处处塌陷,昏暗、暴虐、恐怖的气息充斥在其中。

    而这一击,绝对出了人间所能承载的极限!!

    而就在这时,哪怕在滚滚的地火风水之中,拖刀声同样是格外的响亮,“曹丞相,关某还你一刀!”

    水寒风似刀,夜冷专杀人。好茶温一壶,送与故交人。

    这一刀,比任何飞剑都要来的快疾!

    “云长,斩的好刀!”老王没有惊讶,没有忿怒,没有恐慌,只是哈哈大笑,正犹如当年长亭送别,道不同,不相为谋,孤回头便斩你!

    虚空忽然一紧,仿佛被浓缩千万倍,那口犀利至极的刀锋,荡起了越来越大的涟漪,刀锋上的白光耀的人睁不开眼,但在最终的最终,却是止在了额前。

    老王却没有再下手,或者说,已经没有时间再动手了,天空好似变成了汪洋大海,无穷的巨浪正在往那黑日上淹去,神力之强,简直让人想象不出。

    “妈祖娘娘,你倒是下手的快!”老王又是一声大吼,黑日之中,猛的射出千万道黑光,这种黑光只要照射在海浪上,见浪浪停,分**止,老王魔道佛合一,再反哺给人道,甚至可以威胁到妈祖这种层次的大神了。

    而就在这万万中之一的刹那,一口竹杖从虚空中弹出,抽向了老王!

    道教认为,道士得道后可遗弃**而仙去,或不留遗体,只假托一物(如衣、杖、剑)遗世而升天,谓之尸解。

    而这种尸解过的竹杖,最大的用处,只要劈在人的身上,便能将人体内的力量分解,老王之所以如此凶猛,便是在于道、佛、魔以借人道融合,这一击,便是打在他最薄弱的地方,最根处的要害!(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