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11章 整蒙圈了

    老猎户戚百石回到家,倒头便睡。

    经过一天的折腾,齐天反而不觉得疲惫。

    趁着酒劲散去,取出刀谱,在月光下阅读,时而皱眉沉思,时而眉头舒展,时而欣喜若狂。

    愉悦时,手中树枝翻飞,令人眼花缭乱。

    直至,月上柳梢头,才放下刀谱睡觉。

    第二天,早早起床准备好早饭,便又跑出去锻炼身体,在没人的地方痛快地打一套军体拳,随后跑回家,在院子里用木棍耍起刀技。

    白天相约春妮,两人在王家窝棚四周边走边聊天。

    作为撩妹专业户的段子手齐天,经常一句话引得春妮捧腹大笑,一来二去,春妮便不再拘谨。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下山之前,齐天把春妮送回家,独自回家。

    回家的路上,趁着没人,齐天以蛙跳的动作,跳回家,绝逼有助锻炼身体。

    齐天太清楚,有一个好身体,是多么的重要,而且按照历史进程,用不了多久将有大事发生,自己也就会离开白头山,到外面闯一闯。

    ……

    三天后。

    吃过早饭,撒了欢的跑去找春妮。

    经过几天的相处,齐天发觉自己已经发自内心的喜欢上春妮,至于喜欢到什么程度,他自己也说不清,只想保护她,不想让别人欺负。

    很快,齐天便来到春妮家门口,首先看到的自然是一心知道玩的小舅子胖小。

    胖小见到齐天,立时喜上眉梢,三步并作两步跑向齐天。

    祈求的口吻说:“姐夫,今天教我什么呀!?”

    齐天清楚地知道,眼下正值乱世,除了读书认字,最重要的就是会两手功夫,至少可以保护家人。

    胖小虽然胖,但只是虚胖,一推就倒。

    于是,齐天拍了拍胖小的肩膀,一脸严肃地说:“扎马步。”

    “只有下盘够稳,别人推你才不会倒,马步稳了再教你功夫。”齐天笑着摸了摸胖小头顶的那一撮头发。

    胖小难以置信地看着齐天,惊讶地说:“姐夫,你还会功夫?”

    齐天神秘一笑,推开院门,留下一句:“三四个人没问题。”

    胖小看着离去的齐天,想到三四个壮汉围着姐夫,顿时觉得被骗,心想:“那可是三四个壮汉,姐夫身子那么弱,吹的吧!!”

    齐天进屋对春妮爹娘道了声好,随即钻进了西屋,只见春妮正在纳鞋底。

    齐天不由得心想:“这么贤惠、勤劳的姑娘要是娶回家,得是我三世修来的福啊!”

    春妮早就听到齐天和胖小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并不是耳朵好使,而是这个时间刚好是两人先前约好的时间。

    春妮觉得最近的自己变了,变得心里装着齐天,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齐天的影子。

    经常趁齐天不注意,偷看他的侧脸,感觉特别好看,但是碍于自己是姑娘家,如果说出那样的话,肯定会羞死人的。

    当然,齐天偶尔也能看见春妮对自己正大光明的偷窥,两人四目相对,春妮便会害羞的低下头。

    由于在家里,齐天也不敢太放肆。

    就这样,一个心不在焉的纳鞋底,一个正大光明的看着纳鞋底。

    不一会儿,外面便传来说话的声音,紧接着有人开门走进屋子里,随后屋子里传来一些细小的声音,听得并不真切。

    很快,春妮娘跑到西屋,对齐天说:“拴柱,屯长来了,说要见你。”

    屯长?

    见齐天?

    齐天眉头微皱,不知屯长是谁,也不知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善解人意的春妮,见此瞬间会意,解释着说:“屯长的儿子就是狗带。”

    经春妮这样解释,齐天瞬间便明白怎么回事。

    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好汉做事好汉当,欺负他儿子怎么了,大不了再欺负回去呗!

    齐天起身走向春妮爹娘的屋子,春妮和春妮娘紧随其后。

    当齐天看见所谓的屯长时,第一感觉就是不像好人。

    头戴毡帽,贼眉鼠眼,长着八字胡,与古装剧里的师爷没什么两样。

    屯长看见齐天免不了一番客套,拱手抱拳道:“那天举石狮子,曾亲眼见到齐小兄弟,真是惊为天人啊!老夫诚服。”

    屯长客套了两句,见齐天不说话,想来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

    于是轻笑着说:“小兄弟和我那不争气的犬子,有过赌约,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子,希望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

    听了屯长这样说,齐天也不能无动于衷,于是拱手抱拳,嘴角轻扬,沉声说:“小侄并没有将狗带哥的事放在心上,再说那都过去了。”

    屯长听齐天说并没有放在心上,瞬间觉得接下来要谈的事,可能有眉目。

    继而笑着说:“那天犬子的事,小兄弟多担待,有不妥的地方老夫在这里给他赔不是,家里备了薄酒,还望小兄弟赏脸。”

    听他这样一说,齐天就明白了,他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再说肯定还有别的事,毕竟自己现在是王家窝棚的红人。

    齐天也不犹豫,当即答应。

    对春妮爹使了一个眼色,接着说了两句客套话,便随屯长去了。

    春妮爹虽然是老实人,对于齐天的眼色还是明白的,在齐天前脚刚走,后脚便出门去找老猎户。

    ……

    屯长的家,在王家窝棚算是大户人家,四间正房配东西两处各三间厢房,典型的四合院。

    这样的房子,在前世帝都开价也得五百万以上。

    下人们见屯长老爷带着齐天回来,急忙迎接。

    小丫鬟也是见过齐天的,当然齐天不认识这小丫鬟。

    经过齐天举石狮子的事,他的名字和事迹,早已传遍了十里八乡,典型的红人。

    如果有薇博,两三个小时就能上热搜榜。

    屯长将齐天带到了正房,两人脱鞋上炕,屯长先是抽了两口水烟袋,接着看向齐天,笑着说:“齐老弟,今天叫你来,不单单只为请你喝杯酒,还有一件大事要和你商量。”

    齐天猜到有事,只是没想到堂堂屯长,和自己说话竟然用商量的口吻?

    “屯长伯伯客气了,只要小子能办到,尽管开口。”齐天客气地说。

    屯长一听齐天如此敞亮,自己也不好掖着藏着,反倒显得自己见外。

    就在这时,小丫鬟已经开始上菜,并时不时地偷瞄齐天。

    人怕出名,猪怕壮。

    此时齐天是深有体会。

    “咱们这个穷山窝窝,能飞出你这只金凤凰,老伯非常高兴。”屯长一边说,一边给齐天的酒杯满上。

    齐天虽然刚来这个世界不久,对于酒桌上的礼貌还是知道的,长辈倒酒,必须双手托杯接酒,如果长辈推开手,取过杯子自己倒,那么这杯酒就得必须喝光,否则是对长辈的不敬。

    屯长给齐天倒完,又给自己倒满。

    屯长举杯,笑着对齐天说:“那天老伯见了齐老弟举石狮子,真心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于一个有头脑的人,老伯我是不希望你继续留在这的,有本事的男人就要到外面去闯一闯。”

    屯长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齐天也跟着一饮而尽。

    “屯长老伯说得对,好男儿志在四方,只是苦于没有门路,所以只能……”

    屯长两杯酒下肚,已显醉意,笑着说:“齐老弟,这就是老伯今天叫你来的用意,有件事得和你说一声,这件事没经过老弟你,我亲自做主了,先自罚三杯。”

    屯长一边说一边倒酒,倒一杯喝一杯。

    齐天不明白怎么回事,也不好阻拦。

    待屯长三杯酒下肚,一嘴酒气地说:“老弟,老哥没经过你同意,把你的事上报侯家集的集长大人,集长当即拍板说要见你,老哥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所以喝酒赔罪。”

    屯长说完,接着又开始倒酒,倒一杯喝一杯。

    齐天不太明白,这辈分差太多,一会儿一变。

    经过屯长一解释,齐天便明白叫自己的来意,他这是上报讨好集长,却不成想收不住,无奈之下才会去春妮家叫自己,苦于不知怎么说,只能通过喝酒忏悔。

    对齐天来说,这是好事,多亏那天狗带没事找事,要不然自己不会这么红,更加不能引起集长的重视,也离不开屯长的引荐。

    当然,不排除屯长借用齐天,巴结上司。

    平步青云,从此走上仕途,人生也不过如此。

    好运一旦来了,就像开了挂似的,挡都挡不住。

    真可谓:“不用多久,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老伯,小子知道您是为我好,小子怎么会怪您呢,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齐天说完,开始倒酒,敬屯长。

    齐天能这样说,屯长很高兴,只是对这称呼,似乎不满。

    只听屯长说:“老弟,你这可就不对了,叫什么老伯,老哥只不过虚长你几岁,叫大哥。”

    此时齐天唯一的感觉就是不应该喝酒,这辈分乱的。

    齐天刚满十七岁,他的儿子狗带已经十九岁,屯长却说只是虚长几岁?

    齐天很无奈,为了哄好屯长,只能勉为其难地叫上一声大哥。

    屯长立时眉开眼笑,举杯一饮而尽。

    开心。

    ……

    老猎户戚百石听春妮爹说了一气,也没太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只是明白自己的孙子被屯长叫去喝酒,屯长和狗带的关系老猎户自是知道。

    顿时觉得不好,于是急匆匆地跑去屯长家。

    来到屯长家,只见两人正推杯换盏,左一句老弟,右一句大哥。

    老猎户瞬间一个头两个大整蒙圈了。

    蒙圈,同懵逼,东北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