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15章 非死即残

    【抱歉,停电了,在镇上网吧更新的。】

    二爷?

    这位二爷可不是集长的兄弟,而是附近小蛇山上的土匪头子,真胡子。

    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

    只是,集长侯天正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瘟神。

    却不知,这一切是齐天埋下的祸根狗带自家中取出银子,直奔小蛇山他要买通胡子,只为雪恨。

    话说,几个小时前,齐天一行走在通往侯家集的路上,被一伙胡子拦截,最终大败而归。

    那四个崽子(小喽啰)带着仇恨,回山面见大当家的,也就是那卫士口中的“二爷”。

    但凡行走江湖的人,都会有一个大号,没几个人会在意本名。

    就好比,齐天前世看过一个叫闻人夜白写的特种兵小说,简直牛到突破天际,却并不知道人家本命叫什么。

    “二爷”自然也有大号,匪号蝮蛇。

    绝对的狠角色。

    他的本命叫张二蛋,那个年代,取一个歪瓜裂枣的名字好生养,却没有人敢叫他的名字,毕竟是响当当的悍匪。

    如果叫他二蛋,或者蛋蛋,他肯定不会让对方看见明天的太阳。

    霸气与狠,不是靠嘴巴嘚吧嘚说出来的,而是靠实力展现出来。

    四个崽子回到山上,将齐天的手段说与当家的蝮蛇,听后很是震惊。

    最初听狗带说,齐天只是一个会点三脚猫的小白脸,再加上狗带只拿了五两银子简直是个笑话。

    蝮蛇本不想出手,但最近在下面土财主手中,收上来很多金银,手下的崽子们许久没有活动身子,这才派四个最没用的崽子陪齐天玩玩。

    万万没想到,不仅被对方打的灰头土脸,还挂了彩。

    在道上,有损威名的事,任何一位大匪都不能忍。

    况且,还遭到了挑衅。

    蝮蛇点齐兵马,带着手下众位崽子,浩浩荡荡的向侯家集开进。

    对于已经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的齐天,却浑然未觉,只是打了几个喷嚏。

    ……

    正准备举杯,开怀畅饮的集长侯天正,听说“二爷来了”梢一愣神,继而淡定的恢复如初。

    因为,他不想在齐天面前表现出对胡子的怯意。

    齐天是何等精明,对于那卫士的表现,便猜测出来者不善。

    集长侯天正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手却发出轻微的颤抖。

    这一幕,自然落在齐天的眼睛里。

    集长看向齐天,轻笑着说:“对不住了小兄弟,我这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先失陪。”

    侯天正说完,也不带着歉意的抱拳施礼,而是直接转身,大步离去。

    贼眉鼠眼的屯长,眼见集长离去,急忙拿起筷子横扫桌上的美味,并说:“集长就是忙,日理万机的,能见你小子一眼,足见对你的重视,你可得好好表现,别做出对不起‘江东父老’的事啊!”

    齐天并没有听屯长的话,而是在沉思,那位“二爷”是一位怎样的角色。

    于是起身,很失礼的跟了出去。

    屯长只顾着享受,没有理会齐天的去向,仅以为是去茅房出恭了。

    侯天正的步伐很快,齐天悄悄的一路紧紧跟随,很快便来到了衙门口。

    齐天没敢露面,只听集长侯天正说:“小官听说二爷来了,一刻没敢耽搁,不知是什么风……”

    侯天正的话没有说完,便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啰嗦什么?我们当家的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

    侯天正点头如捣蒜,恭敬地抱拳,不敢有半点忤逆。

    齐天能想到此时侯天正的表现,继而想到对方一定是土匪胡子。

    对齐天来说,这几句话毫不陌生,前世港片里的有色组织,都是这样对待无辜的受害者。

    众所周知,齐天前世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特种兵,锄强扶弱更是本职工作。

    对于恶势力,自然与之抗争到底,彻底肃清。

    接着,对方传出一阵极其沙哑且难听的公鸭嗓,冷声说。

    “有一个叫齐天的,来了侯家集,现在去查他的下落。”

    集长侯天正当即猛然抬头,面色凝重,看向对面的一伙人。

    心想:“齐天怎么得罪这帮瘟神?可眼下齐天正在里面做客,如果不交出去,这蝮蛇一旦知道,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没有好果子吃。”

    “虽然,平时对自己礼让三分,那都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可如今已经半年没回来,远水解不了近渴。”

    “如果交出去,怎么对得起齐天?何况自己本不是无情无义之人。”

    就在集长的内心做着天人交战的纠结时,只听对方大喝一声

    “嘿,想什么呐!?321,麻溜去查,否则掀了你这破地方。”

    集长不知道该怎样应对,一边是土匪头子的压迫,另一边是青年才俊的座上宾。

    齐天清楚集长的为难,于是毫不犹豫的现身。

    ……

    齐天清楚,即便对方再猖狂,也不敢公然与官斗,除非不想看见明早的太阳。

    齐天的现身,背对着的集长侯天正自然不知道。

    蝮蛇的手下崽子们,却将目光转向了缓缓而来的齐天身上。

    蝮蛇一直闭目养神,自然没有把侯天正放在眼里,却不知齐天的出现。

    就在这时,眼尖的独眼看清了齐天,当即大声说:“当家的,齐天。”

    蝮蛇猛然睁眼,看向自衙门里走出来的齐天。

    集长见对面一伙人的目光齐齐看着自己,立时觉得不对,继而下意识的转身。

    此时的齐天刚好走到集长身边,拱手抱拳,沉声说:“他们是来找我的,给您添麻烦了。”

    不待集长回话,齐天便越过集长,向前走了两步。

    目之所及,整条大街上只有对面一伙人。

    齐天进入衙门之前,大街上叫卖的、小摊小贩以及往来人员络绎不绝,没想到仅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全都不见了。

    齐天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有机会获得权力,一定要剿灭这帮为害乡里的恶人。

    就在这时,对面的独眼发话。

    “齐天,别以为会两下子天桥把式,就敢装大瓣儿蒜,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地盘,撒野之前也不照照镜子。”

    齐天嘴角轻扬,先是转身对集长侯天正抱拳施礼,紧接着转过身沉声说:“侯家集的父母官是侯集长,你说是谁的地盘?”

    “嘿,这小瘪犊子,给脸不要脸,当家的……”

    没等独眼把话说完,蝮蛇便从高头大马上跳下,整理了一下反穿的“羊毛衫”。

    紧接着伸出手,食中二指分开。

    不知情况的齐天,不明白对方要干什么。

    很快,蝮蛇身边的一个崽子,自怀里取出一个纸包,继而取出一个令齐天亮瞎了的东西

    烟。

    不是烟袋。

    是没有过滤嘴的黑灰色的烟。

    直白的说,就是小型号的雪茄。

    齐天非常纳闷,按理说这个时期,绝对没有这种卷起来的烟。

    都是烟丝,装入烟袋锅,点燃才吸。

    此时,蝮蛇的手中烟已经点燃,接下来的一刻,齐天的整个下巴都快惊掉了。

    那蝮蛇吸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

    没错,就是烟圈。

    蝮蛇吸过之后,一副很享受的模样,继而看向对面的集长侯天正,沉声说:“谢谢你儿子的烟,不愧是高档A货。”

    对于高档A货这几个字,是当初侯天正的儿子送礼时说的,并解释其中的意思。

    “老话都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可你今天办的这事,忒不地道,让兄弟们心寒。”

    手下众位崽子们,立时便明白当家的话里的意思,当即七嘴八舌的说要掀了衙门。

    蝮蛇对手下这帮没素质的崽子,很是无语,瞬间转身,以凌厉的目光看向崽子们。

    瞬间,鸦雀无声。

    只是一个凌厉的眼神。

    齐天感觉到,无形中充满着浓浓的杀气,与强势的压迫感。

    集长侯天正见到这一场景,瞬间吓的双腿发抖,险些跌倒。

    他知道,蝮蛇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发起狠来六亲不认,对兄弟却很是重情义,更重道义。

    蝮蛇转过头,继续说:“既然这位兄弟,自己出来了,我蝮蛇不跟你计较,只希望你下次放聪明点。”

    蝮蛇说完,将目光转向齐天身上,先是打量了一下,暗暗觉得齐天是属于深藏不露的练家子。

    实际,这不全是蝮蛇看出来的,而是听了独眼对齐天的描述,才得到的结论。

    齐天也打量着对面的蝮蛇,身高与自己相差无几,五尺九寸,约1.77米左右(按满清尺寸),寸头下面配着一张国字脸,左眉斜下过鼻梁至右脸颧骨,有四寸长的刀疤,很是狰狞。

    除去刀疤,齐天想到自己前世的战友郑三炮,两个人的面相与发型简直神吻合。

    蝮蛇的气势上,与西汉屠狗的狠人樊哙有的一拼。

    两人对视。

    此时,在场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蝮蛇与齐天精神上的神战。

    实际,当蝮蛇看着齐天时,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很玄妙。

    其实,蝮蛇也在寻找,寻找一位命中人……

    数年前,一位擅长摸骨之术的江湖术士,断言:一生虽被压制,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那人如同镜中花、水中月。

    蝮蛇询问详情,那术士如是说:“遇到,即龙遨九天;无缘,即如螣蛇,终生不得乘雾。”

    蝮蛇本没有放在心上,却在行动上,挑了一个又一个堪称强势的悍匪。

    只因身负悍刀刀技,无人能敌。

    却不知,如混世魔王程三斧一般的蝮蛇,只会前三招。

    两人对视数十息。

    最终,蝮蛇感到齐天强势的精神力,远胜自己,却又不甘心。

    沉声说:“按道上的规矩,七日之后,侯家集设擂分胜负。输家,要答应对方一件事。”

    对于设擂,自然是对集长侯天正说的。

    齐天没有多想,当即答应。

    接着,蝮蛇二话不说,带领手下,浩浩荡荡的离去。

    ……

    集长侯天正知道蝮蛇的手段,这一战,齐天非死即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