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16章 回马枪

    在刚刚两人的对视中,如果不是齐天咬破舌尖,重新获得精神力,最终败的必然是他。

    看着蝮蛇远去,齐天立时松了一口。

    集长侯天正很不理解,外表文弱的齐天怎么会接下那个瘟神的比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然而,看到齐天呼出一口浊气,想来也是十分紧张的。

    只是,齐天面对土匪胡子的这份气魄,着实值得钦佩。

    事实上并非集长所想。

    齐天之所以痛快的答应,源于实在撑不住,蝮蛇确实很强。

    庆幸是重生而来的齐天,如果是曾经的猎户齐天,定然不超过两息便会败下阵来。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对于结果,七天后才会知道。

    ……

    就在这时,不见齐天归来的屯长,便出现在两人的身后。

    走到近前,本想发问,却见集长面色凝重,不知为何,便没有打扰。

    屯长将目光转向齐天,轻声问:“怎么回事?”

    “遇到一件棘手的事。”齐天话音平淡地说。

    屯长顿时觉得此时的气氛不对劲,很是压抑,却不好详细询问。

    于是,极其自然地说:“棘手?你连胡子都能打跑,还能有比胡子更棘手的事?”

    集长一直不知道,蝮蛇找齐天的具体原因,加上本就惧怕这位瘟神,也就抛之脑后了。

    屯长的一句话,反倒引起集长的注意。

    微锁眉头的集长,疑惑地问:“这话什么意思?”

    屯长看向集长,又看了看身边的齐天,没得到齐天的允许,屯长也不好胡乱说话。

    见齐天没有任何反应,立即面带轻笑,对集长详细的描述,齐天与独眼几人大打斗的场面,其中自然少不了添油加醋,大肆渲染齐天的本领之高。

    不仅懂武技,还会说胡子话。

    集长听后,舒展微锁的眉头,重新审视眼前的少年。

    正如初次见面时,对齐天的评价:眉宇之间,尽显英气,不愧是英雄出少年!

    细看之下,不仅身子挺拔,竟然双臂过膝,纯粹的富贵之相!

    双耳厚实,并向前罩。

    老话说:“耳朵向前罩,不是骑马就坐轿。”

    非文官,即武将,命中注定成为达官显贵。

    而且,这种人一生难逃女人的纠缠。

    侯天正虽不是审时度势之人,却也懂得惜才。

    对于,屯长陈述那一段经历之前,齐天是希望由屯长道出,并希望能够大肆渲染。

    显然,屯长想齐天之所想,亲口对集长说明,对自己今后的地位也极有帮助。

    “没想到,齐老弟的本领如此之高,看来侯某将你留下,算是做了正确的决定。”

    “哪里哪里,实在是那几个人太容易对付。”齐天轻笑着说。

    通过屯长对齐天的“包装”,集长瞬间腰杆子就挺直了,将刚刚对蝮蛇的惧怕抛到九霄云外。

    继而想到,既然齐天这么有本事,不如给他一个舞台,放开手脚,保境安民。

    于是一脸严肃地说:“我知道蝮蛇绝非善类,如果齐老弟能将其打败,侯某愿意出钱,帮助齐老弟成立保险队,就是不知道齐老弟是否愿意保我方平安?”

    都说人老成精,集长打的一手好算盘。

    屯长听集长这么说,立时眼冒金星,殊不知当上保险队长,每个月会有不少金银入账,中饱私囊也不会有人知道。

    再说,打着保险队的旗号,出去打家劫舍,也不在少数。

    齐天并不这样想,而且对于齐天来说,绝对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唯独怕自己不是那蝮蛇的对手。

    “大人客气了,都说‘好狗护三邻,好人护三屯。’既然是侯家集的人,自然愿保一方平安。”

    齐天说完,身子微躬,抱拳作揖。

    屯长见齐天答应,当即不顾身份高低的哈哈大笑。

    并说:“齐老弟要是把这事儿办成了,简直可以和‘连环套’的窦尔敦,‘二贤庄’的单雄信,一较高下。”

    集长听后大赞,并说:“都是绿林好汉,又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辈,却不失大仁与侠义。”

    齐天拱手抱拳,谦卑地说:“大人抬爱,小子尽全力面对这一战。”

    面对蝮蛇,齐天一丁点把握都没有。

    何况蝮蛇身负悍刀刀技,更加不清楚对方执什么兵器,施什么刀技。

    ……

    午饭过后,集长命人将屯长送回王家窝棚。

    齐天让屯长将这比斗之事,说与爷爷老猎户戚百石,让老猎户带上必要的东西前来一会。

    屯长走后,集长便命人将齐天安置在驿站。

    驿馆,是唐代及以前朝代的旧称。

    驿站,蒙元之后开始沿用,至满清顺治爷时期。

    唐代的诗句中便多有表述。

    关东地区,是满清的“龙兴之地”,顺治爷入关后,称盛京(今辽宁)为留京。

    盛京的驿站也与其他省份不同。

    驿站分为驿、站、铺三部分。

    驿站是官府接待宾客,安排官府物资的运输组织。

    站是传递重要文书,军事情报的组织,为军事系统所专用。

    铺由地方厅、州、县领导,负责公文和信函的传递。

    俗话说,相当于邮局、快递物流公司,全国联网站点。

    齐天就住在官府接待宾客的驿站,足见重视。

    虽然距离比斗尚有七天,齐天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下午,驿站内的院子里。

    齐天为了加强武技,要求集长侯天正不要让人打扰。

    院子内的兵器架上,陈放着刀、枪、剑、戟等惯用兵器。

    齐天虽是用刀,却在架子上抽.出一杆普通的军用枪。

    兵器史有谚:枪乃百兵之王!剑为百兵之君!棍为百兵之首!刀为百兵之帅!

    枪,又称百兵之贼。

    最有名的錾金虎头枪,重九九八十一斤,长一丈三尺七寸,名曰:霸王枪。

    持有者,西楚霸王项羽。

    枪风锐利,点到必死,枪身巨重,扫到必亡。

    最有名的枪法是北宋天波府杨家祖传的。

    抛开柄,只看刃部,刃长者为矛,刃短者为枪。

    枪的种类有很多,分别有:绿沉枪、鸦角枪,虎头枪、提颅枪,倒马枪和钩镰枪等。

    重生而来的齐天,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以枪,演练辛酉刀法。

    正如齐天开始阅读刀谱时,以前世的思想看待辛酉刀法,执其他兵器演练,实则有形而无意,发挥不出实质威力。

    很快,齐天便开始施展刀技。

    带刀、出刀、压刀三势,辅以固定步伐,并步按刀(枪),转身出鞘,拗步斜削,上步迎推,拗步斜削……

    步伐娴熟,动作凌厉。

    三势六刀,演罢。

    紧接着,施以见贼出刀,持刀对贼。

    就在换成右防贼势时,大力使然之下,“啪”的一声,木制枪身断了。

    齐天很失望。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

    啪啪响,很有节奏。

    齐天,警惕十足的循声望去,只见对方是一位头戴冬吉服冠,身穿吉服,腰间挂着一柄朴刀。

    前世的齐天比较喜欢看清穿剧,对于这样的装扮丝毫不陌生。

    吉服冠,相当于顶戴,配吉服。

    吉服是一种礼服,仅次于朝服。

    这身装扮虽然看不出品级,齐天却清楚对方是一位大官。

    那人被齐天发现,继而步法轻灵,很快便走到了齐天的身边。

    看着那人的步法,齐天清楚对方是一位练家子,十有八九是一位武将。

    齐天很纳闷,明明告诉集长侯天正,不让人打扰自己,怎么还有有人出现?

    瞬间,齐天便明白,一定是因为对方的身份,毕竟这驿站是接待宾客的。

    唯恐失礼,齐天身子微躬,拱手抱拳,道了声:“参见大人。”

    “免了,起来说话。”

    这人倒也算是性情中人。

    “你这个人挺有趣,竟然用刀法耍枪!”

    这人说完,对齐天竖起大拇指。

    “厉害!”

    听眼前之人这样说,齐天很是惊讶,用枪,都能看出来耍的是刀法。

    齐天谦虚地说:“不敢。”

    齐天刚说完,对方紧接着说:“没见过,这是什么刀法?”

    这人斜眼看向齐天,一副很期待的模样。

    这刀法的秘密,关乎齐天的身世,是万万不能说出去的,但碍于对方是官,很是急切的样子,只能撒谎。

    “这刀法叫金乌刀法。”齐天语气肯定地说。

    金乌刀法是武侠小说《侠客行》中史婆婆对付老公白自在,所创立的刀法。

    齐天话音稍落,那人靠近齐天,神秘兮兮且伴有傻笑地说:“可不可以教教我?”

    齐天一时愣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只听那人急忙说:“要不然,我拜你为师?”

    齐天很无奈,竟然会遇到这种人,碍于身份却没办法,正好回答,只听对方说……

    “不答应,就亮出你的刀法,看看谁更厉害。”

    那人说完,眨眼间抽.出腰间的朴刀,动作凌厉,直取齐天胸前。

    齐天见状大惊,闪躲已是不及,继而瞬间下蹲,身子前扑,猛然间递出一拳,直击对方左腿膝盖。

    由于对方是朝廷官员,齐天只用了三分力。

    瞬间一个懒驴打滚,直奔不远处的兵器架。

    ……

    一寸长,一寸强。

    大戟抽.出,身子急转的同时,以回马枪直刺。

    半月刃直贴对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