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22章 齐天被揍了

    炮头的枪法、箭法超一流。

    炮头转身对齐天和张胜拱手抱拳,接着沉声说:“第一局比箭术,有我在,第二、第三局可以直接免了。”

    侯米尔忍不住说了句:“比箭我不行,如果是比贱,我能贱死你。”

    话音稍落,那炮头瞬间丢出一件类似暗器的东西,打向侯米尔。

    齐天深知土匪胡子的忌讳,不能提“死”字。

    齐天眼尖,见那炮头丢出东西,下意识的推开侯米尔,只是……

    仍旧慢了一步。

    此时的侯米尔早已被手急眼快的张胜推开。

    而丢向侯米尔的东西,却落在地上,只见是一枚飞镖。

    暗器!

    “哎,说句话而已,至于……”

    侯米尔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齐天呵斥:“不说话能不能憋死?”

    齐天说完,不理侯米尔,走近一脸严肃的张胜,沉声说:“我把你当兄弟,这一局靠你了,拜托。”

    张胜自小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齐天的一句话,促使他的心里很是温暖。

    就像两人初次见面,张胜就觉得对齐天,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促使毫不犹豫的与齐天拥抱,很温暖,很踏实的拥抱。

    张胜轻轻点头。

    那炮头也不啰嗦,继而沉声说:“箭囊里一共十支箭,就比谁射中的多,速度快。”

    话毕,转身奔向一百多米外的山林。

    “小心。”齐天关切地说。

    张胜二话不说,直奔不远处的山林。

    很快,两人便进入了树林中。

    那炮头进入树林后,并没有射杀猎物,而且注视着张胜的一举一动,必要时,一箭射杀。

    竟有人答应和土匪胡子比斗,简直是个笑话!

    胡子只讲手段,却不与胡子之外的人讲道义。

    张胜进入树林便开始寻找猎物,各种猎物的天敌就是猎人,一个优秀的猎户,能够震慑所有虎豹豺狼,而且感受到猎人身上浓重的杀戮气息,会很自觉的逃离,生怕被锁定目标,一箭爆头。

    张胜进入山林后的两分钟,在一处灌木丛中发现有猎物,瞬间取箭搭弦,弯弓激射。

    “嗖……”

    羽箭破空,向猎物飞去。

    那猎物似乎察觉到危险正慢慢靠近,正当探出头,查看究竟时,一箭射中了头部,当场挣扎了数下,便断气。

    张胜大步走到近前,只见是一只灰兔,继而装进事先准备好的背篓中。

    就在提起灰兔的一瞬间,只见兔子身下有四只幼崽,张胜当即懵了。

    对于猎人来说,怀宝宝或刚生完宝宝的猎物,只能饲养,却不能猎杀,这是第一大忌。

    张胜的第一想法就是,即便赢了这一局,也是失了德行,愧对猎人这一职业。

    但是,无论如何,赢下这一局是齐天的,谴责的事就交给张胜自己,并决定比斗过后再将四个小家伙带走,亲自饲养。

    接着,便继续搜寻猎物。

    很快又发现了第二只、第三只……第七只。

    就在张胜准备击杀第八只猎物时,突然,耳边传来利刃撕破空气的声音。

    “嗖嗖嗖……”

    声音尖锐,很是刺耳,那种声音对张胜来说,无比的熟悉,继而侧脸看去,只见一支羽箭向自己飞来。

    一人一箭,相距不足五米。

    千钧一发之际,张胜以最快的速度闪身

    0.01秒。

    飞速袭来的羽箭贴着张胜的狗皮帽子,一闪而过,额前的狗毛被削落数根,正飘荡在张胜的视线内。

    那支在眼前瞬间飞逝而过的羽箭,已然击中两米外的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上,箭簇射入,箭梢轻颤,并发出嗡嗡的震颤频率。

    张胜瞬间明白,这不是简单的比斗,而是暗杀!

    张胜当即紧咬牙根,冷眼看向羽箭飞来的方向,只见一道人影一闪即逝。

    显然那人就是蝮蛇的手下炮头。

    张胜毫不犹豫,转身奔向人影消失的方向,瞬间没入山林。

    ……

    此时太阳当空照,已然临近中午。

    五月天,天气已经很热。

    蝮蛇胯下的马已经承受不了燥热,开始原地打转,蝮蛇也很无奈。

    自从张胜进入山林后,侯米尔就开始对蝮蛇一伙人对骂,无赖到了极点。

    蝮蛇本就烦说话啰嗦的人,侯米尔却非要较劲,惹得心情很是不爽,再加上进入山林的两个人,已经两小时都没有出来,更是心烦意乱。

    齐天虽不知道张胜为什么还没有出来,隐约间已经察觉出这场比斗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心情烦躁的蝮蛇跳下马,双手掐腰看向山林,碍于太阳照得晃眼,继而转身看向一脸淡定的齐天,轻声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挺能沉得住气?”

    “可以。”蝮蛇说着便竖起大拇指。

    “这才多长时间,你就沉不住气了?”齐天反问。

    蝮蛇的软肋好似被齐天抓到,当即啐了一口唾沫,指向齐天,威胁的语气说:“你小子别嚣张啊!”

    “有人输不起,怕咯!”

    说风凉话激怒对方的自然是侯米尔。

    齐天早就受够侯米尔了,于是在他耳边轻声说:“兄弟,你太抢戏了,我才是男主角。”

    侯米尔听到这话,瞬间恍然大悟,退到齐天身后,轻声说:“多谢大圣哥提醒,应该是剧本打开的方式不对。”

    齐天没空对他浪费唾沫星子,上前一步,看向蝮蛇,沉声说:“既然他们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不如咱们俩进行第二局吧!?”

    蝮蛇早已沉不住气,恨不得找个人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恰好齐天说要进行下一局,瞬间毫无犹豫的答应,心想:“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就提前让你去阎王那里报道。”

    “第二局,比拳脚。”蝮蛇轻笑着说。

    紧接着,在场的众人下意识的四散,将场地空出。

    老猎户戚百石清楚齐天有几斤几两,辛酉刀法只演练不足一个月,再加上先前在学堂里,跟着先生学习过五禽戏,毕竟那只是锻炼身体、养护身体,怎么能和真正的拳脚相比,想到此,老猎户不由得为齐天捏了一把汗。

    老猎户戚百石走到齐天身边,轻声说:“拴柱,打不过就认输,不丢人。你可是戚家唯一的独苗,要是有个万一,我怎么向戚将军和列祖列宗交代啊!”

    齐天侧脸看向老猎户,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轻声说:“放心吧爷爷,这一局我有信心。”

    说完,对老猎户肯定的点头。

    对于齐天的身份,老猎户非常担心,非常害怕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于是又对齐天说:“不管结果输赢,这事完了以后,立马娶了春妮,给戚家传宗接代。”

    对面早已不耐烦的蝮蛇,见齐天一直在磨叽,于是奚落道:“是个男人就麻溜的,别跟娘们儿似的!”

    “知道了爷爷。”齐天说完,走上前去。

    齐天对蝮蛇拱手抱拳,示意开场前的礼貌。

    蝮蛇早已不耐烦,不想和齐天啰嗦,当即趁着齐天不注意,双手握拳,疾奔而上。

    “小心。”眼尖的屯长低声呼喊。

    素来清楚胡子不按套路出牌的齐天,早就留意对方的一举一动,自然清楚对方的小动作。

    齐天嘴角微扬,瞬间格挡对方的来势,继而出拳直取对方胸骨剑突下的心窝处。

    胸骨剑突下的心窝处,一旦受创,可立即引起剧烈的腹痛使人不能呼吸、不能直立、肌肤痉挛、瘫倒在地。甚至可以因为强烈的神经反射作用,使人昏厥或昏迷。

    有力的打击心窝处,可以将胸骨剑突击断造成大量的腹腔内出血,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杀招。

    一击必杀。

    然而,事情并不像齐天想的那样顺利

    蝮蛇见来拳凶狠,当即侧身躲过,继而挥拳直取齐天的背部左边肩胛骨。

    一招落空的齐天,并没有感到沮丧,反而觉得蝮蛇的身手有点意思。

    紧接着,两人擦肩而过,蝮蛇的拳头紧贴着齐天的衣服擦过。

    而齐天身子扭转轻巧躲过,继而改拳为爪,顺速出手,直追蝮蛇的后背,触碰到蝮蛇的身体,瞬间懵逼了

    齐天本想以爪紧扣蝮蛇的CS脊椎骨,生生扭断,怎奈蝮蛇的身体刚硬如铁板,根本难以紧扣,何谈扭断?

    CS脊椎骨一旦受创,轻者瘫痪,重者当即身亡。

    齐天察觉无法,瞬间以扣改抓,紧紧地抓着蝮蛇的衣服,左手出拳直击肩胛骨。

    怎奈左手力度与速度不够,再加上蝮蛇身法迅速,拳头仅是触碰蝮蛇的衣服,并未伤及。

    蝮蛇急忙扭转身子,挥出左勾拳,向齐天的脸上招呼。

    由于蝮蛇的身体素质够强横,力气远胜齐天三倍有余,扭转身子的瞬间,齐天根本难以抓住对方的翻毛羊皮袄。

    就在蝮蛇的拳头距离齐天的侧脸不足半尺时,齐天毫不犹豫的祭出散打技击术中的杀招紧握重拳,祭出拳尖,直取蝮蛇左肋边缘章门穴。

    章门穴,人体的侧腹部,屈肘合腋处,第十一根肋骨下端即是。

    蝮蛇眉头紧皱的瞬间,卸去大半力度的拳头,结实地打中齐天的侧脸。

    【章门穴,食中二指轻戳即痛,作者已临床试验过,不可大力试之,反之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