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24章 刀之道

    危险近在眼前,张胜满脸惊恐?

    开什么国际玩笑,张胜可是金扫帚最佳男配角奖的获奖者

    千钧一发之际,张胜一脸冷峻的举起手中的弓箭,对准飞射而来的羽箭

    “砰……”

    “嗖……”

    “刺啦……”

    张胜手中离弦的羽箭,与炮头自弩中发出的羽箭撞个正着,张胜的羽箭不仅将炮头的箭撞飞,两枚箭簇相撞,瞬间发出一串耀眼的火花,继而张胜的彪悍之箭向着炮头的方向激射而去,恰好射中与炮头紧贴着脸的树干,箭梢震颤,箭羽发出一阵“扑啦啦”的声音。

    炮头只觉耳边响起一阵飞鸟扑动翅膀的声音。

    震惊、恐怖、不可思议,瞬间在炮头的脑海里交织一片。

    炮头看着地上的张胜,瞳孔逐渐放大,只见地上的张胜慢慢爬起,拍掉身上的草叶和白雪,一步、一步、一步地走向炮头。

    明明被猎人的绳索绊住,怎么会解开?怎么可能?

    张胜打小就在山里打猎,一个捕猎物的绊子扣,根本没放在眼里。

    再有,假装被绊子扣绊倒,继而诱敌深入,一击必杀。

    只是,挣扎时的表现,面部表情略显浮夸,所以摘得金扫帚奖最佳男配角的称号。

    想到这里,颤抖着双.腿的炮头,已经察觉不到裆下的那股热流,望着对面走来的张胜,不,那是魔鬼,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不待张胜走近,炮头已经发出惊恐的叫喊声,声音掩盖一切。

    张胜一边走,一边不耐烦地侧着脸掏了掏耳洞,沉声说:“自作孽不可……”

    “活”字尚未脱口,来自暗处的一支羽箭擦着张胜掏耳洞的右手背,于眼前一闪而过。

    张胜立时紧.咬牙根,不顾查看已然渗出.血的右手,侧脸看去,继而脚下猛然发力,向着射箭人的方向狂奔而去。

    偷袭!

    暗杀!

    对方只是一个箭术过人的崽子,逃跑的本领却很是差劲,没等跑出五十米,便被疾奔而来的张胜制服,并施以一番拳脚,瞬间将其打的鼻青脸肿。

    张胜在拳法上的造诣,绝对秒超还我漂漂拳!

    不按套路出拳,倘然忘记“打人不打脸”的警句,何况还打成那个熊样。

    打过之后,张胜心头暗喜,并想着:“要是把侯米尔那小子打成这样,绝对比猪八戒还要猪头!”

    张胜正在暗自得意,忽然想起了什么,继而低呼:“糟糕,调虎离山。”

    话毕,拔腿奔向炮头的所在之处。

    来到之后才断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炮头已经不见了踪影。

    继而想到炮头的那一声惊叫,掩盖了羽箭发出的声音,制造声音上的误导。

    张胜越想越觉得心惊,继而破口大骂:“阿西吧!狡猾的家伙。”

    话毕,张胜原路返回。

    没过一会儿,躲在暗处正瑟瑟发抖的炮头,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张胜,重重的呼出一口惊吓之气。

    炮头确实被吓到了,此时还没有感觉到裆下那股濡.湿的骚气。

    同时也在庆幸:“幸亏大当家的派崽子过来支援,也多亏我够机智,能想到靠声音掩盖弓箭发出的声音。不过,显然他已经发现是调虎离山,才会奋不顾身的跑回去。实际呢,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脑子都不长,还出来混江湖?”

    炮头抬手擦了擦满头的大汗,却见手还在不停地颤抖显然吓的不轻。

    由此证明,张胜确实是一个狠人。

    炮头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原路返回。

    蝮蛇想着靠炮头一个人解决整场战斗,而炮头确实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被张胜打败之后,炮头又觉得他的输赢根本不会影响大局。

    蝮蛇的手段他是清楚的,何况还有那霸气侧漏、刚猛无敌的悍刀刀技,对付一个小小的齐天,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炮头走出一百多米远,却总感觉身后有人盯着自己,回头看却什么都没有。

    一连反复,炮头看了三四次,总觉得事情有蹊跷,脚下却开始迈着大步,想着尽快离开这阴森森的山林,尤其是寒冷的山风吹过,脊背不免有些发凉。

    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原本对张胜已经产生惧怕,再加上环境和山风的配合,胆子再大的人,未免也有些心惊胆颤。

    炮头刚走出三四步,猛然回头,还是什么都没有,想着可能是自己多疑了,继而转身,仅是一个瞬间

    “啊……”

    撕心裂肺的惊叫,源自心底对恐怖事物最完美的诠释。

    炮头转身的一瞬间,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血淋淋的扑向了他,继而发出惊叫。

    “艾玛呀,谁(sei)特么那么缺德!马勒戈壁的,等我抓着把脑瓜篮子给你削放屁他……”

    炮头被惊吓的瘫倒在地,并将身上的那团血淋淋的东西推开,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炮头刚说完,神出鬼没的张胜便出现,并提着一只血淋淋的獾扔给了地上的炮头,话音尽显诅咒地说:“怎么不吓死你呐!?”

    接到獾的炮头,本能的吓的向后躲,见到张胜却不敢再吱声。

    你强,我比你更强!

    你狠,我比你更狠!

    出来混,哪个没有两把刷子?

    再说,没有三把神沙,怎敢倒反西岐?

    ……

    趴在地上的蝮蛇艰难的爬起,一脸痛苦地看着对面的齐天。

    不等蝮蛇开口,齐天便说:“你还能再打吗?”

    蝮蛇心里有千万个不甘,没想到竟然栽在齐天这个看似弱不经风的小白脸的手上,怎能教人不气恼?

    只是,蝮蛇还有杀手锏没出,不能因小失大。

    当即沉声说:“好,这一局算你赢了。”

    “你个臭不要脸的,什么叫算,明明就是……”

    齐天瞬间转头看向侯米尔,侯米尔见到不敢再说话。

    接着,齐天回过头说:“你不用休息休息吗?”

    蝮蛇心里暗骂:“卡哦,打人家一巴掌,回过头给一个甜枣,你丫挺能嘚瑟啊!”

    “不用。”蝮蛇沉声说。

    蝮蛇的手下崽子们,完全没有想到,平时威风凛凛的大当家的,竟然会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手上,这要是传了出去……

    啧啧,肯定有不少大匪挖蝮蛇的墙角。

    好在还有第三局蝮蛇惯用的悍刀刀技终于上场了。

    在远处静静观看的独眼,很会巴结的取出蝮蛇的战刀,双手呈给蝮蛇。

    蝮蛇没有看独眼,只是单手轻松的将刀拿起。

    蝮蛇掂量掂量手中刀,继而高声说:“刀剑无眼,要是我不小心伤着你,你只能自认倒霉。”

    “好说好说。”齐天说时,刚好接过侯米尔送过来的苗刀。

    侯米尔临走前,很挑衅地伸出双手,对蝮蛇竖起两个中指鄙视,轻咬牙根挤出:“我插.你个波波啊!”

    蝮蛇没理侯米尔,继而手臂前伸,握刀横于胸前,沉声说:“此刀名叫斩马,长七尺,刃长三尺,柄长四尺。败在此刀下共计三十七人,你会是第三十八个。”

    齐天嘴角轻扬,继而同蝮蛇一样的动作,沉声说:“此为苗刀,因其形如禾苗而得名。总长五尺,刀长三尺八寸,刀柄一尺二寸,兼刀、枪两种兵器特点。自得此刀,初战对敌,希望你会是第一个败在此刀下的人。”

    蝮蛇听齐天报出刀名,心下疑惑:“什么苗刀?根本就没听说过。”

    “开始吧!”齐天说着,抽.出手中的苗刀。

    蝮蛇也不啰嗦,瞬间耍了一个刀花,起身跳起,手中刀以劈砍之姿落地,随即冷眼看向对面的齐天。

    杀气!

    “坏蛋也会耍酷!受不了,鸡皮疙瘩掉满地啊!”侯米尔高声说。

    侯米尔并不是抢着说话,而是想利用口舌扰乱对方心智,令对方不能全心全意对战,那么最终胜的自然是齐天。

    蝮蛇终于忍不住,爆发小宇宙,当即对齐天说:“兄弟,我受不了了,现在就去解决了他。”

    话毕,冲向侯米尔。

    “卧槽,惧你呗!?菜刀砍电线,不服咱就练,一路火花带闪电。”侯米尔说着,便提刀奔向对面的蝮蛇。

    “回来。”经验老道的老猎户戚百石,看出其中有猫腻儿,突然出声喝止。

    侯米尔实际是个金句频出的逗比段子手,搅局专业户,且浑身是胆,不惧任何人,包括齐天。

    不惧齐天,也仅是在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

    齐天极为不满侯米尔的所做所为,就在转身准备制止两人时,只觉耳后生风,利器撕破空气的嗡鸣之音响彻头顶。

    齐天来不及细想,瞬间扭身闪开,不成想,那刀竟贴着手臂砍了下来。

    侯米尔的一句暗讽,引得蝮蛇极为不满,当即举刀冲向侯米尔,就在与齐天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眼角闪过一丝寒芒,接着奔出两步,急忙转身,双手握刀,起身跳起,刀刃落向齐天的头顶。

    偷袭。

    正所谓:“刀之利,利在砍。”

    蝮蛇的众位崽子看到此景,兴奋的如同吃了春.药,当即山呼:大当家,大当家,大当家……

    侯米尔见那群崽子的奉承,心想:“挥刀耍贱,还自带拉拉队,真是够无耻的。”

    齐天见裸.露在外的如藕白臂,很是心惊,心想:“如果再慢上0.01秒,整条手臂可就被卸下来了。即便如此,刀锋刮过之处却是火辣辣的痛。”

    齐天高声大赞:“悍刀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话毕,怒发冲冠,双手握刀冲上。

    “少废话,再来。”蝮蛇说时,豪气干云,当即举刀猛冲而上。

    刀之道,一往无前。

    狭路相逢,悍然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