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26章 侯赛雷

    小个子见进来人,本能的让开,怕挡着对方。

    齐天抬头看清了对面的两个人,小个子不认识,另一个却知道,但并不认识,因为当初在集长家只见过背影,然而这人就是集长侯天正的大公子,至于名字却不知道,只知下人们很是崇拜他,称他为“传奇人物”!

    传奇人物?

    年长齐天两岁,却因商业头脑打下偌大家业,个人手下的商铺就有七十多家,个人原创品牌五十多个,小至厨房用具,大至军需物品。仅是明账,年流水就达到一千五百多万两银子,税后净收入达到八百多万两,相当于整个关东地区年收入的大半;或相当于晚晴年收入的十分之一。

    名副其实的关东首富,却在十几年后易主,这自然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仅是在遇到齐天之前的个人年收入。

    典型的“晚清版马大云”!!!

    年仅十九岁,尚未娶妻,暗恋表妹侯慕茵,却屡遭拒绝。

    齐天对于两人的谈话内容没有听到,自然不知小个子被骗。

    “这价钱绝对够公道吧!一年赚一万两银子,那都不是事儿!”

    侯大公子不认识齐天,想着故意让齐天听见,勾起金钱的诱惑,趁机多敲诈一笔。

    侯大公子的话,确实勾起了齐天的注意,继而齐天看向小个子,告诫的口吻说:“需要钱,我可以借给你,一定不要相信这个人说的话,他是个骗子。”

    侯大公子听齐天这样说自己,瞬间就恼火,不可一世地看向齐天,气愤地说:“你说谁骗子呢?我咋骗人了,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随意诬赖和诋毁比你长得丑的人。”

    齐天第一次被人夸长得帅,很不适应。

    帅?

    齐天瞬间疑惑地看着侯大公子,试探性地问:“你说我长得帅?”

    侯大公子听齐天这么问,瞬间觉得被打脸了,心想:“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你让我再重复一遍,说自己比你丑,咱俩什么仇什么怨?试问哪个男人可以做到,重复对比自己长得帅的人说,可不可以不要欺负比你丑的人。”

    “脑袋让驴踢了吧!”侯大公子在心底咆哮。

    齐天见对方不说话,很是纳闷。

    实际齐天只是对那个“帅”字感到怀疑,毕竟这个时代的人不会用“帅”字形容一个人的长相。

    小个子确实心动,只是碍于身上没有钱,要不然一定会做这笔貌似一本万利的买卖。

    老说话:“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老话又说:“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齐天见侯大公子不理他,于是看向一脸贪婪之色的小个子,沉声说:“相信我,我是不会骗你的。”

    齐天说着,在身上取出仅有的一两银子,这一两银子还是老猎户给的,说让齐天给春妮买件小礼物。

    小个子见齐天手中的一两碎银子,表情变得比刚刚还要愁苦,沉声说:“我相信你。只是,我张雨停志在四方,相信会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非常多的财富。”

    小个子说完,看向齐天,接着又说:“能在侯家集遇到,是你我二人今生的缘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小个子说完,对齐天躬身抱拳,随后出门离去。

    齐天望着离去的小个子,忽而眉头轻皱,嘴上念叨:“张雨停?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好好的一桩生意,让你给搅合了,怎么赔?”侯大公子不可一世的看向齐天。

    齐天轻笑,继而说:“年收入近千万两银子的侯大公子,会在意那一点银子吗?”

    “你懂什么,商人眼里只有利益。再说,只要能成功发展他这条线,我就能让他发展三条线,下面的三个人,每人再发展三条线,以此类推,这个金钱关系网,不是你这个土鳖能懂的。”

    侯大公子奚落地说,话毕,转身欲走,却被齐天接下来的一句话惊掉下巴。

    “连锁销售,俗称的传递式销售。线上、线下都干过。”

    当侯大公子说出整个销售模式,齐天就已经猜到,而且对方不是穿越,就是重生来了。

    想到此,齐天的头巨痛,心想:“都是被那个时代所容不下的人,侯米尔是一个,现在这侯大公子也是,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遇到。”

    齐天如是想着。

    听到齐天的话,侯大公子以最快速的转身,大步走在齐天面前,迅速抓起齐天的衣领,沉声说:“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在哪儿来,奉劝一句,挡我财路,我特么弄死你!!!”

    齐天没有挣脱侯大公子的手,只是轻笑着看向对方,一字一顿地说:“前世身为特种兵,这一世依旧是,有人要是触碰法律的红线,别怪我齐天的拳头不长眼。”

    侯大公子看着齐天的眼睛,两人对视一分多钟,随即放开,并以警告的语气说:“齐天是吧!?算你特么有种!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侯大公子说完,对齐天一字一顿地说:“记住咯!我的名字叫侯赛雷。”

    侯赛雷?

    猴赛雷!

    齐天只是看着远去的侯赛雷,随后走回集长侯天正的办公衙门,也就是侯赛雷的家。

    ……

    侯家集的乡亲父老,一直将欢庆持续到凌晨才散去。

    第二天。

    由于前一天的运动量过大,导致齐天睡了很久才醒,而且是被外面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给吵醒的。

    齐天睡眼惺忪,不明所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句问话:“齐公子睡醒了吗?”

    “还没有。”一个甜甜的女音回答。

    问话的正是集长侯天正。

    齐公子?

    “齐公子是谁,该不会是自己吧!?”齐天如是想着。

    集长侯天正在门外的走廊中,来回踱步,并时不时地传来小厮报告的声音,大多是某某财主,某某老爷,某某大人等等人前来道喜。

    没过一会儿,集长轻声问那丫鬟:“里面还没有一点儿动静吗?”

    声音甜美的小丫鬟摇了摇头。

    集长自言自语:“这都几时了,怎么还不起来?客人都快到齐了。”

    正在睡回笼觉(1)的齐天,立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瞬间,三下五除二,把衣服穿好。

    推开门的一瞬间,只见是一个娇滴滴、我见犹怜的小丫鬟正盯着齐天看,轻眨迷人的大眼睛,令齐天好生陶醉,险些产生犯罪的想法。

    齐天见小丫鬟一直盯着自己看,很不好意思地说:“呃、你好,我、我……”

    没等齐天把话说完,反倒引得小丫鬟“噗……”的笑出了声。

    这时,集长大步走来,见齐天已经起来,客气地说:“齐公子,昨晚睡得可好?”

    齐天疑惑,心想:“叫自己齐老弟不是挺顺耳的么,怎么改齐公子了,反倒别捏。古代的称呼真麻烦!”

    齐天轻笑着说:“很好,一觉睡到天大亮。”

    集长陪笑,紧接着说:“外面来了几个朋友,请齐公子见一下,要不现在先梳洗一下?”

    齐天点头。

    集长紧接着对小丫鬟说:“快点服侍齐公子梳洗。”

    小丫鬟点头,紧接着便走进齐天住的屋子,先是东瞧瞧,后是西望望,感觉没什么特别。

    齐天觉得对方不像是一个小丫鬟,反倒像是一个千金大小姐,皮肤保养的实在太好了,恨不能掐出水来。

    齐天走向梳妆台,笨手笨脚的小丫鬟总是打理不好。

    齐天看向小丫鬟,只见对方要么是两腮气鼓鼓的,要么就是小鼻子轻皱,发现被齐天看见,又会瞬间低头脸红。

    看着脸红的小丫鬟,齐天想起了春妮,相距数十里,却不知在干什么。

    很快,小丫鬟便将齐天梳理好,独自整理一些用品。

    齐天看了一眼小丫鬟,柔声说:“既然是大小姐,为什么要干下人的活儿呢?”

    小丫鬟看向齐天,先是一脸愕然,继而面色潮红,低头只顾着搓衣角。

    齐天见此,笑了笑没在说话,随即转身走出房间,独留小丫鬟一人。

    小丫鬟走到门口,见齐天走远,接着转身走进房间,躺在了齐天的床上,轻声说:“没想到这就是他的房间,我躺着的就是他躺过的床,重要的是,他竟然对我说话,还对我笑,嘻嘻……”

    小丫鬟的面色瞬间再次潮红,继而双手捂脸,尽显少女羞涩。

    就在小丫鬟暗自窃喜时,走外走进一个衣着朴素且举止鬼鬼鬼祟祟的丫鬟,走近床边,轻唤:“小姐,小姐,外面快开始了,咱们走吧!”

    那小丫鬟,哦不,应该是某家小姐,听到说话的声音,放下捂着脸的手,脸上依旧留有幸福的笑容,继而极度花痴地说:“樱桃,我看见他了,好帅啊!比我们外文先生都帅好多好多。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唤作樱桃的丫鬟很无奈,叹了口气,继而说:“小姐,老爷和夫人就要来了,宾客们也都来了,所以我们要马上出去参加……”

    樱桃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小姐打断:“死丫头,你就不能让我在偶像的床上多躺一会儿吗?”

    “可是……”

    “好啦!真是怕了你。”小姐说完,起身便走出了房间,丫鬟樱桃紧随其后。

    这位富家千金小姐,不止是齐天的脑残粉,还是侯赛雷暗恋的表妹侯慕茵。

    【(1):回笼觉,指的是没睡醒,闭眼再躺一会儿,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