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27章 单刀赴会

    集长侯天正只说出去见几个人,具体情况并没有说。

    当齐天将要走到花园时,便听到衙门口鼎沸的人声,不明就里的齐天循声走向衙门口。

    这时,恰好撞见那个看门狗,那卫士见到齐天立马笑脸相迎,继而很是奉承地说:“以后得叫您齐队长了,还请齐队长今后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那卫士说完,不待齐天回话,转身跑向别处。

    齐队长?

    齐天听的一头雾水。

    继而大步走向衙门口,就在齐天快要走到,只见站在门口的集长侯天正再向齐天招手,齐天脚下加快步伐。

    此时的衙门口可谓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人山人海,连对面的墙上、树上都坐满了人。

    衙门口站着的都是各大财主、地主等等有头有脸的人物,齐天投去目光,众人纷纷对齐天点头。

    齐天不解,侧脸对集长轻声说:“这场面是什么意思?刚刚还听那看门卫士说,叫我齐队长,不太明白。”

    集长侯天正对齐天露出神秘一笑,继而向前一步走,伸出双手向下压,示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瞬间,鸦雀无声。

    集长侯天正对众人笑了笑,紧接着清了清嗓子,高声说:“侯家集的父老乡亲,大家上午好!”

    集长话音稍落,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很快,声音渐小,集长再次高声说:“今天,在这里有一件大事要和大家宣布,鄙人是侯家集的一方小官,正式聘用齐天,为我们侯家集的保险队长,大家掌声欢迎。”

    集长说完,台下掌声雷动。

    保险队长?

    齐天?

    此时的齐天有点懵逼,完全属于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后脑勺,太突然了。

    这时,站在台下人群中的老猎户戚百石,侯米尔,张胜以及屯长都在为齐天高声呐喊。

    保险队长,这职位对他们来说,是无上的荣耀,对齐天来说,只是走上成功的第一步,只要这一步迈好了,后面就如同开了挂似的,一路狂飙……

    齐天看向集长侯天正,继而走上场地中央,伸出双手压了压,示意让大家安静。

    很快,台下没有一丝声响,甚至落针可闻这是侯家集第一任保险队长,上台讲话,大家生怕漏掉每一个字,无不竖起耳朵听。

    齐天正准备讲话,眼角的余光中,出现了一道白色倩影,轻风吹过她的发梢,凌乱了她的秀发,她抬手将额前散碎的发,轻挽而后,举手投足间优雅从容,不似一般大家闺秀。

    那位姑娘抬头看向齐天时,两人目光碰撞,细微的情愫悄然滋生,女孩的脸颊立时升腾起两团红晕,火辣辣的烫。

    此时场下开始人群骚动,均不知齐天为何不讲话。

    集长侯天正在齐天轻轻叫了两声,仍旧没有反应,于是只能上前拍了一下齐天的肩膀,导致齐天大惊,立时明白刚刚的失态。

    齐天收敛心神,面向台下众人,包括那道白衣倩影,沉声说:“大家好,我叫齐天,很荣幸被侯集长聘用为侯家集第一任的保险队长。”

    话毕,齐天对众人鞠了一躬。

    台下掌声雷动。

    齐天对众人微笑致意,接着又说:“非常感谢侯集长对我的信任与赏识,都说‘好狗护三邻,好人护三屯’,我齐天在此起誓……”

    齐天说到这里,像模像样的握拳屈肘,对着太阳穴,面向众人,高声说:“今后势必会保护好侯家集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位乡亲父老的财产以及生命安全。”

    话音稍落,礼毕,齐天面向众人鞠躬致意。

    瞬间,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侯米尔却扯着嗓子瞎喊:“齐天齐天,我们爱你,齐天齐天,我们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口一口吃掉你……”

    起初侯米尔的呼喊,严重遭到身边的张胜鄙视,只是没过一会儿张胜也学着侯米尔的动作,以及话语呐喊,表示对齐天推崇与尊重。

    没想到,两三分钟后,在场的所有人立时呈现出广场舞的阵容,包括老爷爷、老奶奶,大姑娘、小媳妇、老少爷门儿们……

    起初极不适应,很快便顺其自然,搔首弄姿,进入热舞……

    齐天的目光再次落在那道倩影身上,白壁无瑕,如同空谷幽兰一般的幽美与灵动,只是……

    这都是齐天想象的,实际那位姑娘在身边人的带动下,迅速与侯米尔、张胜成为整场“广场舞”阵容的领头舞者。

    起初只是简单的动作,最后在侯米尔的带动下,竟变成江南丝带欧,大跳骑马舞。

    期间,不时地传出……

    “我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生命在于运动,多运动,赛神仙。”

    “我爸刚拿四袋哦,刚拿四袋哦,我,我,我,我爸刚拿四袋哦……”

    “看着点脚下,你不硌脚啊……”

    很快,齐天也拉着集长侯天正,以及衙门口所有财主、地主等所有人,进入全民狂欢!!!

    不可谓: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

    活动结束,不巧赶来一个人,正是蝮蛇的手下独眼。

    独眼说明原由,便独自离去。

    老猎户、集长等人急忙询问,只听齐天说:“蝮蛇让我一个人去,见一面,其他的都没说。”

    侯米尔率先发话:“大圣哥,我觉得那老小子不是啥好鸟。”

    “我在暗处保护你。”张胜语气肯定地说。

    “小蛇山可是龙潭虎穴,一个人太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也跟你们去。”老猎户如是说。

    齐天叹气,继而起身看向众人,沉声说:“爷爷,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都不希望我有事,我一个去没事的。”

    齐天说完,对几人点了点头,示意肯定。

    老猎户知道,自从取出刀谱和苗刀,齐天的性格已经发生很大变化,能有今天的成就,绝不是曾经能够想象的。

    当即,允许齐天独自前往。

    老猎户都答应了,张胜和侯米尔以及集长也不好强加阻拦,全凭老猎户戚百石做主。

    齐天前脚刚走,侯米尔和张胜分别为提上朴刀、跨上弓箭紧随其后。

    是兄弟,一起上。

    很快,齐天便来到了小蛇山,蝮蛇的大本营“蛇窝”。

    通往大本营的山道上,矗立着五米多高的牌坊,牌坊中间写着蛇形文字“蛇窝”。

    齐天见此,嘴角微扬,只觉蝮蛇这个人似乎有点意思。

    不浪费时间,齐天一路狂奔,很快便来到寨子门口,由于守门的崽子没见过齐天,当即对上行话

    “不知兄弟水路来、旱路来?”

    “水路也来,旱路也走。”

    “旱路多少岗,水路多少弯?”

    “雾气腾腾不见岗,大水茫茫不见弯。”

    “此话怎样?”

    “有对证。”

    “拿出来!”

    “达摩(1)送我一句凭,日夜牢记在心中。兄弟看我先看你,咱俩此话一般同。”

    “有没有说道?”

    “有。”

    “怎么讲?”

    “八月中秋菊花开,会同天下众奇才,兄弟结成蟠桃会,杀进不平挂金牌。”

    “三天不问名,四天不问姓,对不住兄弟,刚见面就让你甩甩迎头(报上名来)。”

    “用不着客气,兄弟平头蔓。”

    “原来你就是齐天,失敬失敬。”

    那崽子说完,便开门放齐天进去。

    “我们当家的,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这崽子刚说完,紧接着高声说:“平头并肩子(2),到。”

    这崽子刚说完,附近的以及远处的崽子们,纷纷跑过来,均是不还好意的将齐天围在中间。

    这才是真正的土匪窝,保你有来无回。

    齐天看着一个个的崽子越聚越多,心想:“这时候小舅子胖小在的话就好了,那一嗓子吼出来绝对不比长坂坡上的张三爷差。”

    长坂坡上的张三爷“据水断桥”,紧接着横握蛇矛,大吼:“吾乃燕人张翼德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三爷孤身喝退百万曹贼,据说当时还被吼死一个,那人叫夏侯杰。

    三爷自是真猛士!

    只是齐天……

    这时的角落里,突然露出一个人狗带。

    齐天与蝮蛇的比斗,狗带是幕后操控着,他想报仇!

    谁想,蝮蛇自比斗回来,一直闷闷不乐,只是躲在屋子里喝闷酒,多次找蝮蛇谈话,都被拒绝或遭到一通臭骂。

    狗带在远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齐天,却在暗骂:“你小子不挺牛逼吗?都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在土匪窝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在这时,与张胜一战被吓得尿裤子的炮头,走向齐天,围拢的崽子们慢慢散开。

    那炮头走近齐天,没好气地说:“我们当家的要见你,跟我走吧!”

    话毕,那炮头只是看了一眼众位崽子,紧接着众崽子作鸟兽散。

    齐天见状挑眉,继而紧跟炮头面见蝮蛇。

    齐天被带到一间幽暗的屋子里,屋子正中间挂着一面牌匾,上书:“聚义厅”。

    匾额下面是一张铺有老虎皮的椅子,椅子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

    齐天见到这些陈设,自然明白是故意摆谱,尤其是那匾额,分明是效仿“水泊梁山”,屋子内的陈设中只是少了一件“替天行道”的幡子,否则堪称完美。

    齐天走进屋子,那炮头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啪……”

    突然,在聚义厅左侧的里间,传出类似瓶子落地摔碎的声音。

    齐天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没有靠近。

    再说,前世的齐天是特种兵,深知好奇心会害死人。

    “来呀,拿酒来……拿酒来……”

    齐天听的出,是蝮蛇的声音,而且是在喝闷酒。

    喝闷酒?

    【1.达摩,清末全国各地的土匪起局,只拜达摩,不拜关二爷,很多正史历史资料中都有记录。(我的小说封面,字小看不清,上面写着:歃血焚香,拜,达摩多罗。小说封面人物就是达摩,禅宗始祖,背景图就是佛教(禅宗)著名的典故“一苇渡江”。)】

    【2.平头并肩子,平头指的是齐姓,并肩子指的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