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28章 蝮蛇的软肋

    里面的人不见有人送酒,很快便在里面传出一阵又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齐天没有进,也没有退,在主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他只能站着,等待里面的人出来。

    很快,出来的人果真就是蝮蛇,正迈着醉酒后踉跄的迷魂步。

    由于屋子里的光线暗,蝮蛇没有看清对面人的脸,当即叫骂:“你特么聋了?老子要喝酒,老子是山大王,老子是振臂一呼、名震侯家集方圆二十里匪,跺跺脚谁敢不服?特么的!!老子立志要成为乱世巨匪,特么的这个时候偏偏跑出来一个叫齐天的,他就是拆我的台,快去,拿酒,再特么在那杵着,信不信老子活剐了你!?”

    蝮蛇说完,将手边的一把茶壶扔了出去,摔碎在齐天脚下。

    坐上铺有虎皮的椅子上,口中不忘说:“我是山大王!山大王!山、大王……”

    齐天自然明白蝮蛇为何喝酒受刺激、受打击。

    土匪胡子也是人,遇到一个比自己凶狠的角色,必然都会郁闷。

    由于屋子里有五六把茶壶,齐天在就近的桌子上抄起一把便走向醉酒的蝮蛇。

    蝮蛇正在说着含糊不清的话,突然……

    冰冷的茶水落在了蝮蛇的脸上,当即挑起,并擦干脸上的茶水。

    “这下清醒了?”

    齐天沉声说。

    蝮蛇看清对面站着的正是齐天,下意识的警觉,不过很快便意识到,此地是他的聚义厅。

    “你泼我?”蝮蛇冷声问。

    “喝闷酒?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根本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更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齐天教训的语气说。

    蝮蛇瞬间明白齐天话里的意思,接着叫骂了一声:“打胜了仗,你是来这耀武扬威的,还是来嘲笑我的?”

    齐天错愕,回道:“是你让我来的。如果非要这样想,那也是你让我来嘲笑你!”

    蝮蛇立即冷眼看向齐天,脸上的刀疤愈发显得狰狞。

    齐天不管这号匪怎么想,却忽然想到另一件事,于是询问:“去年你在侯家集掳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人在哪儿?”

    齐天与蝮蛇比斗之初,曾有言在先,输方要为赢的一方做一件事,这时齐天忽然想起,曾答应侯家集的财主侯明理夫妇救出他们的女儿,而且上午举行就任保险队长的仪式中,也没有看见侯明理夫妇,原因自然不难想。

    蝮蛇听齐天问起这事,只是梢一愣神,继而理直气壮地说:“没及时送来赎金,撕票了。”

    蝮蛇说完,接着又说:“侯明理是个出了名的抠,眼里只有钱,要不是掳了他闺女,老子一定砸了他的窑!”

    齐天听说被撕票,迅速出手抓向蝮蛇的衣领,怒声说:“撕票,你还是人吗?”

    “我是匪。”蝮蛇肯定地说。

    听到这样的回答,齐天只是看着蝮蛇不足一分钟,便将他松开。

    齐天内心非常想把蝮蛇狂扁一顿,可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

    动手?只会有来无回。

    蝮蛇是在骗齐天,根本就没有撕票,也绝对不可能撕票,只因土匪胡子也有动情时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蝮蛇带领手下崽子们砸窑回来,路过侯家集,蝮蛇骑在马上招摇过市。

    蝮蛇有一个规矩,每个月在侯家集有两次“例行”收缴,几乎没有三次,即便出现在满是叫卖声的大街上,众人也会把他当做路人甲,然而心底的恐慌肯定是有的。

    蝮蛇只枪,却从不伤人。

    骑在马上的蝮蛇远远的便看见一位身材极好的姑娘,在路边挑选胭脂水粉,并时不时的对身边的丫鬟笑,笑容很美、很甜,甜过初恋。

    蝮蛇不由得看的痴了,想着下马询问姑娘的芳名,却碍于身份,只能作罢。

    身边的炮头看出蝮蛇的心思,怂恿抢回山寨做压寨夫人。

    蝮蛇没搭理,想着绝不可能对这位貌美的姑娘那么粗鲁,只是……

    姑娘的美貌着实牵动着蝮蛇的心,瞬间头脑一热,在荷尔蒙的激发下,催马直奔那位姑娘而去,近身时,那位姑娘仍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靠近,只是下意识的看向近身的蝮蛇,嘴角仍旧露出尚未消散的笑意,下一秒就被蝮蛇拦腰抱起,催马离去。

    带回山寨,好生招待,却不敢怠慢。

    蝮蛇却很少与姑娘见面,因为绝对想不到,手段狠辣、动作凌厉,面对敌人毫无惧色,竟然对女人腼腆,俗称的羞于表达,简直是一朵奇葩!

    即便后来侯明理送了很多银钱,蝮蛇仍旧没有放姑娘回家,只是把她捧在手心,在姑娘不被发现的角落偷看。

    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追求女孩子,只是蝮蛇用错了方法,让事情变得更糟。

    长此以往的相处,那位姑娘发现蝮蛇并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他重情义、讲道义,对手下崽子们如同手足兄弟,对喜欢的姑娘也不会乱来,甚至是以礼相待。

    慢慢的,姑娘便勉强接受,但也仅是隔着一扇门或一扇窗对话。

    因此与齐天的比斗,蝮蛇的心理严重受挫,经过那位姑娘的开导与自我开导,不再颓废。

    之所以叫齐天来,只是想当面道歉,不应该对救命恩人下手。

    再有,蝮蛇败在齐天之手,却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正如蝮蛇当年见到的那位摸骨术士所预言的遇到,即龙遨九天;无缘,即如腾蛇,终生不得乘雾。

    齐天自然不会与蝮蛇一般计较,只是没想到,远近闻名的悍匪蝮蛇,竟对姑娘腼腆,也算是抓到了小尾巴。

    ……

    齐天大摇大摆的走出蝮蛇的大本营。

    亮瞎了躲在暗处的狗带,随即决定放弃蝮蛇,另谋打算。

    齐天走在下山的路上,心情极好,只是……

    走过“蛇窝”的牌坊,只觉身后有异,似是被人跟踪,于是快速奔跑,眨眼不见了踪影。

    这时,躲在草丛里的张胜看向身边多动症的侯米尔,一脸怒意地说:“你身上长虱子?打草惊蛇懂不懂?”

    两人初次见面,便燃起浓厚的火药味,谁也不服谁,然而在保护齐天的事情上,却意见一致,简直是最佳拍档,也有令张胜极度无语的时候。

    “我的小伙伴痒了,抓抓不行啊!?”侯米尔一脸的不高兴。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张胜与侯米尔相处久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话,自然见怪不怪。

    “别整那些个没用的,因为你一个人,咱俩被发现了。”

    张胜说完,起身走上大路。

    侯米尔磨磨蹭蹭的跟上,并时不时的唠叨,比更年期还要更年期。

    张胜捂着耳朵不去听,如果不是看在齐天的面子上,张胜真想狂扁侯米尔一百八十遍!!!

    两人优哉游哉地走了十几分钟,侯米尔仍旧在不停的唠叨,张胜只是捂着双耳,下一刻……

    张胜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下意识的摸弓箭,并急忙转身,只见凌厉的拳头直击面门,拳风吹动额前的发,只是凌厉的虚晃一招,并没有打在脸上。

    拳头放下,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正是齐天。

    齐天前世是特种兵,侦查与反侦查能力,绝对的南波万!!!

    在齐天察觉身后有异时,便猜出被人跟踪,而且想到会是张胜和侯米尔,身为猎户的张胜自然不会让猎物发现,相反侯米尔就更加容易被暴露。

    齐天故意这样做,只是想给两人上一课,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时刻准备着。

    只是,齐天和张胜已经打了一个照面,那个二货侯米尔竟然还在唠叨,并没有发现身后的齐天。

    齐天嘴角轻扬,继而出手如电,一记反手过肩扛摔使出,将毫无征兆的侯米尔摔在了地上。

    侯米尔正准备破口大骂,却见蹲在地上的齐天一脸的坏笑,并说:“这点警觉性都没有,还想跟大圣哥学刀法?”

    “背后偷袭,算不得英雄。”侯米尔一脸怒气的起身。

    “狡辩。记住咯,临战对敌,只讲结果,不讲过程。”齐天说完,举拳砸向侯米尔的肩膀。

    侯米尔倒也学机灵了,见齐天一拳来袭,顺应挥拳格挡,并直取齐天面门。

    齐天只是轻巧的侧过身,左臂屈肘,猛然撞向侯米尔的脖子,同时出脚下绊,上下齐施,导致再次跌倒。

    “你还太嫩!”齐天说完,伸出中指鄙视。

    实际齐天是故意这样做,只是想激发侯米尔内心的自我防范意识。

    一边的张胜,看向躺在地上的侯米尔,也竖起中指,并说:“兄弟,估计你很难打败他!”

    精神失常的侯米尔,并没有多想,只想着学好本领,将来把齐天打趴下,那样就不会被看不起了。

    三人各怀心事,回到侯家集时,已是傍晚。

    齐天将小蛇山之行,简单说给老猎户爷爷和集长侯天正,两人没想到悍匪蝮蛇会幡然醒悟,继而离开齐天的屋子。

    躺在床上的齐天,闻到身下被褥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清香,淡淡的很是舒服,借着这股清香,想起了白天的那道倩影,总觉得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很快,带着一身疲惫的齐天,伴着空气中弥漫的清香睡去。

    第二天,齐天被贸然闯入的侯米尔叫醒,并一脸惊讶地说:“蝮蛇手下的崽子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