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35章 夜袭雷云寨(上)

    齐天的话音稍落。

    “轰……”

    一枚红富士苹果大小的土制.炸弹在两人身边轰然炸响。

    下一刻,齐天急忙起身,绕过炸点,直追炮头,可惜的是,那炮头早已不见了踪影。

    齐天折身返回,却见张胜站着不动,借着地上炸点正燃烧的小火光,这一看把齐天吓了一跳只见张胜的脸被熏黑了。

    “我不是说卧倒么?”齐天无奈。

    “那一瞬间完全蒙圈了,想不起来你说的‘卧倒’是什么意思了。”

    张胜轻声说。

    “我嘞个去,那你就一直这样站着,等着炸弹轰响?”

    齐天试探性地问。

    “啊。”目光呆滞的张胜点头称是。

    此刻,齐天的脑子瞬间两个大,心想:“天呐!救救我吧!老话说的真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无奈的齐天,带着还不知道受了枪伤的黑面张胜走回保险队驻地。

    折腾了小半夜,两人回到驻地,已经半夜,蝮蛇早已回来,并且在严刑拷问。

    齐天对于动用私刑,很是反感,前世的电视剧电影当中出现太多,严重影响青少年的内心成长。

    就在齐天准备去审讯室时,一个小弟扶着张胜,由于中弹,张胜强忍着“哼呃”一声,瞬间引起齐天的注意。

    这时齐天才意外的发现,张胜的左臂肱二头肌处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

    这个还时间也不可能找郎中,这时扶着张胜的小弟说:“队长,看押人票的‘秧房子’会治,要不让他整?”

    那小弟出言请示。

    眼下齐天正准备急着去审问室,问出结果尽快进行下一步计划,否则定会亲自取子弹。

    “好,去吧!”齐天说完,大步走向审讯室。

    审讯室,与前世电视剧中出现的差不多,只是没有烙铁之类的东西,那东西烫在人身体上,一股子烤串的味儿。

    没等齐天靠近审讯室,里面便传出杀猪般的嚎叫。

    齐天三步并作两步,急忙制止这群人的暴行。

    土匪何苦为难土匪?

    齐天不是土匪,他只是土匪的头子。

    正在审讯的蝮蛇见齐天亲自来查看,急忙对四个匪徒说:“这位就是我们大哥,道上响当当的人物,也是保险队的队长!!”

    蝮蛇说完,示意旁边的几个手下鼓掌。

    几个小弟很是机灵的鼓掌叫好都是土匪的老一套。

    “我呸……保险队长,还不就是打着官家旗号,干着土匪的勾当!”

    其中一个匪徒高声说。

    这一句话,引得蝮蛇非常不高兴,瞬间改变面色,脸上的那道刀疤显得愈发狰狞,咬牙硬挤出一句:“你挺尿性啊!!!”

    几在同时,那匪徒的嘴巴里传出无比凄惨的叫声。

    殊不知,蝮蛇在说出那句话时,突然抬脚踩向那匪徒膝盖上的羽箭,这才导致无比的痛苦。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现在的蝮蛇跟着齐天齐队长,就是要剿灭你们这群为害乡里的土匪,谁要是再提我曾经的事,别怪老子心狠手辣活剐了他!!!”

    蝮蛇说完,突然出手将插.在那匪徒膝盖上的羽箭拔.出。

    仅在一个瞬间,那名匪徒晕死过去。

    其余三个人,见蝮蛇露出这一手,反被吓的尿裤子,继而骚气熏天。

    对于蝮蛇一连串的动作和话语,一旁的齐天只是看着,并没有真的要制止,他知道,面对土匪,最有效最直接的就是以暴制暴。

    就好像齐天对面一众咄咄逼人的老百姓,不见血,是不能平息的。

    “现在可以把你们知道的说出来了。”蝮蛇语气平淡地说。

    三人相互看了看,继而决定说出所知道的。

    三人觉得供出当家的,并不算背信弃义,反倒是为民除害。

    首先,“滚地雷”本人就是一个凶狠的角色,从来不把下面的崽子当人看,一个不爽,非打即骂都是轻的,重的直接剁了喂狗。

    其次,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上至八十老妇,下至十岁幼童都不放过,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知情的崽子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个土匪做到这份上,已经是触怒天颜了。

    很多崽子想过退出局子(绺子),可偏偏有规定,家中老人病重,无其他子嗣照顾的才可以退出,可“滚地雷”仍旧不允许。

    三个崽子也看出齐天和蝮蛇并非大奸大恶之人,而且蝮蛇虽有匪名,并没有行过真正意义上的匪事,况且在真正的土匪眼里,像蝮蛇这样的打家劫舍完全属于小儿科、不入流,如果不是仗着有三势刀技,早就被别的绺子吞并了。

    三个崽子将所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给齐天和蝮蛇,并将多年来所行之恶事,一并透漏,只求能够亲眼看见那贼枭被杀死。

    齐天越听越心惊,简直是视人民如草芥,根本不把人当人看,比倭猪都可恨十倍。

    慢慢握紧拳头的齐天,暗暗发誓,势必捉到这个恶匪,为民初害,还老百姓一个清平世界。

    ……

    一个小时之后。

    灯火通明的保险队院子内。

    齐天双手背在身后,看向精神饱满的一众手下,沉声说:“目标已经明确,接下来是验证你们究竟是狼,还是羊的时刻了。”

    齐天话音稍落,一众手下发出低沉的声音:“我们是狼!我们是狼!!我们是狼!!!”

    由于是深夜,一众手下不敢放大声音,否则定会引得侯家集的老百姓不满。可这低沉的声音,在这群几欲嗷嗷叫的狼崽子的嗓子里发出来,更加显得声势浩大。

    待报过数,点清人马,一共二十人,三杆抢来的毛瑟,十四柄雁翎刀,刀刀霍霍向禽兽。

    领头的侯米尔,提着那口朴刀早就跃跃欲试。

    齐天在侯米尔的身前,拍了肩膀,沉声说:“立功的时候到了。”

    齐天话音稍落,侯米尔瞬间握紧手中刀,一脸的坚定。

    由于张胜受了枪伤,故而留在驻地。

    紧接着,齐天便带着蝮蛇、侯米尔以及二十位精英手下,跑步前进,奔赴“滚地雷”的住处娘子山。

    娘子山距离侯家集二十二里,在侯家集西北方向,是侯家集、红土涯镇、版石镇、太鞍乡的交界处,那一带属于“三不管”,素来土匪横行,官府都不敢管。

    一个半小时之后,齐天带领一众手下来到了娘子山下。

    娘子山并不高,海拔不过七百多米,只是山下各种巨石多到数不清,而且地形上更利于打“麻雀战”方便躲藏。

    齐天取出“字匠”画的地形图,山腰灯火通明处,就是地图中标示的地方。

    按照事先规划好的,侯米尔和蝮蛇各带一队,齐天独行。

    原本两人不同意,齐天反倒说:“一个人行事更方便,人多反倒是累赘。”

    况且,齐天这样分配自有用意,在这个世界上,侯米尔只有齐天一个人可以依靠,虽然表面不好约束,但是终究不希望他有事。

    在“爆炸事件”的第二天,蝮蛇外出追寻“滚地雷”手下的踪迹,老郎中给呕吐不止的侯明珠号脉,竟是喜脉!

    没等亲口告知蝮蛇,反被侯明理强行带走,蝮蛇有老婆孩子,更不可能让他出事。

    娘子山,是“滚地雷”的大本营,江湖传言他居无定所,实际是怕更强大的巨匪吞并。

    数年前的一次打劫,无意中得到一张藏宝图,而恰巧藏宝洞就在娘子山,实际是地宫古墓,其中金银首饰二十多箱,各类金银器具两百多件,玉器三百多件,总价值三千多万两银子。

    因为这些财宝,所以这才“隐居”。

    在娘子山的山腰修建一座山寨,寨子四周分别有四处木制堡垒,每个堡垒中放有一挺马克沁重机枪,绝对老毛子造的重型先进武器,而每个堡垒中有四个人白天黑夜轮流值守,随时查看周围的动静。

    虽然有钱,但是土匪胡子和狗是一样的,改不了吃.屎。

    表面看只是一个寨子,实际并没有那么简单,整个寨子修建的如同一座木制宫城,寨子四周是高五米,宽两米有余的“城墙”,四个堡垒都是相通的,更利于巡夜人员守护岗位,做好整个寨子的基本安全工作。

    齐天与蝮蛇、侯米尔等人分开后,一路狂奔而上,不到二十分钟便来到了半山腰寨子外围的低矮灌木林中。

    齐天拨开遮挡在眼前的树叶,望向寨子,只见寨门紧闭,门上写着三个斗大的字“雷云寨”,而堡垒的四周插.着四支火把,在火把的映照下,堡垒内人影攒动。

    由于有风,人影时不时的晃动。

    齐天看了一会儿,没找到突破点,继而穿过灌木林,绕到寨子的左侧,靠近山体的部位。

    由于时间紧迫,齐天脚下很快,过了十几分钟,便来到了靠近山体的一角。

    堡垒内人影攒动,伴有喝酒划拳的声音,并时不时的传出一些肮脏不堪的话。

    齐天侧耳倾听大为震惊,竟然还有女人的声音。

    其实,这也不难想,偌大的山寨除了寨主“滚地雷”能玩女人以外,几乎没有任何人敢。

    即便是炮头,也得掂量掂量。

    这女人便是守夜的崽子私藏的,仅供夜里消遣,否则要是让寨主知道,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齐天,寻到一处可攀登的山石,确定安全后,开始向上爬。

    崽子搂着女人和对面的兄弟喝酒、划拳,并说着祝酒词,很快一坛子酒便下肚。

    另一个崽子自是明事理,满口醉话地对兄弟说:“先和嫂子玩着,再、再去拿一坛,今晚咱哥俩儿喝个痛快。”

    话毕,男人抓起靠在桌角的一支莫辛-纳甘,提起枪踉跄着步子就向外走。

    怀抱女人的崽子,见兄弟走出门,瞬间便将怀里的女人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