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36章 夜袭雷云寨(中)

    已经爬上围栏的齐天,忽然看见有人从堡垒中出来,继而又躲了起来。

    而那人正踉跄着步子,显然是喝多了。

    提着莫辛-纳甘出门取酒的守卫,脚下踉跄着步子,心想:“看你小子那一脸的色相,早晚睡在女人手里。”

    没走出两步,忽然尿急,继而解开裤子,向围栏放水,嘴里还嘟囔着:“甩甩浆子,甩甩……”

    “呃……”

    尿都没撒完,整个人便倒了下去,身子直接栽落围栏下,摔在嶙峋的山石上,非死即伤。

    齐天躲藏的地方,正是那崽子小便的地方。

    人工降雨,这怎么能忍?

    齐天只是用手刀将其砸晕,跌落围栏,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万一是头落地太血腥,不敢想。

    解决一个崽子,还有另一个,以及一个女人。

    齐天四下看了看,没发现有异常,随即提着自那崽子身上取下的莫辛-纳甘,大摇大摆的走近堡垒。

    此时的堡垒,幸亏质量好,否则定会摇晃散架。

    堡垒内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那种声音令齐天很是抓狂,小伙伴都不听话的石更了。

    “靠,简直要命!”

    齐天说完,一咬牙,抬起手扇了一巴掌,随口说:“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掉链子,磨刀的日子在后头呢。”

    很快,那柄至今还没磨过的大刀慢慢的听话了,恢复如初。

    只是,那声音实在太勾人。

    幸亏齐天前世是特种兵,有足够的定力,当即扇了自己一巴掌,头脑瞬间变得清醒。

    没过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齐天特别纳闷,心想:“还土匪呐,这么快就交枪了?也不行啊,起码大战一个小时。”

    想到此的齐天,瞬间觉得不对,心想:“怎么能那么想,一个小时也太耽误自己的事儿了。”

    就在齐天为了自己的混乱的脑思维开脱时,堡垒内传出那女人的声音,立即引得齐天好生疑惑

    “想占老娘便宜的男人还没出生呢,妈的!!!”

    听到女人说出这样的一句话,齐天瞬间想起前世的港片,尤其是那些窝里斗,甚至是《无间道》。

    “玩的这是啥路子啊!?”

    齐天想着,便不顾那么多,毕竟眼下时间紧迫,刻不容缓,再说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拿齐天怎么样。

    齐天大步走近,推开了那扇门,瞬间见到一个女人正在穿裤子,那崽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却被鲜血染红。

    对齐天来说,这场景,只会出现在前世的电视剧以及电影里。

    瞬间愣住的齐天,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那女人,而那女人先是一愣,随即抓起衣服护住胸前,显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身子不停的颤抖,并不时地摇头。

    这演技,简直可以干掉小李子,拿下小金人了。

    对于那崽子的死,板上钉钉的,瞎子都能看出来,何况是重生而来的齐天?

    齐天有那么一丝冲动,恨不得张口就说:“大姐,你把人家杀了,你有啥好委屈的,刚刚的淡定哪儿去了?”

    此时假装可怜的女人正在酝酿情绪,几欲泪眼泫然。

    齐天立时恢复正常状态,心想:“既然把那崽子杀了,显然不是和土匪一路的,而且刚刚那淡定从容的模样,也绝对不像第一次杀人。”

    想到此,齐天本能的后退了半步,沉声说:“你是什么人?”

    那女人抬头的一瞬间,委屈的泪水便滑落至腮边的小酒窝,带着哭腔地说:“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

    女人说完,趁着齐天不注意,右手慢慢地摸向不远处的一柄匕首。

    听到女人这样说,齐天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大姐,你把我当傻叉了吗?”齐天在心里咆哮。

    “我问你是干什么的,没问他是怎么死的?”齐天无奈地说。

    听到齐天这样说,瞬间又将握在手里的匕首放开,继而一边淡定穿衣,一边语气极其沉着地反问:“你不是土匪,老实交代你是干什么的?”

    土匪忌讳说“死”字,行话用“睡了”代替。

    女人话音稍落,抬头看向齐天,立时双目圆睁,满脸怒容,威胁地口吻说:“你要是再看,信不信眼珠子给你挖出来,当泡踩。”

    话毕,女人仍旧在穿衣裤,无视齐天的存在。

    女人都这样说了,齐天也不好意思再正大光明的看,立即将脸扭向一边。

    仅在一瞬间,那女人动了,动作凌厉,出手狠辣,食中二指直戳向齐天的眼睛。

    眨眼间,齐天出手,并且嘴角挂着微笑地看向女人,轻声说:“你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女人的手指,距离齐天的眼睛仅有一公分。

    女人挣了挣,碍于齐天的手劲太大,终是没有挣脱掉。

    另一只手却直取齐天裆下。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容易断子绝孙。”齐天说着,抓向女人的另一只手,继而单手抓着女人的一对手腕。

    女人一脸气愤地说:“想抓,你就抓着吧!”

    在女人挣扎的过程中,仅是披在身上的衣服悄然滑落,借着跳跃的火光,好一片桃花盛开的地方,暴露在齐天的眼中。

    女人顿时觉得被看光,面色一拧,随即无奈之下张口咬向齐天的手腕。

    没等女人碰到手腕,齐天瞬间出脚,反踢女人的脚跟,惯力之下,女人的身子向后仰。

    看着眼前的女人,齐天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词波涛汹涌,简直美不胜收。

    女人立时吓的险些惊叫。

    虽然表面看齐天人五人六的,但是骨子里却闷骚的很。

    当然,齐天也绝对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

    齐天弯腰抓起落在地上的衣服,盖在女人的身上,继而松开手,沉声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那守夜的崽子?”

    女人自知不是齐天的对手,急忙穿上衣服后,看向齐天,试探性地反问:“你不是寨子里的人,老实说,你是干什么的?”

    齐天也觉得没必要和一个女人浪费唇舌,当即说:“我确实不是寨子里的人,但我是来取‘滚地雷’命的人。”

    齐天毫无避讳地说出口,自然不会担心这女人能把自己怎样。

    再说,齐天知道这女人不是善茬,前一刻便生杀心。

    那女人突然嘴角上扬,举拳砸向齐天的肩膀,然而齐天本能的躲过。

    女人顿时轻笑,继而说:“你这个人挺有意思。实话跟你说,咱俩的目的差不多,我只不过碍于一个人不方便动手,才出此下策。”

    女人说完,看了一眼床上的守夜崽子,示意不得已而为之。

    齐天听女人这样说,顿时觉得疑惑。

    齐天试探性地问:“你也要杀‘滚地雷’?”

    “是啊,我最好的姐妹被那畜生看上,强掳到这雷云寨,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女人说完,瞬间眼睛里露出一丝狠厉。

    无论怎样,对齐天来说,也算是一个帮手。

    “你来多长时间了?”齐天问。

    女人略一沉思,继而说:“快半个月了。”

    女人话音稍落,接着又说:“虽然来了半个月,只是在夜里活动过,但是却没见过‘滚地雷’本人,听说他是一个十分小心谨慎的人,除了亲近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近得了身。我几次追问那守夜的崽子,谁知那崽子根本就没进过寨子内部。”

    听女人这样说,齐天立时疑惑,随即说:“那你知道那‘滚地雷’长什么样子吗?”

    女人不假思索地说:“知道,是个大胖子,个子不高,有三百多斤,下巴长着一个小指甲盖那么大的痦子。”

    女人说时,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指甲盖,肯定地点了点头。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接着又说:“他还是一个光头,留着八字胡。就这么多了。”

    齐天听后点头。

    随后想了想,对女人说:“我有二十个兄弟在外面,能想办法打开寨子的大门吗?”

    女人想了想,随即说:“可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因为寨子门设置特别机关,门一旦打开,四处的堡垒里就会接到消息,所以想要打开寨子们,首先要干掉四处堡垒里的人。”女人如实说。

    “就这么简单?”齐天问。

    女人点了点头。随即又说:“我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女人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刚刚被看光了身子,心脏跳的非常快,此时看向齐天的侧脸,顿时觉得非常好看,已然暗生欢喜。

    齐天对女人轻笑,继而说:“咱俩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还想要好处?”

    女人不语,顿时红着脸,低下了头。

    齐天顿时觉得女人都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令人捉摸不透。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齐天问。

    女人先是一丝错愕,随即说:“杜月红,家住小黑山。你可以叫我,叫我……”

    叫杜月红的女人不好意思说下去,瞬间脸色变得通红。

    齐天很无奈,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受追捧。

    “杜姑娘,时间紧迫,咱们先走吧!”齐天说完,转身就走。

    杜月红紧紧跟随,只是红着脸,却不敢看英俊的齐天。

    三分钟后。

    齐天与杜月红来到另一处堡垒附近,相距大概五六米远。

    就在这时,突然,在暗处传来一个声音

    只听那人说:“什么蔓(干什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