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37章 夜袭雷云寨(下)

    齐天听到这个声音,瞬间一愣神,随即说:“熟脉人(自己人)。”

    没过一会儿,暗处走出一个端着莫辛-纳甘的守夜崽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齐天,随即目光转向齐天身后的杜月红。

    莫辛-纳甘,即M1891莫辛-纳甘步枪,产地沙鹅(俄),二战退役。

    全长1.308米,5发单排弹仓,7.62mm口径(3线),空枪重4.22kg。(不带刺刀。)

    那崽子的目光再次转向齐天,疑惑地问:“春点开不开(会不会说行话)?”

    齐天嘴角轻笑,当即说:“春点半开(半通不通),门清(懂规矩)。”

    那崽子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杜月红,扬了扬头,示意杜月红什么情况。

    齐天怕出事,急忙解释说:“海占子(娼.妓)。”

    话音稍落,齐天接着又说:“当家的让炮头找,炮头把这事交给我了,怕当家的着急,只能连夜赶回来。”

    此时的齐天特别害怕说漏嘴,会说的行话有限,都是先前蝮蛇教的。

    崽子一听,心想:“竟是大当家的吩咐炮头办事,眼前这家伙瞅着眼生,不过也得巴结巴结。”

    那崽子瞬间嘴角上扬,放下枪,向齐天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继而说:“并肩子,补丁蔓(姓冯)。”

    对方自报姓名,齐天自然明白,无非是有意巴结。

    齐天当即拱手抱拳,沉声说:“平头蔓(姓齐),喂马的,刚入局子。”

    那崽子也对齐天拱手抱拳,顺便侧脸看了一眼杜月红,心想:“这娘们儿长得挺结实,活儿应该不错。”

    继而眼冒绿光,产生非分之想。

    像守夜的崽子,常年不出山寨,更不是沾不到半点腥味儿,甚至见到一头母猪,都会产生冲动的心理。

    此时,由于齐天站在堡垒边,居高临下刚好看到蝮蛇带着小队穿行在灌木林中。

    齐天清楚时间紧迫,须当机立断,沉声说:“那个并肩子呢?”

    “甩瓤子(大便)去了,懒驴上磨就是事儿多。”那崽子轻声说。

    “那个并肩子,是不是……”

    齐天说时,指向不远处。

    那崽子当即扭头

    “咔嚓……”

    瞬间扭断对方的脖子。

    动作凌厉,丝毫不显拖泥带水。

    齐天看了下四周,察觉没人发觉,紧接着将那崽子扔下堡垒,摔落寨子外面的灌木丛中。

    此时的杜月红双眼已经直了,一副崇拜的模样看着眼前的齐天。

    齐天自然没注意到一副花痴模样的杜月红。

    齐天捡起地上的莫辛-纳甘,接着又在堡垒内取出一杆,再加上之前堡垒中的两杆,一共四杆。

    齐天走到围栏边上,对寨子外的灌木林吹起一声“流氓哨”,声音大不,却足以令林中的蝮蛇听到。

    对于这一尖锐的声音,齐天并没有刻意隐藏音量,“雷云寨”处于娘子山中,山中各种动物、鸟类多到数不清,况且山中时常伴有狼嚎,即便寨子中的其他人听到,也不会感到奇怪。

    齐天将手中的四支莫辛-纳甘扔下寨子外的低矮灌木丛中,接着,借着堡垒上的火把,对寨子外面的蝮蛇打手势,示意先不要进来。

    话毕,齐天侧脸看向杜月红,沉声说:“你还是留下吧!我一个人更方便行事。大概两盏茶(二十分钟)后,到下面门口等着我。”

    齐天也不等杜月红回话,转身之后,迅速没入黑暗中。

    杜月红看着没入黑暗的齐天,嘴巴张了张,想说的话仍旧没有说出口,继而走进堡垒等待时间的流逝。

    ……

    刚刚齐天计算了一下,第一个堡垒距离第二个堡垒,快步走了三分钟,两个堡垒间的距离大概两百六十米。

    再由第二个堡垒,走到第三个堡垒也是同样的距离,时间却缩短了一分钟。

    毕竟身边少了一个杜月红,独自行动自然快上许多。

    齐天来到第三个堡垒门外,只听堡垒内的两个人在说话,内容却是

    “炮头现在还没回山,估计是带着银子和那娘们儿跑了。”

    “话可别这么说,如果我是炮头,嘿嘿……一定会杀了大当家的,然后霸占那娘们儿,当上新寨主,顺理成章的事。”

    守夜的崽子说完,接着又说:“你想啊,炮头是谁?他可是大当家的最得宠的人,也是最有机会靠近的人,杀了一个寨主,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另一个崽子想了一会儿,沉声说:“说句交心的话,你支持谁?”

    那崽子不假思索地说:“虽然两个人都是半斤八两,但是炮头确实阴狠,却比没人性的‘滚地雷’强得多。”

    另一个崽子轻笑着说:“想到一块去了。”

    那崽子当即举起桌子上的大海碗,轻笑着说:“为了明天会更好,干了这碗。”

    崽子说完,一饮而尽。

    碗腹朝下,示意喝干了。

    另一个崽子大笑,继而举碗畅饮……

    “呃、啊……”

    碗中酒尚未喝光,吐出两个气泡,紧接着透明的白酒瞬间变得殷红,如血酒一般。

    崽子瞬间拔.出.插.进对方后颈的匕首,继而冷哼一声,面露阴狠地说:“大当家的早就料到那炮头会来这一招,为了表示我的忠心,只好委屈你了。这就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崽子将手中匕首在已然断气的崽子身上擦了擦,接着又说:“你不觉得,我比炮头更适合做寨主的位子吗?”

    崽子说完,哈哈大笑。

    就在这人自以为是地放声大笑时,却没有察觉到已然走到身后的齐天。

    齐天很自然地拍了拍崽子的肩膀,反倒引得崽子瞬间条件发射地惊叫出声,继而缓慢地回头。

    就在没有看清齐天的长相时,齐天瞬间祭出一记重拳,直击对方面门。

    鼻子塌了,瞬间流下两行鼻血。

    这一记重拳,导致崽子眼前立时出现数不清的小星星。

    “卧槽,你特么找……”

    “死”字尚未脱口,齐天又一记重拳向对方的脸上招呼。

    接连四拳,崽子被打懵逼了躺在地上抱头,并时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哼哼”声。

    看着地上的垃圾,齐天心想:“就这路货色还要争寨主之位?”

    “不堪一击!”

    话毕,齐天迅疾出手,祭出拳尖,砸向太阳穴。

    太阳穴,此处骨位脆弱,且有一条动脉和大量神经集中皮下,一旦受创,重者致死,轻者脑震荡。

    前世身为特种兵的齐天,自然懂得拿捏分寸,这一世自然驾轻熟路,不会重创于人。

    为防止被发现,齐天将一死一伤的两人全部扔下围栏,坠落五米高的地面低矮灌木丛,并将两支莫辛-纳甘一并扔下去。

    继而淡定从容的齐天,大步走向最后一处堡垒。

    两分钟后。

    当齐天距离最后一处堡垒还有五六米时,便听到堡垒内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齐天细听之下,大为震惊,只听

    崽子震惊地问:“你说什么?”

    话音稍落,不等对方回答,接着又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怪事儿年年有,又不差今年。”

    另一个崽子说完,假装地看了看外面,瞬间回过头,神秘兮兮地说:“我可是听‘梁台’(保管)说了,‘翻剁’(军师)占卜的结果就是……”

    崽子说到这,突然止住声音,身子向对面崽子凑了凑,凑到对方耳边轻声说:“‘翻剁’占卜的结果就是大当家的命中有此一劫。”

    崽子说完,面容肯定地看向同伴。

    只见那崽子瞬间面色一变,抬手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一副沉思的模样,忽而,看向另一个崽子,沉声说:“如果大当家的真有劫难,也不可能是那娘们儿独揽大权,论资排辈也得是炮头啊!”

    “你说着了。”

    崽子说完,抓起面前的半碗酒,喝了两口。

    像模像样的四下看了看,继而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另一个崽子听后,眉头紧皱,疑惑地问:“这里面还有猫腻儿?”

    “你以为,她一个娘们儿就能成事儿啊!?别天真了,炮头和那娘们儿早就有一腿。再加上半个月前,大当家的又在外面掳来一个细皮嫩肉的,可偏偏那个小蹄子不听话,愣是不从。可大当家的偏偏得意这口儿。”

    崽子说完,抓起酒碗,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就这样,那娘们儿就和炮头串通一气,计划着干掉大当家的。”

    崽子说完,又看了看外面,接着又说:“眼下炮头已经三四天没回来了,我估摸着,十有八九在外面招兵买马,与那娘们儿来一个里应外合。”

    另一个崽子听到这话,立时叹了口气,继而说:“无论谁当这个当家的,吃苦受罪的都是咱们兄弟。”

    那崽子听到这话,瞬间眉头轻挑,轻笑着说:“那可不一定,得看你是不是站对了队。”

    “什么意思?”

    “如果真的按照‘翻剁’占卜上说的,大当家的是难逃此劫,那么最后胜利的一定是炮头和那娘们儿。”崽子说完,下意识地拍了下桌子。

    此时的齐天,就站在堡垒外,听见那两个人的对话,只是冷笑,继而心想:“弄了半天,竟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

    “寨斗,两个女人的斗争。”

    此时的齐天,瞬间换了一副面容,大步走近话音不绝的堡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