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38章 一个不留

    “吱……”

    堡垒的房门被推开,齐天走了进去。

    堡垒内的两个人,见门被推开的同时,走进一个陌生人,顿时吓得大惊。

    “我是顶天梁(炮头)的人,刚刚两位的话,都听见了。”

    齐天面容严肃地说。

    两人听后大惊,并相互看了看,瞬间便在心底印证了炮头和那娘们儿的计划。

    齐天看向两人,只见一个长得尖耳猴腮,另一个长得倒是老实巴交,一副值得信任的模样。

    这时的齐天,面带微笑着走向那位长得比较老实的人面前,轻声说:“顶天梁让我给你带句话。”

    话毕,慢慢走近。

    那崽子面露疑惑,继而看向同伴,正想炫耀自己得宠……

    “呃、啊,你、你……”

    碍于身体上的疼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然滑落。

    就在刚刚对方毫无察觉、却想着向同伴炫耀之际,齐天瞬间出手,以手变爪,紧扣对方CS脊椎骨,以凌厉的手法生生扭断。

    CS脊椎骨一旦受创,重者致死,轻者终身瘫痪。

    即便齐天下手轻,对方也难以逃脱死亡的命运。

    此时,另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男人,立时吓的向后躲,拿在手中的莫辛-纳甘都开始轻轻.颤抖。

    “被怕。顶天梁早就注意到你了,说你是一个识时务的人,懂得审时度势。”

    齐天说时,嘴角轻笑。

    “顶、顶天梁真的这么说?”

    尖嘴猴腮的男人颤抖着声音说。

    “顶天梁正在寨子外,五十多位道上的并肩子,只要我把四个堡垒拿下,一声令下,顶天梁就会带着并肩子冲进来,到那时候……”

    齐天说到此发出“嘿嘿……”的笑声。

    “那、那请问您在哪个绺子?”

    尖嘴猴腮的崽子依旧颤抖着声音说。

    “哪个绺子?道上的规矩你不懂啊,用不用我现在教教你?”

    齐天说时,面露凶光。

    那崽子见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忙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那崽子说时,还不忘作揖磕头。

    “我不会杀你,顶天梁说了,很看好你,会留着你的狗命。”

    齐天说时,想到一件事,继而心底轻笑,接着又说:“至于我的名号,告诉你也无妨,听好咯,老子叫‘三环十三少’!”

    那崽子听后,嘴上念叨着,继而说:“没听……”

    崽子本想说“没听说过”,继而又觉得这么说未免太作死,话音一转,献媚地说:“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三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小弟给三爷赔罪了。”

    话毕,“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

    齐天见状,心想:“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是留不得,还好留着有用。”

    “行了行了,别特么装大瓣儿蒜,老子不吃这一套,把事办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齐天立时摆出一副真胡子的姿态,实际都是跟前世电视剧中学来的。

    那崽子听后,立马起身,并躬着身子连忙说:“是是是,三爷说的是。”

    齐天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正一脸痛苦的崽子,目光又转向那尖耳猴腮的崽子。

    那崽子自然明白齐天眼神里的意思,瞬间在身上取出一柄匕首,毫不犹豫的插.进最致命的部位,瞬间血溅满脸。

    命在旦夕的崽子,瞬间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声。

    机灵的崽子迅速出手,捂住那崽子的嘴巴,匕首拔.出,紧接着连.捅三刀,直到彻底断气。

    崽子看着死不瞑目的同伴,沉声说:“对不住了,这就是命。”

    说时,出手盖上了对方的眼睛。

    只是,那崽子的眼睛并没有闭上。

    崽子盖了三四次,那双目圆睁且带着满是不甘的眼睛,仍旧没有闭上。

    老话说:“死不瞑目,即使做鬼,也不会放过杀死自己的人。”

    那崽子见状,立马跌坐在地,吓的浑身发抖。

    “瞅你那个怂样,睡了你也害怕,还想不想跟着顶天梁干大事儿了?”

    齐天怒声说。

    那崽子听后,立马起身,伸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颤抖着声音说:“我、我第一次杀人,还是杀了并肩子,祖师爷(达摩)知道会怪罪,我、我会不得好死……”

    那崽子的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死去的同伴连磕三个响头,并说:“求祖师爷开恩,求祖师爷开恩,弟子不是有意要杀他的,不是有意要杀他的,求祖师爷开恩,求祖师爷开恩……”

    说到此,又是连磕三个响头。

    土匪胡子虽然穷凶极恶,但是对这位祖师爷却很是崇敬。

    在蝮蛇的口中,齐天得知胡子结拜时,都要拜禅宗祖师达摩为祖师爷,因为土匪的行当属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就想着找一位“神”人庇佑,继而找到了达摩和十八罗汉,达摩的意译为“护法”。

    还有一说,胡子虽以抢掠为生,却向来以绿林好汉自居,崇威尚武,见红(洪)门和少林寺名满天下,便心生羡慕,于是把达摩搬过来做胡子的祖师爷。

    北方民间俗语中说,达摩老祖有胡子,自称胡子。继而因常年盘踞在深山野林中的土匪,被老百姓见了总觉得是胡子拉碴的,所以被称为胡子。

    齐天顿时觉得不耐烦,如果不是出于留着有用,早就一刀结果了。

    “祖师爷知道了,会原谅你的。”

    齐天说完,接着又说:“其他几个堡垒的崽子,都处理了,还有一个‘甩瓤子’去了,你去解决了。”

    那崽子起身后,听齐天这样一说,先是一愣,继而又想:“顶天梁的动作好快,看来这山寨真的是要换当家的了。”

    崽子收起恐惧的心理,向齐天点了点头,继而提着莫辛-纳甘和一柄匕首,大步走出堡垒。

    此时的齐天,眼中闪过一丝深不可测的目光,继而提上另一支莫辛-纳甘,也走出了堡垒。

    ……

    十分钟后,“甩瓤子”的崽子没等提裤子,便死在了同伴的手中。

    随后,齐天与那崽子赶赴寨子门口,与杜月红汇合,在那崽子的“帮助”下开启了寨门的机关。

    寨子外的蝮蛇和侯米尔等一众兄弟,瞬间蜂拥而入。

    那崽子见状,立即在齐天的身边说:“三爷,一定要在顶天梁(炮头)面前好好美言几句啊!小的多谢三爷了!!!”

    话毕,连忙躬身作揖。

    齐天没搭理那崽子。

    没过一会儿,蝮蛇和侯米尔便赶到齐天的面前,见身边有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想来定是“反水”了,却又佩服齐天的手段。

    于是两人对齐天拱手抱拳,恭敬地说:“三爷,并肩子们全部到齐。”

    齐天点头,接着侧脸看向那崽子,沉声说:“你们的‘顶天梁’已经去与那娘们儿汇合,接下来就是你立功的时候了。”

    那崽子原本没见到炮头,很是纳闷,听齐天这样一解释,瞬间明白过来,继而觉得倒也合理。

    对于齐天说立功的话,自然是明白的,于是说:“请三爷放心,别看小的只是一个守夜的崽子,却是知道那‘滚地雷’的住处,三爷请跟小的来。”

    那崽子一听要立功,恨不得亲手把“滚地雷”宰了,继而带着齐天等人大步奔着目的地走去。

    临走前,齐天在蝮蛇耳边轻声说:“关门。”

    话毕,带着一副热血沸腾的侯米尔等一众几欲嗷嗷叫狼崽子,杀气腾腾地直奔“滚地雷”的住处。

    蝮蛇吩咐手下关门,继而也跟了上去。

    一脸兴奋的崽子带着齐天等人七转八拐地走向寨子的隐秘.处,却是“滚地雷”手下崽子们的住处。

    突然,一个起夜甩浆子的崽子见到一众人,正杀气腾腾的赶过来,不明所以,疑惑地问:“什么蔓?”

    崽子的话音稍落,便被嗜血的蝮蛇一记斩马刀劈了,当场死亡。

    带头的崽子见状,立马吓的尿裤子,颤抖着双.腿不敢走路。

    齐天在崽子身边轻声说:“这算什么,你看过‘放焰火’吗?”

    那崽子听到“放焰火”立时吓的险些瘫倒在地幸亏身边有齐天扶着。

    齐天身后的杜月红见蝮蛇露出这一手,也很是心惊,虽然见过的场面也很多,但是更加敬佩蝮蛇的手段。

    然而杜月红听齐天说出“放焰火”,立时吓的后退了一步。

    放焰火,极其残忍且毫无人道的杀人手法,前世都市小说鼻祖的小说中曾出现过,挖坑,将人埋起来,只露出头,促使全身气血直冲头顶,用刀子划开小口,立时呈现出喷泉的状态。(胡子行话中称为“放焰火”,记不清“坏蛋”中是怎么说的了。)

    齐天拍了拍那崽子的肩膀,轻声说:“别怕,只要你听话。”

    话毕,看了一眼正一副惊恐地看着齐天的崽子,露出柔和的目光,一副“你懂的”的模样。

    这时,蝮蛇看向齐天,示意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齐天嘴角微扬,看了一眼那崽子,指向五米外的两层木制阁楼,轻声问:“这个就是你们住的地方吧!?”

    那崽子不明所以,只是轻轻点头。

    齐天嘴角微扬,看向蝮蛇,沉声问:“对于恶贯满盈为害乡里的胡子,我们应该怎么做?”

    蝮蛇立时目露凶光,一副狠厉的模样,沉声说:“一个不留。”

    话毕,带着一众手下,杀气腾腾地冲向五米外的两层木制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