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39章 秋香

    那崽子看着蝮蛇一行冲向阁楼,直到阁楼内传出喊叫声,才回过神。

    齐天拍了一下崽子的肩膀,没想到这一拍,崽子突然吓的跌坐在地。

    “听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齐天轻声说。

    此时,在那崽子眼里,齐天仿佛就是一个挥舞屠刀的屠夫,下手狠辣,绝不留情。

    而且,齐天的眼神令崽子感到极度胆寒。

    话毕,齐天迅速出手,抓向崽子的衣领,一手提了起来,贴着崽子的脸,沉声说:“带我去见‘滚地雷’,如果不听话,你的下场,难保和那些人一样。”

    齐天说完,伸出手在那崽子的脸上“啪啪”拍了两下。

    那崽子先是一愣,紧接着看向齐天,轻轻点头,继而迈步向前,走向“滚地雷”的住处。

    眼下对崽子来说,服从才会有更好的结局。

    齐天看了一眼身后的杜月红,轻声说:“放心,我不是胡子,我的手下都是胡子,不过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杜月红突然听齐天这么说,猛然看向齐天,瞬间摸不透齐天这个人,更多的是恐惧,不敢靠近。

    杜月红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齐天。

    齐天见此,嘴角轻笑,继而大步跟上前面的崽子。

    六月初,关东地区的天,亮的很早。

    此时将近清早四点,寅时,夜与日的交替时间,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

    大概一盏茶(十分钟)之后。

    那崽子便将齐天一行带到了一处大房子前,对齐天很是恭敬地说:“三爷,‘滚地雷’就住在这里面。不过,听说这里面很大,各种机关暗道都有,具体在哪一间住,小的真的不知道。”

    对于“滚地雷”的住处,齐天没有任何怀疑,此时那崽子的表情很是真诚,因为他怕死,很怕、很怕。

    侯米尔听说“滚地雷”的住处,立时便提刀准备冲进去,并说:“这犊子玩意儿……”

    话没说完,却被齐天一把抓住衣服,眼神凛冽地看向侯米尔。

    侯米尔见状,先是一惊,剩下的话便咽了下去,接着身子退到一边。

    齐天一脸邪魅地笑看眼前的崽子,轻声说:“你说这里就是‘滚地雷’的住处?”

    话毕,瞬间出手抓向崽子脑后的头发,用力向下拉扯。

    那崽子吃痛,一时忍不住叫出了声。

    “啊……”

    “三爷,三爷饶命啊三爷,三爷,我没有骗你,你要相信我啊三爷,三爷……”

    那崽子痛苦地跪地求饶。

    “让我相信你也容易。”

    齐天说完,看向不远处的房子,又看向那崽子,沉声说:“为了表示你没有骗我,你先进,很公平。”

    话毕,齐天改作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向那崽子。

    那崽子听后大惊,紧忙磕头求饶,由于着实用力,磕到第四下,额头便渗出一片殷红,期间不断地说:“三爷,里面真的都是机关,真的三爷……”

    话毕,崽子瞬间想起了什么,继而急忙说:“三爷,您先听我说三爷,顶天梁,顶天梁他知道,他知道机关的开关在哪儿,三爷,您可以问他啊三爷……”

    齐天手下一再用力,紧咬牙关,挤出:“老子要是知道那炮头在哪儿,还用听你在这废话吗?”

    “啊,三爷,三爷饶命啊三爷,三爷……”

    齐天没空理会那崽子的嚎叫,继而问:“我给你指条明路?”

    “三爷请说三爷请说,只要小的能……”

    不等说完,齐天急忙打断,沉声说:“没有那么多废话,这条路就是你自己带我们进去。”

    齐天话音稍落,那崽子又是一声求救苦嚎。

    齐天听的心烦,对身侧的蝮蛇说:“你教教他,让他怎么听话。”

    蝮蛇嘴角微扬,迅疾出手,祭出重拳,砸向那崽子左腿膝盖。

    “咔……”

    “啊……”那崽子痛苦的叫了一声,紧接着倒吸一口凉气。

    蝮蛇的拳头向那崽子的另一条腿比划了一下,崽子见状自是明白,立即紧握双拳,颤抖着上身,控制膝盖的疼痛。

    蝮蛇的那一拳,着实下了重手,“咔”的一声,当即砸断膝盖骨。

    齐天看向那崽子,轻声说:“看来,你还需要再考虑一会儿。”

    话落,蝮蛇举拳,佯装再次出拳。

    “三爷三爷,小的不用考虑了,小的这就带着三爷进去。”

    忍着剧痛的崽子强挤出这一句话。

    “识时务者为俊杰,早带我们进去,就不会承受这不必要的痛苦了,你说是不是?”

    “是,三爷说的是,是小的不懂事,惹三爷不高兴,还请三爷饶了小的这回,求三爷……”

    天快亮了,齐天不想听他啰嗦,沉声说:“你要是再啰嗦,我保证让你看不到一会儿的太阳!”

    那崽子立时吓的一哆嗦,不敢再多说话,继而拖着断掉的那条腿,慢慢地走向那座房子……

    ……

    半盏茶后。

    齐天一行,全部进了房子里。

    房子很怪异,紧贴大山而建,不宽,却很长。

    空中挂着许多帷幔,没有多余的装饰。地上的方形砖如同九宫格一般,一直通向黑暗处。由于没有灯,不知道房子究竟有多长。

    那崽子看了一眼齐天,继而颤抖着声音说:“三爷,我开始了。”

    不待齐天回答,那崽子便拖着那条断腿走向两米外的九宫格地砖。

    众位手下都想在队长齐天面前好好表现,人群开始骚动,并准备跟上那崽子。

    齐天察觉身后的众人开始向前走,瞬间展开双臂,挡住众人,沉声说:“不急。”

    齐天一声令下,众人不敢乱动。

    话毕,齐天接着又说:“看清他走的每一块地砖。”

    话落,众人屏息凝视,看着挪动身子的崽子。

    崽子走到地砖前,立即紧咬牙根,闭上双眼。

    迈出一步,慢慢落地,直至落在那块地砖上,过了两息时间,没发觉出异样,顿时松了一口气,继而信心十足地继续向前走。

    崽子深知机关重重,却不敢走直线,于是东一格,西一格,斜着又一格,一连走出七八格。

    这时,崽子开始怀疑,继而心想:“怎么会这么幸运,该不会是机关没开吧!?”

    崽子不再多想,继续壮着胆子一格又一格地迈动着步子。

    直到踩在第十三块地砖时,暗处立时传出利刃破空的声音。

    声音很是尖锐,如同利箭破空一般。

    紧接着。

    “嗖嗖嗖……”

    站在门口一直没动的齐天,只见近千支羽箭射.向那崽子。

    仅是电光火石之间,那崽子便如同刺猬一般,站着被钉死。

    由于羽箭过多,箭簇足够锋利,那崽子根本倒不下,周身被近千支羽箭包围,简直就是一个箭人。

    *****

    “铃铃铃……”

    一阵刺耳的铜铃声响彻房间内。

    火炕上,一个睡得正香的大胖子,翻了一个身。

    突然……

    猛然睁开双眼,一个鲤鱼打挺,身子一跃而起,看向依旧发出“铃铃”声的铜铃,当即双眼眯成一条缝,嘴角抽动了一下,瞬间翻身下炕,急忙穿上衣裤,在抽屉中取出两把柯尔特左轮手枪,接着疾步走出屋子。

    柯尔特左轮手枪,造价非常贵,当时几乎有钱都买不到,可见这胖子的路子是有多野。

    走出屋子后,疾步走向黑暗处,只是没走出五米,立即折身返回,走向相反的方向,大概走了二十步,开门,进入另一个屋子。

    由于屋子内的灯是亮着的,进屋后自然看得清一切。

    胖子急忙走向火炕边上,掀开被子,立时露出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姑娘。

    那姑娘被突如其来的一下,吓的惊醒,立时拉扯着被子,大声惊叫:“‘滚地雷’你想干什么,你不是说不碰我的吗?你个畜生!”

    姑娘说时,顺手将手边的枕头丢出,砸向胖子的脸上。

    这胖子,就是滚地雷。

    此时滚地雷的额头已经渗透出层层细汗,连忙解释说:“秋香,你先听我说,听我说,我没有那个……”

    滚地雷的话还没有说完,被称为秋香的姑娘瞬间捂着耳朵,语速极快地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此时的滚地雷真的是没辙了,眼下机关已经被破,身边一个人没有,再不赶紧跑那就没命了。

    滚地雷确实喜欢秋香,要不然也不会跑出五六米,又急忙转身来找秋香。

    “我的小姑奶奶,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求求你赶紧穿上衣服,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就要打进来了。”

    滚地雷一边说,一边拿起秋香的衣服,试图帮她穿衣服,却被秋香打断,继而叫喊声更大。

    对于滚地雷说的“吃里扒外的东西”,自然指的是炮头。

    秋香也听说过炮头与那娘们儿的事,慌乱中想着:“反正他们也是要杀这胖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引他们来。”

    秋香想的确实对,只是却忽略了一件事,炮头与那娘们儿仅是偷.情,没想过要杀滚地雷,而杀掉滚地雷的根本原因就是秋香,继而炮头和那娘们儿又怎么会放过秋香的命?

    殊不知,来人根本就不是炮头,而是齐天。

    滚地雷不想再拖延时间,否则结果只有死路一条,当即咬牙跺脚,抓起被子盖在秋香的身上,胡乱裹了一下,扛起就走,拔腿出门。

    秋香知道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于是用尽全力,大声呼喊,引人来救。

    此时,门边的众人已经听到呼喊声。

    杜月红一下便听出,那声音就是自己的姐妹,当即急忙说:“那声音就是。”

    齐天知道,滚地雷一定察觉到机关已破,这才奋不顾身地带走那位姑娘,怎奈那位姑娘宁死不屈,只能大声呼救。

    齐天不及多想,当即脚下发力,猛然奔出,直追向黑暗处……